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 胡佳言论自由权 曾金燕:一位妻子的泪

字体 -

ZT:

中国为什么容易被妖魔化?


 请您惠顾赞助商
鼓励其长期支持CND


Quality Brand!

CND Amazon

Cameras, Books…



                            冉云飞

我是不承认中国被妖魔化的,但为什么我要言说这个问题呢?那是我们的官方传媒和太多民族主义情绪的人,一看到西方对中国偶有的不失报道,便说这是西方集体的、有意的对中国的歪曲。英国作家吉卜林曾说: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二者永不相遇。吉卜林说得太绝对,遇是要遇的,怎么遇,如何处理遇?这才是东西方问题之所在。如何处理遇,这涉及到东西方精神与物质生活的许多方面,是个值得永久探讨的大难题。但在东西方交汇的际遇中,中国在其间的反应,与许多东方国家的做法并不相同,这是不言而喻的。西方的问题西方自有多方利益的博弈与制肘(只要我们稍微理智一点,他们在新闻等方面的自我纠错能力与机制,都不是中国可比的,除非一家新闻机构想垮台,否则没有任何一家机构不把传媒公信力当回事),我认为中国人应该思考的是,如果真有中国妖魔化,那么我自己做错了什么,容易被他们妖魔化?我认为一个人遭别人误解,首先要想想自己是不是有问题,这也是我这篇文章着力点在反省我们中国自身问题的一个原因。我不可能在一篇急就章言说清楚这么宏大的命题,但我有几点并不完整的看法提供如下,用于大家批评与思考。

一:今天不理智的民族主义地雷,皆拜中国愚民教育所赐。香港作家陶杰曾说过,中国的教育是在为未来埋地雷。这话与袁伟时先生所说的“狠奶教育”,只是对同一事实的两种表述而已。由于我们是把爱国家、爱政府、爱党一锅烩的愚民教育,所以一旦看到西方对共产党极权的批评,官方便用其愚民教育,说这是在批评中国,这是在反华辱华,一些接受这样受害教育的人,便起来为虚幻的愤怒而战斗。我的意思是,国外许多对中国的批评,都只是批评官方批评中共极权,并非对这个国家的人民和文化,有什么偏见而已,作为一个普通人,要分清这一点,不被官方的宣传所左右。可惜的是,中国那些对自己糟糕的生存并状态不愤怒,却有一股子无名的爱国之火的人们,有多少人能分清这一点呢?官方正好利用这一切,来为其统治合法性并实现其统治小集团的利益最大化。

二:作为后发国家一种天然的挨打感,导致别人的任何批评,都视为挑衅。四九年我们的教育是,落后就要挨打。这样的命题十分可笑,却至今被普遍接受。世界上有许多国家落后,却从来没有被挨打过,落后与挨打不存在天然的联系。但落后的观念的确给交往越来越多的世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鸦片战争,只不过别人想惠互利的商业意图,却被中国无端的拒绝,从而导致了效往的麻烦。当然导致这样的战争,西方也是有恃强凌弱之嫌,但中国自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们自己却不能忽略过。从鸦片战争到现在,我们都摆脱不了受虐狂状态,这是整个民族心理扭曲、脆弱之表现,而这样的脆弱和受虐心理,却被我们糟糕的近现代史研究和意识形态需要而放大,从而形成了一种癫狂的民族主义情绪。

三:官方培养民众的虐待狂的状态,来反衬其作为所谓大救星的救世作用。四九年后得鼎,官方一开始的宣传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后来觉得这样绝对的话太无耻,于是改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种“没有……就没有”的武断句式,在四九年后的官方宣传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滥用,从而加强了一种没有共产党,中国人便不是中国人,中国人就活不下去的虚幻感觉。为什么他们要愚弄民众,培养这样的虚幻感呢?那是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是武力夺取政权,而且是在日本凌侵中国时发国难财而壮大,害怕民众不服他们,从而采取一系列的洗脑策略,从而成功地在民众头脑中植入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样的芯片,从而使民众完全丧失独立思考能力。从受虐待狂心理的培养,到虚幻的受虐狂压迫(夸大他国的压迫与侵略),从而完成官方从精神对国人的完全奴役与统治,复以极权经济对人之物质需求的全面控制,便很好地植入“大救星”这样的芯片。

