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1)

字体 -
标签: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初踏社会

      已是夏末,可热浪还是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即使是北方的冰城,人们还是感觉极不舒服。

      夏日的冰城有着她另一番繁荣之景,烈日下的江水,像是一条金色的丝带,围系着城市,装点着城市。厌倦了漫长冬日的人们,总是尽一切可能去享受这季节,因为他们知道,真正的夏天只不过一两个月的功夫,转眼间,便会秋风扫落叶。

     忙了整整一天,冬雨此时已经是大汗淋漓,加上闷热的天气,更让她透不过气来。今天是同窗密友唯一佳搬家的日子,出身于外县的一佳,这次如愿以偿留在市里,而且 和冬雨还有尚葵分到一间电厂,她的运气真的不错,有工作、有男朋友、有姿色,冬雨想着,不由地有了一种酸溜溜地感觉。

     93年是国家分配工作的最后一年,能够分配到电力系统里已经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儿了,好在她们学的就是电力系统设计,班里大多数同学还是挤上这末班车。

     毕业时班里的同学都是哪来回哪去,只有唯一佳不知道用了什么本事,竟然留在市里,而且她也是寝室里唯一交男朋友的一位。

     冬雨并不是唯一嫉妒唯一佳的人,这个和她同窗四载的姐妹,从上大学的第一天,便成为很多人关注的对象。

     唯一佳的家庭条件很一般,可她却有着一副天生的好模样,高挑的个子,长长的自来卷发,干净娇好的瓜子儿脸上有着一对儿充满媚力的大眼睛,那樱桃小口下还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痔,她惊艳美貌很快便轰动了学校里那些学理工的“土老冒” 们。

     当然这四年的大学生活,她也过得很轻松,别的女孩子都是自己打饭打水,而只有这个唯一佳,从一开始便有人心甘情愿地为她做这做那,追她的、被她弄的神魂 颠倒的不知有多少人。

     在毕业前,唯一佳又搭上了计算机系的帅哥付磊,两个人一见钟情,感情发展得很快,付磊是他们大学的家属,他的父亲是也唯一佳她们系里的系主任,而唯一佳能够留在本市,其实是付磊的父亲帮的忙。

     明眼人都看出来,唯一佳是个很功利的女孩,她很聪明,从上大学的第一天,她便用心去寻找着、选择着,她当然也有资本,她的美貌足以让她得到她想要的。一佳也没有什么太非分的想法,那个年代,人们看重的还是本事,而她也只不过是想留在大城市里,有一份正式的好工作,仅此而已,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过分。

     况且这个付磊也真的不错,付磊出自书香门第,身材很健壮,让他吸引了不少女同学的青睐,一佳和付磊站在一起,真的也可以称得上郎才女貌,没说的。

     此时的唯一佳正沉浸在她的小幸福中,她已经搬到电厂的单身宿舍了,电厂的条件不错,这几年外地的分配生越来越少,而她所在的寝室里除了她,只有另一个女孩。

     一佳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付磊和冬雨来帮她,很快一切就绪,就等着正式报到,一个崭新的生活,就要拉开序幕,唯一佳真的有些等不及了。

(二) 冬雨的身世

     拖着疲惫的身躯,冬雨回到家里,那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这是铁路局的旧家属区,一大片的平房,炊烟缭绕,房子的古老可以追朔到解放前,多数的平房都是俄罗斯式建筑,有的大些,有的则小些,无论大小,从外观上 看都很气派结实,厚厚的砖墙,高高的门庭,门前白色的台阶,和两旁雕花柱栏,这些一直伴随着冬雨度过她的童年和少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

     冬雨的家是一栋稍微大些的平房,她的父亲曾是铁路局的工程师,当年分到这里时,是和另外一家和住,公用一个厨房和厕所,她们家住的是两间,而邻居是一间。后来冬雨的父亲提干,而那位邻居也分到大一些的房子搬走了,局里就把这一栋洋房都分给冬雨的父亲。

     母亲是市里高中的语文老师,知书达理,也曾是大家闺秀,而且是满族,母亲出生在一个大家族里,现在的亲戚还都集中在沈阳。在东北,有满族血统的人家很多,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待遇,所以后来在填写冬雨和弟弟冬尔的民族时,一家人还争论了起来,父母两个人谁也没有说服谁,于是便把冬雨写成满族,而冬尔写成 汉族。其实冬雨的家庭关系很复杂,她的父亲家虽为本地人,可据母亲说,父亲的家族有一部分俄罗斯血统,这也就是父亲还有她们姐弟两个的皮肤都非常白的原 因。

     父亲一直不愿意去承认那段历史,这让姐弟两人都很好奇,可是父亲的嘴很严,连母亲都无从知晓。也许真的是血统的关系,或许更多是受母亲的影响,冬雨从小骨子里就有那么一股傲气,即使从外表上看,她更像个邻家女孩,可亲可爱。

     冬雨曾经有着很快乐的童年,在大学里她也很活泼,多才多艺,爱唱爱跳,经常到舞台上演出,虽然从相貌上唯一佳更胜一筹,可是冬雨的清新靓丽也引来不少朝拜者,不过冬雨和唯一佳正好相反,她比较的迟钝,对于男孩子们的示爱没有任何反映和感觉,她更像个乖乖女,安安静静地学习、读书。

在她上大三时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那一年也是她的弟弟冬尔考大学的一年,冬尔不负众望,考取了北京的名牌大学,一家人为此都兴奋不已,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她们的父亲突然病了,检查的结果是肺癌晚期,医生说最多还有五年的时间。

这个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让一家人一下子夸了下来,最后还是坚强的母亲说服了两个孩子,冬雨还好在本市上学,可以走读来帮母亲照顾父亲,而冬尔必须奔赴北京,继续他的学业。

     之后的冬雨像是变了一个人,她笑的次数越来越少,在学校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很多同学差不多只有在考试的时候才能遇到她,她尽量抽出自己所有的时间去照顾父亲,治疗让原本不富裕的家庭背负了沉重的负担,母亲不得已到处去给人补习,来挣些零花。从尚葵那里她得知,男同学们都在背后叫冬雨冷美人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往事如烟 - 2011年1月8日 10:29

    冬雨初涉坎坷.

  2. 2. 加国无为 - 2011年1月10日 23:22

    都是美人,就看各人的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