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三千七百六十三亿美元「地震」,中南海,向全国人民交代! 追究责任!

字体 -

中国投资美国房债巨亏被质疑江迅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金融专家刘梦熊撰写《我为人民鼓与呼》一文,引发各界关注,中南海亦派人找他问计。刘梦熊认为,中国外汇储备投资美国「房利美」、「房贷美」失误,应追究责任。

美国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ederal National Mortgage Association,简称Fannie Mae即「房利美」)、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Federal Home Loan Mortgage Corporation,简称Freddie Mac即「房贷美」),这一对略带脂粉气译名的姐妹花,正成为中国金融界关注的焦点:为什么中国外汇储备会经不起这对姐妹花(下称「两房」)的诱惑,竟跌入陷阱?七月十七日,香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金融专家刘梦熊撰写的《我为人民鼓与呼》一文,在香港三家媒体以整版篇幅发表,旋即成为数百家网上论坛的热点。刘梦熊疾言厉色质问中央财金当局有关拍板人:你们这班败家子哪里来这么大的胆子,拿国家人民的钱,来买天文数字的「两房」股票。现在「两房」基本上已破产,你们如何向全国人民交代?「如此离谱决策有没有黑幕,人大常委会应立即组织特别调查组彻查,追究责任」。刘文发表后,犹如闹市中引爆炸弹,引起社会各界,特别是金融乃至经济界强烈反响,在北京财经当局也引发了一场「地震」,中南海当天就作出指令,指派外交部驻香港特区特派员公署,当天紧急找刘梦熊约谈,了解他的想法,听取他的建议。

刘梦熊在《我为人民鼓与呼》中说:「美国两家『巨无霸』抵押机构『两房』崩盘引致的金融风暴震撼全球,各国股市插水式下跌。见惯风浪的金融大鳄索罗斯也惊呼是他『一生中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令人震惊的是,据通讯社报道,中国竟然是『两房』名列榜首的外国债权人,一共持有涉及该两间公司约三千七百六十三亿美元(相当于二万九千三百二十八亿港元)债务,约占中国外汇储备总额百分之二十一。这简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天大丑闻!」

有香港学者认为,「像刘梦熊那样以全国政协委员身份公开提出质疑的做法,历来少见」;内地有网友留言说:「看来又一个敢言的政协委员要下台了」;有亲友提醒刘梦熊:「共产党给你那么高的荣誉,你还要发表这么尖锐的意见,还想不想混?」七月二十日,刘梦熊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说:「如此离谱决策,如此弥天大祸,试问,身为参政议政的全国政协委员,身为置身金融界三十多年的专业人士,如果噤若寒蝉,对得起人民的嘱托和自己的良知吗?」

他说:「民族英雄林则徐有诗云『苟利国家身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二零零八年是彭德怀大将军一百一十周年诞辰,他当年在庐山会议犯颜直谏,发出『我为人民鼓与呼』,看到对国家和人民不利的就要挺身而出。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不只是做『擦鞋委员』、『鼓掌委员』,政府做得好,应该鼓掌,但财经当局捅了这么大的漏子,犯这么低级而又严重的错误,我能不挺身而出吗?」以下是访谈摘要。

三万亿资金投放「两房」,问题要害何在?

美国「两房」崩盘震撼全球。而中国财金当局将五分之一以上外汇储备即三千七百六十三亿美元投入「两房」,成为最大外国债权人,这一愚不可及的做法更是震惊中外。从事这一行都知道,怎么能把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的百分之二十多集中投在一个地方,这是异乎寻常的。要害是两个原则。

哪两个原则?

外汇储备不是一个国家的净资产。每一美元的外汇储备都要央行用相应人民币兑换回来,与商业银行管理的资产没分别。举例说,你在北京,是中国人民银行,我在澳大利亚汇了一美元到你帐上,国家户口就多了一美元外汇储备,但你到银行拿一美元时,中国人民银行花八元人民币给你兑换这一美金。你要去日本公干,又把八元人民币换回一元美金带出国,那外汇储备就变成零了。因此,正看是资产,反看是负债,是一种国际收支帐而已。从理论上讲,要准备外汇储备中有相当多热钱和外资是要流走的。外汇储备不是你的净资产,只是存在你银行里而已,人家可以存,也可以提,存在你那里,所有权、支配权不在你那里,你只有管理权而已。因此外汇储备的投资就不能有风险,更不能有高风险,安全第一,稳健至上。这是一个原则。第二是分散原则。通常说有美元、欧元、日圆,有黄金、白银,有债券,有对冲活动,总之要套利,十拿十稳。安全、分散都是公认原则。

其它国家的外汇储备有没有投入「两房」?

同样是亚洲大国印度,它同样是金砖四国之一,印度「两房」债持有量才二千三百万美元而已,人家是意思意思,聊胜于无,中国是印度的一万六千倍,差不多是三万亿港币。这样投进「两房」太没道理了,不能只集中在一个菜篮里,这是金科玉律。外汇储备投资原则是安全第一,稳健至上,比重分散,结构多元。

你提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应立即组织特别调查组彻查并追究责任,理据何在?

