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到了讨论美国人叛逃到中国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字体 -

斯诺登事件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美国人跑到中国寻求政治庇护的事件,可谓前无古人,笔者在这里一个一个数一下这个事件带来的涟漪。

1,美国的“人权大于主权”的幌子被扯下,美国是主权大于人权的国家

斯诺登是美国人,也是因为在美国遇到不爽的事情而跑出来的,所以此次事件当然主要是美国的问题,而关于别的国家的内容,只是斯诺登随身带的小礼物而已。那我们看看斯诺登到底在美国遇到了什么委屈,以至于逃出美国闹出这么大的事件来。原来美国一直在以反恐或是侦查犯罪的名义,偷看本国人的各种媒介的通信记录和隐私,以及以(自认为的)世界警察的身份,偷看别国人的隐私和记录。

先说对本国公民的行为,以反恐和侦查犯罪的名义侵犯个人隐私和人权,听起来很有《反恐24小时》里男主角Jack Bauer的风范,但其实是严重违反美国自己制定的法律和世界公理的。举例说,当执法方需要对犯罪嫌疑人进一步调查时,需要给嫌疑人出具搜查令,然后才能合法的调查其私人信件,邮件等物,并且在搜查过程中要向嫌疑人保证与案件无关的隐私不被泄露,所以关键点在于“向嫌疑人光明正大的调查”。再举例说,当警方需要从飞机场茫茫人海中筛出劫机分子,需要在登机前设卡,公开的用X光机器或金属探测器搜查行李,这些规定都在航空公司的网站白纸黑字的写着。可见,在正常的文明国家里,任何搜查都需要告知被搜查人。 而美国对本国人民实施的侦查活动,明显不是正常文明国家的行径,而是偷偷摸摸的窥视监控,任何反恐或预防犯罪的借口都是苍白的,因为正常的反恐和预防犯罪的程序并非如此。要注意两者的区别:一个是依法公开告知的,一个是违反法律程序,偷偷摸摸的。

再说针对国外的行为,预防犯罪的借口更是辩解苍白。任何国家的法律,其生效范围仅限于国家的行政管辖区域(此谓主权),在他国领土上,必然要采用他国的法律。美国政府作为执法机构,其行政执法范围也不得超过本国管辖区域。而美国政府却是跨越大洋,去别国那里执法,这种事情被任何国家知道的话,必然会被断然否决,最多是将目标引渡回美,或者本国警察代为执法,绝无可能让美国警察跑到他国执法。当然美国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使用了偷偷摸摸的行径,在世界各国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美国达到了跑到他国执法的事实,偷偷的侵犯了他国的主权。

所以斯诺登这件事暴露了这么一点,美国为了国家的利益(主权)而侵犯本国公民的个人隐私(隐私权在美国宪法里为天赋人权),可见美国实质上是信奉主权大于人权的国家,以及是权力大于宪法的国家。而对外,美国是为了国家利益(自己的主权)而侵犯别国主权,而同时,被侵犯国的公民的人权也跟着丧失,也可见主权倘若丧失,人权必然丧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2,facebook,google,youtube,推特等“自由独立媒体”的伪善面具被扒下

作为鼓吹宣传美国意识形态的前哨战,网络媒体如facebook,google等,曾经可谓是相当嚣张。这些媒体公开保存甚至宣传中国邪教藏独台独等内容,由于这些内容在中国违反中国法律并且相关网站拒绝屏蔽,这些网站几乎悉数被中国封杀。这点成为了被西方自由假象迷惑的网友的长期抨击的理由。煽动网络舆论也就罢了,这些网站还会时不时的卖个萌撒个娇,比如上次的google退出中国事件,相当的热闹,尽管国内网民因为多用百度而不反对封杀,最终中国政府依然在外面落下个“封杀自由媒体”的名声。

现在斯诺登一口气把这些网站的伪善面具悉数扒了下来,原来这些网站并非是真正自由的媒体,而仅仅是不愿意被中国监控却乐意被美国监控的美国爪牙走狗。为何说他们乐意被美国监控呢?因为他们是私下跟美国政府达成监控协议,而不告知用户。如果他们不乐意,必然有所反抗,比如像谷歌退出中国的撒娇一样,闹个退出美国也不是不可以,学学人家阿桑奇,阿桑奇的维基解密才是真正的不叼中国也不叼美国的真正的自由媒体。