四:植入“大救星”芯片,夸大帝国主义侵略史,培养民族主义鸦片。西方对中国有无侵略,这不是个问题。的确西方在与中国相交之时,其恃强凌弱的行径,应该受到批评,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与我们自身的专制制度、排外闭关有关。近现代许多战争,固有外国凌侵挑衅的原因,但中国自身的问题也促使了这些灾难的发生,我们必须理智对待。在四九年前,对西方的侵略,我们都还有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务实态度,但在四九年后,完全为了党派利益,而不惜歪曲一切历史,为剔除共产党政权合法性焦虑服务的做法,比如因为美国支持国民党,而将美国的一切都将以否定,五十年代的反美浪潮,皆是官方为一己之私利服务而已,非为民众亦非为民族着想也。五十年代这样对美国的妖魔化,当然有共产极权阵营和民主阵营冷战的原因,但共产党官方倒向苏联极权,为一党之私利服务的做法,却是不能否认的。

五:为党派利益而非为民族利益的外交政策,是东西方摩擦乃至导致中方所谓妖魔化的一个原因。五六十年代不说了吧,国内死了很多民众,却要勒紧腰带去支持意识形态的阶级“兄弟”越南,后来又因为意识形态和党派分歧,又去惩处他的“兄弟”越南,这些都是党派外交,但却带来了民族灾难。即便是如今,官方的外交政策中,朋友与否的概念,还是党派和意识形态凌驾于国家、民族利益,一大世界景观便是,谁被民主自由的世界认为是流氓政权,谁便是中国官方的朋友,如朝鲜、古巴等,这样为党派利益不顾一切的不理智选择,你让西方怎么评价你?民主自由制度的确有它的问题,但已经被三四百年的时间特别是二十世纪以来,比其他制度包括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更优越的制度。

六:极权统治是导致西方“妖魔化”中国政府的真正原因。现在政治文明需要的是破除垄断,讲究权力与政党之间的制衡,因为只有这样,每个的权利与自由,才能逐渐得到保护。那种在政治上搞垄断,搞一党独裁,就是延续过去那种野蛮的丛林法则,是一种不文明的强权政治,这样的制度应该受到批评与谴责,并加以改正。极权制度导致许多方面的走样。单就目前的西藏问题,举其大者:一是封锁信息,排拒真相,不能给西方传媒真实接近西藏的机会,这是西方传媒失误的原因;二是官方宣传的公信力丧失殆尽,却只允许官方独家通过新华社发布消息,当然会引起全世界各方面的强烈反弹;三是宣传组织传媒去采访的做法,也是限制传媒的自由采访,“组织采访”的做法本身就很荒诞,与新闻采访的真实要求大相径庭,何况采访过程中,已经爆出官方的造假行为。可以这样说,这次国际上对西藏事件的强烈反弹,乃至有些不实报道,可能有他们自身价值观与偏向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是,中国官方的封锁态度和应对危机公关的能力,极其低下,他们以为用此前一手遮天的做法,便可消弥世间的一切不同声音与质疑,这其实是自欺欺人。不能真实报道,当然难免在一定程度上不实,而被中国官方夸大为“妖魔化”。

七:不理智的民族主义是柄双刃剑,民众和国家是最终的受害者。几十年的爱党即爱政府,爱政府即爱国的愚民教育,官方已经成功地偷换概念,成功地将党派利益凌驾于民族国家利益之上,并且成功地利用党派利益而偷用了国家民族利益,而许多人的利益因此惨受剥夺,却并没有意识到此点,这是官方几十年来愚民的成功。而且他们为了党派利益,成功地“妖魔化”民主自由,让民众觉得中国不适宜于搞民主自由,从而完成对民众利益的绑架。为了利用民族、国家这样的大牌牢牢攫取党派利益,不惜开动一切宣传机器,歪曲民主自由国家的好处,不惜一切说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比如台海问题,他们对台湾强硬,不是他们爱国,是因为这对不理智的民族主义者、不清醒的爱国主义者无法交待,因为这会涉及到他的统治合法性。其实真要解决台湾问题,就是放弃党派利益,把民众、民族、国家利益放在头等位置就行了,可是极权的官方,他们会这样做么?我也希望统一,但你不放弃党派私利,不放弃独裁统一,台湾怎么统一?能享受到民主自由,谁愿意统一到一个独裁政权之下?香港模式根本就不适用台湾问题。倒是最近胡锦涛的一中各表相对务实,但是真正要统一,那真是一件非常漫长的事,除非民主自由,中国无法统一台湾。中国不改变其独裁统治,用党派利益来与全世界的民主自由国家和国内民众的利益作对,如果你不幸被妖魔化,你能怨谁呢?

2008年4月10日8:40分于成都

□ 观察


日期 08-04-10 11:07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19338

曾金燕:一位妻子的泪


 请您惠顾赞助商
鼓励其长期支持CND


Quality Brand!

CND AmazonCameras, Books…


4月3日法院开庭,判胡佳(身份证用名:胡嘉)”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没收胡佳的笔记本电脑、无限(线)上网卡、无限(线)路由器、ZTE中兴调制解调器、上网卡、写有”蔡楚”邮箱的A4纸和小灵通。

宣判结束,几经挣扎抗议,我最后获得了自己走路的权利。国保警察把我放在八宝山地铁站出口的街道旁,一群认识及不认识的朋友跑来见面。许多人问我”判决公正吗”?

