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28)

字体 -
标签:

(55) 雪上加霜

      自从父亲被带走后,尚葵几乎每晚在做同样的梦,梦中她从高高的大楼上跌落下来,无助的跌落着,任凭她如何挣扎,还是无济于事,每次她都会被这恶梦惊醒,她明白,自己的命运也会随着父亲的逝而跌入低谷,她此时多么的想任宏伟,多么的需要他的支持和呵护,只有躲在他的怀里,这一切才能结束,她的心才能平静下来。      回到现实的尚葵,也真正的体会到了世态炎凉,平日那些殷勤对待她的人,此时都躲得远远的,就像遇上了一个瘟疫患者一样,人们在她背后故意的讥笑和嘲讽,让尚葵真的有死的念头。      她也明显地感觉到处长王万山并不像以往那么客气,而且还把很脏很累的盘煤工作交给她。      电厂的盘煤工作是由燃料部、计划部和生产部各派一名专工共同完成,顾名思义是盘点电厂煤的库存,从而计算各种指标预算。      盘煤的工作又脏又累,多半是由男专工完成,尚葵没有说什么,她已经没有资格再拒绝什么,要求什么了,倔强的尚葵强忍着心中的苦涩和泪水,穿上工作服,拿起手电筒,和另外两位男同志一起走向煤厂。      煤厂的面积很大,他们一座煤山接着一座煤山走着,一直走到了尽头,接着又开始爬输煤皮带,输煤皮带是从地面一直输送到高高的锅炉顶部,最后又要从十几层楼高的输煤间旋转梯子上一个一个台阶地走到地面。      已经是筋疲力尽的尚葵,走在那只有半支脚宽的铁梯上,她的腿在不停的颤抖,前面的两个专工已经轰隆隆地走到下面很远的地方,只留下尚葵一个人,顺着梯子往下摸,眼睛不敢往下看,那下面就像是深渊一样可怕,深不见底。她几次险些滚落下去,这更让她魂飞丧胆,她心里不停的说,就要到了,就要到了。       三十多层的梯子,尚葵不知道是花了多长的时间,当她的脚落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垮了下来,重重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一旁的专工关切地问着,“尚葵,行不行啊?不然我们和你们部长反映一下,下回让别人来。”      倔强的尚葵只甩出一句,“没事,下回就好了。”      看着满脸煤灰,满身汗水的尚葵,郝峰有些看不过去了,“我跟处长说说,下回派被人去吧,这不是女人干的活。”      “郝处长,谢谢你的好意,我没事,下回还去,锻炼身体。”      尚葵的心里面其实充满了委屈,她知道她再没有什么特权了,以后的生活就会是这个样子的,她能够承受,而且她必须去承受。      疲惫的尚葵,无精打采的回到家中,母亲已经向厂里打了退休报告,十有八九会很快批下来,想想可怜的母亲,尚葵的心如刀割。       一进门,一大桌子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尚葵有些吃惊,母亲怎么这么勤快,她抬头一看,任宏伟正站在她的眼前,所有的怨恨,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悲伤,此时像潮水一般,一起涌了出来,尚葵上前紧紧地抱住任宏伟,失声地痛苦起来。       任宏伟紧紧地抱着尚葵,他的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尚葵都是我不好,没能陪在你身边。”       尚葵一边哭着,一边用力的捶打着任宏伟,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念他、依赖他、信任他,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能够保护自己,呵护自己。       任宏伟回来,带来了广东电厂的任职令,“尚葵,我听你的,你要是让我留下,我就把这调令撕了。”       “还是走吧,葵葵在电厂也不好干了,不如一起去广东。” 一旁的吴彩云说着,她太了解尚葵的性格了,倔强的她肯定承受不了那巨大的压力。       “我不想走,至少现在不走,我爸的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查出真相。”       “是啊,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支持你尚葵。” 任宏伟信任地说。       “妈,你还记得那个给你送信封的女人吗?” 。。。 (56) 新厂长任命

