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狼狈的第一堂中文课

字体 -

      很喜欢课堂上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感觉,对于一个老师,没有比孩子们的全神贯注更值得欣慰的了。几年地教学使我积累了很多经验和心得,想想刚开始教课时的狼狈,现在还记忆犹新。

      几年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中文学校招聘代课老师,其实在国内也有过点儿数学教学经验,而且擅长语文,于是便把自己不沾边的简历和一封长长的cover letter 交到学校去,我在面试时长篇大论地谈了我的教学目标,校长很满意并决定雇我,她把各种表格交给我去办,并说雇用后学校会给我联系。我清楚地记得那天面试正好是中国的春节,后来的过程很漫长,到六月底我被正式雇用,可是学校已经结束了。

      等到九月份,都已经开学了,可还是没人与我联系,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就在一个周六的早上上课前跑到学校去询问。到了办公室我才发现,去年面试的那帮人都已经换成了新面孔。我找到了新校长,介绍了我的情况,她听后兴奋不已,因为她正为找不到代课老师而着急呢。学校管理真差劲,新任校长什么信息都没有,根本不知道我这个人。一听说我有employee number, 她马上决定让我上课。我一时有点心里没谱了,怎么来了就教啊?没备课怎么去教啊?校长只扔过来一句话:“Don’t worry, I trust you, you can handle it!”,然后交给我原来老师的课本,天哪,是八年级…

      离上课还有十多分钟,我赶紧看了看课本,我需要教的是第三课《一场篮球赛》。我尽量镇静地把课文看完,把课文中的生字大概划了一下,三个小时的课,这可怎么教啊,可是机会难得,到课堂上再说。我深吸了一口气,向教室走去。

      八年级在楼上,我一边走一边在想怎么安排这三个小时,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教室门口,孩子们的喧闹声让我回过神儿来。八年级一共有三个班,这喧闹声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班传出来的,我鼓足勇气推开了门,哇!感觉好像一下子进到工厂的车间一样,那刺耳的喧闹声已经充满了两个耳朵。看到我的到来,大家哗地一声静下来,可只持续了五秒钟,接着又是相互的交头接耳。我走到讲台上,一位同学大声地喊道:“老师,你是supply teacher 吗?”我点点头,准备自我介绍一下,可是大家一听我是代课老师,马上又哇哇地喧闹起来,有说有笑好不热闹。我用尽我的声音大声喊着,希望能让他们静下来。可是不管我怎么喊,我的声音还是被他们的喧哗所淹没。我心里急了,看来他们是没把我这代课老师放在眼里啊。我拿起黑板擦在黑板上使劲地敲打着,一些孩子的注意力集中过来,我连忙介绍一下我自己,并告诉他们我要上三堂课,他们原来的老师三周后回来,大家一听我下周还得回来上课,这才稍微安静了一下。

clasroom_cartoon.jpg

      接着是点名,这个班一共有30人,24个男生,教室是几个课桌凑在一起,他们也一堆一堆地坐着。十三四岁的男孩子正是讨人嫌的时候,只看他们有的玩游戏机,有的玩ipod,而嘴都没闲着,好像久别重逢的老友,一个个兴奋地聊着。以前听说中文学校的质量很差,所以才自告奋勇,希望能为“我们华二代学习中文作些贡献”,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从小到大所有的课堂都没象这样喧闹过,这些孩子们怎么了?硬着头皮我还是往下讲,可是有些孩子不管你怎样声嘶力竭,他们还是肆无忌惮地我行我素,没几个人听我的,我只好对他们说,一会儿,我就考试,考我现在讲的内容。一位学生甩过来一句:“teacher, you’re so mean! We don’t like mean teacher!”。不管他们怎么不乐意,这招还真见效,多数学生稍微安静下来,听我把课讲完。

      要知道学生在下面说话对老师的影响很大,更不用说我还没备课,这时的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上课前想的全都想不起来了。我尽量按课文的顺序把所有的生字和词语讲解了一遍,当我讲完时,我可以感觉到大家早已经不耐烦了,有的打着哈欠。因为是头一次教课,节奏稍微快了些,我很快就把课文讲完了,看看表,时间还早,我就给他们点时间,然后就是小测验。我随便在黑板上出了几道题让他们做,刚开始有些孩子不做,我就对他们说,今天的测验要回家让家长签字,下周教给我。他们一听,这才不情愿地做起来。还好,大家交卷时,正好到了课间休息。