我想问天下人:如果是你的家人,在被长期软禁在家的情况下,因为写了五篇文章、接受了两个采访,就被法院判刑三年六个月外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公不公?

我想问胡锦涛主席和主持司法工作的各位领导:在宪法首先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条款下,一个长期被非法拘禁的公民,因为写了五篇文章、接受了两个采访,就被法院判刑三年六个月外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体现了”法治精神”吗?体现了”司法公正”吗?

法院认定的”罪行”、”人证”和”物证”

我反复仔细阅读法院的判决书。(里面有几个错别字,如”其间”应该为”期间”,”无限”应该为”无线”等。)法院认为”被告人胡嘉以推翻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采用书写文章在互联网上和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发表煽动性言论的方式进行造谣、诽谤,煽动他人推翻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依法应予惩处”。胡佳被指控犯罪的文章是:

** 《赶上民主列车时东亚睡狮猛醒日》,内容是2001年胡佳发给朋友的私人信件,标题不知是谁加上去的,法院没有采用这篇文章。警方质问胡佳及收信人王力雄时,他们都由于所隔时间太长,记不清楚了。

** 其他被法院认定并用于定罪的五篇文章是:《林牧老先生于今日下午14:00前后过世》、《郭飞雄和江伟与〈沈阳政坛地震〉》、《一国无需两制》、《中共十七大之前中国政法系统大范围制造恐怖气氛》和《国庆及十七大来临警方连续侵犯公民权利》。

** 被法院认定并用于定罪的两篇采访是《胡佳谈高智晟律师被绑架前后的情况》及《向专制的体制发起和平的挑战》,据称胡/佳接受了录音采访,内容为对方所编辑,题目为对方所加。

言论自由受我国宪法及国际法保护。胡佳的言论不但没有对社会造成危害,反而帮助缓解了部分人群与政府的矛盾。如:有访民曾表达如果没有胡佳帮助传递他们的蒙冤案情文件,他们只好自杀或爆炸同归于尽。再者,政府在施政过程中,公民有权对政府官员和某些侵犯人权的做法进行批评。退一万步讲,”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因为你不喜欢一个公民的言论和尖锐批评,就先把他非法拘禁几年,然后再把他关到大牢,法院难道是用来干这个的吗?胡佳的这几篇文章,在网上都可以找到,建议每个读者都亲自读一读。

法院所采用的证人证言是:

** 曾金燕,证明胡佳用自己的白色电脑上网;

** 腾彪,证明认识胡佳并见到胡佳在网上发表了文章;

** 齐志勇,证明认识胡佳并知道胡佳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也知道胡佳把文章发到编辑蔡楚的邮箱里,并听到警察给齐志勇的录音声音是胡佳的;

** 叶明华,证明胡佳曾经给他打电话问他的父亲叶国强被公安机关拘留一事,也证明胡佳打电话告诉他已经就叶国强被拘留一事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博讯网”上。

在此我只想提醒各位,胡佳被羁押时,我被非法软禁在家并被切断与外界的联系,便衣警察非法住到我家并对我说:”不配合就连你一起抓”;警察反复找我做笔录,并以”不配合就把你带走,然后格外开恩让你三个小时喂一次奶”;最后我在2月12日接受了警察的询问笔录,内容如上所言。胡佳被羁押后,腾彪被警察多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威胁要求配合,被没收护照,被便衣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两天,并经常被软禁;齐志勇被便衣警察强制带离北京一个多月的时间,随后被软禁;叶明华的父亲和堂兄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形式拘留,目前取保候审在家,他的叔父叶国柱至今还在监狱服刑。

从这些所谓的”证人证言”里,难道就可以得出胡佳有罪的结论吗?再从程序正义的角度,我想问世界各地从事法律工作的各位,尤其想问中国司法工作者:采用被绑架、被软禁、被挟持的证人证言,公正吗?体现了中国政府官员对胡佳案的回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

再看法院所采用的物证:

** 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监控中心出具的:每篇文章发表及被转发的域名和网页链接信息、网站服务器信息、文章被点击次数信息、回复信息;

** 北京市网络行业协会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2008)鉴字第1号-补充《司法鉴定意见书》,内容为从胡佳的电脑里提取的数码照片和网上的照片相同;

** 公安机关出具的:从国际互联网上下载并由胡佳签字的文章;

** 公安机关出具的:号码为86000663的小灵通;

** 中国网通(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书证,证明小灵通的使用者是胡/佳;

** 公安机关出具的:胡佳的身份证明及被捕经过。

我想问大家,这些物证,证明了什么?证明了胡佳颠覆这个国家政权?

