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29)

字体 -
标签:

(57) 很像父亲的文海

      人们总是期待春暖花开的季节,积雪交融,冰封的江水开始流动,人的心也随之变暖。北方的春天常常伴着春风,结结实实地吹过整座城市,吹过每一位行走匆匆的人的脸,带着浓重的春的气息,似乎在告诉人们它那强悍的力量,驱赶寒冬的力量。

      每天冬雨会有更多自己的时间,下了夜班她也会到街上逛一逛,她的心情轻松了不少,回家的路还是那条,路旁的垂柳不知不觉已经开始发芽,邻街施工的地点离她们的房子越来越近了,也许不久的将来,她们这里真的也要搬迁了,可惜父亲没能看到这一天。

      父亲去世后,文海来看过母亲几次,不巧的是,几次都没有碰到冬雨,母亲有些心急了,她真的是看好文质彬彬的文海,于是便当着文海的面把事情挑明,文海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让母亲甚为欢心。

        对于文海,冬雨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他是个好大夫,也是一个好人,冬雨没有任何理由再去拒绝母亲的好意了。

      这是和文海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约会,在碧波荡漾的江畔,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出现在约会的地点。沿着长长的江堤他们漫步着,这个城市的恋人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更好的去处,那一对对情侣,温情脉脉,走过他们身旁,时而传来嬉笑声,引来无数人羡慕的一瞥。

      冬雨被这一切陶醉了,她望着远远的江水,感受着春天的气息,而身旁的文海,正全神地看着冬雨,这个清秀的女孩,这个饱经痛苦的女孩,这个骨子里很坚强的女孩。

      此刻冬雨转过身来,暖暖的江风已吹乱了她的头发,她颈前的丝巾不由地飞到脸颊上,文海似乎有些看傻了。

      拖下白大褂的文海,很有点大学教授的味道,从小到大,冬雨对医生的概念都很模糊,在她的想象中,大夫都是提着血淋淋手术刀的冷血动物,没有感情,可眼前的文海温文尔雅,有条不紊,他更像自己的父亲,让人很亲切,很踏实,这样的男士真的是久未了,对于已经习惯了电厂里的那些邋遢的拼命三郎的来说,冬雨似乎有些不太适应了。

     文海很坦承,也很健谈,他很喜欢讲医院里面的一些事,病人的事,虽然冬雨有些听不懂,可是她很开心。而轮到她讲电厂的事时,冬雨沉默了,她有什么好说的,说自己当工人当得很开心?还是自己有过什么惊人的业绩,她什么也没有。

     “我没什么经历,在电厂里也挺无聊的。”

     “听你妈妈说你工作不太开心,还想辞职?”

     “是有这个念头。” 冬雨恨母亲怎么什么都说,对面这个大夫可能知道的不仅仅这些。

      文海还是那副耐心的样子,“不开心就想办法换工作,北方的机会要少一些,到南方会有很多机会。”

      “你也这么想?”

     “当然。” 文海自信的说。“其实我在北京工作一段,后来觉得压力太大,就考博回来,工作一段后觉得北方的环境太保守,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辞职,到南方去做生意。”

     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很守旧却很有思想的大夫,冬雨佩服不已,年轻人就应该出去闯荡,父亲已经不在了,她没有任何理由停滞不前,她应该迈开自己的脚步,向着自己的幸福,向着自己的未来,去努力。 (58) 竞聘

      对于厂里面的竞聘,冬雨突然失去了兴趣,她意识到自己在电厂里面恐怕真的没有什么前途了,在大学里她学的是设计,可是在电厂里并没有任何设计的工作,此次去应聘,适合她去的只有办公室的文秘,这算是一份什么工作呢?冬雨心里想着,还要求什么大学学历,小小的文秘高中毕业就完全可以胜任,没什么高难度,而其他的岗位,很明显冬雨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冬雨还是很充分地准备了面试,厂里的女大学生是凤毛麟角,而且没有一个真正文科出身的,所以来应聘的人也不多,面试的有办公室的主任、劳资处长、组织部的部长,还有厂书记,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冬雨拿出在舞台上唱歌的架式,并很好的发挥,面试过后,书记来了一句,“冬雨,原来听你歌唱得好,今天没想到说的比唱的还好。”

      面试很轻松地结束了,可冬雨不知道为什么,反倒紧张起来,她甚至茶不思饭不想,虽然冬雨在心里一万遍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没聘上就走人,可是她的另一半却又是那么强烈的希望她得到,就这样,冬雨被折磨了整整一周。

      这个周一将公布所有应聘职位的结果,而冬雨却赶上下夜班,她只有第二天才能看到结果,下班时老孙问了冬雨一句,“冬雨,你送礼了没?”

      “送礼?给谁送啊?不是公开竞聘吗?”

      “给于庆丰啊,你真以为这竞聘是靠真本事啊,不送礼,人家才不会考虑你呢!”

      冬雨一听,整个心都凉了,送礼,应聘的结果要由厂委会决定,那么多人,她送谁啊?她并没有意识到最后的决定权在于庆丰那里,而且于庆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冬雨并不了解。

      看着满嘴起泡的女儿,母亲很心痛,她尽量去安慰心爱的女儿,“冬雨,还没看到结果,先别泄气,以后没准儿有更好的机会。”

      冬雨的心里却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电厂本来就是个水深火热的地方,她没钱没势的,想要出人头地,哪有那么容易,还是别异想天开了。

      第二天,冬雨是下午班,她迫不及待地来到厂门口的告示栏,竞聘的结果醒目地贴在上面,可是从头看到尾,冬雨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也没有看到文秘的岗位最终定给了谁?冬雨有一种很糟糕的预感,肯定是没戏了。

      冬雨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没精打采地来到车间,换好工作服,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师傅们在和她打着招呼,没有任何异常,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冬雨一边巡视着设备,一边想着,她的眼泪又一次委屈地流下来。

      当冬雨红着眼睛回到主控制室时,她看到了马德主任,他正和值长高金峰热聊着,见到冬雨,老马大声叫着,“冬雨,来来来,恭喜你,今天是你最后一个班,明天到厂部报到!” 。。。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jane12345jane - 2011年3月4日 22:08

    虽然知道冬雨会当秘书,可是你不写出来,还是不敢高兴太早

    回复:好像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好事多磨。

  2. 2. 江水寒 - 2011年3月5日 01:59

    在中国,办公室比车间好多了,钱多活也轻松。

    回复:那当然,要么为啥都往科室挤,现在的公务员更是香饽饽。

  3. 3. 加国无为 - 2011年3月5日 14:57

    冬雨的真命天子到底是谁呢,看来还没有出现。。。

    想起以前,厂部要俺去人事部,俺说不去,那副厂长很惊讶,他那里知道,俺准备辞去工作,要去香港在武汉的外资企业呢?

    回复:没想到无为当年还炒老板的鱿鱼啊,可敬!

  4. 4. 往事如烟 - 2011年3月5日 18:12

    冬雨如愿以偿. 福兮祸兮?

    回复:是福是祸,恐怕换了谁都要去接受。

  5. 5. 莽牛 - 2011年3月5日 22:11

    竞聘结果的告示栏没有冬雨,这又暗示了什么吗?等待下文。

    回复:其实我们在做很多事情时都可能是这样,得到的过程很艰辛,而当小小的成功来临时,我们又不敢相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