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的加国离婚生活(十六) 大结局

字体 -
标签:

"喂,是慧吗?我是潘杰。"

潘杰,他打电话干什么,一定是来报婚讯的吧,慧此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听说你要结婚了,是不是来报喜的啊!恭喜你!"慧颤抖着、酸溜溜地说着。

"不是,我不是为这事,你弟弟刚刚给我打电话,他打你手机没人接,你爸爸心脏病犯了,可能不太好,问你能不能回去。。。"

"什么,谁爸爸?"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

慧是被黛伯拉送回家的,此时的她已经忘却了公司里发生的事情,她心急如焚,刚刚还和父亲通话没两天,怎么就。她给家里打电话,没人接,又给弟弟打电话,弟弟接了手机,"姐,咱爸心脏病犯了,在医院里抢救,大夫说挺不了多久了,你能回来一趟吗?"

慧疯一般地开始收拾她的行囊,她狠不得插翅飞离这伤心的地方,飞到心爱的父亲身边,那个从小就倍加痛爱她的父亲,她还没有来得急去孝敬的父亲。她此时感觉就像天要塌了下来,她再也支撑不住了。

三天后,飞往北京的航班渐渐离开地面,艳阳的早晨,可以清晰地看见上班的车流,慧已离开了那车流,踏上回家的路,那遥远而漫长的路,她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可她不敢往下继续想。

那天黛伯拉把慧的事告诉麦克和华,他们晚上来看慧,麦克帮慧买到了最快的单程机票,华则休了一天,陪着慧去使馆办签证。

慧感激地望着机场送行的麦克和华,在她最无助时,是他们给予她以支持和帮助,这真诚的友谊慧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北京,慧曾经工作的地方,曾经恋爱的地方,她父母的家,她的家,这么的熟悉,而又这么的陌生。阔别七年后,慧又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沉浸在奥运会中的北京格外迷人,行人匆匆,热闹非凡,而慧没有任何心情。

当慧看到特护室里奄奄一息的老父亲时,她的心碎了。父亲是心脏病突发,还好被抢救过来,可是只能用氧气维持,而且已经挺不了几天。父亲已无力表达自己,他一直在等,用尽全力去等,等他的女儿,他日夜思念的女儿,而在他看见慧时,他欣慰地点了点头,闭上他的眼睛。

父亲走了,带着笑容,没有留下一句话,可慧知道,自己是父亲心中永远的遗憾,他在惦念着女儿,时时刻刻。慧惭愧不已,她是家里的姐姐,她应该担起照顾父母和弟弟的责任,可她什么也没有做到,自己更是悲惨地失去了自己的婚姻,孤帆飘零,多年的委屈,让她在母亲面前再也无法抑制,她倒在母亲的怀里放声痛哭。

父亲的过世让慧受到很大的刺激,站在父亲的墓前,慧在反省自己的人生,人不就是短短的的几十年吗?父亲的一生,为了他的事业奔波,为了他的石油奔波,他一个地方接着一个地方寻找着,就像寻找世界上最为富有的财富,而当慧懂事时,父亲便告诉慧,人生要有目标,人才有乐趣。

慧在想这几年她都在忙什么?她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是曾经有的寄托,小家女人的生活,还是现在寻寻觅觅的新的寄托和可以依靠的肩膀,可她什么也没有得到,留下的只有无限的遗憾和孤独,这也许就是她的宿命吧? 她才35岁,她今后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她为什么总是想着要依靠别人,而她所得到的却是无依无靠,她应该真正地振作起来,她的人生需要她自己去谱写,她荒废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

慧在北京处理了父亲的后事,母亲一夜间苍老了很多,可她很坚强,慧多半的时间是陪伴她的母亲,她已经急于走了,她也不想走,在那遥远的国度里,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她没有家,没有婚姻,没有爱情,现在可能已经没有了工作,她为什么还要回去啊?回到那个没有任何希望的伤心之地?

看着母亲,慧意识到她之所以如此的脆弱,多半是随母亲,母亲一辈子依赖父亲,好多事情不会做,可她也平平安安地过来了。安静柔弱的母亲真切地恳求着,"慧,不要回去了,留在妈妈身边,在国内,条件差点儿,可有家里人在,大家可以相互支持,总比一个人在外面好。"

慧已经做出了她的决定。

。。。


           (大结局)                                         一年后,2009年,父亲去世一周年,从多伦多开往北京的飞机上。           

      慧再次坐上回北京的航班,她此次是为了看妈妈和祭典父亲去世一周年。在丧事办完后,她收到贝尔,她的小老板的电子邮件,本以为她会被解雇,可她得到的消息是,戴尔弄虚做假被公司解雇,由贝尔接替他的职务,并将成本分析这一块交给慧,她已经被公司提升为正式的成本分析师,工资当然也翻倍了。      

      慧在09年拿到了她的CGA证书,她不用再熬夜苦读了。

      慧从卡拉那搬了出来,她在Mississauga的Square One为自己买了一套她自己的一室一厅,零首期,可每月的贷款数目不小,她开始了她自己的加国的房奴生活。

      华和国内的丈夫离婚了,她不再抱怨前夫的无耻,现在她经常往单身妈妈俱乐部跑,而且还是其中的骨干。

      黛伯拉已经怀孕,很快就生了,他们在张罗着买房。

      卡拉还是一个人,寻找着。。。  

      露西再次住院,她的病情又恶化了,要进行手术。

      麦克打听到北京一位中医的中药效果很好,慧此次回国的另一个任务是为麦克买药。        。。。

慧坐在飞机窗边的一个位子,外边还有一对夫妇,妻子已经怀孕,丈夫体贴地走来走去,为妻子拿这个,办那个,慧非常的羡慕,一年过后,慧一直在忙碌她的学业和事业,她现在还是孤身一人,可她是那样的渴望婚姻,渴望幸福,渴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有自己的孩子。

趁着丈夫不在时,两个女人聊了起来。

"你几个月了?"

