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一九八九: 记忆的呼唤 , 妈妈我能说话吗?六四那天穿白衣服纪念

字体 -

 ————–

———–

天安门广场为中心 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件,缅怀1989年春夏之交中国人的希望、热血 与光荣! This serie is in memory of 1989 Tiananmen Decmocracy Movement, records the hopes, bloods and glories of that movement.

————————

———————————————————— 崔卫平、徐友渔在捷克人权奖颁奖会上的答谢辞

——————————————————————————–

崔卫平教授在捷克人权奖颁奖会上的答谢辞

尊敬的瓦茨拉夫·哈维尔先生: 尊敬的各位部长先生: 尊敬的各位来宾: 女士们、先生们:

我站在这里,想和你们谈谈刘晓波先生的妻子刘霞女士。当刘晓波先生2008年12月8日被警方带走之后,他的妻子刘霞只见过他一次,连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也没有见到。刘霞女士尝试给她的丈夫送书,一开始被拒绝,但是在她的反复坚持下,最后一次警方把书收下了。不久前我见到了刘霞女士,她时时刻刻在等待着能够再次见到丈夫的机会。对于这次来布拉格,她的意思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她不希望远行,她希望与哪怕不能见面的丈夫靠得更近一些,她随时都在等待有一辆车把她送到某一个她不清楚的地方,在那里她的丈夫刘晓波也在等着想要见到她。她说她要以这样时时刻刻等待的方式,陪着她的丈夫刘晓波坐牢。

在每一个这样因为人权和民主失去自由的英雄背后,都有这样一位哭泣的妻子,也是坚强的妻子。你们也许知道,仍然在狱中的胡佳先生的妻子曾金燕女士,还带着一个不满两岁的女儿,她的痛苦和艰难可想而知。争取人权和民主的事业,是他们亲人的事业,而这些妻子所从事和承担的,是为了她们亲人的事业,她们以她们全心全意的爱意,支持和呵护为人权和民主的事业。这些妻子是令人崇敬的,是我们事业的基石和我们力量的源泉。

我还想谈谈,除了这样的妻子,在每一位为人权民主奋斗而付出牺牲的人背后,也有着一位哭泣的和坚强的母亲。如你们所知道的,我们有一个”天安门母亲”群体,她们的孩子于二十年前,在坦克履带和枪炮之下,流尽了年轻生命最后的一滴血。至今这些母亲她们的痛苦、她们的呼声,被隔离在公共视线之外。这是她们失去儿女之后的另外一份痛苦。我认识一位天安门母亲,她28岁的儿子死在枪口之后,她的女儿谈恋爱两次受阻,当对方男孩知道这样的家庭故事之后,他就离开了。这位母亲告诉我,女儿第三次恋爱再也不敢与对方讲起哥哥的故事,后来这一对年轻人结婚,他们的孩子都已经上小学了,但是儿子被打死的事情,女婿始终不知道。这样大的痛苦,许多人只能深埋心中。这些母亲当中的一些人,已经直接走在了今天中国争取人权和民主事业的最前沿,比如丁子霖教授。她们以自己年老的身躯,为更加年轻的孩子(包括我的孩子),努力撑出一片晴朗的天空。

我还想到了这样一些受难者的母亲群体,那就是”汶川地震母亲”,她们的孩子在没有达到建筑标准的教学楼里失去了年幼的生命,至今她们还在为寻求有关教学楼建筑的真相、为寻找公正的解决途径而奔波。与”天安门母亲”一样,她们实际上也被阻隔在公共视线之外,很少电视台、报纸现在会采访她们,甚至她们与外界的接触也受到限制。我们还有”三鹿奶粉结石宝宝的母亲”,她们想要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寻求赔偿,至今法院还没有受理,她们也处于非常痛苦和挣扎当中。

这样的妻子和母亲、她们活着和死去的孩子如此令人不安,令人难以忘怀。她们需要关心和援助,而在关心和帮助她们的过程中,在感受她们的痛苦、感受她们身上爱的光芒、爱的圣洁时,也再次唤醒了我们的良知、唤醒了我们的人性和道德,提醒着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爱和责任。

谢谢你们有耐心听完我讲这些故事,谢谢大家!

