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12)

字体 -
标签:

(23)人的第一印象为什么这么差?

     冬雨被吓了一跳,她一回头,那个人已经走到她的前面,头也没回,只看到一个高高的背影,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两个屁股兜里都塞得鼓鼓囊囊,一边是手机,另一边是对讲机,大步流星地往办公楼走去。

      多管闲事!冬雨心里想着,真有意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又不是我的什么领导,起什么哄啊!

      冬雨继续晃悠悠地向办公楼走去,而那人在几秒内便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生产部位于办公大楼的头三层,是科室里面最大的部门,主任的办公室在三楼。冬雨一边上楼,一边东张西望,生产部真的是很热闹, 只见人们从里面出来的,从外面进去的,忙忙碌碌,而差不多每间办公室的门都是大开的,里面多半都是空的,也不知尚葵在哪一间?冬雨突然很想和她打个招呼。

      寻着门牌,冬雨来到主任办公室,同样,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冬雨有些不知所措,值长明明说那个副主任会在办公室等着,而她要把报告亲自交给那位领导,可是现在人哪?是不是她真的走得太慢,人家等不及已经走了。

      正当她站在门口犹豫不觉时,身后传来一个似曾熟悉的声音,“找谁?”

      冬雨一回头,那个人没停下脚步,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径直走进办公室,然后随地的把头上的安全帽扔在桌子上,转过身看着冬雨。

      冬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哦,我是,我是来找郝副主任。”

      冬雨看着对面这个人,高高的个子,一头零乱的卷发,一张稚气清秀的脸,虽然那上面满是汗水和泥水,脏乎乎的工作服,和他那书生气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家伙很像是刚刚从井下开煤上来似的,还有那两个鼓鼓囊囊的大裤兜,天啊,冬雨突然想起路上遇到的那个人,难道是那个讨厌的家伙,她心虚地想,这个人可千万别是郝副主任。

     “我就是!” 正当冬雨心神不定的琢磨时,那个人也站在那里,上下仔细打量着冬雨,那双深邃而略显疲惫的眼睛,像黑洞一般吞噬着对方,似乎要把冬雨看个透,这让冬雨一下子变得有些不自在。

     这个人可别认出我啊,冬雨故意把帽沿往下拉了拉,“喔,我们高值

长让我给您送一份报告,说您着急要。”

     “金峰送的吧,放在这儿吧!”那个人还在看着冬雨。

     冬雨很不自然地挤出一丝笑容,然后走了过去,把文件递给郝峰,她不知道再去说什么才好,对面的郝峰只是看着她,也什么没说。

  “那我走了。冬雨呲了呲牙,转身要走。

     “你是哪个车间的?以前没见过?”那个人在她背后突然又问了一句。

      冬雨把手插在工作服兜里,侧身说道:“电气的。”然后撒腿而逃。

      在回主控室的路上,冬雨一直在想这个小白脸,幸好他没有认出自己,不然一定会到值长那里打小报告,她从心底里面讨厌这个家伙,这个人怎么这么粗鲁?连声谢谢都没有,好像是应该应份的,听说还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一点儿可都没看出来,还有他那傲慢地看着她的眼神,让冬雨感到肉麻。以往听值长们夸他怎么怎么能干,原来也不过是粗人一个,和于庆丰一样,没准儿又是个暴脾气,难道人在工厂里最后都要变成这样?我自己将来是不是也会变成这副邋邋遢遢的样子,冬雨不敢再往下想了。

(24) 冬雨出徒

      没过多久的一个周末,正当冬雨和她班里的师傅们有说有笑时,一台发电机组突然故障跳闸,发电机停转,这在电厂可是不小的事故,值长高金峰正陷在他的大椅子里,翘着二郎腿看着通报,突然主控室里发出刺耳的警报声,而那台事故机组的开关全部跳闸,红灯闪亮。

      正在有说有笑的全班人马,一时间都紧张起来,高金峰立即拨通汽机的电话询问原因,班长方明达转过身来,冲着冬雨说:“冬雨,你来操作,我监护!”

