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这一枚明媚的春天,寄给你。

在找到信封之前,我要先挑选一枚春天。 一些春光,已经乍现过了。一些春光,也就等着无限了。 而一些等待,凋零了一整个漫长冬季,终还是要离去了。 我知道,远在远方的你,一定很想知道我塞进信封里的会是什么。 我没有跋山涉水,我没有象候鸟一般迁徙,我只是在日常的行进中,用身上所有的细胞感受着,这悄然间蓬勃起来的一切。 其实很明媚。 有时明媚得会像一道鲜嫩的青春… (阅读全文)

早春。

又是一个下雨天。 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去父亲老家时的那个中午。也许是头天夜里下了一场雨,远山有雾气萦绕,好似清晨。 呵呵,早春,这个正好属于一年中的清晨时段,让我在感受到寒风凛冽的同时,也看到了父亲荣归故里的一点点骄傲。 虽然他也常常回来看看,可是相对于同样从老家走出去的大伯二伯等他们来说,他在亲戚们里面受到的前呼后拥的特殊待遇,不仅仅是因为他总是有… (阅读全文)

亲爱,冰雪都消融了呢。

这是去年冬天的事了。 你问我这里的春天是什么样子的。我说让我出去瞧瞧,然后再告诉你。 你说,不急。 我说,我急了。    这里冬季实在是太长,3月底4月初还脱不了厚重的衣服。春天矜持的样子,让我迫不及待地想去拉她的手,我知道这都缘于你的一句问话。 是天使的吻么,我看挺像。 猫咪和一只鸟,然后一个女人扭动着腰肢,嘟噜着马蒂斯或是毕加索。 想起了那时候的我们。… (阅读全文)

回来,回去。

〖机场。来去〗 回家过年本就是件幸福洋溢的事。从一踏上飞机开始,窗外一直都是阳光满满的。我从一个下午飞到另一个下午,走出机舱,依旧熟悉的空气毫不吝啬地拥抱了我,是的,就是这个味。 久别重逢的滋味,你让我,有些骄傲了。 拖着大包小包地去接本是来接我的老爸,在喧闹的等待人群中,我想我骄傲的一个原因,难道是国外的飞机飞得比国内的快么。 转眼又到了机场,这一… (阅读全文)

皇后西街走九遍。

一座城要呆多久才能爱上她。 一条路要走多久才能忘记我。 当敲下“皇后 ”这两个字时,我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一群人对着麦大声地吼着“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那时的我不知道他们唱的是什么,他们蹩脚的粤语和如此high的情绪让我长时间觉得这首歌无非是助长了“人唱亦唱”的气氛,在KTV里,不管会不会,不管爱不爱,都会很陶醉其中。 又或者,迷失在一种情绪中。 在这里… (阅读全文)

纯粹。

我把头靠在玻璃窗上抽烟,烟从摇下的一丝窗缝中逃逸出去。 “你也来一支吗?”我问。 司机尴尬地拒绝了我的好意,他说:”吸烟有害健康。”哈!真是一个替别人着想的好人啊!他穿着出租车司机的制服,带着白色的手套,眼睛盯着前方,开车认真而仔细。 我瞅着那块”请勿吸烟”的牌子,突然觉得很好笑。我转向他,肆意地朝他喷了口烟,烟雾弥漫在狭小的空间。他转过头来微怒地看了我一… (阅读全文)

白日梦。

我试图去描绘一个梦的形状。我并不贪心,我只是在数不清的梦里,择取一个而已。 可我久久地握着笔,举起来,放下,又举起来,再放下。你远远地,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悲伤。 又或者,我只是在想象一些梦的形状或者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放在一起,越多,越黑。却不是黑。 比如白日梦。 大块玻璃窗外那不规则形状的蓝天,却是规则了我某个冬日午后的思绪。她是… (阅读全文)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拉,希望大家有个好心情! 茄子:)记得常常微笑:) 不愁吃,不愁穿,餐后还有水果。生活平平淡淡,平平安安,知足者常乐。 酒足饭饱后,看看有啥好碟片,嘻嘻,记得在看似无趣的生活中找乐,哪怕自娱自乐。 记得多做运动,身体健康很重要。 朋友是不可或缺的,哪怕你拥有了一切。 小乖给你带来快乐,别忘记也和别人分享。 严重感谢小乖的热情出演,我准备不… (阅读全文)

岁末,要温柔。

岁末,我为何如此懒懒的。仰头望向天,真想用优雅的姿态弹指,弹走那只孤零零的小鸟,然后挥袖皱眉拂琴。 弹奏一曲,名叫《空》。 这一年的最终,下了一场雪,还下了一场雨。 银装素裹的时候,我的相机在某个地方冬眠。冰水渗入鞋内,踩踏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同时,这每年一次的告别在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觉醒来,某人说我的图片很安静,却尖锐。我就开始有些慌张起来,… (阅读全文)

发现。

发现,我这么大清早地从北向南穿越大半个城市,为的就是向这些清冷的街道、人、狗以及其他,道早安。 发现,我这么耐心地等一个人竟然能等成一只很有腔调的大萝卜。 发现,一些蓝色小花爱开在墙角的裙边边上。 发现,第36趟地铁过去了,我以为你一定一定会出现在第37趟上,而你却在第35趟车上,在我低头看时间的那一刻,呼啸而过。 发现,你在城堡的第17层叫我小巫,你快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