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一强奸无罪,孙中山乱伦何辜?

字体 -

共匪每届匪首上台都有自己的关键词,毛的关键词是“革命”,华的关键词是“凡是”,邓的关键词是“改革”,江的关键词是“代表”,胡的关键词是“和谐”,而近平老弟的关键词是“梦”,口口声声要实现所谓的复兴梦、中国梦、宪政梦,把中国复辟到一个未知的朝代中去,把亿万中国人裹挟到一个他个人梦寐以求的年代中去。

我告诉习总,要做复兴梦,睡之前除了要洗脚,更要先“三省吾身”,要先总结下历史。人须诚实,不可昧心,否则容易做恶梦。对待历史问题,国家必须要有司马迁的精神,这才会有正气。骗子能猖狂一时,绝不可能得意一世,一个人如此,一个党如此,一个国家也如此。听说习总和俺弟媳彭大将军信佛信得很虔诚的,应该知道佛教讲的“发露忏悔”是什么意思吧?人也好,政党也好,国家也好,如果不敢坦然承认自己说过的谎话,做过的错事,没有勇气把自己做过的的丑事当众说出来,忸怩作态,妄图学轮子那套躲在被窝里把党票给退了,稀里糊涂搪塞过去,那是没有希望的,那是自欺欺人,宇宙从不接受这种忏悔方式。我这样建议习老弟,也同样这样建议台湾小朝廷里坐着的马老弟。

你们汉人搞出来的什么共匪和蒋匪是古往今来两大最著名的奸党,比当年魏忠贤的阉党还奸,你们在得意于在世间捞得的那些利益前,希望你们先把自己下贱的身份先搞清楚。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其实贵两党党员都是魔转世来的,最后都是要下地狱的。你们一贯篡改历史、指鹿为马、拒不认错,治下正人君子受迫害,小人奸佞得猖狂。如果不把历史真相告诉世人,我告诉你习老弟,你的中国梦恐怕又将是场噩梦,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黄粱一梦,是骗民主痴迷者的玩艺,和影帝的忽悠异曲同工,和矮子摸石头过河没区别,到头来依旧是在乱坟岗鬼打墙瞎走一气,你个人的下场也不会太妙。

今天我呼吁习总要解决的一个历史问题,就是孙中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究竟该不该被尊为国父?根据现有的资料,发觉它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渣,是破坏中华文化的总魔头,我总结了以下几点,希望习总将其请出庙堂,断其祭祀,在天安门边上的中山公园掘坟挖尸,锉骨扬灰,以正本清源,方可谈论复兴。

一、孙中山是邪教信徒,其毒无比

在中共编撰的教科书和儿童读物中,介绍孙中山时,说他从小在家乡就喜欢听太平军老战士讲故事,给他幼小的心灵播下了革命的种子。众所周知,洪秀全的那个组织是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既然孙中山对此心驰神往,此后的所有“革命行动”都以此“邪”字展开,应该也是个邪教分子。

二、孙中山是机会主义分子,有奶就是娘

孙中山官瘾很大,他当初并不反清,甚至还写了条陈,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贤达写了推荐信,一路喊着“太后英明,我孙文愿以区区微忠,尽瘁朝廷”,跑到天津求见李鸿章,跑官要官,让李鸿章赏个一官半职,不想大清只重用忠臣义士,让中山遭到了冷遇。一怒之下,羞愧难当,口号马上180度大转弯,扬言要“驱逐鞑虏”,借用大汉族主义情绪推翻满清,“以后闯出个事业来,让你们后悔!”此后的种种丧心病狂皆来自于此。

此种货色古已有之,黄巢科举不中,官瘾未过,故而冲天一怒,扬言“我花开后百花杀”,回到乡下蛊惑愚民造反,席卷半个中国,其狭隘的报复心让数百万人丧生。洪秀全屡试不中,对大清因爱生恨,也如法炮制,更采用卑鄙手段,创编邪教,荼毒生灵何止千万?

