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声援谭作人先生 ,许志永博士

字体 -

今天(8月12日)上午,四川环保维权人士谭作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在成都中级法院第一庭开庭,谭作人的代理律师北京浦志强律师与夏霖律师出庭为谭作人作无罪辩护。庭审从上午10点开始到中午12点一刻结束。法院表示将择日宣判。

本次谭作人案开庭,成都司法界表现出了极其野蛮的违法本性。

首先,野蛮殴打控制证人。在开庭前几日,成都法院方面曾主动问被控方需要请什么证人出庭,表示由他们出面来通知证人。被控方列出了艾未未、方晓与另一名建筑专家等三人。结果昨天艾未未专程从北京赶到成都,在所住宾馆于今天凌晨2点钟左右时,有人敲门,说是警察要查房。当艾未未稍微打开一点门缝时,对方一脚就将房门踹开,并且马上冲入一批人,当艾未未要求对方出示证件时,对方根本就不出示任何证件,并且其中一人重击艾未未一拳,当艾质问对方为什么打人时,来的一批人竟纷纷说:”谁看到打人了?谁打你了?我们没有看到打人!”。这批人就这样将艾未未就地控制在宾馆中,直到谭作人案庭审结束。谭作人夫人与一些亲朋中午吃饭结束时,艾未未才被释放后赶到。据当时在场者说当时还看到艾未未脸上仍然有明显的肿痕。而另外两名警方表示出面通知的证人,今天也都被成都警方控制着不能出庭。

其次,庭审中谭作人的辩护律师北京律师浦志强与夏霖的辩护多次被审判员无理粗暴地打断,使律师辩护无法正常进行。当律师在陈述一个法律问题时,法官就蛮横地提出说这个事不用说了,陈述下一个问题吧,而当律师陈述下一个问题时,法官常常看到陈述到关键时候,就又再次打断律师辩护,不允许律师将事理讲完。如此三番五次地使律师辩护无法正常进行下去,整个辩护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就被这样中断。律师为此多次提出抗议,但法官竟置之不理,完全丧失了起码的庭审规则。以至当庭审结束后,浦志强律师进入洗手间嚎啕大哭。那种”悲司法之野蛮,哀法律尊严之被践踏”的悲愤让人难过!以至本网义工下午打电话问浦律师:”谭作人案司法中有什么不符合规范时?”,浦志强悲愤地说:”你应该问我他们有什么符合规范的没有!整个就是无规范可言,你叫我怎么回答?”

再次,庭审只允许谭作人的夫人王庆华与大女儿出庭。谭作人的哥哥专程从美国赶回,准备出席庭审旁听,结果不仅被警方拒绝,还被警方抓走,直到庭审结束才释放。庭审结束后,谭作人的夫人当听到朋友劝慰她别难过时,以至她不得不说:”我哪能不难过呢?我本来很爱成都,原本还为成为一个成都人感到一份自豪。这次老谭的庭审让我真是对成都太失望了,感觉到控方太给我们成都抹黑了!控方给出点象样的理由,也不会让人感到这么失脸啊!他们要陷害一个人,竟然连点象样的理由都不准备好!真丢人啊!”

第四,严控前往旁听学者、维权人士与地震灾区民众。成都读书会的周玉樵、冉云飞、陈云飞等以及香港一名赶到成都欲采访的电台记者今天都被控制。100多地震灾区的民众赶到成都欲参加旁听,有90多人进入法院大院中,但被警察拦阻无一人能参加旁听。警察一度骗这些灾民到第五庭,说放现场录像给他们看,结果庭审结束也没有放。

成都警方为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谭作人竟然如此劳师动众,违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违法限制公民及当事人亲人参加旁听,不顾司法程序肆意干扰侵害律师辩护权。如此公然违法野蛮的开庭真让人不敢相信这已是二十一世纪!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

昨日《让我们汇成声援谭作人的江河》一贴后,有热心朋友贴出了连夜设计的T恤图案链接。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siyi/archives/311576.aspx

 123.jpg

他还表示,有兴趣者印刷者,请电邮他:[email protected]。他会把设计图档传给您。

我倒觉得,不妨把声援谭作人先生的T恤设计搞成一个系列。除了印刷成T恤外,还可以安到MSN头像、推特头像、开心网头像……所有能安,想安的头像上去。

最后,再次感谢这位来自马来西亚的设计者,”爱国不爱裆”。顺便说一句,您丫的手毛相当彪悍,所有小白脸看了都会嫉妒得拿脑壳猛撞剃须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

公民们,醒来! 翟明磊 许志永博士被捕后,牵动了千千万万人的心。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我的维权的朋友们被送进牢房,我都会写上一封抗议信,盲人律师陈光诚,艾滋维权者胡佳,特别是为胡佳,我写过五万字,九篇文章,可是零零星星有朋友写声援信,有博客转载,然后统统被封,我有一种在荒野中呐喊的感觉,听到是少许同道的回声。

