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16)

字体 -
标签:

(31)又见郝峰

     回到座位,所有人都没了心思,就在他们眼前,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被无情地夺走了,这在发电厂,恐怕是史无前例的,他们每天都在阅读学习事故通报,吸取血的教训,安全工作,即使电厂每一年都有死亡的名额,可那也绝不应该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啊!      没多久,事情的真相便报到主控室的值长那里,高金峰把事情的原委在电话里向厂长作了汇报,而一旁的所有人都竖着耳朵听着。       三个孩子是从电厂的铁栏杆外面钻进来的,他们是跑到那片废弃的水塔旁嬉闹,那里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厂房,很少有人经过,而那个女孩儿正是在水塔边行走时,不小心滑落到水池里。      保卫科已经和那两个孩子录了口供,公安局那里也已经定了案,这件事电厂将不负任何责任。尚世忠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孩子毕竟是在电厂里出的事儿,不能以厂子的名义做什么,可是我们可以发动职工为他们捐点儿钱吧!”      在人命关天时,人都会赤裸裸的表现他们自私的一面,这不是生产造成的事故,如果电厂承担这份责任,那将是责任事故,对电厂将产生一系列的负面影响,责任厂长也要受处分,在大是大非面前,人的生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更关心的是,尽快让这件事情和他们脱掉干系,这就是世俗吧,这就是社会吧,冬雨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静静地想着,那孩子的父母如何承受这样的打击啊?冬雨不敢再往下想了。       就在这时主控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个人,高金峰一见便站了起来,“老弟是你啊,来来来,快坐下!”       冬雨回头一看,此人似曾见过,他没有穿工作服,深灰色的西裤,浅灰色的毛衣,湿漉漉的头发还结着冰碴,脸红红的,他用那双忧郁而疲倦的眼睛看了冬雨一眼,冬雨一下子想起来,这个人不是生产部的郝峰吗?      “老弟,辛苦了,听说你下水救人了!“高金峰热情地和刚进来的郝峰寒暄着,并做到冬雨背后的长沙发上,几位班里的师傅此时也凑了上去。      “好样的老弟,能敢跳下去的都是好样的。” 一旁的方班长佩服地说。      “方班长,你过奖了,妈的,只可惜我们下去好几个,就是找不到,唉!” 冬雨终于听到此人开腔。      原来这个冬雨曾经讨厌的家伙,竟然还跳下水去就人,看来他是有良知的,只是这个人的嘴巴和她的车间主任一样不干不净,冬雨一边想着,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们说。      “给我们讲讲!”“那两口子是咱们电厂的吗?”“你跳下去害怕吗?”“你会游泳吗?我可不敢跳,我不会水。”“听说你老婆生了,是个女孩?”。。。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冬雨也听不出个名堂,她索性站起来,拿起配电室的钥匙想到外面走走。       “冬雨先别走,去烧点开水!给老弟你沏杯茶。” 高金峰突然对着冬雨喊了一句。       “噢。”冬雨只好放下钥匙,拿起身边的水壶。       “别忙了,我坐一会儿就走,我就是过来看看白天我们干的一个活完事儿了没有。”       冬雨又看了一眼郝峰,郝峰此时也在看着冬雨,又是那逼人的眼神,冬雨一下子慌了,她转过头,走出了主控室。       为什么见到他,自己的心里总是惶恐不安,冬雨在问自己,她没有答案。   (32) 年终大会

     这一年的第一场雪来的特别晚,冰城渐渐显现出她特有的美丽,虽然雪下的不大,可是足以提醒人们,冬季的来临。对于真正在北方长大的人们,冬季更多带给他们的是寒冷,他们所期望的是另一年的开始,另一个春节的到来,冬季的结束。       在每一年的年底前,按照传统,电厂都要举行年终总结和评选先进大会,同时还有文艺汇演。       因为和精神文明挂钩,所以各个车间都很重视,拉出了庞大的阵容参赛,同样这也是各个车间再次较量的赛场。在大会开始前,有些车间已经按奈不住,开始起头唱起来,唱完一首后又起哄让其他车间接歌。与学校的校园歌曲和劲歌劲舞不同,工厂里的“流行歌曲” 要至少倒退1 0年。      冬雨和唯一佳坐在一起,一佳笑呵呵地看着,“哎,冬雨,这有点儿像在部队里面,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呢。”      冬雨不以为然,“挺有意思的,就是咱们电气这次弄不好又和上次拔河一样掉链子。”      “肯定的,咱们一共就排练了俩次,肯定没戏!人家别的车间可重视了,我同寝的那个女孩在燃料分厂,他们没事就练,唱的比咱们好多了。”一佳一边说着,一边东张西望。       “你看什么呢?”冬雨问。       “看有没有帅哥,好给你撮合撮合,哈哈。”       “没正经,什么时候都忘不了你的本色!”       “我什么本色,这是我的本事,只可惜发电厂没人发现我的才华而已。”       “是啊,咱们厂怎么就没有什么公关部,那最适合你。”       “呸,就是有公关部也轮不上我去,你还没看透啊,没门子,喝酒的活你也抢不上,能喝的女人多了。”       “哎,一佳,看来你是被彻底埋没了,不过别泄气,我师傅长对我说一句话,别着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等我变成老太太时再发光,我非照死几个。”       “你那叫吓死几个了,哈哈。”       “冬雨,说正经的,我是在看尚葵来了没有,好和人家打个招呼,毕竟曾经是姐妹吗。”       “我也没看见,不过她应该来吧。”       “冬雨,她和任宏伟怎么样了?”       “不太清楚,可能挺好的了,反正任宏伟也不来打电话了,而且她好像经常去看任宏伟。”       “哎,看来你这个大灯泡是彻底灭了,人家尚葵现在可是贵人啊,没准儿什么时候把任宏伟也调到市里来呢。”       “她爸哪有那么大本事啊?”       “咋没有?就看给不给办,厂里这么多大学生都下车间了,她尚葵凭什么留在科室?不就是靠她老子,我现在特鄙视她,她是不敢和我们打招呼,这叫心虚!” 。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哪个车间突然喊道“电气的,来一个。” 这下子可让他们电气这一堆人不安起来,大会都要开始了,可是他们的于主任还没露面,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干脆说” 等着吧,一会儿上台你就听着了。”       这时起哄的声音更大了,唯一佳笑得更厉害,” 哎,冬雨,咱们在学校的时候,这电力系就是熊包蛋,到了工厂,还是这德行啊,差啥啊!”       “差啥,有能耐你站起来唱一个!”       “我哪会啊,不得真吓死几个!你是今晚的歌星。”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淋湿的风 - 2011年2月8日 13:48

    写的太好了,谢谢分享。顺祝春节快乐!

  2. 2. 往事如烟 - 2011年2月8日 16:56

    年终大会就是那样!

  3. 3. 加国无为 - 2011年2月8日 22:34

    郝峰是高压电?为什么看见就躲,角得有玄机啊。冬雨高歌一曲,整个电厂都是不是要被雷倒?且听下回分解!

  4. 4. 江水寒 - 2011年2月8日 22:53

    到公共部容易,长得美,能喝,能唱,能跳能说会道,会拍马屁就可以了。

  5. 5. 月河 - 2011年2月10日 21:19

    谢谢几位好友的鼓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