此货今亦有之,狸哄稚当年为了能混进体制,加入贪腐集团分一杯羹,削尖脑袋找机会能和中央领导们坐在一起盘剥百姓,也向老江献计献策。他剽窃了《道德经》和《论语》里的词句,写下狗屁不通的经文《富而有德》、《修内而安外》等,满篇全都是教老江如何玩弄权术,控制愚民的,央人送进宫中,求老江御览,以为定能惊得老江拍案而起,认定它是比王沪宁还王沪宁的治国能人,三顾茅庐请他出山进政协当官。待受到老江奚落后,这心性极端狭隘的小人居然恼羞成怒,策划了震惊中外的425事件,此后又投靠美帝反共,诈骗美元去了。

三、孙中山是黑社会成员,无恶不作

中共的八大政治花瓶中,有一个叫致公党的,原名洪门致公堂,是流窜海外的下三滥福建人广东人组建的黑社会帮派,和臭名昭著的福清帮没什么区别,一贯欺行霸市,收取保护费,欺负曾节明那样的老实人和外乡人。而孙中山在里面担任“洪棍”,也就是“元帅”一职,当年好不威风!

孙中山每次搞所谓的“起义”,倚仗的骨干势力往往都是青帮洪门之类的黑社会组织和反动会道门,乌七八糟。可惜这些家伙虽然凶恶无比,但又个个自以为是、互不服气、相互拆台,都人品极差,往往尚未起事,就事机泄露,帷幕还没拉开,戏就演砸了。若是侥幸,甫一得手,头目们就幻想要“当皇帝了”,各不服气,相互拆台,每次的结局都是树倒猢狲散,狼狈不堪,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成了世人的笑料。

在事实面前,刮民党对孙中山加入黑帮的历史也无法抵赖,只好圆场说:“这是革命的需要嘛!为了革命,有什么恶不可做呢?喽啰加入黑帮是罪该万死,伟人加入黑社会是顺天应人。”而共惨党对这段历史干脆提都不提,反而花纳税人的钱把致公堂给养了起来。朋友们,这还有天理吗?这不正说明刮民党共惨党都是黑社会吗?

四、孙中山是恐怖主义分子,迷信暴力

孙中山领导和结盟的邪恶组织,做得最多的事,除了“起义”,就是暗杀。扔炸弹、埋地雷,下烂药、捅刀子,根本不顾及伤不伤及百姓。当然,具体送死的炮灰都是他骗来的小喽啰。这些行为照现在美国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和塔利班基地组织和伊拉克人肉炸弹无异,孙中山就是拉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以后的刮民党本性不改,也成立什么军统中统的,暗杀竟成了其最主要的业务。

孙中山迷信暴力,相信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从肉体上消灭对方。于是,他不仅用这种手段对付敌人,也用这种手段对付同志。蒋介石的回忆录记载,当年光复会首领陶成章最喜欢暗杀,由于手下有徐锡麟秋瑾等极端主义分子,声名大振,于是孙与之结盟,但陶要求孙经济支援,孙慨然应允,但回国后分文未给,耍弄了陶,与陶结下了梁子。陶随后经常揭他的丑,指责孙私吞捐款,引起了孙的仇恨,私下密令蒋趁陶在上海广慈医院住院,亲自带手枪将其击毙,举国哗然,蒋畏罪潜逃去了日本。陶成章暗杀别人一辈子,到了末了,竟也让别人给暗杀了,“莫动刀,动刀必被他人杀!”这也算是罪有应得了。那么究竟孙有没有密令蒋这么做?世人虽无录音机录下孙大炮当时指使蒋介石杀人的音,但都心知肚明,就连现在的评书艺人单田芳在说书《民国英烈》时也敢大胆暗示就是它干的!