      休息时,旁边教师的老师过来打招呼,我连忙问她这个班的情况。她说她在旁边的教室都听到我们班的喧闹了,让我一定想办法管好纪律。我当时真的有点儿泄气了,我已经尝试了,可他们不买我的账啊,得想一想办法。等休息回来后,我把他们做的测验发给他们,并要求回家签字。他们还是一样地喧哗嘻笑,我便和他们说:“好,你们不是喜欢说嘛,现在我们做个游戏,你们每一桌为一个team,用中文把你们知道的所有运动项目写下来,看看谁写的最多?”,这下好像勾起了他们的兴趣,虽然教室里还是乱糟糟,可是他们每一组都在很认真地查字典,翻书,有的组的孩子们头都快顶到一起了。看到他们全情投入的样子,我心里多少有些欣慰。接着他们又乱哄哄地跑到黑板上,把从字典上查到的一个一个地列上,有的同学还高兴地在黑板上乱写乱画起来。

      这一堂课好不容易结束了,我这时已经是精疲力尽,嗓子干得要冒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我的老天爷啊,这哪是上课啊,简直是和这些小家伙们拼命啊!干什么都不易啊!我真的觉得这是一次多么失败的课啊,我一生中也从没有这么狼狈不堪过,我根本不能控制这些学生,即使是备了课,可是没人听又有什么用啊?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当老师真的是不容易。师者,传教,授业,解惑也,现在看来老夫子真的太幸福了,没有遇到我这帮学生,真想知道他如何教育他们,肯定会冒出一句:孺子不可教也!

      第二周去上课时,校长虎着脸对我说,我那班日校的老师complain说我的教室太脏,满地的垃圾,黑板上还有同学写的不干净的词,要求我一定在下课后保证教室里的卫生。我听后心里真的很恼火,这些中国孩子这么做,不是给我们中国人丢脸吗,今天一定好好制制他们...

  那三周课好不容易上完了,这些男孩子们还是我行我素,课堂里还是吵吵嚷嚷,老实讲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班,下课时我头也没回地就走了,我似乎如释重托,希望下回能教个好点儿的班。第四周时,校长给我打电话,原来的老师回国不回来的,我将一直把这个班教完!老天爷啊,这就是你给我的第一块硬骨头!

    那个班我真的一直把他们教完,过了几周后在我各种mean手段下,他们的秩序有所好转,多数同学已经很听话地学习了,我自己也更多地了解他们的情况,越教越成熟了,有时和他们也像朋友一样交谈。在北美教中文很不容易,不能像在国内那样机械填鸭,而西方的体制又不适用于中文教学。几年下来我深深地体会到老师真的是一份很神圣的职业,要有责任心,更要有方式方法,因人而异,这才能让孩子们学到更多的知识。当老师,又一次给我已动力去再学习,每一周我都会花上很多时间去搜集课文以外的知识。而我心里永远不会忘记我那狼狈的第一堂课,它激励我用心地去准备每一堂课,用心地对待每一位学生,用心地去做一名合格的老师。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玮仁 - 2009年11月12日 15:41

    8年级的学生确实 不好管,刚开始教课就教这个年级,困难可想而知。

  2. 2. 百艺 - 2009年11月12日 16:46

    月河老师加油啊。

  3. 3. 千万里之外 - 2009年11月12日 17:44

    月河老师加油啊。

  4. 4. 月河 - 2009年11月12日 21:46

    感谢朋友们的鼓励!

  5. 5. 感恩的心 - 2009年11月13日 11:18

    “而西方的体制又不适用于中文教学。” 为什么?

  6. 6. 月河 - 2009年11月13日 11:33

    首先英文单词是由字母组成,语法有固定的时态,相对规律性比较强,学起来相对简单。而中文除了掌握拼音外,更多的是对字的记忆,多数字虽然有相互联系,但规律性不多,所以只有去"死记硬背",语法上更加繁琐,时态的表达也是通过很多附加词来表达,比如说吃过饭了,"过"字表达的是过去时,这对孩子们来说是很大的挑战。。。英文的教学体制也是按英文的习惯制定的,比如这长大的孩子记忆能力都不强,让他们背古诗跟要他们的命一样。。。要说的太多了,我打算再写一篇关于这方面的个人心得,再以后发表。我很希望有更多的老师和家长参与并给予建议,毕竟这也是我们孩子自己的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