也许曾经会有个别的美国靠自由媒体监控世界的传闻,仅仅的是传闻而已,不会让某些人相信,现在人证物证俱在,比任何传闻都让人信服,相比可以让某些对西方人权自由还心存幻想的人士改变一下思维了。人证在香港,那么物证在哪?facebook,微软等企业在被曝光后,危机公关开始,几天之内就向世界公布了过去一年的美国政府向其要求调查的请求记录。要我说,太晚了点了吧。怎么被人点破了才想起公开了呢?如果斯诺登一辈子老死在美国,你们是不是一辈子都不公布呢?前文我说过,向被调查人公开告知是法律规定的程序,如果不公开告知,那么调查的性质就是非法的偷窥隐私,是违反宪法的严重罪行。更不要提这些网络媒体平时把自己化妆成的“中立自由独立,敢于跟政府对着干”的无耻伪善假面具了。

3,美国贼喊捉贼放屁说别人臭的把戏演砸,中国意外捡到便宜。

就在不久前,美国发动了手下众多的爪牙媒体,对中国展开了新一轮的舆论战,指责抨击中国养网军攻击美国网站,并把自己塑造成网络自由的维护者。一向民智不高的自由派网民基本也又悲催的信了,这不关键。中国也许还真的悄悄攻击过美国网站,这不关键。互联网的根服务器在美国,美国必然在中国之前就已经有网军了,这也不关键。关键好笑的地方在于,美国在指责中国的时候,一定知道自己也在网络潜入侦查甚至攻击别国,美国人究竟是怎么养成的良好心态,在贼喊捉贼的时候不笑场,依然保持严肃面孔的。更好笑的来了,居然来了一个刺儿头斯诺登,把美国人贼喊捉贼的牧师袍当场扒光,被围观人士看到了光鲜外袍下丑陋的裸体,可以想见美国的窘相,我要是美国政客,两个笑点叠加,一定非得憋不住笑破肚子。

斯诺登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美国间谍机构资深的员工了,其大脑里掌握的料,当然要远远比他现在爆的这点料多的多,否则也不会抛弃坦荡前途和性感女友逃难了,也可以预料,他所掌握的美国黑幕,一定是罄竹难书。而斯诺登明显是聪明人。此人懂得如何说话,懂得去哪里,懂得为什么目的做什么事情,所以斯诺登逃在香港,就爆料美国如何网络入侵监控香港和内地,那么假如他这次是逃到莫斯科,一定也会爆料美国如何入侵俄国的网络。在我看来,斯诺登爆料的关于“美国网络监控香港内地”的秘密,其实是给中国的一个见面礼,好像一个新朋友来拜访一样,带来一件相当称心的礼物。这件礼物确实对中国来说非常的称心,中国也许早就知道美国在监控自己甚至早就知道怎么监控了,但是这事不好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一来世界媒体舆论不在中国手里掌握,二来没有证据,实难让人信,徒增外交斗嘴说不清的麻烦。现在同样的东西,从一个美国人嘴里说出来就大不一样了,而且还是一个资深情报人员。这个见面礼足以把美国对中国网络攻击指责的攻势瞬间瓦解,让中国在这一轮的中美对弈中KO胜出。

斯诺登到访香港,给中国这样一份大礼,其目的明显是希望中国收留。中国人向来是礼尚往来,知恩图报的民族文化,斯诺登既然给了中国这样一份大礼,中国必然要还礼给斯诺登,但这份礼物分量够不够让中国承担外交事件的风险来保护他,取决于中国自己的衡量和计算,不过斯诺登应该胸有成竹,因为如果这份礼物不够保命,自己的大背包里还有更多的礼物,随便挑,别客气。退一万步说,即使中国政府又愚钝又没胆气又不仗义,不敢接受斯诺登,斯诺登的大脑里还有俄国人,或者冰岛人,或者其他愿意收留他的国家喜欢的礼物,届时在香港的免签期限到期前,完全可以去这些国家避难,到时候斯诺登大脑里的好物件,可都是这些有胆气的国家的了。想必这也是斯诺登选择去香港而没直接选择中国内地城市的原因吧,退路较多。现在俄罗斯已经迫不及待的希望斯诺登去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过从俄罗斯的急迫看出,中国这次确实是捡到大便宜了。

4,斯诺登事件是真民主人士和假民主人士的照妖镜试金石

网上的人网下的人,喊上帝的太多了,其中就有不少是鸡奸犯,不少是投机者,又有不少是被洗脑者。同理,喊民主自由人权的人也太多了,再加上民主教是由本来就虚伪和双重标准的美国所主导宣传的,所以当今喊民主自由的人里,就有相当多的奴才,也有不少是投机者,又有不少是被洗脑者,真正懂得民主自由人权的人,比例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当冒充镍币的铁币和镍币混在一起的时候,都有金属般的光泽,称重也重量一样,很难分辨,但是如果蒙上眼睛,却只拿一块磁铁,即可把其中的假钱挑出来。同理,发生了一件强权打压人权自由的事件,真民主人士和假民主人士都喊维护人权自由打倒强权,但当得知这个强权是美国时,真民主人士依然在喊维护人权自由打倒强权,而假民主人士就会突然转而叫嚣维护强权,人权自由理应被打压。自此,真民主人士和假民主真奴才人士分离开来。