      在电厂里,为确保电气运行的操作百分之百的准确,操作前是要事先准备操作票,然后由班长和值长审阅合格后才能操作,而在事故状态下,所有的操作都是紧急的,不需要操作票,经验和冷静的头脑便是关键,容不得半点失误,失误便意味着更大的损失和人身伤亡。

      冬雨有些胆怯,“我行吗?”,可是看到班长自信的目光,她便鼓足勇气,和方班长一起来到发电机操作盘上,班长宏亮地宣票,“拉开XX开关!” ,“拉开XX刀闸!” “合上XXXX刀闸!” ,“合上XXXX开关” 。。。 

      一旁的冬雨尽量保持沉着地操作着,然后大声回复“操作完毕!” 这是冬雨第一次做重要发电机操作,而当她完成所有操作后,才发现值长和车间主任于庆丰正站在她身后伸着脖子紧盯着她看,冬雨一下子冒起汗来,老天爷, 刚才要是“掉链子” ,这驴主任不得把我吃了。

     在事故发生不到五分钟后,所有的倒闸工作完成,而值长那里也得到事故的原因,下面要做的是到事故现场布置地线,准备检修,这也是电气运行人员最为危险的工作之一。因为虽然已经在主控室完成停电,可是如果万一停错电,那布置地线的人就会带电工作,当场玩儿完!而且对于高压设备,即使停了电,残留的高压有时也会在拴上地线时释放出能量,发出巨大的声响和强烈的火花。

      冬雨和老孙一起来到发电机下面的配电室现场,发电机的母线一般都在很高的地方,对于个子矮小的冬雨来说,要爬梯子,而个子高大的老孙,一伸手便可触及。 平时嘻嘻哈哈的老孙此时一脸的严肃认真,在布置地线前,他仔细检查确保设备已经无电,然后熟练地带上绝缘大手套,操作布置地线,而正常这是由操作员来完成 的,冬雨心里充满了感激。

     “谢谢你,孙师傅!”

      “没事,没领导在,相互帮帮忙!再说这活哪是你们女同志干的啊!以后哥也有求你的时候。”

      当冬雨和孙宽回到主控室时,于庆丰的检修人员已经在路上,“于主任,你真敬业,周六还上班,让你赶上了!” 老孙殷勤地说着。

      于庆丰毫无表情,他在看表,看他的“兵” 什么时候到,如果没有在他期望的时间到达的话,他的驴脾气可是又会犯了。

      当检修人员到达时,厂长尚世忠和厂里的好几位总工也来到主控室,一个也不少。这次跳闸事故造成发电机停机,损失不小,尚世忠阴沉着脸,站在一旁看着其他人忙忙碌碌,而于庆丰亲自督帅他的检修人员,在半个小时后便把设备抢修好。

     在事故发生的几个小时后,冬雨和班长又重新进行配合操作,这次是当着厂长和一屋子人的面,冬雨顺利地把所有的操作都完成了。

     一旁的方班长悄悄地对冬雨说:“丫头,你出徒了。”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郝峰 - 2011年1月29日 17:51

    噢,沙发

  2. 2. 加国无为 - 2011年1月29日 23:23

    “人的第一印象为什么这么差”那是因为以后的印象更深刻。。。

    回复:有道理,无为也开始写小说,我得多向你学习啊。

  3. 3. 江水寒 - 2011年1月29日 23:37

    那个班长打错闸,没被处分?太幸运了,玻璃厂的一锅玻璃可值钱了,不信,打听一下7mm厚的平板玻璃多少钱一平方?

    回复:是吗?那班长要是没这事,早就提干了,人家他爸可能是“李刚“,呵呵。

  4. 4. 江水寒 - 2011年1月29日 23:41

    停了点,下面检修的工作人员也得测过是否还有电,才能施工,这是最起码的安全常识,没什么可担心的。

    回复:搞电气的有句老话,越干胆儿越小,安全常识是血的教训换来的,我自己也在车间做过一段,真的就和一佳的心情一样,非常胆怯。

  5. 5. 往事如烟 - 2011年1月30日 08:55

    郝对冬雨有好感.

  6. 6. 月河 - 2011年1月30日 23:12

    谢谢往事如烟的支持。

  7. 7. 加国无为 - 2011年2月1日 20:05

    月河老师,我是向你们学的,长篇是绝对写不了的,短篇还不如东东的作文。 来拜年的~ :-D

    祝福你:新年大吉,一如既往,二人同心,三口之家,四季欢唱,五福临门,六六顺意,七喜来财,八方鸿运,九九吉祥,十分美满!

  8. 8. 月河 - 2011年2月1日 22:03

    谢谢无为,你太谦虚了,我可没有你的才华,也祝你和全家新年快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