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3)

字体 -
标签:

(65) 真相

     这个晚上,三个人喝了很多,不胜酒力的尚葵更是一杯接一杯。   

    "尚葵,别喝了,在喝你就醉了。"一佳关切的阻止着。

    "让我喝个痛快,我不甘心!我父亲没有问题,他是被人陷害的!” 尚葵激动地边说边哭了起来。

     看着尚葵痛苦的样子,两位姐妹一时间不知怎么劝说才好,她们太了解尚葵了,一个从不服输的女孩,对于她父亲的事,她还是不愿意去接受。

      尚葵看两个人没有出声,更是心急,“你们不相信我,是嘛?我正在找证据,我爸的事我一定要查清楚。”

      “尚葵,这里面难道真有什么隐情吗?” 冬雨将信将疑地问。

      “这件事可能跟燃料有关,我妈说是一个矿山的女人来找过她,又给了一个信封,没多久我爸就出事儿了,可听我妈的意思,他们好像让我爸为他们做什么,而我爸没答应,还让我妈把那个信封还了。那个受贿人到现在还没有被抓到,他们是匿名向纪检报的案,这件事错就错在我妈不该收钱,可是我想知道我爸是不是真的做了。”

      听到尚葵的话,一旁的一佳突然产生了好奇心,"尚葵,我在燃料呆了几个月,你说的那个女人什么样啊?没准我见过。"

      尚葵一听,眼睛一亮,"真的一佳,我妈也不知道,只是说那个人好像姓柳。"

     "姓柳?是不是叫柳辉啊?"

     "一佳,你真的认识这个女人?"尚葵激动地站了起来,差一点把桌上的酒杯打翻。

     "尚葵,你先别激动,我的确知道有个女人叫柳辉,我只见过一面,长的非常漂亮,八面玲珑,她可是电厂乃至电力局响当当的公关人物。她以前经常来咱们电厂,跟段处长很熟,和刘洁也很好。"

     "那还能找到她吗?"

     "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和刘洁说,她是来告辞去日本,手续都办好了。"

     "去日本,她一定是跑了,她就是那个贿赂陷害我爸的人,她一定知情。"

     "可是现在线索又断了,无证可查啊?"

     "我有一种感觉,段玉光和这件事有关系,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尚葵,没证据的事可别瞎说啊。” 一佳善意的提醒着有些歇斯底里的尚葵。

     “是啊,我们没有证据,即使什么人真的有问题,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啊。” 许久没有说话的冬雨插了一句。

     尚葵一听,又一次泄下气来,“我知道,我这些日子,找了好多的关系,托了好多的人,可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知道人家也是没有证据,不能乱说,可是燃料一定有什么问题。”

     "对了,还有件事,你们可别出去乱说。” 一佳突然在一旁插了一句。“段处长在车间里有个小金库,钥匙在刘洁那,里面有现金,还有个帐本子,  一个红色的小笔记本,我亲眼见过的。"

     一佳的这句话,让三个人都振奋起来,"这是真的,一佳,也许能从那个小本子里发现什么,你有办法拿到那个本子吗?"

     "我可没法子,要以前在燃料也许还能从刘洁那里把钥匙偷来,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在燃料了。" 冬雨在一旁听了半天,还是没有思路"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贿赂厂长啊?这煤不是省局统一调配的吗?"

    "冬雨你有所不知啊!” 唯一佳喝了口酒,瞪着她的大眼睛,讲述一个冬雨和尚葵根本无从知晓的秘密。

(66)阴谋

      “我也是到了燃料才知道的,这电厂里的煤分国煤和地煤,国煤是省局调配的,可是地煤是由电厂支配的,用谁家的不用谁家的,厂长说了算,送礼的多半是想往电厂里进煤,而且我听刘洁说过,这个柳辉推销的煤特别差,根本不符合电厂燃烧要求,以前曾经进过他们的煤,结果燃烧不充分,差点造成停炉事故。"

     "这就对了,他们可能往厂里卖煤,我爸没同意,他们就来贿赂陷害我爸。"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啊?"一佳说着。    

     "不过你可以向厂里反映,小金库是厂里禁止的,可以由厂子出面没收那个本子,也许会发现更多线索。"冬雨补充着。  

      尚葵拍案而起,"好主意,就这么办!"

