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已死

字体 -

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已死.

不想学不愿学,老老实实打工吧。

一念之差,打工就要多打30年的工.

世上没有更倔强的人,你真糊涂.

看到身边老乡,看着一个两个的人一个接一个买,看看提早退休的人,有何必要跟你解释?6%回报算个啥?

夫妻需要齐心协力才能做好投资房地产的事 .

——————————————————————–

·蔡 铮·

那天天气很好,我拿了手套,装了几个朔料袋,从二楼窗户爬出去,走过车库,爬上屋顶去清瓦沟。瓦沟里塞满树叶。我小心翼翼贴在瓦上,把树叶掏出来装到袋子里丢下去。见隔壁杰夫叼着大雪茄走出来,我便吆喝着跟他打招呼,说他屋上瓦沟也堵了。杰夫六十多了,吊着大肚子,成天坐在门前逗他七八岁的智障儿子。他说是得找人清了。我说我帮你弄弄。他说那好,我给你五十。我说哪要你的钱呢。他说找别人要更多。我说那好吧。

清完我家的我就去他家。他说,摔了你自己负责。我说,你放心,我有保险,再说摔下来也没事。他要去给我搬梯子。我说不用,我沿这树就上去了。挨屋有颗树直伸上去,树干跟那屋瓦只两尺多。他说这怎么上,我说,我上这树跟你走路一样。他问你用什么掏呢?我顺手折了根树枝,晃晃,”就用这个。”他说,这行吗。我说这最好。说完便开始爬树,一会到了齐屋顶的地方,然后小心翼翼踏到屋瓦上。

他家屋顶比我家的坡度大。还真有点危险。要双脚巴在屋瓦上,再用手去勾掏那瓦沟里的树叶,一不当心就会滑落下去。滑下去摔不死也会摔残。得特别警心。我警心得一会就流一身汗。杰夫不时过来看看,他一来我就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安慰他说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兵出身,干这跟玩一样。杰夫一定对中国人民解放军佩服得五体投地。

杰夫后面一家的俄国女人正在院子里忙乎,我坐在屋瓦上便对那女人说:”你家瓦沟塞满了,得清清了。”她问为什么要清,我说不清那水就会漫出来,流到墙上,毁了你的屋。我说我给你清,五十块。那女人便探过头来问杰夫。杰夫说是呀,那年年得清,不清会损伤屋子,找别人清得上百块呢。那俄国男人说不用清。但我知道那女人在家里是头顶整个天,因为我常听到那女人在家狂吼乱叫却没听过那男人吭气。我便坐在屋顶上继续扇乎她说再不清那墙就会全淋黑了。女人终于说好,五十块。那男人还在嘟哝,可交易已定了。杰夫便冲我挤眼笑。

半个小时我把杰夫家的瓦沟清了,由原路溜下来。一下来,杰夫便拿了五十块钱的票子给我,我推辞不掉,只得接了。然后拿根棍子,几个小袋子,去那俄国人家。俄国男人见了我忙去搬梯子,我说不用。顺手推了他家的垃圾桶,爬到桶上。从那上面爬到车库上,再从车库上到屋顶。俄国人的房子很高。爬到屋顶一看,那瓦沟里哪有什么树叶–只有屋角里有一点点。所有瓦沟都干干净净。两分钟就掏完了,装的树叶不满半袋。我心里乐开了花。五分钟就挣他五十美元!不好意思马上下去,便爬到屋脊上去坐着消磨时光。天很近,那个明净的蓝啊,蓝得让人心醉。俯视整个世界,沐浴着清风,我舒畅极了,简直想放开嗓门歌唱。忽然想,干掏瓦沟这一行多么幸福!自己锻炼了身体,享受了美好的天空,美好的空气,别人还得为你锻炼身体享受自然付钱!

坐了好一会才下来。那俄国人乖乖给我五十块。不到一个钟头,我就捡了一百块(不是挣,是捡!)。忽然想,现在还不过十一点。下午还有三四个小时,下午我还可捡个三四百块。这是五月,雨季就要来了。谁家的瓦沟不要人掏?要是一天干六个小时,就有五六百块!要是干得好,我就辞了我那无聊枯燥的工作。人要活得潇洒,得出卖自己的特长才行。我的特长就是天生会爬树,会攀檐走壁。在美国人看来空手上那屋简直比登天还难,于我却跟走到人桌边拿起筷子往嘴里扒饭一样容易。我现在大公司打工,跟计算机前坐着,傻X一个,自己的特长半点用不上,怎么能出人头地?这攀檐走壁的功夫在美国这成堆的胖人中就是特长。我很庆幸偶尔发现了这个行当。干这行当要的就是俩只手,一双手套,几个袋子。这活儿一年可干春秋两季。一天五六百,一月一两万,一年干它四个月,比我在公司上班干一整年都强。更美的是拿的是现钱,山姆大叔休想搜刮我。我忽然看到了一条美好的谋生之路,看到了就要去走!

我马上回家骑了自行车,到马路对面的街区去找客户。见屋边有大树的便去敲门。第一家没人应门,第二家应门的是个小伙子,说他爸妈不在家,第三家有人开门,说他们有专人来清。真有点挫折。又敲开了一家,开门的是个中国妇女,吓我一跳。只好说明来意,说她家屋子的瓦沟得清了,我是专门干这个的。她说每年都有人来清,他们好几家一块清,不知为什么今年那人没来。又问我多少钱。我说五十。她问你用什么,我说用手。她说那人有喷枪,有梯子什么的,又问我怎么上屋。我说徒手爬上去,我有保险,你放心,我靠这个吃饭。她说好,五十。

我踩在阳台护栏上,爬上车库,再从车库上到屋顶。一到屋顶,我呆了。那屋顶上的树叶堆了起来!车库上,屋顶上凡是有沟的地方都塞满树叶!而屋瓦又那么堵!只好愚公移山。我便从屋后瓦沟开始。清了不到一米,我带的袋子便用完了,只得把树叶往下丢。那沟里的叶子发黑发臭,让人恶心。清了不到两米,我就汗流满脸。要全力巴在屋上,溜下去就出洋相了,单巴在屋瓦上就既要功夫又要力气!清了一个多钟头,才清出一小块。这样到天黑都清不完。上当了,该多要点的,但说好的又怎能反悔?清了两个多小时才清了一面屋瓦!我再挣三四百块的希望落空了。一会我肚子饿了,手脚开始发抖。我真想跳下去骑了车子跑掉!可又想要敬业。承诺就是承诺,再吃亏上当也得干完!!

到两点钟我实在饿得不行了,只得下来敲窗户。屋主忙问怎么啦。我只得说饿了。她问我想吃什么。我说喝点什么就行。她便忙去给我倒了杯桔子汁。听说我喜欢烙饼,又忙去烙饼。然后客气地叫我进去坐着吃。我推辞一会,只好摘了手套,进去坐下吃。原来我们在公园里见过。聊起来才知她在个医药公司上班,我想我的年薪或许比她高,但只好说我靠干这个吃饭。她便问我在国内干哪行,我说我搞体操的。她说难怪你会上屋。我吃完,人又硬了,继续上屋。

到三点多钟我才把所有屋沟掏净。下来,把树叶弄到垃圾桶里,然后敲门要钱。男人出来付的钱。我接了钱道了谢,骑车逃了。

忽然想到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各人吃各人的饭。劳力者吃不了劳心者的饭,劳心者也休想抢劳力者的碗。这掏瓦沟的行当不是我的事,单是那腐烂树叶的臭气就要了我的命。我回到家忙去冲澡,准备第二天继续老实上班。

□ 寄自美国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房地产风 险的大小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