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5)

字体 -
标签:

(69) 小本子

      冬雨被吓的大跳了起来,她回头一看,是郝峰,这个瘟神又出现了,冬雨的腿顿时软了下来,”你吓死我了。“

      郝峰板着脸,一脸的怒气,”你干什么坏事呢?“

      冬雨刚想解释,郝峰瞪着眼睛说道:”还不快走!“

      冬雨边走边回头看了郝峰一眼,郝峰在她后面慢慢走着,表情凝重,她知道,郝峰一定在生她的气。

      当冬雨大汗淋漓地找到一佳时,一佳已经急得团团转,“冬雨,怎么这么久,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蹲出痔疮了!”

      冬雨和一佳就这样气喘吁吁地溜出电厂,尚葵已经在电厂旁边的一个小餐厅的包间里等候多时了,她此刻的心情一点都不比冬雨和一佳轻松多少,她知道,冬雨这样做风险是很大的,如果被发现,弄不好要被开除,她突然后悔起来,傻冬雨,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下来,如果换了自己,绝对是不会去做的,自己欠冬雨的太多,一辈子也还不清。

      冬雨并未把遇到郝峰的事告诉一佳和尚葵,小红本子的复印件,被放在桌子的中央,尚葵看着狼狈不堪的冬雨和一佳,深深地向她们两个鞠了一躬,一旁的一佳急忙拦住,“尚葵,别这样,我们好姐妹一场,这不是应该的。”

      “谢谢你们。” 尚葵哽咽地说着。

      “尚葵,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让一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冬雨一边喘息着一边说。

      “对对对,让我看看。” 一佳挽起袖口,拿起那一大堆复印材料,仔细地看着。尚葵期待地望着一佳,希望她能从中获得什么,可是一佳的表情里面没有丝毫的惊喜。

      “怎么样?” 冬雨关切地问。

      一佳摇着头“这的确记录一些矿山公司送礼的钱数,可是没有柳辉的名字,我想他们的帐,也许都是暗的。”

      尚葵一听,又一次的深陷绝望,她用两位好友的友谊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她失神地坐了下来。 一佳还在反复地看着,突然她叫了起来,“对了,这个叫龙兴公司的,可能就是她的公司。”

      “是真的吗?” 尚葵和冬雨又凑了过来。

     “我听刘洁说过,那个女人好像是什么兴公司的,我当时没在意,只记得她所在的公司是个皮包公司,公司有好几个名,其实就是二道贩子,倒卖矿山的煤,赚矿工的血汗钱。”

     “可是这又说明什么?” 冬雨还是一头雾水。

     一佳一副认真的样子继续说:“这件事得这么办,我们可以查一下燃料的报表,看看以前我们用不用龙兴公司的煤,我是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没用过他们,如果现在用的煤有他们的,那十有八九是伯父给开的绿灯。” 说到这里,一佳又谨慎地看了一眼尚葵。

     “那要是没有他们的煤呢?” 尚葵瞪着大眼睛盯着一佳。

     “那就说明伯父没答应他们,不过尚葵,你现在要去查这个龙兴公司,看看能不能查到他们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如果能抓住这个行贿人,那一定就会真相大白,可是这些人是非常狡猾,有暴利驱使他们,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看着眼前干练的一佳,冬雨和尚葵真是刮目相看,经历了闪婚后的一佳格外成熟、老道,有些高深莫测,而一佳也在一旁沾沾自喜,“你们俩是不是挺佩服我的吧,别以为我什么都不行!我现在好饿啊。” 说着她抄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吃开了。

      就在这时,冬雨突然发现一佳手臂的下面有一大块紫色的伤痕,“哎呀,一佳,你的胳膊怎么了?”

(70) 郝峰动怒

       一佳一听,惊慌失措,她连忙把衣服袖子拉了下来,“没什么,前两天摔的。”

      冬雨没有接着问,那伤痕并不像是摔的,一旁的尚葵一把抓住一佳,“让我看看。”

      当尚葵再一次撩开一佳的袖口时,她和冬雨都惊呆了,一佳的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你这是摔的吗?是不是王宏打的?”

