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24)

字体 -
标签:

(47) 婚后的一佳

      一佳一直处在恍恍惚惚之间,她鬼使神差的去见了王宏,对于这样一位大美女,王宏自然是一百个愿意,之后她又毫无廉耻的答应与王宏结婚,而当她面对付磊时,她又后悔了。她哭着,痛不欲生,而愤怒的付磊狠狠地在她的脸上抽了一巴掌,头也没有回的走了,一佳知道付磊一辈子都会恨她的。       新婚之夜,一佳一夜未睡,她的心在偷偷的哭泣,她的心也在滴滴嗒嗒的流血。她就这么轻率的把自己献给一个她根本不熟悉的男人,一个她根本不爱的男人,为了什么,就为了一份好工作?安逸的生活? 这样到底值不值?一佳不停的问着自己。      她是可以和付磊远走高飞,在遥远的地方,也许会有他们的一方天地,她也曾多少次地去憧憬他们未来的幸福与甜蜜。可是这一切都变了,是她的心动摇了,她为什么要如此践踏自己,去出卖自己的爱情?一佳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憎恨她自己。       路是自己走的,她已经没了退路,她现在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去享受,尽情的享受,变本加厉的享受她用自己肉体换来的。她会习惯王宏的,有一天她也会爱上王宏的,一佳一遍又一遍地宽慰着自己。       在认识王宏前,她是多么羡慕这种高贵的生活,而当她真正和王宏在一起时,她却又像是一个罪人。一佳草草地和家乡的父母通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要结婚了,对象不是付磊,而是她们电力局副局长的儿子。老实巴交的父母当然很开心,女儿的本事真的不小,能够在大城市里混得那么好,他们奔走相告,都在为一佳的好事而欢呼。      一佳不敢到班组里声张,她几乎是灰溜溜的离开了班组,甚至没有一句道别。她一刻都不想再在那里呆哪怕是一秒钟,她也不想再见到那里的任何人,她想的只有逃避,远离那里,过自己新的生活,这样她也许便会忘记付磊,忘记爱情。      闪电结婚后的一佳最不敢面对的恐怕是她昔日的好友冬雨,冬雨此时正沉浸在悲痛之中,是最需要朋友安慰的时刻,可是她,却在这样的日子里结婚,和一个冬雨曾经嗤之以鼻的男人结婚,冬雨会怎样的鄙视她,一佳真的无法面对。       一佳本以为结婚后的生活会无忧无虑,可是她错了,新婚后他们便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公公是省局的领导,每天都很忙,在家里也不例外,一佳每天必须要小心的去适逢一家人,她觉得自己更像是个娶进家的佣人,婆婆人倒不错,表面上对她很客气,并手把手的教一佳家里的一些规矩,公婆都是南方人,做饭吃菜都很讲究,每个步骤都要一丝不苟,一佳意识到,她从现在起,要开始她水深火热的媳妇生活了。       王宏在电力局下属的证券公司上班,整天关心的只有股票证券,还有打麻将喝酒,在结婚不久,他便又恢复他以往的生活方式,几乎每天都很晚才回家,有的时候彻夜不归,一佳不明白打麻将可以上瘾到这种程度,而公公婆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终于有一天,一佳忍无可忍,“王宏,你能不能不去打麻将,既伤身体,又赌钱,好好的在家过日子多好。”       “你懂个屁,我们这叫谈生意,以后少管我的事。” 王宏冷冷的回答着。 (48) 一佳的新工作

