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辩诉交易zt

字体 -

受加拿大律师协会的邀请和加拿大国际开发署的资助,2004年3月20日至4月2日,笔者在内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司法改革考察团到加拿大进行了考察访问。作为考察团法律改革项目的主要负责人,笔者对辩诉交易在加拿大实践情况进行了专门的了解。与美国的辩诉交易相同的是,加拿大的辩诉交易适用于所有的刑事案件,控辩双方就罪名、罪数和量刑均可交易。加拿大的辩诉交易比美国的辩诉交易更加灵活,控辩双方不仅在案件庭审前可以协商,而且在案件进入开庭程序后,控辩双方均可要求法官暂停审判而交易协商,这一点与德国刑事诉讼中的协商十分相象。在认罪案件的庭审中,加拿大的法官有绝对自主的裁量权,对于控辩双方的协商,法官的最后量刑通常不会超重,并且经常出现法官的量刑判决轻于控辩协商意见的情形①。 加拿大的刑事案件只有5%左右进入正式的开庭审判程序,95%的案件是以辩诉交易、代替性惩罚和主控官撤销案件而被处理的。

笔者问及加拿大的辩诉交易是否应当征询被害人的意见时,来自安大略省一位资深的检察官的回答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主控官应当有自己的主张,主控官的意见不能受制于任何人,尤其是被害人,他(她)们的意见是不能考虑的,因为被害人从来不会愿意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即使他(她)得到了赔偿。另一位检察官副主席补充说,主控官代表的是国家,而不是任何个人,被害人不是国家,但在辩诉交易的过程中如果问一下被害人的意见会更好,但不一定采纳。同时在场的两位资深辩护律师也阐述了与主控官相同的观点。

虽然辩诉交易在加拿大的刑事司法中占有相当重要的成份,但加拿大的成文法与判例法中均没有明确确认。多伦多大学法学院Hamish Sterwart Associate Professor回答笔者对于该问题的提问时说,辩诉交易在加拿大的司法实践中已经生存了几十年的时间,立法确认辩诉交易的意义不大。

渥太华时间2004年3月30日上午,笔者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法院(Ontario Court of Justice)旁观了一个刑事案件的“审前会议”②, 其实质内容就是法官主持下的辩诉交易。案件在法官 C.Dorual女士的主持下,在安大略省法院的一个会议室中进行,主控检察官A.rajsoy先生(联邦检察官)、R.tallin先生(安大略省检察官)和辩护律师Heather Perkins Mevey女士共同参加。控方认为被告人Roger Vasquat涉嫌10个犯罪3个罪是运输毒品罪(Trafficking in Cocaine)和制造毒品罪(Crack Cocaine);2个罪是拥有毒品罪(Bearer of Undertaking);3个伪造文件罪(Utlering Forged Document);1个拥有盗窃物罪(Possession of Stolen Property);1个违反保护观察条件罪(Breach of Probation)。因为审前会议之前,Heather Perkins Meveyn律师已经从主控官那里获得了关于本案的全部事实与证据材料,所以在审前会议上,Heather Perkins Mevey律师认为主控官对多数罪的指控不能成立,双方在法官 C.Dorual的主持下协商:由辩护律师与被告人沟通对1个拥有毒品罪(Bearer of Undertaking)、1个拥有盗窃物罪(Possession of Stolen Property)和1个伪造文件罪(Utlering Forged Document)作认罪供述,检察官放弃对其余7个罪的指控;3个罪分别监禁30天共90天;15天后开审。整个交易过程用了不到20分钟。

辩护律师Heather Perkins Mevey女士与笔者交谈时说,如果被告人不同意交易,一旦检察官的全部指控成立,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最高刑10年有期徒刑;通过辩诉交易方式解决此案,被告人只须90天的监禁,现在被告人已被羁押28天,按照法律规定可以折抵刑期56天,15天后开审,又可折抵刑期30天,等于庭审后被告人即可被释放。

在加拿大,对于通过辩诉交易方式解决的刑事案件,被告人可以上诉,但在司法实际中,被告人上诉的比例极小。笔者分析认为,之所以允许被告人享有上诉权,一方面是因为对被告人权利的充分保障,另一方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在加拿大的法律中并没有认可辩诉交易的合法性,所以对于被告人法定的上诉权无法限制。这也是加拿大辩诉交易的一大特色。

在笔者对加拿大辩诉交易的考察访问中了解到,加拿大辩诉交易的另一个特点是无论是检察官、法官、警察和律师,还是学者、公众与政府官员,对于辩诉交易在加拿大三十多年的实践均表示出很大程度的赞同,认为如果没有辩诉交易存在,加拿大的刑事司法将会无法运转。只有少数学者表示出对辩诉交易的批评,认为辩诉交易漠视了被害人的权益,存在权利(力)分配的不平均;辩诉交易致使有些证据隐瞒,故意不向对方展示;辩诉交易完全由主控官与辩护律师主导,公众怀疑双方交易的诚意。

注释:

①笔者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考察访问时,曾经于3月25日下午在省法院旁听了2小时的认罪庭开庭审理。在由一名法官主持的认罪庭开庭中,2小时审理并当庭判决了9个罪案,法官的最后判决全部轻于控辩双方的意见。该法官与笔者交谈时说,判决的目的不是为了单纯的惩罚,对于被告人已经认罪悔罪并已经被羁押一段时间的,应当尽量考虑社区矫正和缓刑。该法官先作了33年的辩护律师,又作了13年的法官,他介绍最多一天可处理300余件罪案。这个数字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但加拿大的实际情况是,所谓的罪案,其中诸多是轻罪案件,如偷几片面包、酒后驾车等都构成犯罪。

②当日中午,该法院法官邀请笔者所在的考察团成员在该法院餐厅共进午餐,笔者问及有关审前会议的规定时, C.Dorual法官介绍说,对于控辩双方均表示同意或者正式开庭时间可能在1日以上的案件,应当在法官的主持下,召开由控辩双方(不包括被告人)参加的“审前会议”。

***加拿大概况*** 加拿大也规定了辩诉交易程序。但它只适用于一定范围之内的罪,根据加拿大《刑事法典》第801条、787条的规定,所犯的罪在2000加元以下罚金,或6个月以下监禁,或者二者并处,才能适用辩诉交易程序。另外法院还审查是否基于最有利于被告考虑并不因此悖于公共利益。在这些诸多条件下,被告人一旦作出有罪答辩,可以对被告人不定罪,而从裁定免除其刑事责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