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电影院

字体 -

      我很爱看电影,而且一直喜欢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感觉。每当走进电影院,我就会想起我儿时的电影院,那是童年的快乐,也是我最为美好的记忆。       我出生长大在大学的校园里,那时的孩子们都会像我一样,很野,童年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可是依稀之间还是记得我有几位闺中密友,我们经常一起到外面“闯世界”,而大学的主楼是我们最为向往的目的地。那时的我们,很有点游击队队员的味道,我们会在一起配合行动,有人探风,有人报信,在那个年代大学里是没有什么保安警卫,不过那收发室的老头儿也的确很难对付,经常会把我们这些小家伙们逮住,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因为个子不到一米,我们还是能轻松地从收发室的窗户底下溜过去,跑到主楼里。       那个时候觉得主楼就像是个天堂,里面很复杂,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有很多我从没见过的仪器机器,我的一位小伙伴的爸爸妈妈在激光系,那里便成为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那些色彩斑斓的图片还有光谱仪器,简直让我着迷,很羡慕做大人的感觉,他们的玩具比我们的好多了,虽然那时我们几乎什么玩具也没有。那个时候也会觉得主楼像是一个迷宫,大学的主楼是典型的俄国式建筑,中间是高高的主建筑,左右两边连接着两个侧楼,主楼和两边的侧楼共有三个进出口。我们经常就被困在其中,找不到出口,不过最后都能化险为夷,我们的法宝是找大人帮忙,当然经常会被送到那个翘着山羊胡子的收发室老头那。       在主楼的历险经常是意想不到的,只要是开着的门,我们便会进去看看,有时也会闯到阶梯大教室的上面,看着黑压压的大学生们正在聚精会神地上课,而下面的老师正在黑板前比比划划地讲着,哎呀,那不是爸爸吗?“爸爸,爸爸。。。”我傻呼呼地狂叫着。。。      对于父亲来说,那天可能挺尴尬的,而后来他并没有责怪我什么,毕竟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我们也经常会在主楼漫游时,被家长撞到,多半情况下便不得不遗憾地离开。时间久了,大家便知道自己的家长大概在主楼的哪间办公室里,我们也能很机智地避开他们。      其实到主楼的真正目的是因为主楼的电影院,那也是我们千方百计混进去的原因,一米以下的儿童是免费入场的,所以,只要一演电影,我们便会混进主楼,然后分散开来,每个人假装跟着一个大人的后面,溜进影院。我差不多每次都能得手,不过小伙伴们中也有失败的,因为他们有人跟着大学生,被电影院的工作人员一眼看穿。在那时,对我们来说,电影院里的工作人员就像是国民党特务,而我们则是机智的共产党,和“敌人们”周旋着,目的是为了看上电影,而混进电影院后的我们,也一样不轻松。       那时看电影的人很多,电影票的价格可能也就几角钱,想找个空位很难很难,而没有座位,便会被工作人员清场。所以如果没有座位,我们便经常换地方或走动,以造成一种上厕所之类的假相来迷惑那些工作人员。那时候的大人们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偏爱嗑瓜子,电影只要一开始,你便会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而工作人员经常是拿着大手电筒,穿梭在嗑瓜子的人群中,抓住了,罚款不说,而且还要等到电影结束后帮助工作人员打扫那成山的瓜子皮。而那大手电一打开,真的让我们胆颤心惊,我们这些像小蟑螂一样的东西就会被“曝光”的一览无遗。       其实孩子们到电影院里,并不是真正意义地去看电影,那时电影开始时要响三遍铃,第一遍是提醒大家就座,而第二遍时,电影院两侧的灯便会熄灭,只留下中央天篷上硕大的圆盘顶灯,每到这时,我就会仰望着它,那顶灯就像是繁星,闪闪发光,听大人说,那顶灯是和人民大会堂里的差不多。在我美滋滋地浮想联翩时,第三遍铃声响了,此时所有的灯都熄灭了,时间一下子凝固起来,电影院里黑压压,静悄悄,只能听到偶尔的咳声。接着,屏幕上便开始出现字幕,音乐也渐渐想起。       那时我们这些小家伙多数情况都不知道演什么电影,所以经常会被突然而来的音乐声吓住,尤其是一些战争影片或抓特务的。有的时候影片的音响没有调好,刚开始会发出巨大的噪音,让全场的观众不自在,这时,耳边也会想起口哨和起哄的声音。而当影片真正开始时,我们反倒失去了兴趣,这时我们更喜欢做的是在黑乎乎的影院里藏猫猫,当然我也会驻步于一些精彩的镜头,而当我转过神儿时,小伙伴们已经无影无踪了。。。       记忆中看过最多遍的电影是《保密局的枪声》,那部电影至少看过十遍,差不多能记住电影中的每个情节,甚至每一句台词,不知道现在那么爱看谍战片,是不是那个时候打得底子。而另一部看得最多遍地是《少林寺》,也是百看不厌,很多男孩子还一边看电影,一边跟着电影学功夫,回到家里也不忘练功,害得楼下的大人气势汹汹地找了上来。当时还听说学校的什么男孩子跑了,要到少林寺当和尚,被父母抓了回来,那时我也很密切地帮着妈妈爸爸监视哥哥的一举一动,看看哥哥有什么异动,可是遗憾地是,老哥该干什么就什么,没有发生任何插曲。      当然也不是每一场电影都是蹭的,还记得看《画皮》是和父亲去的,演到鬼出现时,父亲把我的眼睛遮住,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鬼的样子,自己一直很好奇,经常去想象一个狰狞的鬼,呲牙咧嘴的。另一部让我魂飞胆丧的电影是和妈妈一起看的《尼罗河上的惨案》,好像我和妈妈都被吓坏了,尤其是电影中有一段毒蛇出现在侦探Polo屋里时,老妈被吓得闭着眼睛搂着我,我当时还以为天塌下来了。       已经记不清儿时共看了多少电影,看过多少遍电影,和谁看过的,长大以后,对电影和电影院渐渐失去了兴趣,看电影的目的也只是看电影,可是那电影院里的乐趣没了,也许这就是长大的烦恼吧。在别人看来,这只不过是一段很普通的经历,没什么特别的,而对我而言,这童年的电影院,就像是我自己的一部电影,在我的记忆里上映着,依稀可见,而又那么遥远, 那是一份只属于我自己的拷贝,一份只属于我的永恒珍藏。

8mm-film-to-dvd-transfer.jpg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德州扑克牌手 - 2010年10月19日 09:10

    谢谢分享美好的回忆。我小时候 是 在部队大院,总是有免费电影。

  2. 2. 赵州茶 YesMan - 2010年10月19日 12:16

    继续观摩

  3. 3. 不能全是 - 2010年10月19日 19:15

    幸福童年。

  4. 4. Mr Q - 2010年10月19日 19:31

    你说的是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吧.

  5. 5. 加国无为 - 2010年10月19日 22:24

    值得珍藏的回忆。

  6. 6. 紫雨风弦 - 2010年10月20日 10:05

    小时候才三四岁就偷偷跑到广场看电影去了。也记得在电影院看《画皮》的情景,躲在椅子后面,从指缝和椅背的缝隙里看,又怕又相看,哈哈。

  7. 7. 阿黎 - 2010年10月20日 22:43

    很温馨的回忆。

  8. 8. 水晶心的蓝 - 2010年10月22日 13:23

    快乐童年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