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2)

字体 -
标签:

(63) 酒不醉人人自醉

     果不其然,这是为了犒劳生产部这一周技术改造工作顺利完成的庆功宴,一桌子大男人,一人一大杯白的,冬雨的眼前也放了一杯,冬雨咽了口唾沫,看看厂长,又看看郝峰,“我不会喝酒。”       “骗谁啊?大学生哪有不会的。”一位专工笑嘻嘻地看着冬雨。       于庆丰见冬雨为难的样子,连忙解围道:“对,冬雨不会,喝点啤酒?或者饮料?”       “冬雨,你不会喝酒?喝点啤酒没事吧?” 郝峰故意装糊涂问着。       “啥酒也不会,我就来点儿可乐吧。” 冬雨一边说一边傻笑着。       本以为可以过关,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锅炉的车间主任来了一句:“东北姑娘哪有不会喝酒的,冬雨,来一杯啤酒,至少要敬咱们厂长一杯啊?”       冬雨看着那主任,又看了看厂长,她的确应该敬于庆丰一杯,旁边坐着的郝峰踩了她一下,冬雨明白,郝峰并不想让她开这个口,可是实在的冬雨还是一口答应了,“好,那我就喝一杯,于厂长,敬您一杯。”       当冬雨一饮而尽后,她才明白郝峰为什么要暗示她,那位主任此时又来了一句,“好样的冬雨,敬完厂长,该敬郝处长一杯吧,人家现在暂时可是你的领导了。”       郝峰急忙挺身:“不用不用,我就免了吧!”       那主任笑呵呵地说:“免了可不成,这次改造郝处长功不可没,对吧,冬雨,你不喝就是瞧不起郝处长。”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冬雨只后悔不该和郝峰来,她此刻是多么想念一佳啊,要是一佳在场,这一桌子人她都能报销了,可是冬雨自己的酒量,真的是不怎么样。       此时正在兴头上的于庆丰答话了,“冬雨,要是能喝,就陪郝峰喝一个吧。” 。。。       冬雨恨自己关键时刻不坚持原则,她并不介意和郝峰再喝一杯,相反和郝峰捧杯那一瞬间,冬雨油然产生一种非常惶恐的感觉,她连看都不敢看郝峰,只是一饮而尽。       两大杯啤酒后,冬雨的脸红润起来,接下来又是几轮轰炸,虽然没有再一对一挑,可是一会儿一个名堂的举杯,让冬雨傻乎乎又陪进去几杯,没有吃过东西的她,很快便有些飘飘欲仙了。       冬雨没有想到,自己被糊里糊涂地灌醉了,她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于厂长说:“郝峰,把冬雨安全送回家,出问题我要你脑袋!”       一摇一摆,冬雨虽然意识很清醒,可是她不知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郝峰一只手要来搀扶她,冬雨一把甩开,“别碰我,我能走。”       郝峰没说什么,静静地跟着她走出酒店,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一阵阵清风吹过,冬雨的酒劲有些过了,她恶狠狠的看着身边的郝峰,“都怨你,带我来喝酒,我根本就不想来,这回我可献丑了。”      “是厂长请你来的,我又没让你喝,我踩你脚你都不理,还傻乎乎喝,没想到你的酒量还真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根本没吃东西就喝了一肚子酒,当然不好受。”      “那你是还能喝了,要不咱们再吃点东西,接着喝?”      看着嘻皮笑脸的郝峰,冬雨真有些气急败坏,“一辈子你都别想!”     "那不可能,我们肯定还会有机会喝的。"郝峰边走边说着,"冬雨,我觉得咱俩挺投脾气的,你要是个男的,我肯定认你当老弟!"     "谁和你投脾气啊?谁要当你老弟老妹的,你还是少来烦我!"。。。 (64) 姐妹聚会

