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温州商人遭毁灭性打击,,,吴鑫岩:狼奶的哺育,,,,维族教授因言获罪

字体 -

“我在莫斯科的3个朋友刚刚被抓,其中一个已被起诉了。不知道他们的命运将会怎样。”谈起中国商人被扣,长期在俄罗斯经商的温州瓯奇鞋业的董事长迟万姆一脸无奈,”俄罗斯自身的制度不完善,现在却说我们违法居留。”

《21世纪经济报道》特稿,7月7日-8日两天之内,俄罗斯官方3次拘捕多名中国商人,备受关注的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市场关闭事件,日前再次升级–该市场是中国廉价商品在俄罗斯最重要的集散地。

长期以来,中国廉价商品对其它国家的冲击一直备受争议,而本次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市场事件,则是这种冲突的最新样本。然而,当我们深入调查,却发现真实的缘由如此扑朔迷离。

中国商人再遇灾祸

莫斯科移民局新闻处处长科尔尼洛娃7月8日宣布:”联邦移民局工作人员早上在该市场内发现一个非法宿舍,在那里扣押了约150名中国公民,其中50人签证过期,他们将被驱逐出俄罗斯。还有大约100人应该在10天内离开俄罗斯,因为接收单位因裁员而拒绝继续雇用他们。”

此前一天,在切尔基佐沃市场周边,俄方已经两次扣押中国人。据俄《共青团真理报》8日报道,7日早晨,约100名越南人和中国人以及少数塔吉克人试图堵塞切尔基佐沃市场对面的晓尔科沃公路,以此抗议关闭该市场。俄内政部特种部队值勤人员逮捕了抗议者。此外,俄执法人员7日在该市场进行检查时还发现了数十名涉嫌违反俄居留制度的外国公民,包括位于该市场的阿斯泰(AST)公司的一间仓库内的16名中国公民以及在另一个地方的38名其他国家公民。

今年 6月初,俄罗斯官方以部分商品存在有害物质为由烧毁了中国商人的22柜集装箱的童装与童鞋。而在去年9月份俄罗斯打击”灰色清关”行动中,有总计7000 个集装箱的中国货物被俄方查扣至今,涉及3万名左右在俄华商。中国商人们担心,俄罗斯很可能会以类似理由销毁更多的中国商品。

据温州鞋革商会的预测,如果这批货物被烧毁,仅在温州就有至少100家生产企业会破产。如果考虑到对上下游企业的影响,将有总计约10万名工人遭遇失业的威胁。

本报记者获悉,温州市外经贸局正在组织工作人员,本月底将前往莫斯科处理温州被扣货物事宜。

“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尽快出面,解救在俄被扣商人。”迟万姆表示,俄罗斯政府近期的高压措施让在俄的温州商人损失惨重,”我们中小企业已经很难再坚持下去了,如果他们真的不欢迎,我们不到俄罗斯去嘛,去别的国家。”

长期以来,价格低廉的中国商品对当地的商业生态产生了一定的冲击,这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俄罗斯商人对中国制造的不满,甚至屡次爆发流血事件。

俄内部争斗亦是诱因

切尔基佐沃市场位于莫斯科东区,形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是莫斯科最大的日用品批发市场,并辐射俄罗斯和独联体周边国家。在该市场经营谋生的主要以中国人、越南人和中亚人为主。

根据俄罗斯专家的预测,约45%的俄罗斯人依赖这类市场提供的廉价商品生活。对于中国制造,大多数俄罗斯消费者持欢迎态度。

然而遗憾的是,由于该市场所有者背景复杂、市场管理混乱,长期以来,这里一直是各种犯罪事件爆发的温床,中国商人在当地的经商一直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威胁。

2006年8月21日,在切尔基佐沃市场发生的爆炸中有11人死亡,死者全部为在此经商的亚洲商人,其中有5名中国人和1名越南人,另有49人受伤。而制造这起事端的则是俄罗斯光头党指使的3名莫斯科大学生。3名罪犯在接受审讯时表示,他们制造这起爆炸是因为”市场里有太多他们强烈厌恶的拥有亚洲背景的人”。

去年9月,俄政府以没有合法通关手续为由没收市场里的一批中国商品。而今年6月以来,俄政府针对该市场的各类打击活动日趋强硬。6月10日中国22箱货物被销毁,便是一个重要信号。俄方还声称要关闭该市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研究员李东分析,俄内部的争斗是导致大市场”关闭”的另一重要原因。

普京执政以来,一直致力于削弱寡头势力。而大市场的老板伊斯梅洛夫,是普金打击的重要对象。想要打击大寡头,关闭大市场是他们的措施之一。

现年52岁的伊斯梅洛夫有资产6亿美元,在美国《福布斯》杂志俄罗斯富豪榜中排名第61位。伊斯梅洛夫凭借从政府廉价租地、高价转租的中介手法,逐渐积累起财富。据传伊斯梅洛夫正将财富转移到土耳其。近期,他在土耳其濒临地中海的安塔利亚投资15亿美元,修建以他父亲名字命名的豪华酒店”马尔丹宫殿”。该酒店极尽奢华,套房浴室配有镀金边框的镜子,私人沙滩上则铺有专门从埃及进口的总计9000吨白沙。酒店外配的人工水池,可供1000人同时游泳。