孙大炮还喜欢嫁祸于人,现在的学者一般认为宋教仁之死,幕后主使不是袁世凯,而正是孙中山。因为袁世凯没有作案动机,宋教仁几次表明要和袁世凯合作,为此不惜在饭桌上和孙的死党、黑社会老大陈其美发生争执,陈甚至当场要掏枪出来打死宋教仁,被大伙拦下。而宋教仁在党内的声望当时已经对孙造成了威胁,许多观点和孙水火不容,反和袁越说越近,孙妒火中烧,唯有消灭宋的肉体才能维护自己的权威,有行刺的动机。而且案发之后,袁坦然应对,愿意以法律途径解决争端,孙却惧怕司法调查,坚持以军事行动来代替法律,慌忙组织“二次革命”,发动内战来搅混水。结果兵败如山倒,逃到日本去避难了。

五、孙中山是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卖国求荣

每每孙中山发动内战失败就逃到日本,为了得到日本主子的赏识和支持,勾结日本特务组织黑龙会,和日本签订臭名昭著的《中日盟约》,许诺只要帮它夺取政权,则汉人以外的国土,即满蒙等都让给日本,他从不认为东三省和内蒙是中国的领土。中国的厂矿铁路都和日本合办,军队和政府招外国人都主要考虑日本人,允许日本在华驻军,只求日本给枪给炮帮它夺权。这不是彻头彻尾的卖国贼吗?

十几年前,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剧组在日本搜集资料时,日方将许多历史原件拿给剧组看,剧组人员大吃一惊,原来没想到自己拍的电视剧是在为国贼树碑立传!所谓的国父其实就是国贼!

不仅投靠过日本,孙中山还逃亡过英国、美国,为求庇护,也签订了不少卖国条约,到最后,又联合中共,向苏俄摇尾乞怜,哀求苏俄军事帮助来发动内战,帮他打江山当儿皇帝。致使中共乘机坐大,在湖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时国人皆曰“党人可杀”,这里说的党人,是指共惨党,也指当时助纣为虐的刮民党,最后使中国沦为一片红色恐怖,孙要付首要责任。要说吕布是三姓家奴,而孙大炮不仅是倭奴、美狗、英狗,晚年还投靠苏俄,将共产祸水引进中国,四姓家奴,五姓家奴都不止。也只有汉族才出这样的冤孽,没有孙中山捣乱,何来军阀混战?何来国共内战?何来日本侵略?何来共惨党执政?何来三反五反?何来文革十年?何来现在的贪官遍地?要说毛饿死8000万,孙直接间接害死的何止8亿?

罄南山之竹作笔,倾东海之水做墨,也写不完孙中山的罪恶!国共两党为了不让人民知道真相,对历史问题一贯扯其谎而掩其实,无数愚民至今仍对国贼顶礼膜拜,认贼作父。可悲啊!习总认为靠谎言能实现中国梦嘛?习总认为要想实现中国梦,不讲清楚这些历史,稀里糊涂将错就错下去,靠谱吗?

六、孙中山是造假高手,无证行医

前年美国国家档案局公布的历史文件证明孙中山拥有美国籍。人们惊呼原来孙中山是美国人,美国人当了中国的国父,真是咄咄怪事!这让刮民党面子上很难堪,只好解释说,当年孙贼为了革命,为了能顺利进入美国借革命的名义搞募捐捞钱,不得不办了假出生纸,证明自己生于檀香山。但这起码证明孙贼的确是造假高手了。如此说来,我们以后把假证件假护照都有理由了,只要打着革命的旗号,就合法了?刮民党的混账逻辑就是,小民造假证件就要抓去坐牢,“伟人”办假国籍假身份证假出生纸,就不是罪,反成了脍炙人口的美谈。

不仅如此,孙贼还有假文凭,读了个类似中专的卫校,未取得行医执照,就敢在澳门无证行医。故意混淆英文doctor医生和博士的含义。就将错就错,一直瞎吹自己是博士,轻松地把中专学历提升了博士学历,幸好当年还没博士后,否则……,真他娘比唐骏还厉害。孙贼好做广告,学胡万林、狸哄稚等大吹特吹自己治病的奇效,真有那么多愚民上了当,结果,孙贼行医几乎把澳门某地的人都医绝种了,这才引起澳门当局的注意,查明后将其驱逐出境。