2009年3月11日

                    ※   ※   ※   ※   ※

                   徐友渔先生在捷克人权奖颁奖会上的答谢辞

《零八宪章》签署者代表的获奖答谢辞

尊敬的People in Need的代表先生, 尊敬的瓦茨拉夫·哈维尔总统, 尊敬的外交部长先生, 尊敬的各位部长, 女士们、先生们, 朋友们:

我们感谢People in Need把2008年度的”人与人”(Homo Homini)奖授予《零八宪章》的签署者,这对于因为签署宪章而受到压制的人,对于一切坚持合法权利的中国人,对于因为参与征集签名活动而被警察拘押至今的刘晓波博士,是一种支持和鼓励。刘晓波博士长期坚持自己的人权、民主信念,为此付出多次入狱的代价,我们现在代他来领奖,这是我们的义务,也是我们的光荣。

不同的人对于《零八宪章》的含义和意义的理解会有差异,对于宪章的签署者而言,最基本的共识是:宪章重申了我们关于文明社会的基本价值和目标,其实,这些价值和目标在现存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及在中国签字、批准的一系列联合国公约和宣言中也得到了明确的宣示。我们所呼吁和要求的,是要在中国实现它们,而不是与之背道而驰。

人们注意到了《零八宪章》和《七七宪章》在基本精神方面的一致。是的,我们从上世纪7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宪章》运动和瓦茨拉夫·哈维尔以及其他作家的著作中得到了激励和启示。两个宪章的一致之处来源于两个国家处于相同类型的专断权力和意识形态的统治之下,相似的社会生活氛围和道德状况–不讲真话和不追求正义,也来源于相同的履行国际公约、保护人权的义务和压力。

和《七七宪章》一样,《零八宪章》在后极权时代提倡一种积极的公民意识、公民道德和公民责任,我们坚持,保障公民的自由、尊严和权利是政府的首要责任,如果政府没有尽到这种责任,甚至一贯地、制度性地侵犯和损害公民的自由、尊严和权利,那么每个人都应该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努力改变现状,而不能甘于生活在恐惧和冷漠之中,满足于自保和自利。

和《七七宪章》一样,《零八宪章》不是政治反对派的宣言,我们既有批判精神,更有建设性态度,我们关注公民社会在中国的发育,我们的理想和目标是一个健全的社会,我们摈弃传统政治思维中着眼于改变政权和更换掌权者的做法。我们极尽全力争取与政府对话,在这方面,等待和劝戒是必要的,我们既不缺乏勇气,也不缺乏耐心。

发表《零八宪章》的意图和目的是寻求和解与共识,而不是制造对抗。中国的无权者在争取权利的时候,并不把掌权者的任何失败和挫折都当成自己的胜利,宪章签署者的道德感和责任心远远高于现在的掌权者、过去的革命者。自古以来,中国想掌权的人都把对社会的损害当成对现存政权的削弱和损害,他们以制造动乱、冲突和仇恨来到达自己的目的。签署宪章表明我们与那种做法格格不入,因为损害社会就是损害我们自己。尽管宪章的签署者受到了骚扰、威胁和压制,但我们决不会放弃理性与和平的行为方式。

中国人从100多年前就开始追求宪政民主的目标,但是,由于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缺乏自由元素,由于内忧外患不断,由于主要的政治派别和政治力量习惯于以武力而不是协商和妥协解决问题,我们的成就少于挫折、失败与倒退。现在,中国的宪政民主事业面临新的、复杂的局势。斯大林主义没有寿终正寝,它企图利用市场经济来延续生命,二者的结合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形成一个怪胎,全世界的资本都在为它输血。不少人–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把GDP数字等同于政治权力的合法性。如果说,30多年前中国和捷克斯洛伐克一样,压迫的主要形式表现在政治方面,那么,现在中国的无权者既要争取政治权利,又要争取社会公正,争取各种社会和经济权利。《零八宪章》的核心诉求是人权,它涵盖了人之所以为人的各种权利,涵盖了不同地位、职业、民族、性别,具有不同信仰和不同遭遇的人的合法要求。虽然面临各种困难,但我们对于中国的人权和宪政民主仍然充满信心。

从根本上说,中国的人权事业和宪政民主事业是中国人自己的事,但是,它同时也是当代世界潮流的一部分。就像资本、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动与扩张一样,信息和新的理念也在跨越国界快速传播。《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和全中国人民、世界各国人民一道关注目前这场全球性经济危机。处于经济和政治双重危机中的我们对来自捷克人民的关注与支持将永远铭记于心,我们也以同等的热情关注你们的进步。

谢谢大家!

