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香港民主歌聲獻中華

字体 -

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那儿有茂密的森林,那儿有无边的草原,春天 播种稻麦的种子,秋天收割等待着新年。 张大叔从不发愁,李大婶永远乐观。 自从窑洞里钻出了狸鼠,一切都改变了。 他嚼食了深埋的枯骨,侵毒了人性的良善。

张大叔失去了欢乐,李大婶收藏了笑颜,鸟儿飞出温暖的窝巢,春天 变成寒冷的冬天。亲友们失去了自由,抛弃了美丽的家园。 朋友!不要贪一时欢乐,朋友!不要贪一时苟安。 要尽快的回去,把民主的火把点燃, 不要忘了我们生长的地方, 是在山的那一边,山的那一边。 二十年化不掉香港人”六四”情结

——————————————————————————–

                            记者:海涛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香港大学学生会下月将组织学生投票,看大家是否支持平反八九民运和追究六四屠城责任。另外,有香港民主派议员建议,申请香港六四烛光晚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20年前,中国政府出动正规军,用冲锋枪和坦克镇压了北京的示威群众,死伤无数。海外一直称之为”六四屠城”。北京当局说那是反革命暴乱,后来改为动乱,再后来改为政治风波。

*港大学生会将公投*

六四20周年之际,香港大学学生会4月中旬要在全体学生中进行民意调查,询问大家是否决定支持平反八九民运并追究屠城责任。

香港大学学生会内务副会长成晓宜对记者谈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因为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我们想利用这个机会来公投一下,确定一个我们的共同立场。”

成晓宜说,港大有投票权的学生一共有1万零8百人,估计能有百分之10到20的学生能出来投票。她说,如果投票人赞成者居多,就可以确定学生会今后对六四的立场。

成晓宜还说,对于89年以后出生的大学生来说,很多人不知道有个六四事件。利用这次”公投”,可以引起这些学生的关注。

在香港西半山的香港大学学生会(徐朗星文娱中心)楼前,竖立着一个橙红色雕像:国殇之柱 (Pillar of Shame),是用雕刻的死者尸体形象堆成的塔状雕塑作品。最早是六四8周年时香港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竖立的,后来挪到了香港大学。雕像底座雕刻的大字是:六四屠杀,小字是:老人岂能杀光年轻人?

不过,香港另外一所名列前茅的大学中文大学的学生会主席林朝晖说,他们学生会没有进行这样”公投”的打算:”我们中文大学学生会,对香港大学的公投,我不能我自己的意见来代表我们学生会,因为我们还没有就此问题开会,说清楚我们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苹果日报援引林朝晖的话说,中文大学学生会向来都认为六四必须平反、必须追究屠城责任,相信同学们也认同,所以不会就此进行投票。

*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

六四过去20年来,全世界许多华人聚居的大城市中,只有香港每年在维多利亚公园大球场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能吸引成千上万的市民参加,这成了香港的一”景”。如林的横幅标语当中,很醒目的一条就是:薪火相传。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张文光近日向香港政府建议,可以利用政府正制订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的机会,向广东乃至中央政府申请,把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列入名单内。张文光说,六四烛光晚会,最多能有10万人参加,是极为重要和有巨大影响力的活动,世界闻名。

主持筹办烛光晚会的是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港支联)。它是香港最大的民间组织,是八九民运期间应运而生的。香港立法会泛民主派23名议员,多是港支联的积极活动人士。他们每年重要议题就是要求重新评价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议员张文光和李卓人,都积极支持港大学生会就六四问题而举行投票活动。

而在香港支持政府的最大组织是民主建港协进联盟(简称民建联)。该组织创党主席曾钰成现在是立法会主席。他2月曾对大学生说,六四出兵镇压虽然有错,但他个人不会向中央争取平反(六四),也不屑有人将悼念当成政治表态。

曾钰成从1992年到2003年当了11年的民建联主席。接任者是马力。马力07年病逝。病逝前曾评价六四事件时说:”所谓六四屠城的说法不符合事实。他说,”我不是说六四事件没有死人。如果是屠城,4000名学生全都死光了”。马力还对坦克车能否把人辗成肉酱质疑。他说,”那不如找头猪试一下,看看会不会变成肉饼”。

