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26)

字体 -
标签:

(51) 天有不测风云

      这几日尚葵的心情一直很糟糕,先是任宏伟突然说家里有急事儿,要回去呆一周,让尚葵不用担心,一周后他便回来。尚葵也没太在意,可是当她再次拨打任宏伟的手机时,任宏伟竟然不接电话。

     恼羞成怒的尚葵,又往任宏伟的老家打电话,令她震惊的是,任宏伟根本就没回老家,他的父母也不知道他在哪?尚葵一下子就懵了,任宏伟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坏运气似乎总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来,任宏伟还没有找到,尚葵的父亲又出了事,而且是天大的事,尚葵有些不知所措,她想这也许只是一场恶梦,而当她面对躺在病床前的母亲时,她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尚葵不得不强忍着去照顾她的母亲,母亲被送到医院抢救,还好没什么大事,醒过来后的吴彩云便开始哭哭啼啼,这让尚葵看着很心烦。

    “妈,你哭什么啊?咱们有事办事,我们现在该去找谁问问,我爸被带到哪去了?”

    吴彩云一边哭,一边摇着头,“孩子啊,谁也不知道啊,我们可怎么办啊?”

    “让厂子出面问问,或者去问问省局的领导,他们也许能打听到消息。”

    吴彩云一听,止住了哭声,她急忙拨通了手机。

    几个电话后,吴彩云愣愣地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尚葵关切地问,“怎么样啊?”

    “省局的领导已经听说了,上面和他们打了招呼,说你爸有问题。”

    “有问题?什么问题啊?严不严重啊?”

    “不知道,现在是让他自己交待。” 吴彩云又一次捂着脸哭起来。

    “那可不可以见一下啊?”

    吴彩云失神地摇着头,“谁都不能见。”

    晚上,尚葵陪着母亲从医院回到家里,她已经是疲惫不堪。这是一个长长的不眠之夜,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踩空了一把梯子,从那高高的建筑物上坠落下来,一直在 坠,无论她喊还是叫,都无济于事,直到突然看到了父亲,他在向她摆手,向她微笑,那影象越来越远,渐渐地消失了,接着她又开始往下坠,直到她在梦中惊醒。 这一夜,尚葵就这样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每一次都能看到微笑的父亲,这让她不寒而栗,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涌上心头。

    就这样,尚葵和母亲煎熬了整整五天五夜,没有有关父亲的任何消息,她们所知道的只有尚世忠被关在一间宾馆里,谁也不能探视,家属如有知情,应立即举报自首。

    尚葵的心里越来越没底,她的坚信此时也动摇了,这么多天,父亲一定是有问题的,尚葵问过母亲,可是她什么都不说,这么大的事,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妈,你告诉我,我爸到底有没有问题?”

    尚夫人心虚地看着女儿,“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事。”

    “我爸拿了电厂的钱?”

    尚夫人摇摇头。

    “那是拿了外面什么人的钱?”

    尚夫人沉默了,尚葵急了,“真的拿了什么人的钱?”

(52) 噩耗

     尚夫人看着尚葵,心虚地接着说,“就是过年的时候,有个矿山的女人来过咱们家,给我一个信封,说是感谢你爸,我就拿了,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不知道和这事有关系没?”

    “妈,你怎么这么糊涂啊?那信封你给我爸了吗?”

    “给了,他根本就没看,让我还回去,说不能拿。”

    “那你还了没?”

    “我,我没还,我还给谁啊?我都不知道送信封的那个女人叫什么?”

    “妈,你好糊涂啊,那信封在哪?”

    “好像是一张卡,里面可能有点儿钱,也没什么的。”

    “那卡在哪儿呢?”

    吴彩云把那个信封又一次找出来,里面有一张银行卡,上面写着尚厂长的名字,还有密码。

    第二天,尚葵和母亲来到银行的存款机上,当尚葵敲出密码后,两个人都惊呆了,那个银行账户上的天文数字,和尚世忠的名字,历历在目,而这个账户此时已经被银行冻结了。

    “妈,你这不是要我爸的命吗!”