写信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无一例外,我特别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别人说你为什么还要写,特别是警察友情提醒后还照写不误?我说,一,我想让人们知道,关进去的是个多么优秀,善良的公民,当我们失去时我们都还不知道他们的珍贵,我们真是白活了,同他们能在一个人世,我感到幸运。二,如鲁迅所说,我们要有点”抚哭叛徒”的勇气!这些所谓国家的叛徒,如胡佳定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陈光诚则是破坏公物,阻碍交通。这些罪名,吓人,怪兮兮的,如果我们再不抚哭名为”叛徒”实为”国宝”的勇士,就无法建立一个民间真正的评介体系,使英雄之名不彰,使青史蒙羞。韩国为何能使光州屠杀平反,是因为民间的评介体系一直没有动摇过,一代代传下去。而我们竟能得出”镇压带来繁荣”的怪物式评论。

写完《给老爷们上一课:声援许志永与公盟》,许志永不久被捕,文章也在国内网站被删,我又一次知道,抗议是没用的,又是一次给朋友的进牢送别书。

该说的都说了,又能干些什么呢,于是我又一次进入阶段性悲观期,症状是失语,什么都不想说了,语言苍白,文字抵不过大炮,鲁迅时代如此,今天也如此。

让我在今天还在这儿想说点什么的动力是我看到了许志永案公众的不同表现,当有关部门大抄家,狠狠修理公盟时,人们问许志永,为何这么温和?许志永说:”我就是要让宰杀公盟的过程唤起民众的公民意识。”别人问为什么不象别的民间组织一样找一个挂靠单位。志永沉吟,低声道:”唯一可挂靠的就是我们的良心。”

如今我欣慰的看到坐在牢里的志永可能看不到的景象–公民社会在觉醒了。觉醒不是大喝一声而是点点滴滴:象笑蜀啊,李昌平,茅于轼,杨鹏,冉云飞,张耀杰,杨恒钧这些本来就爱说个公道话的大嘴巴不稀奇。一个香港的中学生写出给温伯伯的公开信,质疑温伯伯的眼泪为什么不留点给许志永这样的好叔叔。是啊,难道留给臣民的是眼泪,留给公民的是口水吗?一个普通的北京市民王荔蕻去看守所看许志永与庄璐,而且提出火线加入公盟。显示了民心所向。值得一提的是王姐是见过大场面的–公民的胆子都是被吓大的。她参与流民公房建设,还在杨佳妈妈最孤独时,和她谈心,给她力量。她有一句名言:”鲁迅先生曾说:不要以为有几个流氓,手里有几把破枪,就把中国人全吓怕了……”她说:”此刻立贴为证:如果许志永从此要在大墙里度过,我以在大墙外为耻。我申请在里面占一席之地!”王姐,I服了YOU。

还有大量的明信片投向看守所,写着”许志永,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这样的大明信片还竖在香港中联办门口。”我为志永”博客开张了,口号,”千千万万的志永不在监狱,就在去监狱的路上。”–有点豪迈,又有点心酸,可别!同时,大量的捐助涌向公盟试图帮他们补交税款。对于捐款我是这么看的,我支持许志永良心抗法不交税。这是他的原则。但是当梭罗良心抗税坐牢时,有一批朋友帮他交足了税款。捐助不仅有助于公盟微弱的生存希望,也可以让公民们有一个支持公盟的支点。我们面临的的确是恶法,公益组织要交税,公益捐助要交税!如果补交税款有用,我们就交,如果没用(最新消息是公盟缴税被拒,理由是没有法定代理人签字,人家坐牢呢,怎么签?TNND),捐款可给许志永与庄璐私人救助。(建议朋友们捐款写明这两个用途。)

知情者透露,公盟蒙难是BJS(白鸡屎简称)维稳办做的生活。这样一个小小的机构,效率如此高。佩服。公盟蒙难还因为是公盟的XZ(洗澡简称)报告。听上去吓人,其实许志永与公盟从来都不是持有藏独立场,这个报告中也没有吓人的东西,只是大学生们的调查提及藏族在经济文化上有些不公平社会待遇而已。这样一份中庸平和公允的独立报告引起有司的肝火,实在过敏甚。所以有司爱折腾,我们也爱折腾,生命在于折腾。

他们爱用税法来折腾。那么, 捐款就是我们折腾方式之一。

不管有没有用,可以显示,公民们也是很有钱的,托国家和平发展多年的福啊。不过,建议不要一个大佬捐了所有的钱,这样我们穷书生怎么参与盛事啊。

我向公盟通过私人转交捐助款一千元,同时我也有给朋友们的建议,还是捐助,不要借款,本来我想借期一千年的方式给公盟一千元无息借款的(一千年表示我看好公盟,一代代办下去)。但知情者说,借款易使公盟可能陷入欺诈法律陷井。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