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心得 的存档信息

软件测试QA面试经历:面试就是让你讲自己的故事

标签:

我在六月份有很多面试,一共有八个。五个面对面的,三个电话的,主要是问我QA的流程。我就跟他描述用QC去管理整个Test,怎么去Report那些Defect。怎么跟Developer打交道这是每个面试必问的,我后来已经是觉得自己比三个星期之前答得好多了,就是UAT你跟User一起发现Defect ,还有就是说一些带Line的情况,还有就是有没有什么Challenge的项目。 实际上这些所有问题都是为了让你… (阅读全文)

别人的成功 你也可以“复制”

在我们找工作的时候,总有会伴随着一些方方面面的“难题”,这些“难题”可能源于你的求职简历,你与Job Agent有效交流,或是面试问题,这都是影响你最终的Offer障碍。同时,求职的失败与通知的“毫无音讯”,又在消耗着你的精力,打击你的信心。 其实,这些求职上的技巧与经验,我们每一个人都非样样精通。也许你能从你的求职经历中,逐渐地摸索出自己的求职窍门,同样你会花费大量… (阅读全文)

你利用这些隐形“财富”了吗?

常人说:经历就是财富,如书籍,无形。如果你处于“经历过”的处境下,它会给你带来借鉴与选择。人的阅历越多,那么他通往所向往的目标也最近,不会在选择时纠结,不会在问题上停步,不会在错过后遗憾。这些都是我们从书籍与经历中带给我们的无形“财富”。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那这些“财富”你都要一个一个的经历,才能得到吗?其实不然,书籍是我们最好的老师,而将别人的经历融会… (阅读全文)

是我们错过了好工作,还是好工作错过了我们?

亚洲蝴蝶拍拍翅膀,将使美洲几个月后出现比狂风还厉害的龙卷风,这称为“蝴蝶效应”。其实人生也是如此,在人的一生中会遇到无数个选择,有些选择可能是让我们觉得微乎其微的,我们总是觉得它们“不重要”、“有很多比它还重要的事”,以至于不知不觉将它们忽略,轻易的判读或放弃了。但这些我们没能重视的选择,产生的结果可能会改变我们的一生。 听移民朋友们说起最多的话题就是工… (阅读全文)

无专业背景离专业工作差多远?

我们一家一直都在租住的地下室生活,我丈夫给一家装修公司做工人,我在一家CD厂做包装,刚来的时候孩子15岁,上10年级。我们当时的收入,两个人一共2000块钱,根本就租不起别的房子。我先生有的时候会接一些小的散活干干,和家人商量后决心学些技术,查了一下软件测试,我就立刻走访了几家College。最后找到一家我认为不错的,有培训有实习,而且强项就是软件测试。回到家我跟… (阅读全文)

Second Career Program 申请故事之九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我听说Second Career Program也是在最近五年的事情,要说我为什么对这个项目感兴趣,这是因为在我有了两个小孩之后,对我目前的工资真的很不满意,而Second Career它的有一些专业给了我Move Up的机会,这是我最终考虑申请Second Career Program的一个原因。而且在上学期间有政府的学费补助、幼儿补助,特别适合我这种已经有三四年没有工作的妈… (阅读全文)

Second Career Program 申请故事之八 失落的全职妈妈自信也能加入IT

我来加拿大四年有余,刚来加拿大时因为小孩小,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想在华咨处混着,在一次朋友BBQ的场合认识了一位老乡,她跟我讲了一个道理,说我如果一直在华咨处混的话,两三年后的我还是老样子,什么变化也没有,给我的建议是走到职场去,哪怕是累脖工,可以给自己积累工时,之后想参加什么培训或多生个小孩都有益,她的话点醒了我,刚好另一位朋友给了我去密市区参加一… (阅读全文)

新职学院设立“新职校友互助奖”

为了更好地鼓励新职校友互帮互助、顺利就业,新职学院特别设立了‘新职校友互助奖’:具体规则是只要校友愿意做推荐人,将学院选定的学员成功推荐到本公司,或校友能够起到推荐作用到其他公司就职,从事软件测试专业工作并通过三个月试用期,作为推荐人的校友就可获得学院颁发的一千加元奖励。 在今年4月13日举行的“2014新职校友会”上,新职学院校长Steve向成功推荐校友进入银行… (阅读全文)

Second Career Program 申请故事之六 峰回路转在新职

首先我介绍一下我自己的背景。我来加拿大将近十年,曾做过那个餐馆的Server,也在一个卖机票的地方做售票员。背景是比较简单的,做Server做久一点。没有做过任何的专业工作。在国内是旅游专业的大专毕业,是和IT没有任何关系的专业。 因为我不想长期的做那种像餐馆的这种,这种类似的Labor的工作。我觉得Second Career是一个很好的可以让我上学的方法,然后通过这个上学… (阅读全文)

Second Career Program 申请故事之五 新职的帮助让我终身难忘

现在回想起当初我做Labor工的那些经历,至今心里还有些酸楚,其实我和一般移民加拿大的朋友们一样,英语语言成了我的最大障碍。在加上我在国内一直是从事办公室的工作,没有什么专业基础,只能找Labor工这样的工作,在做了几份Labor工的工作,我的身体真是很难再承受了,而市场上像我这种条件的也只有Labor工的工作,所以在Lay off以后我就考虑自己必须要学一个专业,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