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15)

字体 -
标签:

(29) 母亲的学生文海

      不知不觉冬季已经来临,冬雨父亲的病情又不稳定起来,癌细胞已经将这个健壮的大汉,侵蚀的只剩下不到百斤,弱不经风的父亲,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感冒,也很难扛过,初冬的供暖条件很差,像雪上加霜,时时的折磨着已经与癌症抗争了三年的父亲。

      刚刚下了夜班的冬雨还来不及睡上一觉,便同母亲一起到省医院为父亲看病,母亲一早发现父亲在发烧,便请了假。医院里面人满为患,热闹的更像是火车站,即使是门诊,屋子里、走廊里,到处都是呻吟的病人,还有更多匆匆行走的人们。

     冬雨安排父母找到一个角落坐下,自己去排那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队,她好困啊,恨不得倒在前面那个人的后背上睡去,她就这样麻木地站着,也不知多久,终于为父亲挂上了号。

     当冬雨晃晃悠悠地回到父母那时,母亲正和一位大夫聊天,见到冬雨,母亲兴奋地拉着冬雨,“文海,这是我女儿,你以前来过我家,不知道还有没有印象?冬雨,这是文海,妈妈的学生,打个招呼。”

      “你好。” 冬雨没头没脑地说着,并打量着那位叫文海的大夫,大大的个子,一身的白大褂,和一顶白帽子,冬雨只能看到一张微胖的方方的脸,带着一副眼镜,这个"装在白套子里的人"此时也在认真地打量着冬雨。

      “那老师,我还真认不出了,高中毕业都五六年了,那时候她好像还挺小的。”

      “唉,日子过的真快,好像没送走你们几年,没想到文海你现在都当医生了。”

      “我现在是研究生实习,在内科,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哎呀,正好,你师伯病了,你帮忙看看。”

      “什么帮忙,这不是应该的,我今天出门诊,跟我进屋看看吧。”…

      看完父亲的病,冬雨忙着为父亲开药,而母亲又和文海热聊了许久,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对她的学生比对她和冬尔都上心,她教过的学生是一茬又一茬,可是高中老师又会被几个人记得哪?很多人上了大学后,就再也不来看她,可母亲并不在意,她为她教出的所有孩子而自豪,就像此时看见文海,就像看见自己亲生儿子似 的,冬雨嫉妒地想着。

     回到家里,冬雨重重的倒在床上,她已经是天旋地转了,母亲安顿好父亲后,便走了过来,“冬雨,你先别睡啊,妈妈和你聊聊。”

      “聊什么啊,我太困了。”

      “好女儿,再坚持一会儿,和妈妈聊一分钟。”

      冬雨坐了起来,看着手里的表,“那好,一分钟开始记时。”

      “冬雨,你看那个文海怎么样?”

      “好同志,好大夫,一分钟到!” 冬雨说完,又重重地躺下。

     母亲拍着冬雨的屁股,“死丫头,我和你说正经的呢,起来!”

     冬雨扭了扭屁股,又一动不动了。

     “我今天和文海聊了,他还没有成家呢,这几年他一直在北京念大学,后来留在北京,可是没想到他考研究生又回来了,他以前在班里学习可好了,还是班长,那几 年经常来看我,是个好孩子。今天我看他也一直在看你,你要是看他还行,我哪天就去打电话问问他,他给我留电话了。”

      “妈,你了解人家吗?这么多年没见,一见面就要把女儿嫁给他,他要是真的能制好我爸的病,我二话不说,以身相许!”

(30) 逝去的小女孩

      冬雨对于母亲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很不满,在大学里她不许冬雨谈朋友,可是冬雨刚刚毕业,母亲便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天天为冬雨的事操心,生怕冬雨嫁不出去。

      因为没有休息好,第二天的中班冬雨显得很疲惫,她心不在焉地来到车间,换好衣服,又像往常一样去巡视设备,当她回到主控室时,发现屋子里的人都不见了,她正纳闷,忽然听到值长和班长的声音,原来他们几个都跑到配电盘后面的窗户那,冬雨好奇地走了过去一看,班里的人都在往窗外望着。

      ‘‘出了什么事?” 冬雨忱着脖子问道。

      “旧水塔那有个小孩儿掉下去了。” 孙宽先张开他的大嘴巴。

      “什么?大冬天的小孩儿怎么能跑到电厂里啊?”

      “谁知道,跑进来三个,一个掉到水塔里,另外两个去门卫报的信儿。” 值长高金峰在一旁补充着。

      “天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刚发生,可能不到十分钟,这不跳下去好几个,可是还没发现。”

      “十分钟还没救上来!那人不就不行了吗?”

      “唉!”

      冬雨失神地望着窗外,那废弃的水塔就座落在电气车间后面的几百米处,从主控室的窗户可以依稀看到。

      几年前因为机组容量减小,这个水塔便废弃了,后来厂子索性下令把它拆掉,现在只剩下一个露在地面的水池,水池大概有二十米直径,四米深左右,里面平时有一些从汽轮机放出来的蒸馏水,水是温的,也是很干净的,夏天检修期时,有的工人偷偷跑到那里去游泳,而冬季,水池里的水也不会结冰。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是 这个小小的水池,今天竟然成了杀手。

     冬雨的心里很难受,这时,值长走回他的座位,“大家都回来干活吧!” 接着他便给门卫的值班员打电话,询问情况,冬雨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她看到了好几个人正在水塔边,时隐时现,可是那个掉进水里的女孩子还是没有被发现,此时水塔旁边已经汇集了不少的人,救护车和警车似乎也到了,闪着亮亮的灯。冬雨在想,那其中一定有孩子的父母吧,他们知道了会怎么样啊,怎么承受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时间似乎一下子凝固起来,平时有说有笑的老孙,此时也沉默起来,坐在那里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虽然值长要求大家各尽所职,可是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此时都没了心思,而所有人都牵挂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值长的电话声突然想起,“找到了!” 高金峰撂下电话,飞一般向后面的窗户那跑去, 大家一听,几乎同时,一起跟着他跑了过去,而当冬雨来到窗前时,她看到了令她一辈子无法忘怀的惨烈一幕。

     那个女孩子被救了上来,在她掉进水塔的两个小时后,她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上穿着白色的棉衣,大概有七八岁的样子,而她的父亲母亲,正跪在地上,抱着心爱的女儿,嚎啕大哭。寒风阵阵地吹过,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也在为那小女孩哭泣,冬雨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不自主地也跟着哭了起来,一旁师傅们的眼里也是晶莹的泪水。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江水寒 - 2011年2月7日 01:40

    五年级时参加了业余体校的游泳队,冬天到电厂的游泳池训练,流出来的水很热,离水源的地方冷些,在我的记忆中,每个游泳池都淹死过人。

    回复:水寒还是游泳健将啊,佩服。

  2. 2. 加国无为 - 2011年2月7日 09:03

    现在的冬雨,生活是暗无天日的。。。。

    回复:真正的暴风雪还没有来。

  3. 3. 莽牛 - 2011年2月7日 11:46

    女儿有对象不满意,没对象很着急,不少做母亲对女儿的婚事非常操心,当妈的也确实不容易。

    回复:谢谢莽牛来串门,当妈的可能都那样。

  4. 4. 往事如烟 - 2011年2月7日 18:14

    冬雨很有男人缘.

    回复:冬雨的问题在于她自己比较迟钝。

  5. 5. 千万里之外 - 2011年2月7日 23:18

    早夭的孩子让人倍感可惜。

    回复:小姑娘的故事其实是我亲身经历的一段往事,写在故事里作为一种纪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