      尚世忠出事后,更多的人关心的是电厂厂长的位置由谁来坐,生产副厂长也到了退休的年龄,此番很有可能提拔两位厂长,人们猜测着,评论着,赌着,有不少人认为会从外面调领导来,这样的先例也不是没有。       对于一些人来说,此时更像是一场暗战,有本事有门子的,恐怕都要用上了,看到班里的师傅们就像在猜世界杯一样猜测着下任领导,冬雨觉得很好笑,谁来做这个厂长和她的关系都不大了,原本可以指望尚葵这层关系,可是现在她什么关系都没了,冬雨满脑子里想的就是走人。      在全电厂职工的期盼下,省局最终下达了任命,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发电厂的新一任厂长竟然是他们的车间主任于庆丰, 生产部的王万山则被提为生产副厂长,郝峰提升为生产部正处长。      这一消息让班里的师傅们无语了,他们平日里是没少说于庆丰的坏话,有时甚至被于庆丰听到,现在人家产房传喜讯-生了,新仇旧恨不得一起算啊?老孙耷拉着大脑袋,叹着气,“咱们主任还挺有道的,没想到啊,驴主任变成了驴厂长,呵呵,不好受的人更多喽。”      冬雨却似乎觉得此事在情理之中,她忽然想到不久前辞职时,于庆丰曾经暗示她的话,那时生产副厂长很快就要退休了,而于庆丰明明话里有话,也许他早就为当副厂长使着劲儿,只是没有想到尚世忠又突然出事了,冬雨越发的觉得于庆丰是个高不可测的人,他有才识,有魄力,也有根基,委任于他,对于电厂来说无疑是件好事,而对她冬雨,也许会有点希望,冬雨的心里莫名的迸发出一丝的喜悦。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历史上的江山都是轮流坐的,小小的发电厂也不例外,所有人都清醒地意识到,旧的一页已经过去了,这里将重新洗牌,对于一些人,这意味着结束,而对另外一些人,这意味着他们新机遇的开始。      于庆丰不负所望,在他走马上任不久,便在电厂里大刀阔斧地实行改革,人事方面,全面实行岗位招聘考核制度,对于不称职的干部,免职或降职,新岗位将向全场所有职工公开招聘。      这一消息震惊了全场,有人欢喜,有人忧愁,车间里压得透不过气的大学生们奔走相告,他们盼星星盼月亮,不就是等着这一天吗,很多人更是擦拳磨掌,跃跃欲试。      不久公开招聘的岗位便张贴出来,整整贴了一面墙,下了班的职工们都涌向厂门口的告示栏前,张望着,私语着。冬雨知道,这也可能是于庆丰给她的一次机会,她一定要把握住。      可是看过所有招聘的岗位后,冬雨却泻了气,好像没有什么是适合她做的,什么车间主任、技术员、专工、值长、班长等等,这些都是男人们的工作,而且并不是她学的电气专业,只有一个办公室秘书岗位,还可以去试一试,但是她又不是文科出身,又如何去聘呢?冬雨开始自责起来,她曾经很自信,以为自己能胜任很多事情,可是机遇来临时,她却发现,自己其实要学的东西有很多很多。      “冬雨,别管那么多,那文秘不是只说大学毕业,没说非得是文科,去试试,也许就有机会。” 母亲鼓励的话语再次激励着冬雨。无论如何,这是冬雨离开电厂前的最后一拼。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好文 - 2011年3月2日 15:03

    Thanks.

    回复:感谢你,细心的读者。

  2. 2. james - 2011年3月2日 17:38

    故事写的很好,也留下了伏笔。于庆丰之前和冬雨说的话,联系到送信封的女人,省局的定调,一定是省局之内的人事斗争和电厂内的斗争相互关联着,正如某个死后把骨灰撒到大海里的说的一样,这是国际大环境和国内小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但尚世忠好歹也在电厂那么多年,竟没有一点亲信,致使尚奎母子落魄如此,不好理解;另外,该场斗争是否会影响到一佳的命运,因为一佳是省局公子的亲属。

    回复:在大环境变化的洪流中,没有人会幸免。

  3. 3. 往事如烟 - 2011年3月2日 18:33

    尚葵不愧是尚葵, 可还是走为上. 任宏伟太难得, 简直完美. 机关文秘就是冬雨的, 其实是个重要岗位, 能学到很多东西.

    回复:冬雨的优点在于她的韧劲儿,所以她选择留下来一拼;尚葵则更具闯劲儿,心高气傲,天不怕地不怕, 这也注定她今后的命运。

  4. 4. 加国无为 - 2011年3月2日 18:46

    历史证明去南方会有更多的机遇,当然尚葵应该走,冬雨也应该走。。。

    回复:是啊,不走就没有第二部了。

  5. 5. 大雪 - 2011年3月2日 21:52

    曾经想过是不是于庆丰诬陷尚厂长. 不然他怎么知道6个月之内有变动?

    回复:很好的设想,我怎么没想到,不过于庆丰应该是代表着新生代领导,文中暗示当时于庆丰是为竞选副厂长而努力。

  6. 6. 淋湿的风 - 2011年3月2日 22:43

    楼主要勤更新呀,,我每天都上这来,就是想多看,谢谢。

    回复:谢谢您的鼓励,我尽量保证两天更新,这基本是一天至少一千字的速度,对我来说,已经够快的了。

  7. 7. 江水寒 - 2011年3月3日 01:35

    查出是谁送的银行卡有什么用呢?行贿跟受贿是同等罪,查出来了也翻不了案,因为尚夫人收了卡,没上交,这是事实。 放弃自己的前途去做些无意义的事,不值得。

  8. 8. lily - 2011年3月4日 16:18

    很吸引人,期待后面的快出

  9. 9. 月河 - 2011年3月4日 18:53

    对不起,忙了一天刚回家,已经更新了,祝朋友们周末快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