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video 18/20 , 8 days to “六四”第十九周年,奥运会,西藏抗议,四川地震,及中国人的尊严

字体 -

奥运会,西藏抗议,四川地震,及中国人的尊严                        ·Hang Zhou·

本文第一稿刚写完,即惊闻四川大地震,一直不忍心寄出。第二稿便加上关于四川地震的一些评论,题目就有点长,文章也有点包罗万向了……

前一阵由这藏人抗议而引发的西方各国在奥运火炬接力期间对中国的抗议和批评,以及海外中国人声势浩大的反抗议,使我看到西方价值观与中国价值观的巨大差异和冲突。这个最初只是僧人和平抗议而一步步升级的轩然大波,对中国政府也许就象一场越来越坏的恶梦。本来中国希望北京奥运会是向世界展示中国的一个最佳展台,却没想到奥运火炬接力却成了西方世界向中国展示不赞同的绝佳机会。

如今中国人反法国,反CNN,声讨藏人暴徒,威胁王千源,在世界各地挥舞五星红旗,能做的都做了。这些中国人可能觉得出了气,添了自豪。我想问的是,经过这一番斗争,中国人在世界上更受人尊重了吗?

国际奥委会当年把举办奥运会权力授予北京,是寄希望于通过奥运会促进中国的进步,希望北京奥运会能象当年汉城奥运会促成韩国向民主转折一样,促成中国向新闻自由,政治民主方向迈进。而中国在筹办奥运会期间做了哪些实质性改进呢?我看到的是国家花大钱建豪华的机场,建外观一流的剧院,体育场,把北京装扮得漂亮了还要再漂亮;北京人全民学英语;全国征招漂亮的礼仪小姐。总之不惜血本,要向世界展示一个富丽堂皇的中国。可惜漂亮的建筑不代表进步的社会,会讲英语不等于文明礼貌。何况中国那些漂亮的城市是以牺牲广大非城市人民的利益换来的,而这些堂皇的建筑又真正能给城市人民带来多少好处呢,更不要说这种大拆大建的作法对自然资源造成的浪费和给人民生活环境带来的污染和不便。这种只重表面,不在实质上真正改进中国社会的浮华之风,以及中国政府明显地把奥运会转变成一个宣传用品的作法,对只听得到政府一面之词的中国人来说,意味着中国在世界上的崛起,因此而无限自豪。可西方社会和媒介判断一个社会进步的标准与中国政府灌输给人民的标准是非常不一样的。这种西方人看中国和中国人看中国的巨大落差,使得很多中国人不明白为什么西方人看不到中国的进步,西方媒介对中国的报道负面多于正面。

再来看看西藏抗议事件的过程,然后大家来判断一下到底是更应该指责西方媒介指责藏人还是中国政府。西藏事件的导火线是僧人在大昭寺前的八角街广场聚集静坐抗议,警察前去制止。这一事件在藏人口中传开,并传有警察打了僧人。第二天很多藏人普通市民聚集到八角街广场以示对僧人抗议的支持,这个聚会进而转变成暴乱,当时我在CNN上看到的镜头是藏人用石头打一个过往的骑摩托的汉人,和藏人用石头砸汉人商店。据旅游者说暴乱进行了一整天,他们看不到一个警察前来制止。对中国警察在暴乱的第一天为什么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制止,有各种猜测,有人说是政府的阴谋,这样中国可以对世界说藏人是恐怖分子。我个人觉得是中国政府的无能。第一,中国政府害怕制止暴乱会引起西方媒介的负面报道,要把全面制止暴乱放到将西方人从拉萨清除之后。第二,中国政府没有有效地应付抗议暴乱的能力。其实中国这种以新闻封锁来防止负面报道的方式只有在中国行得通,在西方换来只能是更负面的报道。不少中国人对西方媒介在这次西藏平暴中根据不足的负面报道有的愤怒有的失望,那是他们对西方人不了解。西方社会的相对公正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西方人对不公正现象毫不留情挣来的。中国政府以新闻封锁来防止负面报道,如果西方媒介因此就不做负面报道了,那新闻封锁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西方媒介的不报道不就是无形中鼓励了中国政府的新闻封锁吗?