这座酒店的修建引起了俄罗斯官方的注意,今年以来,俄官方更加加快了打击切尔基佐沃市场的力度,希望切断伊斯梅洛夫的这一最重要的财源。

何去何从

“俄罗斯方面的问题,却要中国人来承担,这很不公平。”温州市鞋革协会秘书长谢榕芳表示。

由于切尔基佐沃市场是中国商品在俄最主要的集散地,该市场的清理整顿,对于中国商品出口俄罗斯影响巨大。

据俄新社报道,切尔基佐沃市场临时关闭后,总共有4.5万名移民失业,其中2万人属于非法在俄境内逗留–相当一部分为在俄经商的中国人。

谢榕芳对本报记者表示,温州有许多中小皮鞋生产商,销售重点都集中在俄罗斯,而切尔基佐沃市场是一个重要的集散地,这批商品被查扣,对于许多中国厂商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温州有许多将宝都押在俄罗斯市场的商人,这次可能会撑不下去了。”温州事达利鞋业董事长陈雅民告诉记者。他的公司在去年的查抄事件中有价值几百万元人民币的货物被查封,直到今天,他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有关被扣物品的消息。许多中国商人对被扣商品都没有任何办法–过去,因灰色清关被扣的商品通常都可以在缴纳一批罚金后获得赎回,而这次,俄官方的态度明显强硬很多。

去年,俄罗斯曾经通过法律禁止外国人进行自由市场零售贸易,并有消息称切尔基佐沃将因此关闭。但中国商人采取了”雇佣俄罗斯售货员”,或者”以俄罗斯人名义”租柜台的办法继续做生意。

温州皮鞋商人徐上尧告诉记者,在俄罗斯设厂成为中国商人规避灰色清关的一致途径。

今年3月,徐上尧在乌苏里斯克经济贸易合作区内的第一条生产线开工,虽然只有30名工人,但却意义重大。尝到甜头后,徐上尧正紧锣密鼓地筹建更多的生产线,以扩大生产规模。在这个工业园区,来自温州的鞋厂就已经有7家。

在徐上尧的温州工厂里,整箱整箱的皮鞋半成品被装进集装箱,然后运上重型卡车沿着中国境内的高速公路一直北上。大约3天之后,这批货物将会出现在黑龙江牡丹江市的中俄边境关口。

在付出一笔清关费用后,大约几天时间之后,这些鞋底、鞋面、鞋带将会出现在俄罗斯远东靠海的乌苏里斯克经济贸易合作区内。在那里将这些半成品组装,并贴上”俄国制造”的标签出厂。

对于徐上尧们来说,切尔基佐沃市场的关闭很可能是一个利好信号。他表示,在俄建厂的中国公司,今年以来销量持续增长而且利润也有了明显改善。 ——————————————

北京维族教授因言获罪引起国际关注 记者:东方

维吾尔在线网创办人、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副教授伊力哈木被中国当局拘留的消息引起海外人权组织的关注。一些中国独立知识分子认为,个别人在网上发表的言论不应该由网主负责,逮捕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副教授在目前由于新疆骚乱而造成民族关系紧张的敏感阶段不利于维汉两族的修好。

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副教授伊力哈木是经济学副教授。他也是维汉双语网站《维吾尔在线》的负责人。新疆7-5事件之后,伊力哈木教授的网站被封,他本人也于7月6号被北京公安部门拘留。

*海外人权组织表关注*

中国民族大学维族教授伊力哈木被拘留的消息引起海外人权组织的关注。

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发出呼吁书,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维吾尔作家、国际笔会成员伊力哈木。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寻求任何有关控告伊力哈木图赫提的细节。国际笔会认为,假如违反了中国已经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伊力哈木·图赫提。

独立中文笔会也为维吾尔笔会会员伊力哈木的被拘留发表声明说,独立中文笔会严重关切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维吾尔笔会会员伊力哈木被拘留的报导,担心他因批评言论遭致打击报复,因此呼吁有关当局查明他失踪或监禁真相,尽快使他恢复人身自由、言论自由等基本权利,并释放包括笔会前会长刘晓波等七名会员在内的所有因言获罪者。

*不反省自身失误反找替罪羊*

一些著名的中国独立的学者也对伊力哈木教授的被捕表示关注。

北京作家王力雄发起联署声明指出,伊力哈木教授创办的维吾尔在线网是维汉两族以中文交流的重要民间平台;网上个别言论不应该由网站负责,更不能作为指控网站负责人的罪名。王力雄指出,政府应该反省西藏和新疆事件的自身失误,而不是以权力操控法律,寻找替罪羊,逃避责任。联署声明还呼吁当局以放人争取维汉两族修好的机会;当局如果处理不当则会进一步加深民族敌对,缩小理性对话空间。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中国之春》主编胡平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伊力哈木教授长期关注维汉关系,花了很多心血,其赤诚之心,任何人看了都会感动。他说,连伊力哈木这样致力于加强维吾尔民族与外界交流和认知的学者,中国政府都不能容忍,都要当作敌人的话,维吾尔族中除了奴才之外全成敌人了。

