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麦片粥:民主是个老乌龟–旧金山火炬游行观感

字体 -

民主是个老乌龟–旧金山游行观感

作者:麦片粥
昨天我和数以万计的人一起晃悠在旧金山沿embarcadero原定传递路线等着火炬到来。天气晴朗,人山人海,红旗飘扬,歌鼓喧天。小时候作文里常常需要描述的景象出现在眼前。

我不太会写长文,这一篇可能稍长一点,请大家耐心一点,因为我要先记录一下我看到的事。当然,我看到的事,出于我个人的眼睛,自然有偏颇,但我尽量诚恳地记下我的观察。

–我看到不少支持西藏,人权和自由的人,成群或者单独地走着,很多人手里拿着自制的牌子。雪山狮子旗有人举,有人挂身上,但都不大。有一种统一制的牌子,上面写着”Another ____ for a Free Tibet”。 有人填”Another Biker for a Free Tibet”。有人填”Another Mom for a Free Tibet”。有老人填”Another Grandma for a Free Tibet”。有小孩填 “Another Kid for a Free Tibet”。

–支持中国和奥运的人更多。国旗也很大,规格很统一。旧金山海湾处处五星红旗。很多的队伍唱国歌。从规模上说,气势很大。我身边有个姑娘,接了个电话,我听她说:”什么?那边藏独势力很猖狂?好,我们队伍马上就来!”

–有一个白人女人举着藏旗挥舞。她旁边一个中国老人突然说”Long live China!”。女人说”Long live Chinese! Long live Human Rights!” 老人继续反反复复说”Long live China! ” 女人不说了。老人再说”Long live China! “周围的人也都说”Long live China! “此起彼伏。我对那个女人说”谢谢你”,然后我走开了。

–有一个支持藏人的队伍走过,路边举五星红旗的喊”你们懂什么西藏?!”队伍里的一个人就回答”今天你不为藏人说话,明天就没有人为你说话!”

–在Ferry Building前,有个白人青年跳上门廊柱,拉起Free Tibet的标语。下面很多举五星红旗的人,有一个人就拿五星红旗的旗杆想把他捅下来。两个警察冲上前挡住了那个捅人的人。然后队伍里就有人把那面五星红旗撕了,大家扭打起来。

–有一个形单影只的矮小的老年亚洲人,举着纸盒做的牌子,上面写着”Human Rights”,一个人站在铁栏杆边上,一直站着不说话,偶尔擤下鼻涕。

自始至终,我没有看到火炬,相信很多人也没有看到。我很累,也很伤心。沿途我一直在哭。 我看到大场面总是要哭的,比如电影里面大家明知敌强己弱打不过还要同仇敌忾视死如归和敌人战斗之类。这场大游行中,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义愤和信仰呐喊。但我看到,双方,谁也没有说服对方。所谓哪一方”取得了伟大胜利”,那是让人伤感的自欺欺人。

但我们的义愤和信仰究竟是什么呢?这是我今天要说的内容。

我这些天在网上看到的内容,大多数是认为”敌人亡我之心不死”,”种族主义的西方嫉妒中国高速发展”,”30年河东30年河西,该我们超过他们了”,”他们利用奥运羞辱我们”, “他们也有过种族灭绝的历史,凭什么管我们?”

我可以替西方人说话么?那位呼”中国人万岁人权万岁”的白种女人,和那个说”明天不会有人为你说话”的人,我觉得,很代表了他们的意识形态。人权,自由,良心,真理,是基于宗教信仰,是他们真心相信的东西。如果你不同意这一点,我们就无法继续说下去。人,其实都差不多,人性,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不然就没有心理学这个学科的依据。我们中国人,有千年的皇权社会的熏陶,又成长在无神论的独裁专政中,我们表现出来的人性,和他们表现出来的人性,在日常生活中都很类似,然而到了信仰和政治的时候,交叉点就很少了。这个时候,我们照平常的思路,和我们固有的信息,得出他们”看不起我们”,”没安好心”的结论,也是相当正常的。

我们中国人,是很实际的。我们只相信利益。做一个大庄园的有吃有住有朋友的奴隶,和做一个孤独的为下一顿发愁的自由人哪一个好,我想很多人还是会发愁怎么选的。所以那么穷的藏人,为什么要独立;我们给了那么多钱的藏人,为什么要独立;我们给了大订单的法国,为什么要闹腾–这些都是让中国人很困惑的。但今天绝大多数西方人会觉得人权与自由是个non-negotiable,因为”天赋人权”,不是我该不该有,而是你决不可夺的问题。人权也不是吃饭权,所以那些”中国不合适民主自由因为很多人刚能吃饭”的论点,在很多西方人的眼里也就匪夷所思。

