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25)

字体 -
标签:

(49) 冬雨辞职

     冬日的清晨总是笼罩在雾气之中,随着那一抹霞光,城市渐渐放亮,而那雾气也会越来越浓,夹杂着地气,夹杂着炊烟,也夹杂着人们苏醒的气息。鲜红的太阳升起后,那雾气也渐渐的散了,城市又恢复了她本来的模样,被白雪覆盖的世界,此刻也有了生机。      冬尔陪着母亲和姐姐,渡过了他一生中,最为艰难,最为痛苦的一个春节。这个寒假,冬尔也有机会和妈妈姐姐聊得更多一些,冬雨为冬尔思想的成熟与变化而吃惊,大学真的是人生的锤炼炉,冬尔显然成熟了很多,而父亲的葬礼也基本是由冬尔和他那帮同学张罗的。      送走了父亲,母亲便开始考虑冬雨的事,她知道冬雨工作的其实并不开心,而她又无能为力,当冬尔提出让冬雨辞职一事时,母亲竟然出乎意料的同意了,“冬雨,你弟弟说得对,不开心,就去南方吧,那里的机会更多一些,现在你爸没了,你更指望不上谁了。”      “姐,到北京去吧,我们还有个照应,那里什么样的小伙子没有,什么样的好工作没有。”      “冬雨,你要是想去就去吧,别管我,我其实也快到退休年龄,办完手续,我们一起去北京,我也可以在北京找工作,给人补习。”      看着一家人,冬雨的心里面暖暖的,只要能和家人在一起,其实到哪里都一样,多苦多艰难她都不会在乎。      当于庆丰看到冬雨手里的辞职信时,他低头沉默不语。冬雨是鼓足了勇气写下的辞职信,是啊,她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她的父亲走了,一佳也嫁人了,现在在车间里,只有她一人。      这个支配过她命运的人,今天冬雨要在他的面前告诉他,她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冬雨,如果我不同意你辞职,你愿意留下来吗?” 沉默多时的于庆丰终于开口了,冬雨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眼前的冷血主任为什么要拒绝她?难道还没有折磨够她吗?难道还要支配她的命运吗?难道要至她于死地吗?      冬雨瞪着眼睛,有些激动地看着于庆丰,“您为什么不同意?”      于庆丰又低下头,摆弄着那封辞职信,“冬雨啊,我了解你的心情,我也知道你现在很难,不过我知道你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你真的甘心就这么离开这里吗?”      “甘心?主任,您觉得我会甘心吗?正因为我不甘心在这里荒废我的知识,所有我才决定走的。”      “好,有这句话就好!” 于庆丰抬起头来,看着冬雨,“冬雨,把辞职信拿回去,再干几个月。”      冬雨一头的雾水,“再干几个月,您到底什么意思啊?几个月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吗?”      看着冬雨迷惑的样子,于庆丰站了起来,把手中的辞职信递给冬雨,“冬雨,再干几个月,最多半年,那时,你要说走,我决不拦你!我保证!”       冬雨犹豫地接过辞职信,她不知所措,于庆丰的态度和语气非常的诚恳,从他那自信的眼神,冬雨似乎看到那一丝的希望,或者是一丝的讯息,这个站在她面前的主任,曾经而且一直支配她命运的人,同样也可以支配她未来的命运,可那未来的命运是什么呢?冬雨忽然好奇起来,她决定留下来,与其这么不甘心的走,不如听主任的,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50) 尚厂长的麻烦

