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的加国离婚生活(十一)

字体 -
标签:

那个晚上慧没有和爱德华继续他们的”罗漫史”,她不可能接受西方人的先上床后恋爱的生活方式, 她知道爱德华是个很不错的人,这些年有过几个女朋友,都是在一起同居,后来好来好散,他似乎也习惯了这种cool的生活,可慧不喜欢,她是很认真而严肃地去选择对象,几个月的征婚让她发现今天的加拿大和10年前的中国可完全不同,她已不再清纯,也不可能再用10年前的清纯去打动谁,不管她做什么,在男人眼里,她已经是一个女人,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太保守了?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是去改变自己,还是自命清高?

慧耐着性子又和爱德华见了几面,她发现她和爱德华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她在努力去适应这种差距,虽然在加国已经生活多年,可是从文化角度上讲,她苍白的还不如一个学龄前的孩子,爱德华似乎对中国的文化思想一窍不通,慧还要花上时间去解释,他虽然很耐心,可慧觉得很累。每一次约会爱德华都要求和慧过夜,而每一次都被拒绝了,这让他很失望,渐渐地他对慧的兴趣也没有以前那样强烈,可他还是很友好,愿意为慧做他能做的。慧的学习越来越忙碌,经常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最后爱德华给慧发了一封邮件,决定分手,他的理由是慧对他并没有全情投入。

看完爱德华的来信后,慧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她失恋了?不,她根本就没有感觉自己恋爱,相反她好像有一丝淡淡的轻松,如释重负,这只能说是她的一次择偶体验罢了。以前和潘杰是一见钟情,那种感觉是很强烈的,可最终还是以离婚收场,所以这回她想找个合适的慢慢培养,可看来爱情是不能培养出来的,至少在她这儿不灵。慧在琢磨,那么多人嫁老外,不知道她们是如何忍受,如何去沟通?也许在有真正的爱情时,这一切就不是什么困难了,看来自己的爱情还没有到来,坚持原则,宁缺勿烂,决不将就,不能让离婚的结局再次重演。

。。。

多伦多的冬季总是漫长难挨,三月里人们一点也闻不到春天的气息,相反在几场大雪使铲雪的人们疲惫不堪,两个女人对这半米多高的积雪一点办法也没有,卡拉索性花钱请人来铲雪。老外就是比我们浪漫得多,慧不得不承认,卡拉是托一位教会的朋友介绍请人来铲雪,谁知她竟然被那铲雪的猛男吸引,俩个人聊了起来,开始卡拉不惧严寒在外面聊,后来她干脆在铲完雪后请那男人进来喝咖啡,几场大雪后,俩人熟的不得了,她恐怕是这世界上唯一盼着下雪的痴情人吧!

转眼间四月来临,慧开始准备她的大考,而黛伯拉将在这个月大婚。这是慧这么多年第一次参加婚礼,而且是印度婚礼。印度人的婚礼很传统,黛伯拉的家庭信奉印度基督教,在举行婚礼的前几天,牧师要到新娘家里祈祷祝福,在婚礼的前一天,新娘的父母还要举行一个小型的家庭典礼来欢迎新郎家的亲属,互赠礼物。

婚礼是在一所印度教堂里举行,黛伯拉和她的新郎穿着耀眼的盛装,在鲜花的簇拥下格外显眼。婚礼的仪式很有情趣,首先是洗脚,由新娘的父母为新人洗脚,代表一种新生活的开始,然后是牵手,牧师诵读圣经,并在新郎和新娘的肩头上绕上24圈白布,表示他们的结合。最后亲属们还要向新人身上洒些五谷杂粮,还有玫瑰花瓣以驱除邪恶。这让慧想起中国的传统婚礼和他们的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参加婚礼的大多数是印度裔,慧坐在娘家的一桌上,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怪物一样,穿着艳丽服装的印度女孩们更是很不屑地看着她,婚礼结束后便是婚宴,婚宴也是最为热烈的场面,双方的亲属们边吃边舞,真的和宝来坞电影里的一样热闹, 慧也被这婚礼的场面所感染,后来这一桌全部跑到宴席中间去跳舞,慧不好意思跟着比划了几下,她觉得挺不专业的,便又回到她的座位。

这时,一位印度男士凑到她身边,主动介绍说“你好!我叫亚辛,可以和你聊一会儿吗?”