      听到尚葵这话,一佳更是不安起来,“瞧你说的,怎么可能是打的呢?没有啦,是我自己摔的,再说两口子打仗是常有的事儿,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冬雨关切地说: “一佳,你可不能太傻了,让人家欺负,委屈了自己。”

     “谁能欺负我啊,人家巴结我都来不及呢,你们别瞎猜了,没事儿。” 。。。

      冬雨经历了她人生中最累的一天,她就像是死过一次,她为自己的大胆而后怕,夜里躺在床上,她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白天的事,强烈的犯罪感和恐惧感一起涌上心头。

      还有明天,她要如何去面对郝峰,郝峰会告发她吗?直觉告诉她,他不会,事实上郝峰一直很帮她,为什么自己总是在关键的时刻遇到郝峰,在医院里、在酒桌上,还有今天,难道是老天的安排?冬雨思前想后,心乱如麻,郝峰是有妇之夫,自己现在有男朋友,他是文海!

      冬雨就这样强迫自己,把郝峰的名字从大脑里面赶走,然后又强迫自己去填满文海,填着,填着,只有几秒种,她又一次被唯一佳打断,一佳的手臂到底是怎么回事?冬雨是见过王宏的,她能感觉到王宏是个有很大脾气的人,难道真的是家暴?一佳可是和公婆在一起住的,难道他们不去阻止?

      一佳啊一佳,你一身的绫罗绸缎、珠光宝气,可是你的婚姻到底幸福吗?那些物质上的东西真的值得你去忍气吞声?冬雨暗下决心,一定找个机会和一佳好好谈谈。

      冬雨不明白这一夜为什么这么快就过去了,她几乎还没有来得及睡上一会儿,而此刻她不得不去面对她最不想面对的人。

      当冬雨来到办公室时,郝峰已经恭候多时了,他阴着脸,看着冬雨,“把门关上!”

      冬雨知道,这小子还在生自己的气,她随手关上了门,转过身来,装着一副轻松的样子,“怎么了,郝处长?”

      “你少装!” 郝峰板着脸,“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没什么,我到办公室拿点材料,加个班。”

      “还骗,说瞎话都不眨眼,那你怎么不走前门?你为什么到原总办公室去?你偷没偷东西?”

      “郝峰,你可别瞎说,我什么也没偷过,只不过是有份原总的文件,落在我那,我顺便放回原总的办公室,我是从家里走来的,所以是从厂后门进来的。”

      看着顽固不化的冬雨,郝峰气急败坏,“好你个冬雨,厕所里的石头,你是又臭又硬,不见棺材不落泪,你到楼上看看吧?”

     一听这话,冬雨的心里一下子毛了,“楼上怎么了?”

     “自己去看!” 郝峰气愤地抓起安全帽,头也没回走出了办公室。

      楼上发生什么了?难道自己的罪行被发现,现在该怎么办,会不会被逮捕?冬雨一下子慌了,她傻傻地坐在那里,思前想后,虽然是第一次“作案” ,可是她很谨慎,什么也没拿,应该不会有问题,一定是郝峰告密?不,不能,那一定是郝峰和她开玩笑,冬雨决定到楼上去看看。

11.jpg《原创故事,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郝峰 - 2011年3月18日 01:01

    哦,又是沙发。 上次被我猜中了。但心里很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谢谢分享。

  2. 2. 月河 - 2011年3月18日 09:48

    这两天超级忙,地也荒了,故事还没写完,周末一定抽时间去佛光山祈祷一下,为日本大地震的死难者祈祷!

  3. 3. 莽牛 - 2011年3月18日 10:04

    越写越精彩了。

    回复:多谢莽牛的鼓励。

  4. 4. NoName - 2011年3月18日 14:11

    I am checking 51.ca a few times a day, just to see your fiction Expecting.

    回复:您的话让我很感动,也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再次感谢。

  5. 5. 往事如烟 - 2011年3月18日 17:50

    夜幕下的哈尔滨.

    回复:差得太多了。。。

  6. 6. daxuewuhen - 2011年3月18日 21:43

    冬雨真“傻”。但“傻”的可爱。关键时刻,嘎然而止。下集会是怎样呢?愿天下太平。

    回复:尽量写一个初问事世,不懂世故的小姑娘,我们刚工作时,应该都是这样吧。

  7. 7. 加国无为 - 2011年3月19日 22:44

    上来支持月河,周末好!

    回复:谢谢无为闭关后来上来问好,也祝你周末愉快!

  8. 8. 月河 - 2011年3月20日 10:07

    感谢大家的再次支持,写这段时正看谍战片,写的时候自己也有些心惊肉跳,最近实在太忙,又在忙着报税,所以可能三天一集,望读者原谅。 也祝大家周末快乐!无为,我以为你回国了,国内能看到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