      对于很多人来说,生活便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自己,在工厂里的日子,更像是个拉磨的驴子,一成不变地转着,对于现在这份工作,冬雨就是这么理解的, 电厂是一份香饽饽,本本分分地听从领导,平平安安的过小日子,这辈子就应该知足了,这也是老班长方明达语重心长的叮嘱。      遗憾的是,冬雨听不进去,她每一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她不能和这些人一样,在自己刚刚二十岁时便开始混日子,有时,冬雨也会偷偷拿些英文书看,一旁的高金峰看到便问,“冬雨,学英文啊?好同志。” “不是,随便看着玩儿的。” 冬雨不好意思的把书收起来,她知道上班时间是不允许看这样的书的。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转眼寒冬过去,人们的心似乎也像久久被冰冻似的放松了许多,大喇叭孙宽也从瞌睡状态苏醒过来,班里面又恢复往日的热闹。      这一日,冬雨刚刚和师哥操作回来,便看到大喇叭和方明达情绪激动地聊着,一旁的高金峰也竖着耳朵听着,“老孙,又有什么小道消息啊?” 一旁的师哥问着。       大喇叭一听,情绪更加激动,“来来来,我跟你们发布一个重大消息。” 说着他拿起大茶缸,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水。       “我刚从科室听到了,咱们厂长被纪检的人带走了。”       “真的假的啊,可别是诽谤人家啊?” 一旁的班长将信将疑。       “哎呀,我向毛主席保证,千真万确,我小舅子是门卫保卫科,谁进来谁出去,他第一个知道,刚刚带走没有半个小时。”      “让纪检的带走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高金峰一边拿出一只烟,一边嘀咕着。      冬雨还是不太敢相信,尚厂长能有什么事啊?“也许是为了调查别人吧?不会有什么事吧。”她补充着。      孙宽一听,瞪大了眼睛,“小姑娘,人家把你打到十八层地狱,你还说人家没事,我才不信呢,十有八九是腐败了。”      方班长在一旁也搭讪着,“唉,又一个贪官诞生了,纪检的人又不是吃干饭的,他们带走的人,肯定都是有真凭实据的,现在的当官的,一抓一个准儿,有几个是干净的。”       看着师傅们你一句,我一句,冷嘲热讽,冬雨心里不是个滋味,毕竟厂长是她同学尚葵的父亲,尚葵知道这事儿后,该怎么去面对啊?还有尚夫人,最好是一场虚惊。       尚世忠是在刚刚开过早会后,被几个纪检委的人带走的,从办公室到科室,很多人目睹了这一切,而当纪检的车走后,电厂一下子炸了锅,平日不管政事的书记,也出来开了个紧急会议,希望把事情控制到最小范围。      可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惊人的消息就像是原子弹爆炸了似的,一下子波及了整个电厂,当然也包括厂长的夫人和女儿。       吴彩云是从连跑带颠的劳资处长那里得到的消息,她一下子就晕了过去,旁边的人急忙通知还在现场的尚葵。尚葵听到消息后更是五雷轰顶,她不敢去相信,一定是搞错了,父亲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她的父亲绝对不会有问题。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jane12345jane - 2011年2月24日 16:00

    妙笔生花,且读且叹

    回复:谢谢你,Jane.

  2. 2. james - 2011年2月24日 20:19

    冬雨,一佳,尚葵应该是8964之后毕业的,那时好多大学生到基层,并受到秘密组织的监控,然后就很少有出头之日。喉舌就开始妖魔化大学生,喉舌开始指导拜金和拜权力,并开始进行住房、医疗、教育改革,当然改革是朝着统治阶级的方向进行;统治阶级开始内部清洗并统一思想,社会开始分层并且阶层固化,逐渐的,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越来越POPULAR, 普通人群失去希望,一部分人开始全球移民。无论如何,8964确实是中国社会的转折点。

    回复:您已经把小说上升到政治高度,我真是不敢当,不过个人奋斗和历史环境是分不开的。

  3. 3. 大雪 - 2011年2月24日 20:46

    今天上来的早, 就盼着能立即看到连载. 还真立即看到了. 谢谢:) 辛苦了!

    回复:谢谢您的跟读,让我很感动。

  4. 4. 江水寒 - 2011年2月25日 00:58

    原来写的故事,只注重交代人物,现在有景有物,有人的思想,最后还搞悬念,很不错,把本来单调的叙述文变成吸引人的纪实小说,看得出非常用心地写。 现在写手越来越多,我只有看的份,看得眼花撩乱的,忘了怎么写了。

    回复:谢谢水寒的鼓励,还要向你多学习,不过你的文采我可能是学不来了。故事前半部分写得太快了,不免忽略了文笔以及情节上生动的安排,而且前半部分本身就是要渲染一种很压抑沉闷的气氛,来烘托主人公在满怀抱负地走向社会后,受到的打压,就象深圳富士康的自杀,我很理解他们,因为他们真的承受很大的压力。故事到这里应该开始进入高潮了,沉闷的气氛也将在接连发生的事情后被打破。。。

  5. 5. 加国无为 - 2011年2月25日 03:13

    冬雨想要走,就应该早点走,以前我自己也这么被领导“骗”过,但是我是果断的走了。尚厂长肯定有麻烦了,那样的话,尚葵是不是也会有麻烦了,墙倒众人推啊,世态炎凉,人走茶凉。。。

    回复:有的时候,抉择是最为重要的,我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总要去选择,谁都不知道前途如何,所谓吃一欠,长一志,我个人认为信任最为重要,如果那位领导平时是一个可信的人,就应该相信他,反之,那就没有什么必要。冬雨总体性格应该说很温和听话,所以性格选择她留了下来,才有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很多当姐姐的可能都这样吧?

  6. 6. 往事如烟 - 2011年2月25日 08:30

    真把人看进去了.

    回复:谢谢如烟,我觉得后面越来越有意思,我现在整天写得非常兴奋。

  7. 7. 莽牛 - 2011年2月25日 10:52

    月河的文笔精炼,只这两章就反映了一代人的生活,融入了很多社会现实,欣赏!

    回复:谢谢莽牛的鼓励,您说到点子上了,写这个故事,其实不仅仅单纯写三个女人的小爱情,更想把社会的大环境映射进来。不过第一次写长篇,还没有老道到让读者从现象看到本质的高度。

  8. 8. Next - 2011年2月25日 17:36

    I am waiting…

  9. 9. CXZ - 2011年2月25日 20:09

    与江水寒同感,读起来像纪实小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