      一佳在一旁咧着嘴"尚葵,你可千万别把我供出去啊!"

      都说这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个晚上,三个小女人,在酝酿一场行动,可是她们并没有想到的是,她们的阅历和智商,远远无法与这世间的阴谋抗衡,而她们的行动只会给她们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不久,燃料部小金库的匿名信便放在厂长于庆丰的桌子上,他满脸沉重,看着身边的副厂长王万山和财务副总原小华,"这件事很严重,厂里三令五申不许车间私留小金库,大家看怎么办?"

     原小华急忙说道:"这是财务问题,应由我来负责,不过这匿名信的可信度有多少,我们做的不能太过分,要是诬陷,我们也不好向老段交代。"

     "是啊,这件事应慎重。"王万山在一旁补充着。

     "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就去燃料,和老段谈一下匿名信的事,不管是真是假,让他把车间的保险柜打开我看看,他应该是蒙不了我的。"

     “就按原总说的办吧,不过你自己去行吗?”

     “没事,我带着小何。”

      冬雨这几日在生产部做得很不安心,她一大早就跑到楼上,探听一下有什么消息,可是似乎什么动静也没有,冬雨憋不住去问正准备下现场的郝峰,郝峰奇怪地问:“什么事儿也没有啊,你想听什么事啊?”冬雨连忙说没什么。

      看来那封匿名信并没有起作用,或者说燃料那边早就有所准备,是啊,发生人命,人家肯定有所防范,还能留下证据。

     晚上,冬雨刚要走,郝峰又拦住她,“冬雨,喝酒去啊。”

     冬雨白了郝峰一眼,“没时间跟你闹,我还赶公车呢。”

     “闹什么啊,真请客,还有你们何处长,你不是想打听什么吧,他酒量还不如你,你可以趁机问问。”

      好一个郝峰,每一次都打一张王牌,让冬雨无法拒绝,这倒真是一次绝好的机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何向东知情。

      看到冬雨和郝峰一起进来,何向东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弟,不是就咱俩单挑吗?你咋还。。。”

      “向东,我给你带个陪酒小姐。”郝峰笑眯眯地说着,冬雨在一旁用脚踹了郝峰一下。

      “踹得好!”何向东也笑呵呵地说,“好你个郝峰,你敢使唤我的兵,你两头占啊。”

      “不敢不敢,我这么请你们两位,感谢你们对生产部的大力支持,冬雨,没眼力劲,还不敬你们主任一杯。”

      冬雨心领神会,一杯接着一杯伺候着何主任,何向东的酒量果然一般,没多久,他便开始吹轰轰的了。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大雪 - 2011年3月12日 22:35

    为她们三个捏把汗!

    回复:我也是。

  2. 2. 江水寒 - 2011年3月13日 00:39

    查出来的话一锅端,但尚葵的父亲还是犯有贪污罪,因为他老婆收了别人的银行卡,如果他自己不知道,那是他老婆害死他的。

    回复:这正是尚葵的性格,即使错,也不低头。

  3. 3. 往事如烟 - 2011年3月13日 00:40

    够朋友! 一起趟趟水多深.

    回复:逆境中的朋友最难得,同学的友情也真的很深厚。

  4. 4. 莽牛 - 2011年3月13日 21:05

    看来人命关天,于厂长只带一人大概也会险象环生吧。

    回复:山雨欲来。。。

  5. 5. daxuewuhen - 2011年3月13日 22:27

    “好戏”开始了。期待下文。

    回复:故事已经进入高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