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23)

字体 -
标签:

(45) 伤情的冬雨

     从父亲老家回来,她的心冷到了极点,又非常担心母亲,可是没想到母亲是如此的坚强,这几年,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日夜奔忙,看着母亲满头的白发,冬雨非常的心疼。

     这一年是一家人过的最为痛苦的一个春节,只有三个人的春节,在万家欢乐的笑语声,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几家欢喜几家愁,冬雨此时真正体会到痛苦的滋味,她只希望父亲一路走好,在天之灵保佑他们一家,眷顾他们全家,寒夜会过去的,春天就在不远处。

      母亲专程带着冬雨和冬尔到医院当面向文海道谢,文海有些不好意思,“那老师,您千万可别说谢谢,我是您的学生,这是我该做的。” 冬雨在一旁感激地看着胖乎乎的文海,一种很亲切的情感涌上她的心头,对于她来说,文海就是他们家的大恩人,即使多年后,她也没有忘记文海为他们家所做的一 切。

      修整几日之后,冬雨在家里迎来了两位客人,尚葵和任宏伟,这是冬雨毕业后第一次见到任宏伟。

      “任宏伟,你胖了,都有些认不出了。”

      看着憔悴的冬雨,任宏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旁的尚葵忙插了一句,“我给他养胖的。”

      三个人都会心地笑了,曾经的同学,曾经的朋友,此时对于冬雨来说是多么的亲切啊。

      “冬雨,你别太难过了,听说伯父和疾病已经斗争了很多年,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任宏伟很关切的说着。

      尚葵也在一旁说道:“是啊,冬雨,你好像一下子瘦了好多,一定要多保重自己啊。”

      “我没事,过两天多吃点,就胖回来了,谢谢你们参加我父亲的葬礼。”

      尚葵连忙摇着手,“看你说的,我们当然要送伯父一程了。”

      冬雨感激地点点头,“我好像没看见一佳。”

      尚葵和任宏伟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谁也没有说话。

      “怎么了,怎么不说了,是不是一佳出什么事了?”

      尚葵轻蔑地说:“她能出什么事啊,只是。。。”

      “什么啊?快说啊,任宏伟,你说。” 冬雨越发的好奇。

      “尚葵,你就告诉冬雨吧。” 任宏伟低头说着。

      冬雨又看着尚葵,尚葵终于憋不住,“哎呀,说就说,唯一佳结婚了。”

      “结婚?什么时候的事儿啊,怎么也没告诉我?”

      “这不赶上伯父去世吗,她就没去。”

      “是啊,这个一佳,上次和她聊天她还不嫁,怎么这几天就想通了,闪婚啊?过几天,我去好好恭喜一下她和付磊。”

     “冬雨,一佳嫁的不是付磊!”

     冬雨愣住了,“不是付磊?开什么玩笑,难道几天功夫还能蹦出个第三者?”

     “冬雨,你还记得我给你介绍的那个王宏吗?一佳就是嫁给他了。”

     “一佳嫁给王宏了?这怎么可能啊?” 冬雨迷惑地看着尚葵,她的脑子一下子糊涂了。

(46) 倍受冷落的滋味

      回到车间上班,冬雨明显的感觉到人们的一些变化,以前对她还客客气气的孙宽,不冷不热的和她打着招呼,方明达的态度也很冷淡。偶尔他们也会在一旁议论唯一佳的事,冬雨只从尚葵那里知道一佳结婚的事,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在一佳结婚的第二天,她已经被调出运行班组,安排到厂里的燃料部上班。

     冬雨无语了,一旁的高金峰叹着气对冬雨说,“冬雨,当初你要是答应处对象的话,现在到燃料部上班的可就是你了,燃料部可是富得流油的地方啊。”

     连续几天,冬雨什么话也没有说,她默默地做着安排给她的工作,一个人上夜班,一佳早已搬出了独身宿舍,她没有地方可去,便早早的到运转宿舍里,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傻傻的躺着。

     连续几天,她似乎没有了思想,她觉得自己就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一样,世态炎凉,她此刻是深深地体会到了。

     冬雨在脑子里一千遍一万遍的问着自己,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一佳就像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蒸发了,没有人知道她的电话,她的住址,班组和车间里没有人参加一佳的婚礼,听说只有尚厂长一家才有资格参加。