2009年3月11日

□ 一读者推荐

相关链接:

1. 人权日前夕北京警方拘押异议人士刘晓波和张祖桦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338 2. 中国拘捕约谈异议者调查”零八宪章”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346 3. 《零八宪章》吁政改轰动海内外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358 4. 我们和刘晓波不可分割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371 5. 鲍彤:”零八宪章”何罪?–不得不说的话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375 6. 读者谈论《零八宪章》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61048&forum=2 7. 中国公民群体起草,303人签署的《零八宪章》 (全文+签署人名单)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00 8. 施化:《零八宪章》有什么用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13 9.萧凌:人性与群体素质–两个被《零八宪章》忽略了的前提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12 10.专访作家戴晴、《零八宪章》签名者、新书《张东荪和他的时代》作者–零八宪章只是最基本的权利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14 11.改革开放三十年·普世价值·零八宪章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15 12.余杰: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28 13. 余杰:探望刘晓波妻子刘霞受阻记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29 14.哈维尔:中国人权活动家需要支持–08宪章签署者面临国家愤怒(附英文原文)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36 15. 刘晓波最新情况,论者称略感乐观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514 16. 刘晓波获捷克人权奖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2037 ——————————————————————————– 日期 09-03-17 08:16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2074

—————————————————-

                         ·熊友鱼·

  ”妈妈我能说话吗?”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相信你的孩子一定没有、也永远不会这么对你发问。

  ”妈妈我能说话吗?”这不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在跟你作语言交流,而是在诉说一个痛苦的童年、一个黑暗的社会。

  ”妈妈我能说话吗?”这不是人民在开”忆苦思甜”大会,控诉虚拟中的恶霸黄世仁、地主刘文彩,而是在控诉这部”人民宪法”,在”伟光正”的光环下,肆意蹂躏人民的尊严,让人民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

  著名律师高智晟,因为为客户打官司,无端遭到秘密关押、和令人发指的毒刑摧残。就连他无辜的家人,也一并遭到无休止的骚扰和折磨。最近,高妻耿和女士,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携带了他们的一双儿女,毅然离开了”人民共和国”。经过乔装改扮、翻山越岭,历尽两个月的千辛万苦、九死一生的长途跋涉,终于踏上了一片平和的土地。一个五岁的稚童,应该还在不知”忧患”为何物的年龄,却已经饱尝了”心有余悸”的痛苦。一踏上平和的土地,他便急着问耿和女士:”妈妈我能说话吗?我能出去吗?”

  如果说,无辜的家属、幼小的心灵,也要遭受如此折磨,那末律师本人,又该遭受到甚么样的折磨?那末律师的客户,又该遭受到甚么样的折磨?那末,在”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还能有人民不遭受折磨的生存空间吗?

  如果说,2008年的人民最强音,是一个二十八岁的青年的呐喊:”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那末,2009年伊始不出三月,一个五岁的小公民又喊出了时代的最强音:”妈妈我能说话吗?我能出去吗?”

  据说,”人民共和国”的”委员长”在”两会”其间说:中国不搞西方的民主人权。笔者没有闲情逸致去查看这个讲话的原文,因为这个说法实在不新鲜。是的,这段经文已经吟唱了六十年,有祖师爷的”毛诗”为证:”祖龙虽死魂犹在,……百代都行秦政制。”这里的”祖龙”是谁呢?还不就是那祖师爷的祖师爷,那个行暴政的秦始皇是也。

  你委员长不搞西方的民主人权?那好,咱们就来玩玩”中国式”的那一套,你眼前可只有两条道路。一曰改朝换代:”秦”的玩不转了,就玩”汉”的;”隋”的玩不转了,就玩”唐”的。二曰合久必分:”汉”的玩不转了,就玩”三国志”;”唐”的玩不转了,就玩”五代十国”。你委员长,可没有第三条”中国式”的路子可供选择。中国社会之现状,无论从哪个方面看,”百代都行”的秦政定制,早已不能承受这时代之重。”和谐”苟且,难以修为,也无济于事,到了你不得不”玩”的时候了。

  况且,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且不论西方的民主人权如何如何,单就中国而言,人民早已觉醒,再没有精神和时间,来陪你在这两条道儿上绕来绕去了。斜塔沙丘,于斯时也,岌岌乎殆哉!你委员长还不赶紧自寻出路!

