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聊聊小波兰:多伦多那些地儿

字体 -

波兰是哥白尼,肖邦和居里夫人等科学文化巨人诞生的国度。那斯拉夫少女的妩媚风姿和美轮美奂的欧风建筑,也深深铭记于脑海。对我而言,华沙,波兰,一直是与古老,美丽,文明相联系的。当得知多伦多有个小波兰时,那种喜悦溢于言表:华沙太远,波兰街也可以逛逛嘛。

称为小波兰Little Poland的波兰人聚集区,位于樱花烂漫的高地公园High Park东边。主街为Roncesvalles Ave。该社区也叫Roncesvalles Village。

最早,这里是多伦多郊区的一个叫Brockton的小村庄。后来,一部分土地分割为宅基地,更大部分分配给了多伦多的名门Ridout家族和杰出建筑师John George Howard为农场。可惜,他们在城里都有自己的业务,几乎无暇顾及农场。不过Howard还是抽空建了两栋屋,其一就是依然坐落在高地公园的度假屋Colborne Lodge(建于1837年),现在为多伦多市政府拥有的10家历史博物馆之一。

1850年,Colonel O’Hara因参与平叛多伦多第一任市长麦肯锡领导的1837年叛乱有功,获得Roncesvalles Ave身下的大片土地。现在,该地区的许多路名就是由其家族命名的,Roncesvalles就是其一,为O’Hara于1813年在西班牙与拿破仑军队打仗时Pyrenees战役发生地点。

他死后,土地又被分割和多番规划,并于19世纪末并入多伦多。自此,整个市政建设得到飞速发展,从学校,图书馆,公园,教堂到街道,铁路,高速公路等;从此,也吸引了大批居民,成为了现代城市的一部分。

最早来社区定居的都是中产阶级,主要为大不列颠后裔。波兰移民聚集在此已是后话。多伦多市府花名册表明,有记录的最早波兰移民是在1860年代。第一波的波兰移民,时间在1890年代,主要聚集在多伦多市中心,以农业工作者和艺术家为主。二战间及战后,大批工程技术专业人士移民来此,并逐渐西迁定居Roncesvalles Village,组成了北美最大的波兰人社区,尤其在Roncesvalles街形成了特色鲜明的Little Poland波兰街。

阳光灿烂的春日午后,我踟蹰在小波兰街头,有一种久违的愉悦,心想:最美的季节已经到了。且不说门口摊开的那一桶桶娇艳鲜亮的待售五彩花束,那路灯柱上,街边坛里,那店前门后,橱窗里外,也是争芳的花朵。花儿装扮的世界,斑斓缭眼,且散发舒心的气味。街区的维多利亚式住宅,虽旧但整洁漂亮,躲在林荫下的院落,或是绿草如茵,或是姹紫嫣红。煞是好看。不禁感到,波兰之心是爱美之心。

在街上,迎面感受到的,满是东欧的色彩和风情。满街Poland,Warsaw的字眼。路牌是波兰国旗的红白标准色系。沿途是波兰裔的教堂,银行,图书馆,社团机构,影剧院,药店,诊所,时装店,鞋店,书店,文具店,礼品店,画廊,报社,摄影服务社,餐馆,酒吧,咖啡厅,杂货店,面包蛋糕烘焙房,烧腊食品店,五金铺。一切的一切,应有尽有。活像一个气息浓厚的波兰小镇。此间,Solarski Pharmacy是多伦多最老的药局之一,Gazeta报社则是全加唯一的波兰裔报纸。

对中国人来说,最感兴趣的莫过于令人垂延欲滴的美食。波兰人有句老话:Bread unites the strongest。此话揭示了面包在波兰人饮食中的重要地位。其面包自然了得,但其他面点也毫不逊色:Nalesniki 咸甜香馅饼,paczki波兰甜圈饼doughnuts,pierogi波兰饺子(馅是肉,土豆和cheese),波兰传统面条。每样少吃点,不然,您绝对要错过香气诱人的著名小吃: Kielbasa不输德国的波兰香肠,kasza波兰式腊八粥(各种麦片加以土豆熬煮)。最重要的是,绝对要去品尝用传统密技烹饪的特色佳肴:腌熏肉,pieczony schab烤猪腰肉,flaczki动物肚子,Beet甜菜根汤,kupusniak酸汤。最最不可忽视的是波兰酸菜bigos“必高思”。它是穷游波兰的驴友们再三回味的。据说,中世纪的波兰餐桌上就有这道菜,无论贵族还是平民,聚会时无此不欢。做必高思时,把各种白菜和各种肉类放在一起炖,味道独特香气袭人,人人赞口不绝。至此,您也会想,波兰之心是美食之心了吧。正宗的餐馆有Staropolska,LaLa Bistro。

街中段的教堂St. Casimir’s Roman Catholic Church是大多市30多万波兰人的精神家园。因为波兰之心是圣心,是侍奉基督的,即使在共产主义统治下,依然有80%的人信奉天主教。正是如此,波兰籍的保罗二世成为第一位非意大利籍教皇也就不奇怪了,自然也成了波兰人圣洁的象征。为了纪念教皇保罗二世于1984年到访多伦多,小波兰勒碑纪念;为了纪念教皇保罗二世的再度来访,又在此立像纪念。当保罗二世去世时,无数的波兰裔人涌向了以此为中心的小波兰街头,悲伤流泪,默默怀念。

路的南端的广大临湖区域,原来是建于二十世纪初的Sunnyside Beach and Amusement Park。现在街区有巨幅室外壁画再现了当时的情景。后来1955年,建设Gardiner高速公路时,被拆了。现在,仍建有一个很小的街心花园,并矗立着Katyn卡廷大屠杀纪念碑。1940年,大约有2.4万名波兰被俘军人等被苏军枪杀埋葬在卡廷森林。这是波兰人永远的心中之痛。波兰之心,也是受难之心。

跨过湖滨大道,就是绵延几里,风光旖旎的West Beaches。此间有一个以杰出波裔加拿大人Sir Casimir Gzowski命名的公园。与肖邦同时代的Gzowski,是波兰移民的骄傲和榜样。他因参加1830年波兰革命而被流放到美国。1941年,因参与Wellland运河工程,他移居安省。作为土木工程师,他参与了多项重大工程,如水牛城连接美加的和平桥,Welland运河,Yonge街尾段,东部两条大 铁路St. Lawrence and Atlantic Railroad和Grand Trunk Railway,Niagara瀑布景区建设。1890年,维多利亚女王授予他爵士头衔。1896至1897年,Gzowski又被任命为安大略省总督。在公园里,还建有一个Gzowski纪念碑。Gzowski与哥白尼,肖邦和居里夫人一样,与千百万的波兰人一样,有一颗爱国之心,不屈之心。

平常的小波兰是闲静温和的。但到了每年九月的波兰节,却又动感十足。因为,除了美食外,还有波兰音乐,波尔卡舞蹈,身穿传统民族服饰的漂亮妹妹,以及其他文化展示。届时,请不妨到此来狂欢,来感受一下多元文化的无穷魅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