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一堂佛学课,菩萨,贪即是反贪

字体 -

                           余杰今日之中国,乃是”共产已死,菩萨当立。”大小贪官们虽然都对党章党旗宣过誓,但共产主义的理想在他们心中早已是明日黄花,随雨打风吹而去。说他们是共产主义者,他们自己都觉得是一种羞辱。北京一名腰缠万贯的高干子弟就酒后吐真言说:”我现在最怕的就是,真正的共产党跑来共我的产。”

那么,中共官僚究竟信什么呢?他们很少信仰基督教,因为这种信仰需要他们舍弃权力与金钱,背起十字架来跟随耶稣走义路;所以,他们大都自称信佛,因为他们认为菩萨是可以花钱收买的,正如他们自己一样。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内蒙古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贪污受贿案在包头市中院开审。赤峰市十二个旗县区中有九个是国家级和自治区级贫困旗县,而”父母官”徐国元在六年时间里,疯狂敛财约三千二百万元。检方指控,徐国元在家中设立佛堂供奉佛像,夫妻俩每天烧香拜佛。即使进了监狱,也每日手捧佛经念诵。徐国元每收到一笔钱,都要先在”佛龛”下面放一段时间。在他隐匿赃物的箱包中,箱包四角也各摆放一捆钞票,中间放置”金佛”或”菩萨”,企求”平安”。

二零零六年,有关部门对徐国元开始初查,他向外转移藏匿现金和贵重物品,把两百余万元现金和珠宝装在一个密码箱里,运至云南省的一座寺院里,放置在寺院住持住处,密码箱的钥匙藏匿在了佛像耳朵里。

可惜是,菩萨最终未能庇护贪官。无独有偶,山西省繁峙县的号称”史上最牛的反贪局长”穆新成被双规之后,民间舆论却对他不乏同情和惋惜:这个身价上亿的贪官在许多人眼中,俨然是一名”大善人”。他不仅资助穷人家的孩子上大学,还斥资数百万修建寺庙。

穆新成的”佛家恩师”常悟声称,穆对佛法有很深的研究,”如果不是误入歧途,穆居士将有大修为。”作为穆新成一手集资修建的古北台寺住持,常悟对穆的犯罪行为是这样理解的:”他快意恩仇、敢说敢做,深信随性自然即佛之大境界,一切皆为矛盾……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戒即是不戒,不戒即是戒,贪即是反贪,是为了抑恶扬善。”

这个大和尚的理论水平还真高,居然说得出”贪即是反贪”这样深奥的话来,比起大部分无产阶级革命家来强多了。这句话比所有律师的辩护词都有声有色,在法庭上穆大局长会引用来为自己辩护吗?会有更多的贪官以之为座右铭吗?这个大和尚真该享受比少林方丈更高的待遇,真该被请进中南海给政治局上一堂佛学课,一定会让胡温诸君豁然开朗。

如此,全党皆贪的共产党总算找到出路了,不必再搞什么自欺欺人的”三讲”和”科学发展观”教育了,”贪即是反贪”不正是一张每个贪官都梦寐以求的”丹书铁券”吗?

□ 观察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