七、孙中山是变态色魔,禽兽不如

孙贼曾恬不知耻地告诉别人说,它除了造反以外,最吸引它的就是女人。刮民共惨两党的马屁精们马上竖起大指献媚道:“总理真性情中人也!”陈冠希、李宗瑞、李天一之流和孙总统相比,都算小巫见大巫,似乎也不那么丑恶,也应该受表扬,可以去竞选总统了。

它除乡下的原配以外,到处沾花惹草,女秘书被其诱奸,后收为填房,对15岁的日本女仆也不肯放过。30多岁时流亡日本,大月氏家好心收留了它,百无聊赖之际,它的魔爪居然伸下大月氏才12岁的幼女,不顾自己已婚的身份,向大月氏提亲,遭到拒绝后,贼心不死,想尽办法把幼女骗来把肚皮搞大,造成既成事实,生米做成了熟饭,逼迫大月氏无可奈何把女儿嫁给了它当妾。等把大月女睡腻了,生了小孩,孙贼提上裤子,甩了甩鸡巴,搽了下龟头上的精液就回了国,再也不回来了。这不就是流氓无赖吗?

孙贼在30的时候,见到朋友宋嘉树才两岁的女儿宋庆龄,竟然动起了邪念,不顾自己辈分上的差距,待女孩20岁的时候终于将其搞到了手,情同乱伦,猪狗不如。气得宋嘉树与其断交。对此等丑恶之事,刮民共惨两奸党圆场说:“这怎么是罪呢?这明明就是革命浪漫主义和传奇爱情嘛!领导玩女人,再玩也不是错,这是领导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就算是舒筋活血、发挥余热吧,马克思和燕妮,哪个伟人不性乱呢?”然后,似有所思遥望着窗外,动情地说:“你看这夕阳是多美呀!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沉年的酒,夕阳是迟到的爱,夕阳是未了的情……”瞧!它还唱上了。突然,它转过脸来,露出狰狞的嘴脸对小民威胁道:“你们要敢玩女人,那就是流氓成性,必须专政!”说完摔袖而去。大家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这只是被暴露出来的冰山一角,孙魔一辈子糟蹋过、骗奸过、诱奸过、强奸过、迷奸过、嫖宿过的雌性天知道有多少。而国共两党的马屁精们和“普世价值们”总抱着“为尊者讳“的原则,先是拼死抵赖,抵赖不成,就百般粉饰。如同维护韩寒造假一样,生怕否定了孙贼,就否定了辛亥,玷污了它们所谓的“民主共和”。

我就奇了怪了,小小一个雷政富睡了赵红霞,你们就不依不饶,逼着人家丢了官,而堂堂的孙大总统淫乱,你们怎么不仅能容忍,反而认其为父呢?难道尔等都是孙淫贼和妓女生下的私生子?雷政富小官一个,再烂只能危害一个区,百姓再烂,倒霉的只是其个人,而总统人品如何,关系整个国家民族,换在美国,这种疯子根本不可能选上总统。而在中国,似乎人人都有马屁精情结,只对总统、主席、委员长、总理、常委等大官宽容,不计其廉耻,而对百姓的道德水准却要求圣人般高。这不是本末倒置,舍大求小吗?为什么这时就不学美国了,要反其道而行之呢?这死鬼孙中山死都死好多年了,你们犯得上拍死鬼的马屁吗?