如今的中国似乎很强大了,有名列世界很前位的生产总值,有表面上快赶上欧洲一样漂亮的几个大城市,明年就要有中国人登上月亮了。可是中国政府管理中国的方式却基本上停留在中世纪。面对突发事件政府从来没有有效的应付能力。中国政府反对民主的一大理由是民主会使中国陷入混乱。可是一个不能被批评的政府就会是一个懒惰的政府,这个政府就没有动力去提高自身能力。如果这个政府永远不思考如何提高自身应付抗议的能力,思考如何反应,能使人民的抗议控制在和平的范围内,而将任何暴力在它一出现时就制止,那人民所能有的选择就是:或者是永远没有抗议批评政府的权力,或者是在人民忍无可忍时由抗议走向暴乱,给社会和无辜的人民带来灾难。中国人可以指责藏人指责西方媒介导致了这一片混乱,因为这是在中国在西方都被允许的。可这样做的结果不会给中国带来任何进步。我认为一个有远见的中国人应该站在藏人的一边,批评中国政府的错误,使政府有压力去自审改进,这样也许有一天中国人也能挣得批评抗议自己的政府的权力。

有不少人讨论CNN Jack Cafferty 的”They”到底指的是中国人还是中国政府。Cafferty的评论是在中国网民对CNN大肆声讨后做的,我认为他很可能是故意含糊其词。美国是一个讲究尊重人民,讲究政治上正确的国家,很多美国人那怕心里对某些人群有看法,但在公开场合,绝对不说政治上不正确的话。美国媒介有些电视人,以讲话刺激而受欢迎,有时说的话虽然政治上不太正确,却让有些人私下里觉得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Cafferty的评论遭到华人抗议后,向来爱管闲事的美国人没有什么人出来支持华人,CNN也没有什么认真的反应。大多数美国人站在哪一边,在我看来是很明显的。作为华人,我不愿鼓励这样含糊其词的言论,但看到听到这么多不思考的中国人不知对错地在海内海外反西方,反藏人,反支持藏人的中国人,唯独不反该负主要责任的中国政府,说句政治上不正确的话,心里有时还真觉得他说的对。冷静地讲,中国人虽然有不少缺点,政治上又极端幼稚,没有独立思考的习惯,分不清批评与污辱的区别;但真正是恶徒的人还是极少的。可是这种政治上的极端幼稚使得中国人成为极易被煽动的可怕的人群,看看中国的大跃进,反右,和文化大革命,看看王千源的遭遇,说中国人是”goons and thugs”也许是一部分西方人当时的心里话。西方人政治上比中国人成熟,中国人要挣得世人的尊重,不作思考,只凭叫得响是毫无用处的。

新华社最近报道CNN向中国政府写信道歉,就算这完全真实,要把它说成是中国人民对CNN斗争的胜利,那是自欺。首先这只是一封信件,而不是在电视上的公开道歉。而Jack Cafferty在CNN的职位不仅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而且似乎有所上升。以前我从没在CNN网站上见到过他,现在他在CNN网站至少每星期出现一次。以CNN道歉信件出现的时机来看,这是CNN对中国人民面对一个巨大灾难表示的同情,也是对中国政府在这次四川大地震中展示的公开积极的处理方式的鼓励。这次大地震中西方媒介尤其是CNN对中国满怀同情的报道,和西方大多数民众在中国人民面对巨大灾难时对中国人民表示的同情和慷慨相助,给中国人民一个机会来看到西方媒介和西方人民并不是中国人民的敌人。

中国政府在奥运火炬传递引来一片抗议批评之声,中国人的反抗议不起任何作用后,曾向西方的公关专家资讯改进中国世界形象的意见。这一举动引来西方媒介的一片嘲笑,说不用花钱雇公关专家,我们给你免费资讯,只要你尊重人权,给新闻自由,中国的形象就会改进。我倒是觉得中国政府寻求公关专家的意见是一个好迹象,说明中国政府在强硬的言词后面已经在反省自己是否做错了。中国政府这次对四川大地震公开迅速的反应,不害怕向世界展示中国在灾难中痛苦的一面,使我看到了中国政府成长的希望。

