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分类:陌上花开 的存档信息

12月的裙角。

圣诞树亮过又暗。我的头发卷过又直,长过又短。这日子到岁末,就是你追我赶的节日,过了又忘。 今年第一个大雪纷飞的上午,被轻柔似水的声音唤醒,真是件很甜蜜的事儿。你说于你而言很多美好的事都在12月发生,我说它们就像雪花一样从天而降,你听罢便雀跃。我们欣喜这样一场遇见,满足于这样寥寥几次的诉说,波澜不惊。两年前我还在写着:“雪落无声,却是惊醒了我的梦……”那时… (阅读全文)

11月的LOMO。

我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 我想一个人去坐火车。要坐卧铺,中铺最好,下铺也可以,实在没有,就买高价票,反正不喜欢上铺。不喜欢硬座。 我想去坐一趟长途汽车。要比上海去苏州远点,但是要比去南京近点。靠窗的座位,如果你在,靠着你也行。 我想在深夜搭上一辆出租车。车子呼啸在黄浦江上空无一人的宽宽的大桥桥面。少有车辆,司机大可不必像拉力赛那样秀他的车技。 我还想… (阅读全文)

碎碎念。

    “……想必是夏已到了极致,夜里喧闹的虫儿们都肆无忌惮得到了顶点。我辗转反侧后还是爬了起来,拉开窗帘。噢,月夜下的那场盛会,谁是主持,谁是嘉宾。而谁又只是看门的,任凭里面high翻天,自己却只是踱步来数地上清冷的脚印……”      “……我怀念每一寸流逝的光阴,我不拜金,我只清楚记得拜倒在你脚跟前时那窘迫的一幕,是一个意外,你我都知。可你不知道此前我用手拂过每… (阅读全文)

草莓,在千万里之外。

这样的天气在艳阳高照多日后,落下雨来。多少有些惬意。 我想不出每年这个时候就会去摘草莓的理由,可我是快乐着的,咧着嘴笑了,吃了。然后无视那一块块被阳光暴晒过发痒的皮肤,望着落下泪来的天空,又开始梦游了。 真不知道如何用距离来描述时间。有首歌叫什么一眼万年,有只猴子说什么能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我想我的草莓之远,不是望穿秋水能到,也不是几个筋斗能及的。… (阅读全文)

像没有一样。

一个安静得像没有一样的姑娘,一辈子只说过一句话。她说,我们回去吧。 多年后,我还是不敢看她的双眼。不是因为,那里面满是悲凉。 一些干净得像没有一样的回忆,一辈子都从未说过一句话。 一天,如果姑娘听见了。我想她听到的比没有还少。 不是因为,它们像没有一样地走了。 一个安静得像没有一样的姑娘,一辈子只说过一句话。只是我开始不确定,她是说,我们回去吧。 还是… (阅读全文)

五月。

五月,你总是看不到我的悲伤。 五月,我仍是看不到你的轻盈。 都是曾经的事了。那透过阳光,风一吹就要飞上天的颜色们,如今沉淀成了泥土的厚重。 我笑着望向你。 其实你,也可以的。  五月,我学会了蛙泳,自由泳也还可以。很享受在水里的一切,飘浮着一如五月里的花朵,我把手往前伸,往前伸,在快要触到的时候,我的呼吸却乱了。 噢,那只飞去很远很远的风筝,怕是栖息在了… (阅读全文)

嗨,宅小猫。

〖噢,这么白。〗 当朱朱同学说我很白的时候,我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他身边的一些东西渐渐被白色侵蚀,像什么手机,电脑,MP3,以及后来的汽车,甚至他的女朋友都被他唤成了“小白”。我才觉得他说我白,应该不会是白痴的白吧。 不然,他怎么向他女朋友交待。 当然,也算自我安慰下。 呵呵,如今这些青春年少的事都开始泛白起来。也好,总有些事要出淤泥而不染,在一片洁… (阅读全文)

早春。

又是一个下雨天。 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去父亲老家时的那个中午。也许是头天夜里下了一场雨,远山有雾气萦绕,好似清晨。 呵呵,早春,这个正好属于一年中的清晨时段,让我在感受到寒风凛冽的同时,也看到了父亲荣归故里的一点点骄傲。 虽然他也常常回来看看,可是相对于同样从老家走出去的大伯二伯等他们来说,他在亲戚们里面受到的前呼后拥的特殊待遇,不仅仅是因为他总是有… (阅读全文)

回来,回去。

〖机场。来去〗 回家过年本就是件幸福洋溢的事。从一踏上飞机开始,窗外一直都是阳光满满的。我从一个下午飞到另一个下午,走出机舱,依旧熟悉的空气毫不吝啬地拥抱了我,是的,就是这个味。 久别重逢的滋味,你让我,有些骄傲了。 拖着大包小包地去接本是来接我的老爸,在喧闹的等待人群中,我想我骄傲的一个原因,难道是国外的飞机飞得比国内的快么。 转眼又到了机场,这一… (阅读全文)

皇后西街走九遍。

一座城要呆多久才能爱上她。 一条路要走多久才能忘记我。 当敲下“皇后 ”这两个字时,我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一群人对着麦大声地吼着“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那时的我不知道他们唱的是什么,他们蹩脚的粤语和如此high的情绪让我长时间觉得这首歌无非是助长了“人唱亦唱”的气氛,在KTV里,不管会不会,不管爱不爱,都会很陶醉其中。 又或者,迷失在一种情绪中。 在这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