马英九的获选感言里面说:民主这个东西,平时不觉得,关键时候就很管用。–我觉得他那篇感言基本是在对大陆喊话,台湾的民众其实已经不需要这样的教育了。–但他的林肯梦才刚刚开始。民主是个什么东西?(这是个很大的话题,一本书都说不完,我的文章更不可能。)如果上帝有个足够大的麻袋装一堆不相干的人,然后把他们随便扔在地上,这些人就会组成利益团体。猴子都会抱团,随便把他们仍在中国也好,美国也好,都一样的。和民族什么没有关系。怎样让这些人的利益最大可能的平衡?民主就是这样的制度。从执政的角度说,一个必要条件就是要有一个活跃的可信的(vibrant and credible) 的反对党。活跃和可信和反对,三者缺一不可。所以有人说,中国的执政党不是在民主化么?不是的,连反对党都没有,怎么能叫民主?民主不相信圣人,哪怕尧舜都可能腐败,所以权力要制衡。

权力制衡了,效率就不可能高。有人说独裁怎么不好了,中国发展那么快,不都是独裁的功劳么?是。但成也独裁,败也独裁。美国建国先贤之一麦迪逊,是创立民主制度的元老。他说过,民主,就是不要高效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让独裁发生。因为高效率了,我们就容易更相信一个比大家更聪明的决策人,久而久之,决策就都高效率地由他做了。因为高效率了,我们就容易忽视弱小的声音,就容易发生多数人的暴政。大家常常说,30年河东30年河西,如今该我们做老大了。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5000年里总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一会儿”XX盛世”一会儿”XX之乱”?如果用龟兔赛跑来打比方,我们就是那可爱的小兔子,美国是只老乌龟。

鸟巢巨蛋大裤衩, 工程做的大又快,这不能就证明独裁是好的。世界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建筑,都是独裁者留下来的。因为只有独裁者可以倾一国之力,想干啥就干啥。北韩的地铁深达地下百米,富丽堂皇,可以算建筑奇观。然后他们的人民就饿肚皮。当然我们的一国之力比他们大多了。我们还可以造好多大裤衩还有富裕。但我们的人民呢?我最近在上海出差的时候,在一家小店吃夜宵,很晚了,人不多。一个打工的小弟蹭上来对我说”大姐,你们公司收不收打工的人?站门扫厕所都行。”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他今晚打碎了一些碗,老板让他赔600块,可他每月工资只有650块。然后很多店里的服务员都围上来,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孩子,问我可不可以收他们打工。–这是我们广大的人民。一个国富民穷的国家,不能算一个强国,更不能证明自己的制度是好的。

有人说民主无法保证长远发展,因为政客都只谋眼前几年的利益。这是一家之言。民主制度下,私有经济会为自己做长期的打算,不需政客来操心。而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也有能力说服大众,为国家的利益做长远的打算。为人所诟病的伊战,当时参众两院高票(70%以上)通过,因为布什成功地说服了他们为了国家的长远安全而战。(很多人说不就是石油么,我不同意,因为如果为了石油,90年代海湾战争结束的时候美国就可以留下来,但他们没有,打了行李就回来了。当然,时局的发展,很多时候出人意料,但也只有在民主国家,大家才可以昨天同意今天抗议, 不断地修改自己的错误。这一次的拥中游行也证明了,只有一个民主国家才允许你支持一个独裁政府。反过来,你试试?)同时,美国的联储局主席,他的任期(六年)横跨两届总统,以免被政治干扰;美国的大法官可以做到死,也是为了避免对法律的解释随着政府变动而变动。这些,都是为了防止短视的可能。

而一个独裁政府,如果他不相信自己的权利会长久,他就会拼命捞,和家人一起捞;如果他想让自己的权利长久,他必然会出于恐惧而清除不信任的人。哪一样都无益于人民。

独裁专制可不可怕。可怕的。它可怕在两个方面。对内,它教会了人民撒谎。因为没有什么长久的东西让我们相信,那么只要撒谎不被抓到就可以了。我曾经写过一个”权力的三段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权力的最高段,不是要拳打脚踢让你服从,而是你自觉自愿地服从了,你还帮那个权力去制服不服从的。Self-censorship,是集权下的人民最悲哀的体会。”不能说,这不要说了吧”,这样的话,我们从小到大,听过多少?而没有什么可信的,什么都要重新去验证,这样的社会成本,是无形而巨大的。全民撒谎的代价,我们终有一天要付出。