      周六冬雨原本说好和文海一起看电影,她和文海已经约会了几次,文海更像是一位大哥哥,他比冬雨要大上五岁,加上老成的相貌,使他看上去更像三十岁的人。冬雨并不介意这个,她的心里对文海充满了渴望,和文海在一起,她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太苦了,她太渴望爱情,渴望呵护,渴望属于她自己的宁静港湾,而看到文海,她坚信,文海会给她这一切。       早上醒来,冬雨的头剧烈地痛着,她不得不打电话给文海,取消了电影,文海诊断不出冬雨的病因,又很想来看她,冬雨婉言回绝了,她也没敢提昨晚喝酒的事。             想到昨晚,冬雨又一次想到郝峰,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去想他,而且会有意无意地用他和文海比较,郝峰是个很实在的人,他对自己只不过是向对待一个哥们儿一样,仅此而已,是她自己自作多情,想到这,冬雨有一种犯罪的感觉,老天爷,不要再捉弄我了,冬雨闭上眼睛,在心里祈祷着。      周日,尚葵约两个姐妹一起吃饭,经历了父亲的苦痛后,尚葵整个人都变了,曾经的盛气凌人、不可一世,早已不见踪影,从她那憔悴的面容可以看出,她每天都在承受巨大的压力,而令人欣慰的是,任宏伟一直不离不弃守在她的身旁。       唯一佳一身的珠光宝气,用她那带着明晃晃钻戒的手,翻看着菜谱,娴熟地点着菜,然后又用餐巾纸擦了擦她的烈焰红唇,“该你们俩点了!”       冬雨傻傻地看着星味儿十足的一佳,“一佳,这钻戒多少克拉的,晃死我了。”       一佳美滋滋地说着,“这还叫大啊,一小般吧,商店里比我这个大的有的是。”      "看来我们的一佳婚后生活很幸福啊!你就别不知足了。"       一佳又一次摆弄着那大戒指,扶了扶她额头上的大波浪,"还行吧,不就是结婚过日子吗。"      "他对你好吗?"尚葵在一旁尖锐地问道。      "好不好?尚葵,等你和任宏伟结婚后你就知道了,男人都那样,无论爱不爱,结了婚,就不再把你当回事儿了,自己找乐吧。"       听了一佳的这番话,冬雨和尚葵都无语了,她们没有结婚的经历,更不知道一佳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拥有了很多,可是她到底幸福吗?       看着若有所思的冬雨和尚葵,一佳把话题一转,“冬雨,现在我们三个里,你是最得宠了,听说于厂长很器重你。"      "一佳,你别说的那么难听,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而已。"       “工作?我可听说你现在是厂长的红人,风光的很啊。”       看着眼前的两位昔日的姐妹,尚葵忍不住又一次落泪,冬雨连忙劝说,一佳也只好收敛自己,"尚葵,你还是想开点儿吧,我问过我公公了,尚伯伯的事已经算是最好的处理结果了,看在他多年贡献的份儿上,并没有对他定性或法办,你们还能继续享受厂级待遇,这已经很不错了。”       尚葵一听,横眉怒目,大喊道:“不错?人都没了,我还能不错,的确我妈糊里糊涂拿了钱,这是翻不了案的,可是我只想弄明白一件事,就是我爸到底给没给人家办不光彩的事,我相信我爸不是那种人,而且听我妈说他是让我妈把钱还了,那就说他没去做。”       看到激动的尚葵,一佳的话软了下来,“可是现在伯父已经不在了,你怎么证明,你没看出来这件事被压了下来,就是怕连累出更多的什么人和事。”       “那也不能让我爸一个人背黑锅啊,我就是想弄明白。”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daxuewuhen - 2011年3月10日 16:02

    沙发???哈哈。。。 人物描写很好。吸引人看。祝考的好!

    回复:多谢,我的沙发还是很好坐的!这么多年,已经千锤百练,对考试麻木了,只求通过即可。

  2. 2. 千万里之外 - 2011年3月10日 17:17

    俺在你家书房多看了些,一口气读来比较过瘾,真的很好看。。

    回复:谢谢千万里之外,写完故事要休息一下,到你家串串门,多学些私房菜。

  3. 3. 莽牛 - 2011年3月10日 20:53

    女人总出席这样的场合,难免会变得俗气的,而且也很危险的。郭美静不参加酒席是很聪明的。

    回复:莽牛是从男人角度考虑这件事,好多女人其实很喜欢喝的。。。

  4. 4. 不能全是 - 2011年3月10日 22:27

    郭美静不卑不亢,不低三不下四,不依不饶不在乎,不去饭局,也不善良。

    回复:郭美静应该属于那种拒绝社交的代表,这样的人很清高,可是在社会上是注定吃不开的。

  5. 5. 大雪 - 2011年3月10日 23:02

    除了连载好看, 你们的跟贴也挺有意思 :)

    回复:这恐怕就是连载的魅力,有时读者想到的,作者根本没想到;有时聪明的读者也会猜到结局,看你们的跟贴,我也觉得很有意思。

  6. 6. 江水寒 - 2011年3月11日 01:09

    酒喝多了,头肯定疼,这不是什么病,好象要开裂似的痛,深有体会,好的秘书一定得经得起酒精考验。

    回复:水寒总能语出惊人,有亲身体验,也一定有实力!

  7. 7. 往事如烟 - 2011年3月11日 08:32

    酒局是难免的, 不喝很难进步. 三个女人一台戏, 命运各不同.

    回复:没错,好多人的酒量都是练出来的,很多人可能都有亲身体会。

  8. 8. 月河 - 2011年3月11日 10:29

    到公司才听到日本地震的事,表弟还在日本工作,非常心急,又暂时无法与国内联系,我的心都乱了,衷心祈祷他一切平安!

  9. 9. Excellent Writing - 2011年3月12日 01:44

    Thanks 月河. Hope your 表弟一切平安!

    回复:谢谢您的关心,回家仔细看新闻才发现地震在日本北部,表弟工作在南部,一切平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