      与王宏结婚的筹码之一,便是在婚后,立即更换工作。对于一佳来说,那曾经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啊?可是现在,她很轻松的便离开了运行车间,不用她做任何事,尚世忠便为她安排妥当,这位曾经昔日不可一世的尚厂长此刻也对她是客客气气的。             一佳起初还没有明白为什么厂长会把她调到燃料部当办事员,她觉得厂长还是看不起她,可是从婆婆那里她得知,人事安排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去科室也要等合适的机会,况且电厂里面有两个车间的效益要比科室还好,一个是物资部,另一个便是燃料部。       燃料部座落在电厂后门的煤厂旁边,远离科室大楼,山高皇帝远,连门卫也没有,可以随意进出,这是一座和电气车间很相近的白色两层小楼,从小楼的窗户,可以清晰地看到通进煤厂的铁路,还有远出那高大的电厂厂房。       燃料车间的主任叫段玉光,年近六旬,个子不高,虽然身材瘦小,可是一点没有影响他的派头,此人平日少言寡语,走起路来从来都是低着头,背着手。一佳曾经从班长那里听说过,此人老谋深算,当年是和尚世忠一起竞争厂长的位置,只可惜道行略逊尚世忠一筹,本是可以提为副厂长,可是这个老家伙宁愿呆在燃料车间里享清福。       抬头的娘儿们,低头的汉,段玉光在电厂里也是出了名的有心计,一佳在第一眼见到段玉光时,便有些打触,他的目光里似乎有着一种杀气,令人打颤。       段玉光对一佳倒非常客气,他亲自领一佳来到旁边的办公室,这便是一佳办公的地方,屋里还坐着一个女人,四十多岁的年龄,长着一脸的雀斑,高高的个子,烫着大波浪的中发,看到他们进来,这个女人的脸上立刻挂满了笑容,“哎呀,一佳,终于把你盼来了,我等了一早晨啊,快进来,主任,你忙去吧,这里交给我。”       看着她殷勤的样子,一佳的心里舒服了不少,至少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不错,“我叫刘洁,就叫我刘姐吧,他们都喜欢叫我刘三姐,我在家里排行老三,是这里的办事员,以后咱们俩搭档了。”       “哦,刘姐,我什么都不懂,以后还得多请教你。”       “请教什么啊,你是大学生,一点就通,我算什么啊,以后还要请你多关照呢。”       刘洁一看便是精明之人,一佳只须工作几日,便观察到刘洁的厉害,这个女人很外场,而燃料部经常也会有很多厂子外面的人,每次这些人来了,都会到她们的办公室和刘洁打招呼。刘洁和段玉光似乎也有着很强的默契,他的一个眼神,一个翘眉,刘洁都能心领神会,随后麻利的完成,不需要点破,一佳真的是看傻了。       就这样,一佳开始了她的新生活、新工作,在外人眼里,她像是个女王,大家都对她恭恭敬敬,也只有此时,她心里才体会到一丝的满足感。可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监狱中服刑的犯人,每时每刻都在煎熬。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加国无为 - 2011年2月22日 17:06

    人生总是要不停的做出选择,既然有选择,那么就会有得失。问题是许多时候,选择的是不是正确,只有很久以后才知道答案。。。

    回复:是啊,当我们还年轻时,我们的选择也许会很多,也会单纯的多,至于对与错,这世间有些事情本来就是说不清楚的。

  2. 2. james - 2011年2月22日 20:16

    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方法论,做后悔的事情是人生不成熟的表现,我们谁没有做过后悔的事情呢?有些事情在后悔后,可以吃一堑,长一智,避免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我们不都是这么长大的吗?但关键是:有些事情已经无法回头,关键的选择体现了个人的胆识,修养,眼光,人际交往等等,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嫁人娶妻,尽量门当户对,别说我俗,通过婚姻做交易,必然有得到也有失去,别负担自己支付不起的东西;看清个人的本钱和底线;在这场游戏中,一佳失去了内心的平衡和幸福,是社会体制、家庭环境和个人欲望的结果,内因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该例子不属于高衙内式的强奸,属于诱奸;美女从青春期发育后,很多东西来的太容易,自然也就不会珍惜,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酱缸中很容易迷失自我;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在紧要处却只有几步,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道不如在“让子弹飞”中妓女县长夫人来的洒脱(也许是反抗后的无奈),县长是谁无所谓,只要是县长就可以,明码标价,君子坦荡荡,卖谁不一样,反衬出90年前的社会风尚,当婊子不立贞节牌坊,一日夫妻百日恩那!

    小说很给力!就到这里吧。

    回复:谢谢James您精彩深刻的评论,在十年前,一佳的选择也许还遭受一些人的唾弃,而如今这个社会,像她这样的女人太多了,而且成为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因为现在的社会衡量尺度只有钱和权。

  3. 3. 江水寒 - 2011年2月22日 20:35

    象一佳这样的女人社会上很多,哪有什么自我?表面上是幸福的,暗地里…… 写得越来越好了,加油。

  4. 4. 往事如烟 - 2011年2月23日 08:14

    入木三分!

  5. 5. 月河 - 2011年2月23日 10:24

    感谢水寒和如烟的鼓励,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

  6. 6. kangkang - 2011年2月23日 16:59

    very good!

  7. 7. 舞在枫林 - 2011年2月23日 22:49

    你的小说,不仅文笔好、可读性强,而且与现实生活贴的很近,是对生活的真实反映。很喜欢,加油!

  8. 8. 月河 - 2011年2月24日 13:58

    谢谢你,舞林,文采谈不上,不过故事是真的用心去写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