胡佳和家人的意见

最后看法院所采取的胡佳在3月18日的陈述:”被告人胡佳在法庭审理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予以供认”。4月3日开庭宣判总共20分钟左右,胡佳除了回答法官自己是”胡嘉”,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对律师点了个头,肢体语言上再没有其他的表达,他甚至没有看到家人。旁听席上除了我和母亲,其他都是些家庭主妇、学生以及陌生男子,我还看见一个男子睡着了。宣判结束时,我看见胡佳转身,神情漠然地要离开,我叫他的名字”胡佳……”,他离我一米左右,却没有听见我叫他,被法警押走了。

胡佳承认那些文章都是他写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胡佳有罪。没错,胡佳署名公开发表文章,全世界有目共睹,他是在履行宪法赋予他的言论自由权。法律也赋予公民在审讯中保持沉默的权利。但是胡/佳是人,不是刀枪不入的神仙。他被羁押的第一个月,几乎每天晚上被提审,每次持续6-14个小时,白天他还要参加看守所的活动,如每天上午6点-12点是”坐板”时间–即坐在板凳上一动不动。所谓的审讯,根据国保警察对我的叙述,大部分时间是对胡佳”进行说服教育”、”让他转变思想观念以早日回归社会”,这是输灌还是洗脑[1]?他见不到任何可以给他支持与帮助的亲人和朋友,也几乎没有放风的机会。这种极度疲劳并可能严重危机健康的情况下,他还有能力表示抗议吗?疲劳审讯、剥夺睡眠及放风机会,都是违反看守所规定的。

宣判结束后法官问我们家属有什么问题,我把胡佳被非法拘禁、被不人道对待等事细说一遍,并问法官是否已经考虑这些因素。法官做了一番解释,大意是法官的职责是根据控辩双方的陈述来做宣判,我提的这些事情,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

我坚持要自己离开法院,国保警察不准,态度也不好,有人还非常蛮横,但总体上算是有克制。我说:”法院是保障人类尊严的地方,是保护公民权利的地方,在这里你还要非法限制我的自由吗?”法院的工作人员也做我的思想工作,让我坐国保警察的车走。我悲哀地对法院的工作人员说:中国的法治不落到实处,我们的情况无法改善。一个处级国保警察马上对我大声说:所以你们要颠覆政权……我说那可是你说的话,我要的是法治落到实处!

胡佳同意律师作无罪辩护,但是他希望尽快结束程序,尤其不希望他的案子牵连别的人(我想他可能指的是滕彪律师,他们共同发表了一篇文章,被多次质问)。他对李律师说哪怕只是提前一分钟回家也好,回家抱我们的小宝贝。看守所里还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说,我们不知道。有时我也不敢说话,因为害怕更进一步的报复。他们可以不打胡佳,但是用许多方法让他痛苦。而这只会更严重地伤害他的健康。作为家人,我希望他能从健康角度考虑,保重自己。

我很恐惧,在被威胁”不配合就连你一起抓”、”不配合就把你带走,然后格外开恩让你三个小时喂一次奶”时,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怎么办?当年竞争奥运主办城市时,北京输给悉尼,胡佳流泪了。现在中华民族终于能举办奥运会了,胡佳很高兴,但他不希望这是践踏人权的奥运,不希望是建立在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痛苦上的奥运,他希望是真正荣耀中华的奥运,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批评贪官污吏,提醒当局改善人权,他却因此身陷大牢,我又痛心又失望。但无论如何,我会尽一切努力,保护我的家庭,尽一切的可能,让胡佳早一天回家。

谁可以见到胡锦涛主席?如果见到主席先生,请帮我问一问他的看法,胡佳的案子,究竟判得公不公?

□ 一读者推荐

相关链接:

胡佳被判刑的依据–五篇文章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19331


日期 08-04-11 09:41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19343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你爹 - 2008年4月22日 19:15

    你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卖国贼,去享受西方的民主和自由吧。 一篇文章从头到尾都是汉奸的嘴脸。

  2. 2
    你叔 - 2008年4月23日 07:05

    我誓死捍卫你的言论自由,虽然你说的这些话让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心痛,更不知道你是否是和胡一样地受到别人的资助而说些违心地话。

  3. 3
    xiaxinde - 2008年4月26日 08:04

    你爹从头到尾都卖国,你叔is not一个中国人.

  4. 4
    ??? - 2008年4月28日 02:05

    又是一个走狗![email protected] 

    X-Originating-IP: [67.15.182.31]

    from 218.22.45,

  5. 5
    xiaxinde - 2008年4月28日 09:13

    this place is not for your 狗 world, please go to another world.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