     冬雨越想越是想不通,一佳怎么会嫁给王宏?那付磊怎么办?她突然坐了起来,她找不到一佳,但她要去见付磊,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冬雨见到付磊时,她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倒霉的不仅仅只有她,付磊简直就像换了个人,凌乱的头发,长长的胡子茬,和一双失魂落魄的眼,冬雨不想忍心去问了。

     冬雨是休班时趁着午休到付磊的工作单位,付磊带着冬雨来到研究所附近的一家小饭店,他点起一只烟,贪婪的吸着,冬雨在一旁看着,她知道付磊一定是伤透了心。

     “付磊,你也别太想不开了?”

      付磊冷笑着:“想不开?笑话,为了这样的女人?不值得!”

     “你要是这么想就这么想吧,这件事是一佳做的不对,她辜负了你。”

     “没什么不对的,冬雨,你也跟你的好姐妹学学吧,现在过着阔太太的生活,不比在车间当工人强万倍。”

     “付磊,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那样的。”

     “是吗?有愿意过穷日子的?看来是我运气不好啊。”

     看着玩世不恭的付磊,冬雨很伤心,她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付磊,狠心的唯一佳,把一个好好的付磊折磨成这样。

     冬雨很想再和付磊聊一会儿,可是又不知说什么好,她只好告辞,“付磊,你多保重,我以后再来看你。”

     “你省省吧,我已经和单位打了辞职报告,过几天我就走了。”

      “辞职?付磊你要去哪啊?好好的工作怎么不要了?”

      “我要去南方闯闯,我是学电脑的,到哪都好找工作,离开这伤心之地,赚大钱去!”

      付磊说完话,扔下手里的烟头,狠狠地在地上踩了一下,拂袖而去。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加国无为 - 2011年2月20日 11:23

    纷纷扰扰的尘埃落定了吗?或许新的故事要开始了。。。

    回复:山雨欲来风满楼。

  2. 2. 江水寒 - 2011年2月20日 11:49

    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很难想象今后生活,钱有了,地位有了,可人空虚了,再往下生活中只有孩子了。

    回复:女人是最相信爱情的,然而这世界上也只有女人敢于抛弃爱情,毫不犹豫。

  3. 3. 莽牛 - 2011年2月20日 13:01

    大丈夫何患无妻!付磊好样地!

    回复:一听莽牛就是个东北大男人,很豪爽!

  4. 4. 加国无为 - 2011年2月20日 13:25

    看到了上面的两集,这两集是感觉掉了什么,原来月河藏起来了哈,还把沙发留给自己了。

    夫妻不是仅仅是夫妻,更应该是生活中无话不谈的朋友,每个人的人生观不同,一佳找到了她的“幸福”,对于付磊也不是坏事,长痛不如短痛,这个时候解决了他们的问题,应该更好。

    回复:在情窦初开时,我是相信所有的女孩子都渴望爱情,憧憬爱情,然而在社会的洪流中,许多人身不由己,把握不住自己,爱与钱的抉择,是痛苦的,痛定后的选择,是对是错,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选择爱也罢,选择钱也罢,只要自己安心,也许日子就能过下去吧。

  5. 5. 一佳 - 2011年2月20日 13:35

    Will divoice later!

  6. 6. 往事如烟 - 2011年2月20日 15:22

    一佳走了捷径, 可失去的呢? 冬雨受了冷落, 可她没有违心.

    回复:说的好,幸福是一种心态,心里平和,自然就幸福。

  7. 7. 大雪 - 2011年2月20日 19:23

    没想到同事会冷淡冬雨, 没有利用价值? 应该对她更好才对, 一个战壕的吗!

    回复:大雪,我们总喜欢说低调行事,冬雨刚刚分到车间,又给领导写稿子又上台表演,很多人早已经很嫉妒她的锋芒了,而冬雨的失落,正是很多人想看到的,世态炎凉,人心很难测,我并不想把这个世界写的太黑暗,然而这个世界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子的。

  8. 8. 一佳 - 2011年2月21日 12:23

    Correction: will devoice later!

  9. 9. 一佳 - 2011年2月21日 12:26

    Sorry, should be: will divorce late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