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4)

字体 -
标签:

(67) 较量

     郝峰见时机差不多,就给冬雨使了个眼色,冬雨连忙端起酒来,” 郝处长,我敬你一杯,谢谢你的盛情款待,你们生产部就是有钱,这么大方请客。”

    郝峰一听在一旁严肃的说: “哎,打住,今天可是我自己掏腰包,再说我们生产部有没有钱,向东最清楚。”

    何向东醉意正浓,他晃着干巴巴的胳膊,“切,生产部是有钱,可这钱都是死的,真正有活钱的是车间,他们比我们可宽敞多了。”

   “是吗,车间能比我们生产部还有钱?”郝峰装着糊涂。

   “郝峰,你又装,这谁不知道啊!”

    郝峰凑到了何向东耳边,“咋的,是不是有私房钱啊?”

    何向东呵呵傻笑着,“老弟,在老婆那得长个心眼,攒点私房钱,这车间也一样,干吗把大把的银子都上缴,人家也是辛苦赚的。”

   “真有这事?这可是厂里禁止的,你有证据吗,可别是瞎咧咧。”

   “瞎咧咧?我一个堂堂办公室主任我能瞎咧咧,这不刚把燃料抓住。”

    冬雨的眼睛一亮,刚想问,郝峰用脚踢了她一下,冬雨只好忍着。

    “燃料老段啊,也不奇怪,人家有点私钱很正常。”

    何向东瞪着眼睛,指手画脚地说:“有点?我和原总去查时,给他们堵个正着,钱,账本子,一起端了。”

    冬雨坐在一旁,她激动的有些颤抖,希望何向东把肚子里的秘密快些倒出来。

    郝峰不慌不忙,又给何向东倒了一杯酒,“行啊,向东,可以当纪检了,这回可利大功了。”

    何向东摆摆手,“老弟,你不懂了不是,这种事,我们躲都躲不开,还请什么功啊,这是得罪人的事。”

   “那已经让你办了,你有啥招啊?”

   “有啥招?没招我就别在办公室混了,我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原总,让领导处理,和我无关。”

   “那原总愿意?”

   “愿意!她告诉我别再管了,东西都锁她办公室了,再没我事儿了。”。。。

    这个晚上,郝峰又一次送冬雨回家,冬雨激动地说,“郝峰,你太厉害了。”

    “啥意思?对我没偏见了?”郝峰笑咪咪地问。

    “没了,只剩下崇拜。”冬雨装着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想开始忽悠我了?”

    “没有,发自内心的。”

    “行,我还没白疼你,有对象没有?”

    “有没有管你什么事?”

    “领导关心一下下属吗?或者师傅关心一下徒弟。”

    “有啊!”冬雨翻着眼睛说着。

     郝峰突然不作声。

    “怎么了,你嫉妒。”冬雨看着低头不语的郝峰。

    郝峰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把话题转开,“冬雨,不管今天你要打听的事是为什么,为谁,我提醒你一句,别玩火,这可是要命的事。

(68)  “作案” 

     冬雨心里虽然感激郝峰,可是她并没有听进郝峰的话,当她把一切告诉尚葵和一佳时,尚葵的第一个反映就是原小华可能也有问题,她为什么把事情压了下来,为什么不给厂长汇报,那个小本子到底有什么秘密,怎么样才能把那个小本子拿到,她激动地看着冬雨:“我们能把那个小本子偷出来看看?”

      冬雨有些为难, “可能不行,原总可厉害了,要是让她发现可不得了。”

      尚葵一听,一把拉住冬雨的手,祈求地说:“没关系,我知道你能弄到原总的钥匙,你只负责偷钥匙,我进去偷,本子看完再还回去。”

     冬雨很想拒绝,可是看见尚葵的样子,她又不知如何说出口,“不行,你不是办公室的人,如果碰上人,就死定了,要不我去?” 冬雨这话刚说出口便后悔了。

      “真的冬雨,我该怎么谢你啊?”

     冬雨似乎没有了退路,一旁的一佳加上一句,“我知道一个从燃料进厂的后门,不会被门卫发现!”

     三个臭皮匠就这样,盘算着她们的惊天行动,尚葵很想破釜沉舟,而她的好友冬雨和一佳,在此时,坚定地站在她一边,这预谋让她们三个兴奋不已,让她们忽略了她们身处的危险境地。

     周末不期而至,冬雨从文海那里弄到一副手术胶皮手套,这样不会留下指纹,她盘算着,她们下手的时间是周日的早上,这时候办公室里不会有任何人,厂长一般也不那么早来。冬雨头天晚上就想着自己作案的路线和步骤,发生突发事件时如何应变,说自己加班,拿点东西,她最有可能撞上的就是于庆丰,只有他会在周末跑到厂子里来,实在不行,就和他摊牌,于厂长会支持她的。

     天早早的放亮了,一佳带着冬雨,穿上电厂的工作服,带上安全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鬼鬼祟祟的溜进厂子,躲过厂里的录像镜头,摸向办公大楼,一佳在楼下的树丛里一蹲,“冬雨,你可快点。”

     冬雨迈着轻功步,蹑手蹑脚地上了楼,办公大楼里死一般的寂静,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还好没有一人,她快速地溜进办公室,颤抖地带上胶皮手术手套,拿到原总的钥匙,扒开门缝,没人,她飞快地向原总的办公室跑去,冬雨只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儿了,她轻轻地敲敲门,没声,行动!冬雨哆哆嗦嗦拿出钥匙,打开门,然后迅速把自己反锁在门内。

     冬雨环顾着办公室,原总会把小本子放子哪啊?她翻着柜子、抽屉,可是到处也没有,原总的屋子里有一个保险柜,这么重要的东西,一定是锁在里面了,冬雨开始泄气了,她此时已经紧张的满头大汗,她想快速的离开,突然发现桌子上原总经常拿着的记事本,里面还夹着什么,她翻开一看,一个红色的小本子。

      一定是这个,冬雨兴奋地拿起本子,往外就跑,她锁好原总的门,飞一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此时冬雨的手已经抖得不听使唤,她尽量平息自己的紧张,开始复印,小本子一共写有十几页,还好,不是出书,那冬雨就死定了。

     冬雨觉得自己像是花了几个世纪去复印那几页纸,而复印机轰隆隆的噪音每一次都吓得冬雨心惊肉跳,这破机器平时感觉没有声音,今天怎么这么响,好像整个世界都能听到。

      终于,小本子印完了,冬雨把复印材料塞进怀里,然后又扒到门口向外看,没人,她飞一般跑回原总的办公室,把那个小本子小心地放在原总的笔记本里,然后飞身出了办公室,把门锁好,当冬雨正要回头,一个人在她的身后轻轻地拍了她一下,冬雨魂飞魄散。。。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郝峰 - 2011年3月15日 13:39

    哦,沙发。是 郝峰吗???

  2. 2. daxuewuhen - 2011年3月15日 20:43

    看的是惊心动魄。为“冬雨”捏把汗。有点儿像“潜伏”。

  3. 3. 大雪 - 2011年3月16日 02:19

    紧张! 先跳到最后去读, 看到好像没出大事, 才敢细读. 楼上的 daxuewuhen, 不好意思啦, 我叫了大雪, 你只好”无痕”, 不过听起来更诗意. :)

  4. 4. 往事如烟 - 2011年3月16日 07:16

    初生牛犊不怕虎!

  5. 5. daxuewuhen - 2011年3月16日 21:55

    To 大雪: 没关系。你慢慢地下。我更喜欢“无痕”。祝各位好心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