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碎碎念。

    “……想必是夏已到了极致,夜里喧闹的虫儿们都肆无忌惮得到了顶点。我辗转反侧后还是爬了起来,拉开窗帘。噢,月夜下的那场盛会,谁是主持,谁是嘉宾。而谁又只是看门的,任凭里面high翻天,自己却只是踱步来数地上清冷的脚印……”      “……我怀念每一寸流逝的光阴,我不拜金,我只清楚记得拜倒在你脚跟前时那窘迫的一幕,是一个意外,你我都知。可你不知道此前我用手拂过每… (阅读全文)

加勒比游行。

这是一场盛典,一年一次。 这是一场热闹,赶过去的,凑上去的,通通定格在了方寸之间。 衣着光鲜的男人们女人们,还有孩子们,张扬着的快乐是多么美好的啊。 只是,很多时候我躲在了他们的背后。  初试单反。 从此,曾另我爱不释手的小相机,你,失宠了。 (阅读全文)

夏,盛开。

又一年的夏天盛开了。可那一年的夏盛,夏小开,你们现在又在哪里。 【夏盛。】 这个夏天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什么,那都是你给的。夏小开。 早上,用洗面奶仔细地洗脸,觉得不行,又洗了一遍。皮肤紧绷得就像要包裹我脑袋里的所有。我擦上薄薄的面霜,淡香悠然。 这个味道让我想起了冬天,什么时候的冬天,已不记得了。只是有淅沥的小雨,有灰暗的天空。湿漉漉的斑马线,晃动着… (阅读全文)

草莓,在千万里之外。

这样的天气在艳阳高照多日后,落下雨来。多少有些惬意。 我想不出每年这个时候就会去摘草莓的理由,可我是快乐着的,咧着嘴笑了,吃了。然后无视那一块块被阳光暴晒过发痒的皮肤,望着落下泪来的天空,又开始梦游了。 真不知道如何用距离来描述时间。有首歌叫什么一眼万年,有只猴子说什么能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我想我的草莓之远,不是望穿秋水能到,也不是几个筋斗能及的。… (阅读全文)

像没有一样。

一个安静得像没有一样的姑娘,一辈子只说过一句话。她说,我们回去吧。 多年后,我还是不敢看她的双眼。不是因为,那里面满是悲凉。 一些干净得像没有一样的回忆,一辈子都从未说过一句话。 一天,如果姑娘听见了。我想她听到的比没有还少。 不是因为,它们像没有一样地走了。 一个安静得像没有一样的姑娘,一辈子只说过一句话。只是我开始不确定,她是说,我们回去吧。 还是… (阅读全文)

六月的雨。

又是一年六月到。 图:DREVA   六月多雨。南方洪涝成灾,我心里思念泛滥。   无聊的时候,我常背着空空的大包晃悠在湿漉漉的大街上,或坐在人民广场的喷水池边,看熙熙熙攘攘的人。   常常有类似林小晨这样的女孩走过,短短的头发,瘦高的个儿,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或和我擦肩,或一晃而过,我微笑地望着那一个个的陌生而熟悉的背影。我知道,我又想她了。   雨水滴… (阅读全文)

迟暮。

车子在沿着FINCH缓缓往上爬的时候,你听见她说,这个城市已是迟暮。 你转过头去望向她,说这是黄昏。 她没有望向你,只是低头淡淡地说,垂垂老矣。 。 这光景好似你们站在18楼阳台上看夕阳的某个傍晚。 那时候你们刚刚离开地下室,租了一套朝西的公寓,在这里能轻而易举地看到这个城市一年四季的变化。 当然,还有太阳落下去的模样。 刚开始的时候她兴奋得好几天晚上都睡不好… (阅读全文)

五月。

五月,你总是看不到我的悲伤。 五月,我仍是看不到你的轻盈。 都是曾经的事了。那透过阳光,风一吹就要飞上天的颜色们,如今沉淀成了泥土的厚重。 我笑着望向你。 其实你,也可以的。  五月,我学会了蛙泳,自由泳也还可以。很享受在水里的一切,飘浮着一如五月里的花朵,我把手往前伸,往前伸,在快要触到的时候,我的呼吸却乱了。 噢,那只飞去很远很远的风筝,怕是栖息在了… (阅读全文)

What am I darlin’。

我们,都是在一条路上的奔跑者。猎人或猎物。 是可耻的孤独者。 是孤独的偷窥者。 看到一张脸,空洞得长了一颗树。看到一颗心,荒芜得连蒲公英都拒绝生长。 那么,亲爱的,我是什么。 是缺掉的一块,还是溶化掉的一角。 歌里这样唱着: “What am I darlin’ 。 A whisper in your ear 。 A piece of your cake 。 …… What am I darlin’ 。 i got  years to wait around for yo… (阅读全文)

嗨,宅小猫。

〖噢,这么白。〗 当朱朱同学说我很白的时候,我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他身边的一些东西渐渐被白色侵蚀,像什么手机,电脑,MP3,以及后来的汽车,甚至他的女朋友都被他唤成了“小白”。我才觉得他说我白,应该不会是白痴的白吧。 不然,他怎么向他女朋友交待。 当然,也算自我安慰下。 呵呵,如今这些青春年少的事都开始泛白起来。也好,总有些事要出淤泥而不染,在一片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