  ”妈妈我能说话吗?”这一问足令委员长黯然失色,–无论从个人素质到政治家风范,皆然。

□ 寄自美国

相关链接:

1.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妻子孩子成功逃离中国抵达美国(两篇报道)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2042 2.高智晟之妻耿和在美国接受希望之声采访讲述迫害经历(附照片)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2050———-

—————————————— 瓜州州长:白小花的六·四

                            ·瓜州州长·

  最近,白小花发现网络上的中国人都在谈论什么”6521”,听上去挺神秘的。除了偶尔买张六合彩票做个发财梦之外,白小花对数字并不敏感。仔细看了才知道人家说的是今年恰逢中国几大政治事件的”整数”纪念。这6代表建国60周年,5代表西藏事件50周年,2代表六四事件20周年,1代表法轮功事件10周年。

  白小花知道中国建国的年头长得很,有”口头五千年,书面三千年”的调侃说法。这60年听上去象昙花一现,历史打个哈欠就过去了,谁记得啊?至于西藏,白小花还是花季年龄的时候去过,觉得除了衣着饮食的区别,这”圣土”和中国其他农村地区并没有太大区别,达赖喇嘛就是回去了也不知道还找不找得到家门?法轮功她根本不知道是宗教还是神话,可是她还是为那些因为信仰受打压的人感到不平。

  白小花总觉得任何关于中国人的事好象都和政治沾边,充斥网络的各种中文论坛,不管说的是种花还是遛鸟,出国还是恋爱,绕几圈后谈话的总会回到政治话题上,讽刺的是中国人的社会生活中最经典的信条却依然是贴在裕泰茶馆柱子上的”莫谈国事”。有趣的是,那些到了”可谈国事”地方的中国人似乎也忘不了这个中国情节,于是纷纷以各自不同的观点象武侠小说似的在虚拟世界里分做了不同门派。

  就说这六四吧,那年白小花刚脱红领巾不久,在她的世界里更多的是”郭靖怎么才能学会降龙十八掌剩下的几掌”这样的问题。大学生们上街的时候她觉得很新鲜,只见男男女女个个情绪高昂,不时呼喊口号,内容有”反官倒”"康华公司公开帐目”什么的,有的还说是”徒步声援”,那来路必是很远的。那时候白小花不知道什么是官倒,可大人们说起来就义愤填膺的样子,必定不是好事。白小花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有人自个儿上街游行的。很快,游行的学生们就把市里的广场变成了纸花,挽联和诗歌演讲的地方。

  白小花记得四月里和老爸去过广场一次。正当老爸专心致志地读着学生们的诗作时,白小花看见一些神情严肃的大人一边抄录,一边拍照,还不时小声交谈。白小花拉拉老爸的肘,低声问:”那些人是干什么的?”老白瞟了一眼:”特务!”老爸的回答让白小花的眼睛瞪得老大:”几个月来大学生们在街上来来往往并没有人阻拦啊?派特务干什么?”她小心翼翼地问老爸:”学生们不会有好结果?”几代人吃尽了共产党苦头的老爸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白小花的家人对政府及其行为走向是有深刻体会的。吃一堑,长一智,所以白小花从童年起就对在公开场合”莫谈国事”的中国口诀烂熟于胸。家人让白小花明白周围的环境充满了耳朵和眼睛,”稍不留神就要倒大霉!”这样的教导和训练下,当白小花的同学,一个爱打排球队的大眼睛姑娘兴致勃勃地问她:”学生和政府,你支持哪一边?”,白小花连头都不抬:”我对政治不敢兴趣!”不知道除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其它地方,有没有十三岁的孩子会以如此冷淡的口吻说出如此”成熟”的话?套句时髦用语,这就是中国环境造就的山寨版”知行合一”吧?

