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历史与真相的敌人………………….一介武夫外遇偷腥, 私生活很亂?成龍沒人管?

字体 -

 历史与真相的敌人

余杰 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至十日,我应香港多家学术的机构的邀请,赴香港访问和讲学。四月六日早上,我在首都机场办理登记手续的时候,受到北京海关人员的搜查,将我携带的书籍、反右运动的资料以及讲稿等全部拿走;四月十日晚上,我回到北京的时候,同样遭到搜查,携带的若干”敏感”书籍被查扣,其中有:《念念六四–刘晓波诗集》(四本)、《六四二十周年•苦路十四站–基督教善乐堂受难日聚会程序册》(七本)、《中国传媒风云录》(一本)、《胡耀邦与中国政治改革》(一本)、《我要回家》(一本)、《港支联通讯(第八十一期)》(一本)。

这个号称已经”崛起”的政权,却如此害怕历史与真相。不仅害怕”六四”的历史,甚至害怕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年的”反右”的历史。海关工作人员声称,这些”敏感”资料既不能从北京带到香港,也不能从香港带到北京,因为香港是”境外”。香港已经回归十多年了,还能享受此种特殊待遇。这些制服上镶嵌着国徽的海关工作人员,居然将香港当作”境外”,如此卖国言论,敢于公诸于众吗?

我刚从香港回到北京,我们方舟教会的教友、”六四”残疾人士齐志勇再次被警察带走,他是四月十五日中午去接放学的女儿的时候被警察暴力绑架的。我接到他发来的一个手机短信息之后,便再也打不通他的电话了。齐志勇在”六四”晚上身中数弹,侥幸被抢救活过来,却被迫截肢,留下终身残疾。二十年来,因为始终坚持言说”六四”真相,他被剥夺了工作权利和残疾人的最低生活保障,常年受到警察的逼迫和骚扰。奥运和两会期间,他连去教会聚会的自由都被剥夺,被带到北京郊外,切断一切通讯手段,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据,就是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在香港访问期间,发生了港大学生会主席否定”六四”屠杀的言论引发媒体关注的事件。从当年的马力到如今的大学生,从政党的党魁到大学学生会干部,否定”六四”屠杀的人士在香港越来越多。我从香港带回北京而被查扣的那些有关”六四”的书籍和资料,在香港的许多书店都可以买到,香港不是大陆那样信息被严密封锁和过滤的地方。所以,香港人若否定”六四”屠杀的真实性,不是出于无知–无知是可以被原谅的;乃是出于无耻–无耻则是不可原谅的。

二十年来,齐志勇被禁止出境,因此也不能到香港来与莘莘学子们面对面地交流。他不用说什么话,他的身体本身就是不容置疑的见证。还有同样也是”六四”受害者的方政,他本来已经安全了,但看到一辆坦克正冲向一名女同学,他便奋不顾身地跑过去将女同学推开。女同学得救了,他却被碾断了双腿。港大的学生会主席大人,你是未来特首的人选,你是香港的精英中的精英,你愿不愿意屈尊与齐志勇和方政见面呢?你是谦卑地接受历史与真相,还是继续做历史与真相的敌人呢?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Monday, April 20, 2009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来源:[http://www.guancha.org]中国信息中心《观察》网版权所有

—————————————————————————————————-

奴才不会”成龙”– 致国际武打影星成龙的公开信

陈永苗 等 自由岛居民不自由民成龙先生:

中国古人说,生在福中不知福。您出生生长于香港,并且自由的香港,赋予您极好的条件,让您成为国际武打影星和国际名流,可是如今你是,当了人上人,却不知自由之珍贵,却忘恩负义,背信弃义,丢掉根本,不顾念自由制度,才是您今天辉煌的主要条件之一。设想一下,你如果上天让你投胎于香江的另一岸,恐怕您在博鳌论坛大放厥词的机会都没有。与台湾批评民主自由太甚,给台湾民主带上乱像帽子的人一样,你们都是中华民族的败家子。

您说,”有自由好?还是没自由好?我现在已经很混乱。太自由了,就变成香港今天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如果我们不被管束,我们就会仅仅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完全是现代社会逃避自由的典型病症。如果您一心想在央视春晚晚会上再歌颂,舍不得你那一只被握过的手,而不知道什么是逃避自由的话,我们很乐意向你推荐弗洛姆的《逃避自由》。作为对年轻人影响非常巨大的,并且关心政治谈论政治的国际影星,我们欢迎您继续关心政治谈论政治,关心中华民族的自由宪政前景,但是我们希望你多读书。如果您穷得只剩下了钱,那么给我们您的邮政地址,我们给您邮寄一本《逃避自由》。

您的名字叫做成龙,这是我们曾经非常喜欢您的原因。正像我们非常喜欢台湾武侠小说家古龙一样。因为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的传人,并不是一种特权,而是一种责任。而自由是一种极为沉重的责任,它的好处在于我们不愿意作为奴才,作为奴隶,才显现出来。当我们获得自由,我们就会发现,我们自身是多么不完美,要承担的义务真多,我们的朋友是多么不符合道德,与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这让我们皱眉头。自由就意味着容忍别人的不道德,别人的怪异,别人的放诞,就意味着我们要担负起责任,要以身作则,而不是呼吁管束他们。如果逃避自由,那还是龙的传人么?害怕自由,害怕容忍,害怕责任,那是毒蛇而不是飞龙。在自由的天空里面,龙要飞翔,那是要付出体力的。

成龙还是成虫?这是个问题,这无从回避。您说完这段话之后,我们建议您改名成虫,你不改,但是在我们的心中和我们的口中,这个名字是改定了。成为我们的潜规则。当我们一提到您,张口就会是”成虫”。除非你担负起捍卫自由的责任。

祝好!

发起签名人:

陈永苗(北京 后改革派学者) 王俊秀(北京 后改革派学者)

作者惠寄 转载请注明出处 Monday, April 20, 2009

来源:[http://www.guancha.org]中国信息中心《观察》网版权所有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