由此可见,普天之下,真民主人士少之又少,真正跨越国界和民族的民主人士,阿桑奇,斯诺登这类人是也。而其余被称为民主人士者,绝大多数为各为其主者,或者叛变一主,为另一主利益服务而已。逃到北美寻求政治庇护的民主人士,其实皆为叛变前主,改服务于后主的奴才,这类人与心中自由天下的斯诺登阿桑奇等人相比,狗和人的差距。也正因为这些假民主人士实际是换了主人而已,所以才如此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当有违背美国(统治阶级)利益的事件,这些人必然抛弃民主自由人权,转而去维护美国的(统治阶级)利益。民主自由人权,在这些奴才心中就是臭破布,想起来就拿来遮羞一下,违背到美国统治阶级利益时就马上扔掉。

所以当打压人权自由的是奴才们心中的美国时,奴才就纷纷扔下了人权自由这个破抹布,奋不顾身的维护起美国来。也可见,斯诺登事件是相当给力的照妖镜,凡是因为打压人权自由的是美国而停止指责美国的,都是真正的美国奴才,绝无例外。

5,斯诺登事件如处理得当,将给中国营造至少10年安稳的发展环境

上策:保护斯诺登。此次事件对于中美博弈来说,属于明显的以静制动,以逸待劳成功的典范。中国对于掌控世界舆论没有太大兴趣,导致在世界话语权缺失多年,给中国的发展崛起带来相当的被动。在中国实力还弱的现实面前,中国的确无力跟美国打舆论大战或意识形态斗争,所以被迫采取了防守性的以逸待劳,果然美国多行不义,导致正义良心者倒戈,曝光其阴谋,对其喉舌系统造成了一定的破坏。这样的人罕见的来中国寻求庇护,对中国来说,我认为一点都不烫手,而是彻底的机遇。倒不一定非要把斯诺登安全的保护起来,赏赐几公斤的黄金,再给他找个漂亮的女友结婚,过上富足美满的日子,这种叛逃敌军的待遇,斯诺登这种心怀自由的人士也不一定喜欢,至少没证据显示他是因为喜欢中国痛恨美国而出逃的。只要中国不把他直接交给美国,不管是拖字诀也好,还是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也好,只要保证了他的安全,他不仅还可以娓娓道出更多的美国真相,最重要的是给全世界传递出一个信息:任何被西方国家迫害的民主人士,都可以来中国安全避难,寻找有尊严的,真正的自由。在这里,中国也许不会给提供狗粮或者绿卡来养你,侮辱你自由的灵魂,但中国可以给你提供足够的安全世界。这样,中国可以继续不用在舆论战中投入过多,即可反制西方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和舆论攻势,中国可借此安然度过耳根清净的原始积累期,进入发达阶段。

仅斯诺登一人的所知,至少可以给中国带来10年安稳的世界舆论环境,让双重标准的美国闭嘴10年,可以说十分宝贵的资源,决不可轻易丢弃。再加上此次先例的影响,还将后有来者,中国将因保护斯诺登这样的真民主人士受益匪浅。

中策:拿斯诺登利益交换。斯诺登事件一出,美国自然是相当愤怒,急于要把他弄回美国。想当年南海撞击事件,美国侦察机迫降中国机场,里面有大量美国的机密,美国又何尝不急于把它弄回美国,最后不照样被中国拆掉研究。或者说斯诺登是人不是机器,跟机器比不是很恰当,那也得按外交规矩来,斯诺登是自己来中国的,要中国交人,美国需要拿东西来换,斯诺登的价值有多少,美国就需要拿等价的东西来换。拿达赖来换?达赖不日就要老死,一来没掌握啥危害中国的机密,二来也没啥蹦头了(当年为何赶奥运闹事,就是因为知道奥运之后自己就再没机会了),还需要添点,比如把携巨款逃亡美国的贪官们引渡回中国,贪官带去的钱可以不要了,就给了你美国,但协议得签一个,签署一个中美相互引渡协议,被引渡人包括政治犯(这样才能确保美国可以带走斯诺登这样的刺头嘛嘿嘿,当然中国也可以带走达赖李大师这样的刺头),才可保证双方能把眼中钉都干掉,两个大流氓共治世界一切小流氓,多好。