独裁的可怕,在于对外,他有可能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而发动战争。现代历史上,民主国家之间从未彼此宣战。 而一个强大的独裁国家,如果它赢得了战争,那么所有的民主国家又要回到独裁,所有重新来过。这是很可怕的。所以,西方民主国家对独裁的天然憎恨和恐惧,也是为什么他们天天指责我们要我们变化的原因。明白了这一点,很多对抗就可以解释了。

今天的世界,已经经历了文明,大家都努力朝文明努力。我们如果总用”你们曾经做强盗所以我们也可以抢”来做解释,那是相当原始而没有说服力的小孩子式的狡辩。这个世界没有人希望中国乱,大家都希望中国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美间的关系,好比连体的两座townhouse,合用一个墙壁-你如果打孩子打老婆,人家就会管。但人家管你打孩子打老婆,不是因为他想烧掉你的房子,烧掉自己的墙壁。

我看到很多人写自己和西方同事争辩,”让XX哑口无言”,自己完胜。不是这样的,你居高临下的先做结论再教育人家,没有人能够和你说话。如果我们不去了解别人的前提,而一味坚持自己的结论,那完全没有可能沟通 。 Without the definition of truth, evil is seductive. 我希望身在西方的大家,多和西方人沟通,多倾听,少愤怒。不然,认为我们”被恶魔控制了”的西方,和相信”敌人亡我之心不死”的我们,真的只能到战场上去了解西方了。

                         请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归来

文/晋美朗嘉(北京)            3月份开始的藏地和平抗议中共对藏民族进行宗教和民族迫害的风暴向世人展现出了令人痛心的悲剧性,这些悲剧性表现在两个不同的方面,从藏民族来看,是大量藏民在和平抗暴斗争中被中共军警的各种”非杀伤性武器”(包括监狱里的拳脚棍棒)和杀伤性武器致死致伤、事发地藏人僧俗包括言论权在内的各项基本权益受到严重损害甚至完全剥夺、由于中共的媒体和御用”学者专家”的厚颜无耻(参见3月28日《西藏重大事件:一流评论家集体沉默》文中所提数人)而又缺乏智力的谩骂诋毁在世界范围内造成藏人和藏传佛教的声誉受损、达赖喇嘛遭到自治区中共书记张庆黎等人恶妇骂街似的人身攻击、冲动而容易授人以柄的非官方组织如藏青会等被中共威胁要定位为恐怖组织、藏地许多亲和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的藏族干部受到各种威胁和压制,等等;而在中国这边,悲剧则表现在,在中国政府自89年之后的20年间,民主、自由、人道等崇高价值理念仍然受到长期一党执政的中共的粗暴和非理性的践踏、包括汉族在内的各民族公民的诸种权益和藏人一样受到严重损害、在妄称以国家面目出现的媒体论断中依旧充满低智化的欺骗和诈计,充满着不负责任和不计后果的煽动和挑衅、部分国人由于没有任何理性基础的狂热的大汉族主义或民族主义而发起的对藏人和藏传佛教的憎恨迅速蔓延开来,等等。

       二十一世纪原本应该是一个对世界对中国都充满良性发展机遇和前景的世纪,在西藏问题上,原本是一个应该在中国中央政府和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之间达成互谅互惠的协定的时候,但我在这场藏地风暴中忧虑地看到,一种具有积极意义的对谈及其结果至少在近期看上去是极为困难。弱小藏族如何在自己文化和宗教不受破坏甚或毁灭的情况下得以延续,甚至如何在自己的命脉不受威胁的情况下得以延续,作为佛法之地的西藏如何能摆脱开没完没了的世俗骚扰(以几乎是不加约束且受到政府鼓励的汉人盲目长期的商业行为和旅游观光剧增为甚,附带有其它种种不良影响,世风渐渐败坏)并让自己和以前许多世纪一样成为一个纯净、安宁、安全和珍藏佛教理想的净土呢?这次3月风暴是这些年来一直压抑着的藏族民情的一个阶段性爆发点,它表明,藏族几乎已经快绝望于中共根本没有诚意进行和达赖喇嘛的对谈。只要是对谈的机会不存在,达赖喇嘛便不能回来,中共错误的西藏政策将会以一种毁灭性的速度迅速侵蚀全部藏地,彻底以自己的意识形态摧毁佛法,以复杂多余的上层建筑覆盖掉藏民族自治的观念和前景,如此,藏民族何以保全呢?