我一直认为温家宝,胡锦涛在关怀弱势群体这一点上比他们的所有中共前任要进步得多。大家对温家保在灾难前线亲自喊话的作风众说纷纭,各有各的看法,我认为一个关怀民众,一个向人民展示自己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普通人的总理总比一个冷漠,高高在上,只关心自己官位的总理好。但好人不等于好总理。中国政府不能停止在大力救灾,然后惩罚一两个对学校医院倒塌负责的替罪羊,工作就算做完了。中国需要建立一套系统,监督保证学校医院的建筑标准,教育人民对灾难的自备自救,训练提高各地警察消防队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限制政府为自己盖楼的经费,加强各地政府救灾救急装备,等等等等。中国要成为一个进步的社会还有一段很漫长的路。如今的中国虽然不再那么贫穷了,但离发达国家还远得很。我们要把有限的资金资源花在真正改进人民生活质量,而不是粉饰门面上。如果这次的大灾难能换来中国人民及中国政府的成长和进步,那四川人民,尤其是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们的痛苦也许就不是白受了。

有人问你是要一个强大的中国还是一个好的中国,我认为一个真正强大的中国一定是一个好的中国。如果如今的中国真得象所宣称的那么强大了,为什么我们要那么害怕在意西方的批评和一小撮人的抗议呢?为什么要害怕一个孤独的女孩子站到对立面去呢?为什么连学校里那些幼小的生命都没有能力保护呢?如果那些宣称热爱中国容不得批评的海外华人那么以中国为自豪,那又为什么要离开这么” 强大”的中国去那些连别人的价值观都不赞同的国家呢?不管是”强大的中国”还是”好的中国”,关键是你想生活在什么样的一个中国。让我们看看早期在美亚洲人的历史:早期华人移民虽然没有遭受过日裔美国人被送去集中营的耻辱,但他们受到的歧视在今天看来也是非常耻辱的:华人男子不得将妻儿移民美国,华人不可以拥有房地产。这些华人遭受歧视却仍然选择留在美国,为什么?因为在美国受歧视也比在中国好。我看过一个关于日裔美国人被送去集中营那段历史的电视片,说当年美国政府将日裔美国人送集中营是向日裔美国人表示不欢迎,希望他们回日本。没想到这些日裔美国人情愿去集中营也不愿回日本。当年的日本强大不强大,各有各的说法,但如今的日本人除了日本哪都不想去,在我看来这才是强大的日本。我相信今天的美国已经进步到集中营事件不可能再发生,但无形的歧视会不会增加则很难讲。一位中国同事在我们公司餐厅里贴了一张为四川地震募捐的张贴,结果被人注上”Wrath of Tibet Occupation”。如果中国人在海外受到越来越多无形的歧视,在海外的中国人就该想一想,中国好到了你可以为保持尊严,拒绝被歧视,打起背包回中国吗?所以别人怎么看中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的认为中国好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没有一个社会是完善无缺的,西方社会虽然大多已属于世界上最好的国家,西方人批评起自己的政府,批评起自己社会中的不足时却仍然是毫不留情。我觉得这正是西方社会相对进步的原因。一个连自身缺点都不敢承认不敢正视的社会又如何纠正这些缺点呢。我读到有人把政府比喻为一个机器,需要人民的检查维修才能正常运转,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比喻。中国人要纠正把政府看成是自己的父母大人的习惯,这样就不会把对政府的批评,把对一个不合理的制度体系的批评,看成是对中国人民的污辱。如果中国人也能象西方人那样对政府高要求,而不是对政府做了一点它该做的事就感激淋涕,那有一天中国人也能有一个为中国人民服务的政府机器。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统治摧毁了很多中国传统,但在这些传统的毁坏中,我们却又有意外所得,这个所得是中国人民不再是一个冷漠的民族。要使中国人民进一步地成长,使中国人从幼稚自大走向成熟自信,使中国人民的热情转化成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正面力量,而不是被利用来加强统治权力的地位,除了新闻自由和政治民主,我看不到别的出路。

□ 读者投稿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