  后来事情就越闹越大了,向来有收听”敌台”习惯的白小花的家里,天天都是”美国之音”的报道,城里也风传戒严部队要开杀戒。那是六月三日的深夜,白小花之今都记得清清楚楚。被政府称作”造谣之音”的”美国之音”广播说天安门广场上开枪了,”自动武器开火至少有三分钟。”白小花坐在外婆的大圈椅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真的开枪啦!真的开枪了!”虽然还没有动过真枪,可小小年龄的白小花也想象得出”三分钟的连续开火”是什么概念:那杀人还不跟割草似的!

  星期一早上白小花上学,路边的电杆上贴了些模模糊糊的复印照片,看起来象是拿枪的士兵,可放学时这些照片就被撕了。语文老师紧跟时事,命题作文是”给戒严部队的慰问信”。白小花最恨这种无聊的作文,每次都得象挤牙膏一样从大脑里编出些文字交差。虽然她心里问:”杀了那么多人还要人慰问?!”,可笔头上还是得写上”亲爱的戒严部队叔叔”这种恶心文字。更重要的是,在学校里这样的想法对谁也不能说。接下来事件的发展被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就象白小花和老爸预料中的一样,学生们不幸地”倒了大霉”。

  十几年后,白小花飘洋过海离开了中国。可新的环境给她的第一印象居然还是由那个”中国口诀”开始的。那天白小花和她温哥华的好友在网上聊天,可谈了一会儿白小花就发现自己又犯中国人的”政治病”了。就在她刚要习惯性地”欲言又止”,提防政府的”顺风耳”时,白小花忽然象发现新大陆似的叫起来:”搞什么啊?现在谁还听咱们谈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温哥华那头的好友发了一个”大笑”的符号回应。

  虽然到了”可谈国事”甚至是”请谈国事”的地方,可白小花渐渐地发现自己的”中国政治病”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因为有海滩可以跑步,有娱乐电影可看,周末有朋友到访考验厨艺,有各种书读,几十个频道的电视节目,院子里可以种大葱,芫荽,还有公历农历新年,圣诞节,狂欢节,复活节,攒了钱还可以去逛香榭丽舍,听纽约爵士,看阿根廷探戈……那些曾经直接或间接压在她肩头的中国重担,那些鬼魂似的阴影不知不觉离她远去了。白小花的中国伤痛似乎就这样被新的生活愈合,她也很少再想起那个曾让她目瞪口呆的六四夜晚。

  似乎为了证明作为中国人是注定不能抛开中国情结的,两年前的一天白小花打开历史频道,发现播的是六四专辑。这是白小花自那些被撕去的模糊照片后第一次看到关于那个血腥夜晚的直观图像,片子播完时,她已是泪流满面。

  白小花知道死者不能复生,那活着的又能做些什么?”至少不能忘记!”她这样对自己说。在她的世界里,这其实不过是个体应有的良心,是超越所谓政治和爱国主义的。

  接下来发生的就比较有喜剧色彩了。在自己所谓的原则驱使下,白小花最近就和虚拟世界里的几个”反派”人物就”六四”大打出手。白小花的老外先生发现了妻子最近在电脑面前的”时而大笑”,”时而痛骂”的反常表现,

  他问道:”你在和谁吵架呢?”   ”坏人!说话跟不经大脑的teenager一样!”   ”那不理他们就好了,难道要象他们看齐,也作teenager?”   ”你不知道他们说话多恶毒!什么枪毙,打死啊!”   ”那你回敬了些什么?”   ”我吐浓痰啊,说他们尿裤子啊……”

  先生大笑了起来:”你自己听听?难道你不也是一个teenager?”

  白小花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虽然很不好意思可还是说:”他们说‘六四是强国家军用物资的活该结果’,太没良心了!”

  ”什么?”老外先生的笑容凝固住了,感叹道:”真有人这样说?难道没看过六四杀人的真实画面?”

  ”所以我才和他们没道理可讲,就朝他们吐痰喽!”白小花孩子似地嘟哝道。

  网络上有人动员在六四那天穿白衣服纪念,白小花忽然觉得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绝妙主意。要是十几亿人都在同一天穿一件白衣服,这个如此简单如此渺小的行为所传达的信息该有多震撼?难道政府颁布”不准穿白衣”的规定?如果要镇压十几亿白衣服,是不是得朝自己扔原子弹?

□ 读者投稿

相关链接:

CND89六·四纪念馆 http://museums.cnd.org/China89/ ——————————————————————————– 日期 09-03-18 08:25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2082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