       我以为,中共中有许多人害怕达赖喇嘛回来,原因有这样几点。

       首先,他们很担心广受崇敬的达赖喇嘛一旦回到了他自己的土地上,会发生什么事情?中共最看不得异己的人或组织对自己的强权威势有所挑战,尽管这种挑战也许根本不是刻意所为。简单地说,中共现在在所谓的意识形态上已经不得民心,自治区的社会局面很大程度上是以物质性的手段强行维持的,这样,这种政府便很恐惧藏人的民心归向达赖喇嘛,那会是让中共特别忌恨特别尴尬的事情。共产党很清楚地知道,如果允许一个有着”真正自治”的西藏自治区(先不提”大藏区”)存在,不论达赖喇嘛担任不担任公职,都必将成为包括藏人在内的许多人心之所倚,众望所归,即便这种心之所倚众望所归的基础是深厚的藏传佛教传统而不是达赖喇嘛的那一点起码的政治诉求。共产党曾利用人心向背搞过革命,深知其利其弊。失去人心,即便地盘广大,金钱盈库,仍是敌不过据小地盘而得大人心的对手,一旦冲突,其必败也。

       第二,允许达赖喇嘛回来,还意味着达赖喇嘛这一世系(并且逻辑上必将牵带班禅喇嘛世系)将实际上在不受中共辖制的情况下发展,转世灵童、寺院管理、政教关系等等都不再是中共说了算的。中共里有些人死要面子,虽然可能永远也搞不清真正的面子是什么,会极度恐慌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且,如果达赖喇嘛回来后在藏地行使他们已经成功行使了不少年的民主化的社会管理的话,那么中共更会因此觉得假借中国之名而在藏地搞的主权诉求的实践又受到了威胁。其实,藏地的主权表征也就是像达赖喇嘛所说的那样,由中央负责国防和外交事务就行了,这实际上已经很充分了,但共产党是不可能满足于这种控制的,它有一种奇怪而难以解释的意识形态心理,显然是不懂现代国家管理方面的理论了,它以为把社会和公民管制(请注意我用的是”管制”,而不是”管理”)到极细极微的程度,心里才有底,现在都管到居委会和乡村一级了;所以它害怕,万一威望崇高的达赖喇嘛回来后,西藏社会在结构和管理理念上有了什么变故,即便不会进一步涉及到中国政体结构方面的问题,也恐会连锁影响到共产党对中国的整体统治。

        第三,中国中央政府信念涣散而效率低下的行政管理机构及一些所谓政府智囊,其实直至现在都没有一整套由真正的行政管理问题、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专家(而不是上面提到的那些投机钻营的文化吹鼓手们)参与制定的长远的西藏问题解决方案,也没有任何真正有效的应急测评和控制机制。在权者绝大部分都在混日子,有一套既定的说法对他们来说是很方便的,任何理论上的风险和实际上的风险都是不能担当的,那样的话,自己好不容易弄来的职位和这个职位所带来的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利益就没有了,请记住,中共是一个思维态势很固化的”农民党”(但现代真正的农民恐怕要比他们强太多),在被其组织化了的大多数干部心中,个人的物质利益(名利兼有)是最重要的。此外,如果中央真的要向有利于事件最终解决的方向上进步,也就是说,要和达赖喇嘛对谈,最终请达赖喇嘛回来,那么这帮人将不会再在现在的行政岗位上驻留,无论在中央一级还是在自治区一级,利益更会严重流失,说不定还会因自己曾有过的愚昧恶毒遇到其它麻烦,所以,他们也是怕死了达赖喇嘛回来。

        在这种心态下,在西藏问题上,大的事情如和达赖喇嘛对谈,充分反映出了中共官僚的不负责任(死拖硬耗)和目光短浅(以为把达赖喇嘛拖到过世便可为所欲为),各智囊机构完全不愿意诚心为谋,以整个中国的大局前途为重,而是沿袭再沿袭喊了多少年的口号,没有解决事情的智力、善意和能力,也打从心眼里不想解决,于是干脆彻底放弃了从智力、善意和能力上去积极解决的可能,只留下强硬的包括武力解决在内的强势解决的一条路(等到达赖喇嘛过世后对付群龙无首且怨怒横生的藏人暴力分子或其他藏人)。的确,在只能感性对待问题的中共眼里,枪和子弹的使用是最不需要费脑子的了。小的方面如这次3.14事件,一旦事起,局面便一下子显得似乎不可收拾,对于这件事我宁可不把它朝阴谋论上想,虽然这样想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3月初就开始如临大敌地备战了,人力物力财力火力都可谓足够,却在3月14号出了问题;那么如果不向这种阴谋诡计方向来想的话,就是各相关单位工作失察、行政不作为或是在应对突发事件(细想一想,到了3月14号发生的事情应该不属于突发事件了)时严重缺乏效率,另外,从意识上讲他们根本不怕事态恶化,事态恶化,处理起来反而简单,刀兵相见嘛,但这种越来越简单的麻烦会使达赖喇嘛的回归变得难上加难。

