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涕放屁

2010年5月6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心得体会 | 作者: 刘旭暐 | 221 浏览
字体 -

 

大学毕业后分到一家省委级的事业单位, 当时刚走出校门, 年轻气盛,  对官僚主义一点都看不惯. 对同事们都习以为常的社会现象, 自己是觉得又好笑又好气.  想把它写下来, 故事太多了, 写一本 新官场现形记都绰绰有余.

 

刚出国, 对一切都感到新鲜, 但因为语言不通, 对当地的文化不了解, 所以没法发表评论, 赞扬也不对, 批评也不对. 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或者说是麻木了, 现在竟然想不起来曾经对啥事物新鲜过.

 

在国内也好, 到国外也罢, 新到一个地方都涉及到一个 融合问题, 就是融入到当地文化里. 加拿大是移民社会, “融合就成了政治问题. 政府花了很多钱, 制定了很多政策, 雇佣了很多人, 希望能加快新移民融入加拿大的过程.

 

有些东西很快就被新移民接受了, 比如说离婚. 据说新移民的离婚率和当地人一般高, 或更高. 但有些东西却很难被接受, 比如说打噴涕, 打隔和放屁. 这三者都是自然现象, 或是人的本能, 华人和当地人都一样不得不打噴涕, 打隔和放屁. 我所说的难以接受或融合指得是对这三者的态度.

 

打噴涕好象东西文化差异还不是很大. 小时候就听人说过, 你打一个噴涕的话是因为有人在想你, 一般都说是你妈. 但你周围没有人因为听到你打噴涕, 所以劝你赶紧回家. 即使他们知道有人在想你, 一般也不表态. 到了国外就不一样了, 在法国和魁北克的时候, 别人说 “ A vos souhaits! ”, 到了安省就变成了 “ Bless you!”.  刚开始搞得人莫名其妙, 后来也就习惯了. 但到现在还不明白, 到底是祝愿啥, 是长命百岁, 还是心想事成? 

打隔文化差异就大了. 在中国, 你在饭桌上可以尽情地打隔, 想打多少打多少. 如果在自己家, 家里人知道你吃饱了. 如果在别人家, 主人听到你的 声很高兴, 证明饭菜不错. 如果在饭店, 我经常看到有人一边抚摸自己的大肚子, 一边用牙签扣牙, 一边打隔, 一副酒足饭饱心满意足的样子. 到加拿大, 情况就完全相反了, 在自己家都不敢打隔. 有一次我不小心打了个隔, 我小女儿竟然要求我说 “ Sorry!”, 弄得我又好气又好笑.

 

放屁问题就更大了. 在中国你放个屁一般没有人理你, 顶多象征性的捂捂嘴, 或者如果你的 声很特别, 大家笑笑而已, 就当你给大家说了个笑话. 在加拿大, 我是几乎没有听到过人放屁, 好象加拿大人就不放屁. 有一天晚上, 参加一个税务培训, 好象肚子着凉了, 在课堂上放了个响屁, 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 过了几秒种, 离我还有好几个座位的一个中年女人竟然要求我说 “ Sorry!”. 我当时的回答是, “If I don’t?”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