普世价值们无言以对,只好尴尬地干笑两声,继续耍赖道:“随你怎么说,这都是生活小节问题,我们要从大局看,只要孙大总统带领我们建设民主,推翻帝制,我们就作他粉丝。”那么孙大炮究竟讲不讲民主呢?请看下面的小节。

八、孙中山是独夫民贼,反对民主

有的人挺孙,说不管孙道德如何败坏,如何出卖国家,如何残杀同志,只要他坚持民主,就做他的粉丝。可惜的是,孙中山是个唯我独尊的人,极端仇视民主,比封建帝王还要独裁专制,民主只是它挂在嘴边忽悠无脑儿低能儿入伙卖命的托辞。

孙中山为窃取总统宝座,在帝国主义列强金钱和枪炮支持下,劫洋自重,发动内战,可惜志高才疏,结果每次都毫无悬念地旗倒兵散,成了常败将军。孙贼失败后,狼狈逃回日本狼外婆怀里呜咽。一边喘着粗气舔伤口,一边凶狠地瞪着狼眼痛定思痛,认为自己没夺得江山,都是“民主惹的祸!”于是计划对中华民国政府各级官员开展大规模的暗杀行动,为了手下人绝对听其指挥,效命送死,决定先整顿党务,改组同盟会、兴中会为“中滑革命党”,即刮民党的前身。孙贼竟然亲自拟定入党誓约,嘴里一边叫着“平等自由”,同时又把党员划分为“首义党员、协助党员、普通党员”几个等级,规定党员须无条件绝对服从“孙先生”个人领导,和封建帝王的“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如出一辙。还要象卖身契一样按红手印,做孙的包衣奴才。并象加入黑社会一样宣誓:“如有贰心,甘受极刑”。

对于这种极端反民主的做法,黄兴、吴稚晖、柏文蔚等人断然反对,拒绝加入,认为这好像是在“让犯人写供词按手印”。汪精卫等人愤然离去。而孙贼竟厚颜无耻地说,“这个党就是应该姓孙。”并嘲笑黄兴等人:“你们的见识有限,离开我去讲共和民主,是南辕北辙,所以你们就应该盲从我!”妄图“垄断民主”。民主都被垄断了,不就是独裁吗?我们封建帝制才是真正的科学和民主,我有文章专门论证。而孙贼所谓的民主,除了搞暗杀,什么都不会,挂羊头卖狗肉,比我们封建帝制好到哪里去呢?以上情节,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里对此有比较详尽的描述,黄兴等人在会上与其发生激烈的争执,双方丑态毕露,活像一场闹剧。幸好孙贼没有实际夺得天下,否则不知道要多出几亿愚民为其殉葬。

九、不能将辛亥叛乱的性质和其主要参与者的人品割裂开来分析

100年来,国共两大奸党千方百计美化孙中山,篡改史实,将其描画成圣人,然后杀光所有敢于说真话的司马迁,不给中国留下半点正气,让世人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不能公正地看待辛亥叛乱,以为这是圣人为国为民打的圣战。为自己执政的合法性找依据,继而保护两党党员们那可怜的贪腐权力和既得利益。

我们不能把辛亥叛乱和参与辛亥叛乱的主要人员割裂起来看问题。辛亥叛乱是孙中山一伙蛊惑愚民所做的刑事犯罪。辛亥叛乱本身是正是邪,给国家民族带领的是什么,和领导人的心是正是邪有极大关系,而孙某的邪性非一般人可比,此后100年的历史也证明其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就像一个人打枪,准星要差一点,心理波动一点,子弹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而辛亥叛乱对中国而言,就象是把枪口180度倒了过来,打死的正是自己,所以辛亥叛乱的结果就是要让中国亡国灭种,把中国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习总要不把路线从根本上扭转过来,扭转乾坤,拨乱反正,你以后的改革将寸步难行,“普世价值”走资派和顽固派就会拿那些辛亥叛乱时鼓噪的条条框框来制约你,你的复兴之梦从何谈起呢?因此要做复兴梦,就应该从揭批孙中山,否定辛亥革命始。

我要做的,就是还原历史,把真相告诉人民群众,让群众得到足够多的信息,辨别真伪,自己去教育自己,自己去作出分析,自己去评价辛亥叛乱。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