针对马力的这番言论,丁子霖等127名天安门事件死难者家属联名发表抗议信说,马力的言论是对他们死去亲人的亵渎。

从香港逃到美国的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的去国出走,同六四紧密相关。在六四屠城后”痛心疾首”的开天窗的文汇报老总金尧如,毅然同为之效力几十年的中共决裂而移民洛杉矶,也同六四有关。

当时为文汇报驻北京记者的程翔,从”自己人”变成”异议人士”,也是因为”六四”。程翔前几年被捕判刑,很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搜集因六四事件而下台的前总书记赵紫阳的资料。

在中国监狱服刑几年的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近日再度提到六四事件时指出,这是中共错误,没有道理由受害者先提出和解。明报援引程翔的话说,”镇压错在政府,民运人士有家归不得也错在政府,作为人民可以做什么?”

□ 美国之音

相关链接:

CND89六·四纪念馆 http://museums.cnd.org/China89/ ——————————————————————————- - 在我们的国家 有一种动物──叫”人民” 它们有嘴,但不能随便说话 它们有腿,但不能随便行走 它们也有穿衣吃饭的习惯 但很多不得温饱 它们向往自由和尊严 但它们的仆人说: 你!你已经当家作主了,你还想要什么? 于是它们沉默 专心伺候它们的公仆 于是它们感激 用血汗喂肥他们的公仆

在我们的国家 最尊贵的仆人叫”首长” 主人难为他、苦了他 在高楼大厦的机关里让他勾心斗角 在灯红酒绿的酒店里叫他偷偷摸摸 让他出门前呼后拥 让他下乡警车开道 还让他有 下不完的指示、作不完的报告 吃不完的宴席、每年还得满世界跑 苦啊! 辛苦付出总得有回报 “窃”点主人的钱财也不为过 此非偷、亦非盗 圣人说:贪者如斯乎!不舍昼夜 所以,没空管你们的死活了

在我们的国家 有一种公仆叫 “警察” 他对付小偷没啥好办法 在主人面前却威风得很哪! 叫你站直了,你可千万别趴下 要不然,一不高兴就把你抓 别不服,不信? 今天放了你,明天照样把你抓! 谁说的:自古警匪是一家? 我看你是活腻啦!

在我们的国家 有一种公仆叫”法官” 公仆端坐堂上八面威风 主人战战兢兢悉听发落 我的主人哪: 你一没权、二没钱 你以为咱是靠啥吃的呀 没听说: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

在我们国家 有一种幸福叫悲惨 这些幸福的人,他们背井离乡,抛下老母幼子 他们会为每天工作16个小时却只得到微薄的工资而感到幸福 他们会为得到了一个有可能被机器轧断双手的工作机会感到幸福 他们会为被克扣了三年 在被工头暴打一顿后才拿到一半的工资感到幸福 他们会为在大年三十终于买到一张回家的车票而感到幸福 他们愿意承受各种各样各色人等的歧视和欺凌 但他们还是感到幸福 他们当然感到幸福 因为否则 他们还只能在赤贫的老家 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没钱供儿女上小学和中学 他们还要交纳名目繁多的捐税和摊派供人腐败 他们还要受地痞恶霸黑白恶势力更野蛮的欺压

在我们的国家 有一种游戏叫法律 法律温柔地说:人民,这是你的自由! 有一个人民信以为真 跑过去取那自由 法律握住他的手 给他一副手铐和脚镣 法律又庄严地说: “人人平等” 有个人民信以为真 把那法律细细地端详 才发现 法律其实还有这样的解释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

在我们国家 有一种垃圾叫”知识分子” 他们拥有知识 却忘了本分 他们本该为人民立言 却在为权贵摇旗吶喊 他们本该是社会的良知 却成为腐朽懦弱的寄生一族 他们本该是人民的灵魂和希望 却堕落成专制的俘虏和邪恶的同谋 他们不是民族的脊梁 他们是人民的叛徒!

—————–

騰騰昂懷存大志,凜凜正氣滿心間, 奮勇創出新領域,拚命踏前路。

茫茫長途憑浩氣,你我永遠兩手牽, 去向縱荊棘滿路,濺熱汗,卻未累,濺熱血,卻未懼。

愛自由,為自由,你我齊奮鬥進取,手牽手。 揮不去,擋不了,壯志澎湃滿世間,繞千山。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