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分类:陌上花开 的存档信息

白驹过隙。

那时,他坐在我面前感叹时间的流逝。他喝着普洱茶说,时间飞速,如白驹什么?他一下子就卡在了那里。 我说,如白驹过隙。 呵呵,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他频频点头。 他当时在商界小有名气,当然他还希望能更有名气。穿梭在各大城市,习惯于名利场的他在家里设佛堂,挂唐卡。记得他搬家那天,清冷而安静。在蒙蒙细雨中,他递给我一个用红色丝绒包裹着的物品,让我捧上楼。他只… (阅读全文)

冬天你快来。

好像还没有哪次像今年这般期盼着冬天的到来。入秋,人们开始相互袒露着衣物上积累的各种气味而不是心声,那些在壁橱中在抽屉里在各种防蛀丸子间压抑了好几季的味道,随着秋风瑟瑟随着摩肩擦踵无法掩饰地袭来。每年的这个时候,看一场铺天盖地的运动,看万物一层一层褪去彩妆。然后在各自的归途中,我们也许会四目相对,也许还会轻易地走进彼此眼里的空洞,只是难以抵达彼此的… (阅读全文)

雨声。

憋了有很长一段时日的雨,终于下了下来,而且来得还有些声势。上午,我静坐在昏暗的屋子里做作业听雨声,其实根本就是风声,只是我长期养成的听到风便是雨的这种错觉,改都改不掉。走到窗前,看见松树上的松果啪啦啪啦地掉,一坨一坨掉在草地上好像某种动物的便便。母亲在电话那头说:“唉哟,烦死了,一直在下雨,整月整月地下。”原先听她说起雨水密集,我还觉得晴天真像是让… (阅读全文)

郁金香。

听到或看到这个名字便会觉得是种美好的花,虽然她们本身并没有什么香味。 最早对她的印象还是阿兰德龙带来的,那时觉得这该是种多么魅惑而妖冶的花啊,颜色黑过佐罗的面具,神秘如那个字母”Z”,最适合替代玫瑰让火辣的西班牙女郎叼在嘴里。其实这些都只归于我的想象,我甚至都没有看过《黑郁金香》这部电影,也没有真正见过她们。后来我越来越年长,她们也越来越常见,才知道… (阅读全文)

一些树。

若能像冬日的树那般纯粹就好了。至少孤寂。 前些日子刚开始有些温煦的风吹来,今日却停顿了。那些阳光明媚的日子,走出去看看一些树在地上织的网的时候,想起儿时和妹妹一起,屋内是黑的,门外走廊上的光透过防盗门在地上投射出格子状的影子,我们在上面跳房子玩。 时光当真网不住。可我轻轻一跳,冬天也没能就这么被我跳过去。 这样的灰白,像极了哪日呢,是我们在30层的高度… (阅读全文)

你好吗。

你好吗。秋天了,我想把一些时光说给你听,我见到一些丰富的颜色包裹在旧旧的暖暖的光晕里。我定不能给你些颜色瞧瞧,但也不想一些心情被我偷偷地含在嘴里,慢慢咽下,日后咳出一块心病来。 时间有时候就像是把钝了的刀,来回磨在仍在渗着血水的肉上。虽然没有一刀下去的痛快,最终也还是能切断一些念头和牵挂。 上周去了阿冈昆公园,赶在人潮澎湃之前,赶在绚烂得稀里哗啦之… (阅读全文)

近来。

近来几乎不看书,不看电影,不写文。不与他人联系。无情无义,无法言语。 终日相伴的恐怕就只有一台黑乎乎的相机,和3个同样黑乎乎的镜头。我缺乏与人沟通与交流的能力,丧失了很多欲望。在手臂抬起来,放下,又抬起再放下这些枯燥的过程中,自认为释然地冷眼于这小小方框里的喜怒哀乐。 却发现,这些平淡安静只是寡淡使然。 有多久了,我一直都活在了别处。  近来构思了不少… (阅读全文)

一些遗忘,这么短。

〖 你说,时间是良药,苦了口。 一颗心,包裹在洁净的莲中,漠然地望向你。〗 - 电影中一个孩子说:“我8岁了,可我觉得我已经老了。” 手中还没啃到一半的苹果“啪”地掉落,砸在脚背上。呵呵,真是的,这年头有钱可以明志。年少便可以肆意言老。  是的。“你还年轻么,不要紧。听几首歌,爱几个人,就老了。”某人这么说。 说得如此凛冽。 - 近来雨水多到没过了想象。这种天气适合… (阅读全文)

动了声色。

日子就这样过来了。一月,二月,三月,四月,如今五月都已经过了半。 有时候觉得,一些回忆,就像鱼身上那些紧致的,时而还会五彩斑斓的鱼鳞。顺着,一滑手就溜走。逆着,便一片片掉落下来。 我们都不是鱼。更主要的是,你并不是我,我也不是你。只是,那年头,我们都曾那么地渴望着能够互为彼此,甚至互为血肉。 却忘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冬季是一个巨大而密闭的… (阅读全文)

岁末。

〖Bye。〗 我有多久没有想过“一年怎么会过得这么快?”这个蠢问题了。岁月的流逝有时候就像看老虎机上的那些数字,你潇洒地按一下,2块5没了,如果你选1块5一次,感觉会持久一点,如果你选5块一次,心会痛一些。可不管怎样,都仿佛一瞬间的事。最终当你头脑麻木,身心疲惫,双手空空的时候,那首令人血脉喷张的胜利曲却在别处酸不拉唧地响起。 我才不去想“我那一百块钱怎么这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