慧回头一看,原来是主持这个婚礼的司仪,小伙子看上去三十出头,很高很壮,浓浓的眉毛和深情的大眼睛,像是能看破你的内心,很有点儿印度影星的味道,慧觉得很奇怪,这位印度影星怎们不对这满屋子的印度美女感兴趣,偏偏跑到我这儿来。慧很好奇地和他打招呼。

“你知道你今天很特别吗?”亚辛问道。

“你是指我是这里唯一的中国人?”慧问。

亚辛摇着头,“No!” “你没有意识到你是今天最美丽的女人吗?”

慧笑了,她知道印度人很能忽悠人,这位司仪就更不用说了,“你真的这么认为?还是恭伪?”

“恭伪?”亚辛睁大了他本就很大的大眼睛看着慧,“你可以去问这宴席上的每一个人,他们和我的答案是一样的,你的光辉可以比过新娘!”

看到他那认真的样子,慧又忍不住笑了,“你可别这么说,让黛伯拉听见了肯定要生气的,不过我还是谢谢你!”

“你的男朋友?丈夫呢?”亚辛试探地问。

“我太丑,没人要,还没男朋友呢!”慧故意可怜巴巴地说着。

“上帝啊,这怎么可能!”亚辛的眼睛更大,还放着亮光。“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我没有女朋友啊。”

“真的?不可能! ”慧故意反问道:“像你这么帅的,肯定有好多女孩子追。”

“你真的认为我帅?”亚辛兴奋地问道。

“是啊,你很象电影明星啊!一定很懂追女孩子吧!”

“No,我是个很害羞的人。”

害羞?慧真的想象不出眼前这位印度小伙子是个害羞之人,那不害羞得成什么样啊?会像电影里那样跪在女孩子面前大唱情歌吗?”你为什么不去找你们印度女孩啊?”慧问这位大忽悠。

“你认为我是印度人,不,我不是,我是pure Canadian,我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

慧上下又打量了一下这位pure Canadian, 他明明操着很浓重的印度口音,怎么说他是这里出生的,这印度人难道天生生出来就有印度口音?看到亚辛可爱的样子,慧又问道:“请问一下,如果你们印度人娶了中国女孩,家里会接受吗?人们会怎么看啊?”

“当然同意了,我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娶了个中国女孩。这是我的骄傲!”

“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不是指连你印度农村的亲戚全都告诉?”慧试探地问。

“是啊,我碰到的每一个人,我都会告诉他们!”

这时,黛伯拉和她的新任老公走了过来,“亚辛,你的鼻子怎么这么灵!这位是慧,我的同事。”“慧,这位是亚辛,我哥哥的同学和好朋友。”

(未完待续)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德州扑克牌手 - 2009年12月29日 23:28

    新剧情,好看,加油!

  2. 2. 阿妍生活日志 - 2009年12月30日 22:52

    2010快到了,给慧一个好结局吧。

  3. 3. 知足乐 - 2009年12月31日 10:32

    月河:你的文笔,还有夕子等人,一点不亚于六六。为何不写一部有关多伦多的心酸移民路呢?我想大陆都会有人看。

  4. 4. 月河 - 2009年12月31日 11:25

    感谢知足乐给予我的高度评价,真让我有点晕乎乎的,不敢和六六比,看过她的小说,还是不错的,夕子吗,我也没法比,她的文笔比六六好我相信。透露一个小秘密,慧的故事结束后,下一篇就是写咱大陆人在多伦多的事儿,我已经开始动笔了,再次感谢所有的读者给予的鼓励和支持!

  5. 5. ni_hao - 2010年1月1日 01:51

    写个真实的结局吧

  6. 6. aaron ming - 2010年1月24日 13:37

    ive had a little bit too much, ooh oh oh all of the people start to rush, start to rush by how can he twist and dance, can’t find my drink or man, where are my keys i lost my phone, phone whats go-ing-on on the floor? i love this record babe but i cant see straight anymo’ keep-it-cool whats the name of this club? i cant remember but its all right all all right just dance, gonna be okay, da da doo doo just dance, spin that record babe, dada doo doo just dance, gonna be okay, duh duh duh dance, dance, dance, just ju ju just dance wish i could shut my playboy mouth, ooh o oh how’d i turn my shirt inside out, inside out right whats-go-ing on on the floor? i luvv this record baby but i cant see straight anymo’ keep-it-cool whats the name o’ this club? i cant remember but its all right all all right just dance, gotta be okay, da da doo doo just dance, spin that record babe, da da doodoo just dance, gonna be okay, duh duh duh dance, dance, dance, just ju ju just danc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