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分类:陌上花开 的存档信息

岁末,要温柔。

岁末,我为何如此懒懒的。仰头望向天,真想用优雅的姿态弹指,弹走那只孤零零的小鸟,然后挥袖皱眉拂琴。 弹奏一曲,名叫《空》。 这一年的最终,下了一场雪,还下了一场雨。 银装素裹的时候,我的相机在某个地方冬眠。冰水渗入鞋内,踩踏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同时,这每年一次的告别在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觉醒来,某人说我的图片很安静,却尖锐。我就开始有些慌张起来,… (阅读全文)

人潮拥挤中,又见到了你。

人潮拥挤中,又见到了你。 前天,还是前天的前天,我忘了。我坐在冰凉的台阶上,从地铁里拥出来的人们,就这样在我面前熙熙攘攘。 其实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一段桥梁施工,让地铁在bloor站暂时停运。于是,在一个还算温暖的初冬的下午。 我觉得,我见到了你。 你带着一个小板凳,不是坐在阳台上,不是坐在院子里。 你拼命往上面挤,父亲在后面推你。每年这个时候,都是这样,… (阅读全文)

秋末。

又一年的秋天,走到了末路。 用“末路”一词,不好听,又不吉利。可是,不管怎样,还是会到这个时候。于是对秋叶说,最后一段路程,请走好。 其实也不必太过在意,仅是末路而已,未至穷途。 明年,她还会再来吧。 只是,明年她回来时的模样会不会有所改变,胖了,瘦了。抑或彷徨着,不知所措了。 那个叫末末的女孩,记得那时候她牵小秋的手时,脸颊绯红,低着头羞涩得如春天里的… (阅读全文)

旧事。

很多事都过去了,忧伤,酒吧,歌手,寂寞,黑眼圈,小瑾,金毛,小锁,银饰…… 我路过他们,就像幸福路过我一样。 如果你忧伤,就去丽江。 找到一家酒吧,喝酒,听歌。找到一扇窗,向着对面窗口陌生的人,尽情的,歌唱。 或者站在石板凳上,跳舞。流浪艺人抱着风琴,走过来,你就给他一个微笑。 如果你忧伤,就去丽江。在这里,你可以忘掉忧伤,或者让忧伤更甚。 遇见合适的人… (阅读全文)

七月。

       七月,一段流连的时光。在他人的窗口前,在另一个阁楼下,你就这么静静地仰望着。趴在窗台朝外张望的那一株植物,让你想到了她。还有墙上茂盛得无法呼吸的藤蔓植物,倔强着快要爬到楼顶。那两扇陌生的小小的窗,一扇微笑着,一扇沉默。 在多年前的哪天,你丢了她。如此彻底的。 如今的七月,你连喝口水都疼。时光在每一个角落停留过,然后在你身上刻下浅浅的痕迹,你蹲… (阅读全文)

这个城市。

                                                                     图文 / 格小巫 渐渐适应,渐渐习惯。渐渐…… 我把“渐渐”一词给与这个我生活了近1年的城市,不管加在后面的词如何如何,我只想强调这个城市在我心里的发生的一些变化,如同一些微妙的心路历程,亦如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渗透关系。 因为我已不能忽视她,如同不能忽视岁月擦过脸庞的一些疼痛,这是生活的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