"五个多月了。"

"你丈夫好体贴啊,真是心好男人!好羡慕你啊!"

"还行!"妻子幸福地回答。

"你一个人去哪啊?"妻子又接着问。

"北京,你们呢?"

"长春,我们从北京在转机。"

这时丈夫已经回来了,他为妻子拿来一个毯子,“盖上点儿,可别着凉了。”

妻子撒娇地说"谢谢老公,黄伟民同志,您能给我再要杯水吗?"

"没问题。"

。。。

慧转过头,看着窗外,朵朵的白云,飘浮在晴朗的天空,天堂般,那白云下,多美的加国啊!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16 条评论

  1. 1. jane12345jane - 2010年1月10日 23:09

    写得太好了!虽然我是在婚姻里,可是很多时候,我还是要说,只有靠自己,女人才能得到真正意义的解放,也只有自己是永远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否则再好的婚姻,缺乏独立性,也终究会成为奴隶,不管是出于爱的名义,还是什么所谓的牺牲,而婚姻也会出现裂痕。很喜欢这个结尾,人是应该有盼望的,正义也应该战胜的了邪恶,虽然显示并非总是如此。

  2. 2. igotholiday - 2010年1月10日 23:44

    作者一定是开学了,没时间啦,这么好的文章,就这么结束了,不舍得,所以借机抱怨一下。太美的文字,水一样的情,希望它是一条源源不段的河流,没有尽头。

  3. 3. 夜晚 - 2010年1月11日 00:44

    很多女人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宁可在婚姻中煎熬也不放弃它。

  4. 4. zhangblue - 2010年1月11日 10:23

    结尾有点仓卒,不过很对俺的胃口。 惠是俺的老乡啊。她父亲是石油大学还是中石化?离俺家不远啊。

  5. 5. 夕子 - 2010年1月11日 12:16

    唉,咋这么快就结束了呢!!还等着看慧的感情经历呢!

    哦,原来我偶像zhangblue也是北京人。

  6. 6. 伤痛的成全 - 2010年1月11日 12:26

    很喜欢,淡淡的文字,女人不论何时都该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衷心的希望慧能再次飞翔。

  7. 7. 月河 - 2010年1月11日 12:58

    对不住大家,朋友们说中了,慧的故事是忙里偷闲写的,现在要回去教书,自己又读书、工作,实在是不能全情投入地去写,不投入是写不出什么好东西的,你们没看够,我也没写够,不过我还会继续写的,感谢大家的鼓励! Blue, 北京真的有石油大学吗?哈哈!

  8. 8. zhangblue - 2010年1月11日 13:35

    月河: 有啊。八大院校之一啊,不过总部好像搬到郊县了近几十年。 俺一朋友她爸就是那儿的教授啥的。 俺公公婆婆住的地方就叫石油大院儿,都是石油口的。这几年富得流油啊。

    夕子: 在北京俺属于第二、三代移民。带着父辈对政府抄家批斗的仇恨,来这儿当第一代移民了。

  9. 9. 月河 - 2010年1月11日 13:41

    谢谢blue,我和你挺对脾气的,很希望交你这个朋友,我老家哈尔滨的,和夕子都是东北老乡。我有个大学同学,父母在大庆搞石油工作,据说他们那时好的不得了,年终没什么好发的,一人来一辆摩托车。。。

  10. 10. zhangblue - 2010年1月11日 16:57

    握手!咱对脾气可遇不可求~ 俺虽然经常嘴很臭,但51上的博友们都是心地善良的好银,一般不跟我一般见识。

  11. 11. Antonia - 2010年1月11日 17:25

    内容真实,文笔流畅。小说相当吸引人,尤其是女性读者爱看。如果再往深层挖掘一些可能会更好。── 盼望你再出佳作!

  12. 12. 小日子 - 2010年1月11日 20:55

    单亲俱乐部何时还有活动,很想加入。

  13. 13. 德州扑克牌手 - 2010年1月11日 23:19

    可惜,故事就结束了。盼望你再出佳作!

  14. 14. hh - 2010年1月12日 00:11

    虎头蛇尾

  15. 15. budo3721 - 2010年1月12日 00:39

    Ou, the happy ending is 黄伟民同志. Not enough, ending is too rush but it is a very beatiful story.

  16. 16. littledragon - 2010年1月12日 00:53

    喜欢这个故事,结尾得有点儿急,但却留下了想象空间-其实倒是好的。还喜欢在”SquareOne” 边一房一厅的condo,因为也在那儿买过个,一直都挺喜欢那儿的室内设施,很酷…期待新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