下策:把斯诺登赶到其他国家。当然这样下回再涌现出斯诺登这样的人士,必然就不会再选择中国,中国未来的潜在利益就会消失,所以这种保守的做法,实质是相当的下策,但依然是勉强可行的政策。斯诺登既然已经帮中国抵挡了一次美国精心策划的舆论攻击,那么倘若中国为了讨好美国而把斯诺登送给美国,不仅美国绝不会念中国的好,而且会大杀中国的威风,同时大大的让全世界鄙视。美国再出现逃亡者,也必然不会再来中国,而美国也会视中国软弱可欺,未来必继续在各领域攻击骚扰中国。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中国遣返斯诺登必然多头不讨好,不仅毫无益处,反而贻害甚深。所以为了减少损失,保留已经得到的益处,就只有通知斯诺登,不好意思你太烫手,你还是去俄罗斯吧,俄罗斯人比我们中国人带种,GDP排名第十就敢跟美国斗,我们中国人从晚清GDP世界还是第一的时候就开始就软蛋,到现在才是GDP第二,只会卖裤衩背心,惹不起美国,你来中国误判了,你看你也帮中国反制了一下美国,我们也不抓你给美国,已经够义气了,这是去俄罗斯的机票你走吧。

6,让中国人明白美国为何要清扫华为中兴

美国的第二个伪善层面现在已经浮出水面。俗话说一句谎要百谎圆。美国私下做的监控勾当,是绝不敢公开的说的,在华为中兴案里同样需要编个理由,说华为中兴可能会监视美国。

现在真相大白,原来华为中兴并不监视美国,而是华为中兴影响美国的监视计划。美国的监视计划需要网络企业秘密配合才可以行动,这样的秘密是见不得人的侵犯人权的行为,企业高层少数人知道即可,美国政府可以把这个秘密控制在相当少的人数范围里。而华为中兴的高层,可是黄皮肤,中国护照的中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等秘密,怎么可能跟他们商谈?他们知道了,中国政府不就知道了?但不跟他们说,美国的监控计划又没办法实施,所以即使美国的网络供应商价格再贵,也要用美国人的网络供应商,中国网络供应商再经济合理符合自由市场规则,也不能用。表面上美国自称市场自由,政府不干预市场,但这种阴谋,政府一定要出面,耍手段也要干预市场自由。而且不用担心别人说美国独裁,因为别人不会知道的(当然现在知道了)。

我估计现在华为中兴的老总应该觉得不会那么冤枉了,知道美国政府也算“用心良苦”,自己在美国也算“死得其所”,只能怪自己轻信美国是市场自由,网络自由的国家,下回再搞跨国投资扩张时,拜托不要听信说美国自由的谣言,要好好研究对方国情再做投资决定,免得莫名赔钱。

7,斯诺登为何要去香港避难。

逃到欧洲的阿桑奇,以及逃到新西兰的Kim Dotcom,逃避美国魔爪的各种人士,往往选择语言相通,决策独立的国家。而逃到中国城市者,可能是前无古人的第一人,这点也是中国人对此次事件比较新奇的地方。斯诺登明显是冷静聪慧之人,而且他在事发前有充足的时间选择逃亡的目的地,其独特的选择定然是有独到的想法,而非随机选择的。

斯诺登没有选择欧洲和英联邦国家,可能是出于对这些国家的不信任。按理说绝大部分美国的逃亡者都是选择欧洲或大洋洲国家,但斯诺登明明有选择,但没有去,也许正是因为斯诺登对美国情报触手的了解才做出的选择。美国在欧洲安插的监控系统想必是相当的密集和有效,斯诺登很可能认为欧洲没有安全感,这样的选择是不懂内幕的阿桑奇们不知道的。斯诺登应该事前在中国,俄罗斯,冰岛等相对安全的国家里做出一些选择和规划。明显,中国作为逃亡目的地的优势有很多。中国是相对大规模屏蔽美国网站的国家,美国即使有黑过中国的网络,但监视中国内的情况,美国远远不如监视欧洲那么方便。中国人口众多,只要是国际口岸城市,必汇聚海量的各色人口,以及大量的城市,大片的领土,藏在中国,可谓人海茫茫,美国触手又不方便,可谓相当的安全,况且中国与美国是对抗关系,被中国交出的可能性很小。然而缺点是,美国的护照在中国大陆没有免签待遇,去中国大陆不是很方便。而香港几乎具备大陆城市的大部分优点,虽然美国的耳目在香港比大陆活跃的多,但香港依然人口密集利于藏匿,且跟其他中国一线城市一样,有大量的西方媒体驻扎,利于传播自己的声音。更重要的是,美国护照可以在香港有免签待遇,不仅去的方便,如果中国不收留,自己还有机会寻找下一个肯收留自己的国家避难。所以综合考量,斯诺登明显优先选择中国香港,而俄罗斯等国,需要等到了香港后再观望一下,再决定为后备避难的国家。选择中国香港,实为狡兔三窟,相当稳妥的选择。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