    尚夫人傻傻地站在一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肯定是这钱害了我爸,现在银行已经把钱冻结了,说明他们已经知道一切了。”

    “天啊,是我害了你爸啊,我怎么这么贪心啊。” 吴彩云说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尚葵费了好大的力气,搀扶着母亲回到家里,在家门口,她们却意外地见到一群早给等候多时的人们。四个陌生人和他们的电厂书记,其中一位还穿着警服,书记一脸沉重地说,“彩云啊,这几位是纪检的同志和公安局的同志,我们想和你们谈谈。”

    母女两人胆怯地领着几个人进了屋子,看来事情真的是不妙了,这一定是来审查她们来了。

    书记进屋后,并没有坐下,他很沉重地对吴彩云说,“彩云,你也在电厂干了这么多年,也是我党的老同志了,希望你能坚强面对现在的事情啊。”

    母女两人看着书记,没能领会。

    书记低下头,从包里拿出一张纸,低低地说:“今早三点半,尚世忠同志不幸从宾馆坠楼,送医院后医治无效。。。”

    吴彩云和尚葵还是没有能够反应过来,坠楼?医治无效?这说的是谁啊?尚葵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这不是真的,是她做的梦,她一把抢过那张刺眼的白纸条,仔细的看着,那是一张医院的死亡通知书,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尚世忠。

    母女二人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呆了,谁都说不出话来,吴彩云在用力喘息着,尚葵上前一把抓住母亲,掐住她的人中,老太太的这口气才算上来,吴彩云捂着脸,失声地痛哭起来。

    书记又从提包里,拿出一张纸,“这是老尚临走前写的。”

    两人颤抖着接过纸条,上面只有几个字,“葵儿,照顾好你妈妈。”

    。。。

    纪检委和公安的人通报了尚世忠的问题,有人举报尚世忠受贿,已经有银行方面的证据以及行贿人的指控,尚世忠在审查期间拒不交待这笔钱的来历,并未遂自杀,此案已经无法再继续,他们也将结案,不再追究家属的责任。

    当母女两人来到停尸房,看到已经撒手人寰的尚世忠时,两个人一下子都崩溃了,几日不见,竟然阴阳分隔,这是何等的打击,吴彩云顿足捶胸,不住地喊着,“老尚,我害了你,我害了你。”

    尚葵看着父亲,她还是不敢去相信,父亲为什么这么傻,有什么事会去死,她太了解父亲了,一个高傲的知识分子,面对这样的凌辱,他是会去用死来抗争的。

    尚葵恨她的母亲,是母亲断送了父亲,可是这已经成为事实,她现在能做的只是去安慰和照顾她的母亲,她不能再失去她的母亲了。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大雪 - 2011年2月27日 13:01

    唉, 母亲如此之糊涂, 父亲如此之草率. 毁了这个家. 为了老婆孩子也得把事情搞清楚再说呀!这是真事吗?

    回复:很多人想一世清廉,可是那些行贿的人是无孔不入的,他们也会在你最为薄弱的环节中击倒你,让你就范,这就是规则,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人就是这样被拉下马的。

  2. 2. 加国无为 - 2011年2月27日 14:06

    看起来像个阴谋,尚葵的妈好糊涂,收礼也只收现金,收银行卡干嘛,这不是把手给别人咬。

    回复:无为挺有经验的,收礼只收现金?Cash Only!

  3. 3. 往事如烟 - 2011年2月27日 14:55

    90年代前期, 这样的事情还不多. 尚属典型的老知识分子, 只可惜一念之间, 天人两隔. 又想起一句话: 妻贤夫祸少.

    回复:是啊,我一直无法体会趾高气扬的花着不干净钱的人的心里。

  4. 4. 江水寒 - 2011年2月28日 00:51

    尚葵的父亲死得冤啊,不过他应该把事情搞清楚,就这么死了,死得不清不楚的。

    回复:恐怕换了谁都不会甘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