中国买的是高风险,比例又这么大,这太不寻常了。这是谁建议这样做的,谁论证的,谁拍板的,谁批准的,谁去实施的,其中究竟有没有黑幕,按国际金融交易惯例,购买债券、股票的中介有佣金可收,佣金是百分之二点五,三万亿的百分之二点五,就是七百五十亿,所得的佣金流向如何,有没有人以权谋私,中饱私囊。我不明白,究竟是外汇管理局的问题,还是财政部的问题,还是中国人民银行的问题?外汇储备的投资运作有哪些专家论证?决策民主化科学化如何体现?流程如何?有无权力制约机制设置?这么大损失,如果有黑幕的话,有里通外国的话,是不可饶恕的犯罪。应有人对此丢乌纱帽甚至人头落地。中央应从决策、操作乃至监管、制约机制,直到外储投资方向、原则来个通盘检讨。

中国政府目前又能做什么?

当务之急是「补镬」。首先,中国政府应紧急动员外交系统,联络日本、新加坡、开曼群岛、卢森堡、韩国等众多「两房」债券受害国财金负责人和政府首脑「大串连」,邀集他们统一立场和行动,要求美国政府对「两房」负起监管和承担之责,为「两房」五万亿美元债券作担保,促其维护美国国际信用。

其次,中国政府和「两房」债券受害国应合作,以美国投资者也握有三万七千亿美元「两房」债券为由,游说美国国会议员向政府施压,挽救「两房」免于破产。第三,中央政府应立即对相关部门和责任人彻查究责。第四,目前掌管国家外汇储备的机构应该立即改组,要依照严格监管、有效制约、充分论证、高效实施、防范风险的原则重组外储管理机构。外汇储备的投资必须恪守「安全第一,稳健至上,比重分散,结构多元」原则。第五,中国是「世界工厂」,对石油、煤炭、铁矿、铜矿、木材、橡胶、纸浆、小麦等大宗物资有强劲的长期需求,但中国实际上「地大物不博」,因此,外储投资应向能源、矿产等海外并购倾斜,保障国家可持续发展。

□ 《亚洲周刊》二〇〇八年第三十期 ——————————————————————————– 日期 08-07-25 04:58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0156

今届北京奥运会筹办期间,多年积累的矛盾总爆发,社会弥漫着一种惊心动魄的不安与恐惧感。作为社会金字塔顶端的富豪和官员们,纷纷在做「撤退」的准备,大量的资金外流,神州逐渐变成一个空心化的中国。

最近,一百四十七名中国富豪以每人五十万美元的额度,集资七千三百五十万美元,意欲帮助美国费城会议中心扩建,并以投资移民方式申办绿卡,但该中心董事会为避免触及现有的移民政策,拒绝这项投资。这则中国富豪大移民的消息,引发海内外华人圈的广泛关注,也折射出中国当前尖锐复杂的社会矛盾,以及富豪们的不安心态。

中国富豪普遍存在一种不安全感,一方面是由于很多人的财富来得不干不净,或者取之于官商勾结,或者利用体制漏洞,生怕受到清算;另一方面,社会阶层对立以及仇富潮流的兴起,使富豪担心难以自保。因此,很多富豪发家之后,都会想方设法谋划退路,移民美加或者澳洲,并转移资产,一旦国内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可以从容撤退。这种富豪移民风潮,随着国内局势紧张,近期出现加快的势头。

另外,贪官们也是移民风潮的「排头兵」,这些贪官利用特权聚敛了大量的民脂民膏,无论他们官做得多大,权位有多高,头顶上总悬着一柄达摩克斯剑,在中国都难以感到安全,尤其是突如其来的政治斗争,更让他们如惊弓之鸟。

特权聚敛 移民洗钱

好像上海前任市委书记陈良宇,尽管已经贵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但东窗事发后发现其拥有十三本外国护照,为随时开路做准备。而解放军总参情报部原部长姬胜德,更以假离婚名义,将妻子先行移民美国。如此位高权重、国家安危系于一身之人尚且如此,那些基层的官员岂不有样学样?

问题富豪与贪官们纷纷移民美加等地区,带走大量的财富,使中国逐渐空心化。这几年,由于中国富豪以及贪官们资产的大量涌入,加拿大、新西兰、澳洲等地的华人社区迅速扩大,当地楼价不断攀升,带旺了当地市场,这些国家无异直接享受到了「中国改革开放成果」,这也是这些国家为何不热衷于与中国签订双边罪犯遣返协议的主要原因。

富豪与贪官们带走的是优质资产,留下的却是一个满目疮痍、水深火热的神州,问题富豪与贪官们就像西方国家插在中国这头奶牛身上的针头,这些国家通过他们不断吮吸中国人民的血汗。贪官和问题富豪的财产外流避险,而国际热钱内流牟利,成为中国金融两大暗流。

中国的传统伦理讲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政治精英以身报国,商人实业报国。但目前的情势是,社会阶层最高端的这两类精英,却是率先弃国。高官与富豪们率先对国家的前途命运没有信心,升斗小民又怎能承担起大国崛起的重任?这是中国的举国之殇!

□ 太阳报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