        第四,中共部分人还担心的是,如果允许达赖喇嘛回来,那么共产党必须对历史有一个交待,在以前的政策和宣传下,达赖喇嘛被对待为”分裂祖国”的敌人,被对待为”藏独”的领袖,现在却被允许回国,这种观念上的变化须向许多藏汉官民、军队官兵,向其他的中国公民和全世界做出合乎逻辑的真诚解释。但是,这种解释对于中共的许多人和许多利益群体来说将异常困难,因为它必须承认以前对达赖喇嘛和他的流亡政府不负责任地攻击过,它必须承认以前是千方百计地要把达赖喇嘛诬陷成”分裂祖国”的”藏独分子”,中共中除了少数有真正政治智慧的领袖级精英外,其他人是绝没有这个勇气的,因为这会给它自己的形象和公信力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第五,中共集团中有人还存着一种很大的忧虑,怕达赖喇嘛回归之后将会出现一个极度失落的汉人群体(也会间杂有少数藏人),遍布各个阶层,他们会有被出卖的感觉。可以肯定,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如果达赖喇嘛回到西藏,这样的群体必定出现,这不光是利益和权势丧失引起的失落,而是一种被辜负感和受骗感引起的失落,但怪来怪去还是要怪自己缺乏远见和工作的失误。这些年来,为西藏工作的以汉族为主体的官民不论从事何项工作,在实际上已经置身于并担当起中共一直鼓吹的”维护藏区稳定”、”发展西藏”和”反分裂”斗争的”历史重任”了,去地理条件恶劣的西藏本身就是一种牺牲和奉献,在他们的意识深处,这是为了国家(其实是为了共产党一党之私)。如果达赖喇嘛回来,”反分裂”–至少是传统意义上的反分裂–已不复存在,他们会看到,理智的西藏地方政府也不需要盲目地发展,藏区的稳定其实也不需要太多的世俗力量的介入,这时,汉人官民会知道他们的牺牲,甚至是几代人的牺牲,都白费了。中共在遇见到这样的结果时,必然害怕汉族人众的怨恨会以其它管道爆发出来。

       现在看来,只要是中共继续用那些非理性、非人道和能力低下的官僚们掌权的话,达赖喇嘛的回归几乎是不可能的。达赖喇嘛不能回归,原因就在于和他打交道的对手是一个没有理性、没有勇气、没有责任感和没有未来的无素质的党棍团体,但是其内心深处却对西藏人民的未来,对达赖喇嘛所领导的事业的未来充满恐惧,所以极力阻挠达赖喇嘛回到家乡。

       既然根本不想达赖喇嘛回到故乡,那么所谓的对谈也就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了,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现状:自2002年以来的6次会谈终究是毫无结果,藏方代表苦心准备的交流计划一次次落空。苦等的藏人心中痛极,而中国因为这一次又一次的错误也为自己埋下了可怕的包括民族危机在内的诸多政治危机的种子,一旦有了时机,这些种子将开出真正的恐怖之花。            但是,要说目前西藏问题的解决已是进入了一条无可变更的死路也不尽然,我们看重中国,如果执政党可以真的像他们所宣扬的那样为国家做事的话,那我们也不会反对中共。理性、人道、坦荡和自信的管理阶层是不会有对西藏高度自治的恐惧的,因为他们会清楚地看到,达赖喇嘛已经愿意把国防和外交事务这样高度的现代国家的主权宣示由中央放到藏地,实际上,这比上元朝直至民国时期都是一个极大的变化,那时中央政府因为一种基础厚重的檀越关系而和西藏地方政府保持着非常富有亲和力的联系,哪会有那么多驻军?那么,既然显示主权的军事力量和外交权力都已经得到了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及绝大多数藏人面向全世界表达出来的认同,那么把宗教事务、文化事务、社会行政事务等统统交给熟悉藏族人民的藏族自己来处理有什么不好?这不是一条很经济很便利的道路吗?如果在获得中央允许的自治以后,在法治这个参考系下,仍有藏人以不当方式寻求西藏独立,那就是在背离达赖喇嘛的教诫,就是在全世界面前打我们藏人自己的耳光,我想包括藏族政治精英在内的绝大多数藏人是不会答应的,而且如果有充分的自治可以让我们保全我们的文化和宗教,可以让我们安宁地生活,可以充分地尊重我们的各项权利的话,彻底的独立对我们来说也许是根本不必要的。