□ 美国之音

—————————————————

吴鑫岩:狼奶的哺育

·吴鑫岩·

教育对青少年来说就像精神的哺育,自新中国成立到实行改革开放(1949-1979)的三十年间激进的社会主义思想在教育战线占据了主导地位,因此人们常把这一代人称为喝”狼奶 “长大的。如果仔细进行分类的话,可以明显地分为三个阶段,我们姑且称其为毛氏三郎。在未来的四分之一世纪里,这一代人将对中国未来的走向有深刻的影响。

毛大郎出生在四十年代,幼年接受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我们可以称其为”羊奶”。儒家思想有注重个人修养和维护社会秩序的积极一面,同时也有一些消极的糟粕。例如,鄙视生产劳动,强化等级意识和缺乏变革精神。心理学认为,早期的熏陶比晚期的教育对人的影响更深。所以,尽管毛大郎在青少年时期改喝”狼奶”,在行为上有强硬的一面,可是他们的内心还是比较温和宽厚的。毛大郎的命运并不算太差,尽管幼年时经历过国内的战乱,但是,他们的少年时期是在五十年代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度过的,接受过比较完整的中小学教育。其中的一部分幸运儿还在文革开始前完成了本科教育,胡哥和温总就是毛大郎的杰出代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毛大郎是中国的领导阶层。

毛二郎出生在五十年代,号称为”出生在新中国,生长在红旗下”。这些”红旗下的蛋”从幼年到成年一直在喝”狼奶”,因此其革命精神最强。如今年青的朋友对”狼奶”已经比较陌生了,在对其进行批判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充分肯定其有益的成分。在美国人们有时也对一些事物进行”脸谱化”;例如,民主党被认为有头脑无脊椎,而共和党则是有脊椎无头脑。”狼奶”给中国人的最大效益就是强化了脊椎,从而才有可能真正站起来。毫无疑问,一部分”狼奶”是从苏联进口的,例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就影响了整整一代人,当时很多朋友都能背诵其中的这段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而生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他临死的时侯就能够说:我已把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当然,那时也有我们国产的”狼奶”,例如”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号,以及”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诗句。”狼奶”中洋溢着那么一股冲天的豪情,可是却缺乏温厚的滋养成分。

毛二郎的命运比较曲折,文革开始以后他们受正规教育的过程就被打乱了,此时在”狼奶”的激励下他们就开始了无法无天的造反活动。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来看,有人认为这与那个时代的性压抑有关。”狼奶”哺育出来的人总把性行为与罪恶感连起来,在青春期阶段这股强大的性能量没有正常的渠道来渲泄,结果就转向了暴力。大肆折腾了一阵子以后,老人家看到其战略目标已经基本实现,而这帮狼崽子还闹个没完,就大手一挥,把他们打发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口号鼓动下,毛二郎豪情万丈地告别父母奔赴农村了。可是,一旦来到了偏远落后的穷乡僻壤,毛二郎的心就凉了半截。”再教育”的最大收获就是体会到了谋生的艰难,而在生产劳动中”狼奶”并没有什么效益,此时革命的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就都悄然褪色了。然而,也有一批幸运儿此时有机会参军,在”红色保险箱”里继续得到”狼奶”的哺育,最终成为了铁杆的革命者。

毛三郎出生在六十年代,小时候也喝了不少”狼奶”,但是,在青少年时期赶上了改革开放,结果又改喝”牛奶”。虽然学习现代科技知识占据了他们的主要精力,但是”狼奶”功效也会不时地发作一下,因此在八十年代学潮此起彼伏。邓小平对”狼奶”痛恨不已,认为改革的最大失误在于教育。他也仿照毛泽东的做法,打发一大批人去”洋插队”,接受资本主义的再教育。这一招还是很灵的,毛三郎到了国外以后,整天为生存而奋斗,革命的热情从此一落千丈。邓小平对于那些留在国内的毛三郎也有办法,用升官发财来引诱,结果其中不少人堕落成了贪官污吏。

如今中国正处在毛大郎与毛二郎交接的历史时期,由于在”狼奶”哺育上的差别,这一过程注定不会十分顺利。毛二郎的一大部分精英都在部队里任要职,他们的治国理念与毛大郎有很大差别。现在,中国在国内有少数民族分离主义分子闹事,在国际上与一些国家面临着海域争端,再加上愈演愈烈的官场腐败。以毛二郎的观点来看,毛大郎在这些挑战面前显得过于软弱,几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平心而论,中国的确需要进行一系列深刻的社会改革,今年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巴东自卫,石首疑团,上海倒楼和乌鲁木齐暴乱)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毛大郎所喝的”狼奶”毕竟不足,因此没有足够的魄力和胆识进行那样规模的改革。然而,毛二郎所喝的”狼奶”又太多,疾风暴雨式的革命并不能带来长治久安。所以,中国未来的希望还寄托在毛三郎身上。

改革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 读者投稿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