陌。

分类:我的图志 的存档信息

给我一个时光机。

我是秋天去到这个城市的。在生日的第二天,我突然就这么觉得,不管是恨一个人还是爱一个人,都把他送去布法罗。在那里,有一种比梦更加遥远的延伸,也有一种被称为幻觉的东西。在那里,有人得到一张去看默片的票子。而有人,得到一个时光机。 (阅读全文)

曾经。

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 我路过他,他曾是棵树。 - 那年十月的海岛,还是很热。鸟儿留给我一泡便便,海浪卷走我的墨镜。。。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让彼此都陷入困境,也是一种罪过。阿弥陀佛。 - 这座城市有太多的记忆。我高中一位老师返城后就曾住在这繁华地带的一个… (阅读全文)

马戏团里没有大熊猫。

夏季和我隔了一个绵长的季节。我在这边昏昏欲睡,王菲在那边唱着:“……像第一次问你爱不爱,你说唉,唉。” 你从老远老远的地方跑来纠正我:“姐姐,姐姐,错了。是爱,是爱哟。” 噢,这样的啊。 我伸出手来,却没有一双长得过时间的手臂去够着你。 唉,爱。 你在回忆的长河里。下巴上沉淀出来的是柔软缜密的心思,还是细小尖锐的锥子。 刺向现实,这个总是够不着的伤口。 我们来… (阅读全文)

嗨,姑娘们。

这个夏天的一些遇见,让我有一段时间连梦里都常有美女来访。 其实在一起的时光很短,绝大多数都是一堂课的时间,然后就再也未见了。她们在我的镜头里微笑,忧伤,平和,装酷,或本来就很酷,摆Pose,或本来就如此……我留下了这些方框框里的她们,大多数却连名字都不知。 其实知道又如何,只希望她们都是真实的她们。无论是黑白的,彩色的,褪色的,复古的,今朝的,只要褪去一… (阅读全文)

加勒比游行。

这是一场盛典,一年一次。 这是一场热闹,赶过去的,凑上去的,通通定格在了方寸之间。 衣着光鲜的男人们女人们,还有孩子们,张扬着的快乐是多么美好的啊。 只是,很多时候我躲在了他们的背后。  初试单反。 从此,曾另我爱不释手的小相机,你,失宠了。 (阅读全文)

What am I darlin’。

我们,都是在一条路上的奔跑者。猎人或猎物。 是可耻的孤独者。 是孤独的偷窥者。 看到一张脸,空洞得长了一颗树。看到一颗心,荒芜得连蒲公英都拒绝生长。 那么,亲爱的,我是什么。 是缺掉的一块,还是溶化掉的一角。 歌里这样唱着: “What am I darlin’ 。 A whisper in your ear 。 A piece of your cake 。 …… What am I darlin’ 。 i got  years to wait around for yo… (阅读全文)

这一枚明媚的春天,寄给你。

在找到信封之前,我要先挑选一枚春天。 一些春光,已经乍现过了。一些春光,也就等着无限了。 而一些等待,凋零了一整个漫长冬季,终还是要离去了。 我知道,远在远方的你,一定很想知道我塞进信封里的会是什么。 我没有跋山涉水,我没有象候鸟一般迁徙,我只是在日常的行进中,用身上所有的细胞感受着,这悄然间蓬勃起来的一切。 其实很明媚。 有时明媚得会像一道鲜嫩的青春… (阅读全文)

亲爱,冰雪都消融了呢。

这是去年冬天的事了。 你问我这里的春天是什么样子的。我说让我出去瞧瞧,然后再告诉你。 你说,不急。 我说,我急了。    这里冬季实在是太长,3月底4月初还脱不了厚重的衣服。春天矜持的样子,让我迫不及待地想去拉她的手,我知道这都缘于你的一句问话。 是天使的吻么,我看挺像。 猫咪和一只鸟,然后一个女人扭动着腰肢,嘟噜着马蒂斯或是毕加索。 想起了那时候的我们。… (阅读全文)

白日梦。

我试图去描绘一个梦的形状。我并不贪心,我只是在数不清的梦里,择取一个而已。 可我久久地握着笔,举起来,放下,又举起来,再放下。你远远地,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悲伤。 又或者,我只是在想象一些梦的形状或者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放在一起,越多,越黑。却不是黑。 比如白日梦。 大块玻璃窗外那不规则形状的蓝天,却是规则了我某个冬日午后的思绪。她是… (阅读全文)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拉,希望大家有个好心情! 茄子:)记得常常微笑:) 不愁吃,不愁穿,餐后还有水果。生活平平淡淡,平平安安,知足者常乐。 酒足饭饱后,看看有啥好碟片,嘻嘻,记得在看似无趣的生活中找乐,哪怕自娱自乐。 记得多做运动,身体健康很重要。 朋友是不可或缺的,哪怕你拥有了一切。 小乖给你带来快乐,别忘记也和别人分享。 严重感谢小乖的热情出演,我准备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