       所以,现在对于中共来说,首要之计是从国家大局出发,弃绝一己之私,以诚意、善意和责任心与达赖喇嘛进行真正的对谈,立即,马上,不能再有犹豫。除非有人想毁掉整个藏族,否则他就应该请达赖喇嘛回来,达赖喇嘛是我们藏人心中的明灯和眼前的方向。

       同时,请不要再践踏达赖喇嘛的画像,请不要再强迫我们辱骂和诬陷他,请不要再用比刀刺和火烧更狠的方式伤害藏人的心,我们已经被伤透了!

       我们需要民族和解,我们想在自己的寺院和家中平静地、没有任何紧张地生活,现在只要中央政府做出明智的努力,这一切平淡的希求应该是可以达到的;我们仅仅是想让达赖喇嘛–我们的父亲–离我们更近一些,在他还在世的时候!中央政府经过对谈后应该让他归来,虽然这需要时间,但是没有理由太长;我们不是特别喜欢物质世界的花天酒地和灯红酒绿,我们喜欢看到宁静的寺院和桑烟,听到虔敬的诵经声,看到在一片温柔土地上的清澈的蓝天。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那么汉藏两族又会像以前许多世纪以来那样相互融洽地生活,藏族文化会真正地得到继承弘扬,继续成为世界文化宝库中的瑰宝,西藏民族也会继续在雪域高原上快乐地生存着,而中国政府和中国政治也会因为西藏问题的良好解决赢得来自全世界的更多的好赞,中国和它的执政党也都会为当代全人类的健康发展做出他们长期没有能做出的真正的贡献。         2008年4月某夜,泣书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phil - 2008年4月15日 12:18

    先明确让达赖喇嘛回来干什么?不会是建立农奴自治吧? 最好是达赖喇嘛发表一下自治的施政策略和方案,向西方一样先说清楚要怎么治理自治西藏,大家有个契约然后才好说话。 现在看来达赖喇嘛还不是治理的人才。

  2. 2
    123 - 2008年4月16日 00:36

    先明确让达赖喇嘛回来干什么?不会是建立农奴自治吧,这样的国中国,别人也乐意做吗?

  3. 3
    反对 - 2008年4月16日 22:43

    别再鼓吹你的所谓民主、文明、人权了,奥运圣火的含义都不懂,把体育和政治混为一谈,真正文明的外国人都强烈鄙视这一行径。 要说洗脑,我看你才是被反华势力成功洗脑呢,可悲可怜还不自知。我看到过在北京上学的藏族朋友乘坐京藏铁路列车返乡,一路上用手机听好听的藏族歌曲。中国共产党不会压制剥夺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文明。请你在相信达赖集团一面之词抵毁中国中产党之前多一点客观的审视。 任何国家承办奥运都会是本国人民的荣幸,难道中国人没权表达欢欣吗?也要受到“讲民主、文明、人权”的反华势力阻挠,难道他们不是先把罪名扣在中国头上而不愿意沟通吗?这样的民主、文明、人权道貌岸然!

  4. 4
    xiaxinde - 2008年4月17日 10:16

    中国共产党is not中国人民, 中国共产党is not中国,中国共产党is not奥运,”一路上用手机听好听的藏族歌曲” is not 民族的文化,LOL.达赖get 真正文明的外国人 “ 和平奖“,what do you 中国共产党get ?达赖 was a speaker in Canada,US etc 议会,that is a real place to talk 政治,you understand any of政治? 别再鼓吹”你中国共产党” understand 民主、文明、人权, I think you better join 自由党,保守党, 或 民主党, 共和党。鄙视可悲可怜反华的反民主反文明反人权不可相信的中国共产党。if you are in China, go and join 中国国民党吧。it is a role model of your 鼓吹你的道貌岸然 的bad 中国共产党.look what HU Jia got , if you do not speak for him, one day, nobody can speak for you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