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四川警察装神录音》,天府之国失去自由的46个小时

字体 -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5d5e7b1c-8b2d-11de-8a47-0014221b798a/

————————————————————————————-l

2009.8.11下午6点半-当晚11点,抵达入住。 11日下午下午6点半,我坐T7(北京-成都)到达成都。我去成都是为了声援成都环保作家、维权人士谭作人。我与老徐等人10人左右,入住安逸158酒店,我和臧一住在508房间,她是个作版画的画家。这家酒店离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只有几百米的距离。

当晚21点,我们一起到酒店对面胡同”李记串串香”美餐,真是羡慕成都百姓丰富的美食生活啊。期间,我接到一个偏远的镇遇难的中学生母亲的电话,她说她们一行20来个家长要包车准备凌晨4点多出发,9点半到法庭来声援谭先生,并且要把一些关于豆腐渣的证据交给我,她着急的问我进城后怎么走才能到法庭,我赶紧把手机交给串串香店里的当地人,让他们告诉路线。我很感动,地震过去1年多了,她们的情绪日益绝望,她们连夜赶到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只抱着一丝丝希望,希望让世人知道她们孩子的冤情而已!遗憾的是我们又能为她们作什么呢?晚上11左右,我回到酒店休息。

l 2009.8.12日凌晨3点–下午6点,与另外4人一起被带走。 半夜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一看是半夜3点15分,外面人大喊:我们是警察,快开门!我们赶紧穿衣服,然后火速给家人发短信报告这个紧急情况。我房间里有一本厚厚的”5.12遇难学生名册”,我情急之下,把它从窗户里扔了出去。臧一把印有谭作人头像的T恤赶紧塞到床底下。敲门声愈来愈粗暴,我们问他们凭什么相信他们是警察,他们说我们这么多人还能有假吗?我们表示不相信他们是警察,不敢开门,他们就强行撞门,大约3点20多分,我们的门被强行撞开,门框掉到地上,一下子冲进7.、8个人,三个穿警服的人围着我,问我要证件,我要求看对方证件,对方说,我穿着警服!我说不行要看证件,这几个人都没有证件,非常生气。这时候一个扛着摄像机的人便装男的过来大吼,你要看证件啊,好,给你看,他掏出了证件,在我强烈要求下,拿近让我看了他的名字,(当时很紧张没有记住),我说,你执行任务为什么不穿警服?其他人为什么没有证件?他们直接就抢走我的包,并从我包里翻出出我的驾照,拿走。楼廊里一片混乱,我听见艾未未先生愤怒的大嗓门:你们为什么打我!凭什么!。。。。。。我们很担心,想出去看看,但他们让我和臧一分别坐在床的两头,不许走动交谈。我听见隔壁老徐他们几个房间也是一片骚乱。大约过了10来分钟,有个便装男进来要去我们跟他们去派出所,经过几番争执无果,我们被带离房间,一出门发现走廊两侧排满了约有20多个警察,从房间门一直排到电梯口。大堂里和门口也站满了警察。老徐和小胖、已经在大堂里。我们4人一起被带到警车上,每排一人。我的行李还留在房间里。几分钟后,警车停了,我看到派出所灯火通明,门口写的”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西安路派出所”,开始了失去自由的46个小时。

我们4人被带到值班室分坐,他们把缴获的一袋衣服放在桌子上,上面印着谭的头像。我很快被单独带到一个房间,一个曾抓捕我们的便装男,国字脸,约40多岁样子,坐着,一个女警站着,便装男大声说,你今天发了什么短信?我答:出示你证件,否则我有权拒绝回答。女警说,这是我们领导,你看我都穿着警服,现在在警察局里,还看什么证件?我坚持看证件,便装男无法,只好让女警把我带回值班室。坐了一会,一个参与抓捕的警察将我叫到楼上,开始正式做笔录,时间是凌晨4点30分。我要求看证件,他从柜子里拿出证件,他叫”邱雷”,警号是008430,后来知道他是该派出所5个所长之一。另一女警做笔录。内容大概如下:

问:名字,单位,联系方式,家属名字,联系电话。为什么来成都?坐什么来的,和谁?怎么认识的,谁买的车票,谁组织你们来?你们一共几个人?都认识吗?谁联系的宾馆?谁出的钱,是否有人资助?定了几个房间?到成都后做了什么?你认识艾未未吗?谁给他定的房间?T恤怎么回事情?你是怎么知道谭作人案?谁告诉你的?你有没有发过有关的短信?给谁发,内容是什么?发了多少?是哪个网站?网址是多少,你们在什么论坛上认识的?关于谭案你给别人发过短信吗?你们打算明天怎么做?你认识谭作人吗?你为什么要声援他?

答:……我在网上认识的老徐,我看到谭案开庭,给老徐打电话想来成都,托老徐买票,自费,回去给他钱。一共定几个房间我不知道,我是到了用自己的身份证入住。我跟臧一有点认识,其他人不清楚。我们不是相约来,我自己到了火车站才看到他们。从北京来的大概有5、6个人。我来成都是为了在法庭外声援谭作人,看他一下。到成都我们打车到宾馆,休息后,一起吃了饭。T恤的事情我不清楚。艾未未我在做志愿者的曾经见过,但是他并不认识我。我不知道他来成都,也不知道谁给他定的房间。谭案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没有人告诉我。网站记不清了,好像是国际牛博网。我不记得网址。我可能发过短信,但记不得了。我们打算进不去就在外面站着,希望能看见谭作人。我不认识谭作人。我声援他是因为我看过他写的文章,知道他做的一些事情。

主要是这些,其他问话想不起来了。该警察问话比较平和,也向我介绍了他的自己的情况,表达了对灾区失去孩子父母的同情。聊了他在灾区抢救学生的经历。不过他最后认为:豆腐渣是有的,但是占比很小,而且房子修建了这么久,怎么查责任,怎么认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一些遇难学生的父母好吃懒做,只想闹事管政府要钱,要了钱就去打麻将,并不值得同情,这个社会最关键的是要稳定。

做完笔录大约7点半,我被带回值班室。臧一接着被叫走做笔录,小胖做笔录还没有回来,我听见小胖声音很大,和警察起了争执。老徐说饿了,所长叫人给我们买了豆浆和油条,并把我们叫到楼上会议室。邱雷和我们随便聊天。臧一作完笔录后回来,我们在会议室,两名治安人员看着我们,号码是JN0061和JN0070。中午时所长叫人给我们买了一人一碗面条。下午我被叫到另一个房间做第二次笔录。

做笔录时是个王姓治安民警,他的警号是008724。

问:好好回忆一下短信内容,到底给谁发的?为什么要发?什么时间发的?在什么地方法的,这些朋友当中有没有遇难学生家属?你手机中有没有保存她们号码。关于谭案的情况我是怎么知道的?什么网站上看见的等等。

答,我不记得发给谁了,我转发谭案短信,是想让关心这件事的朋友知道。给朋友转发了大概有10几条吧,具体是谁和内容我记不清了,可能有家属吧,但是我不记得她们是谁号码是多少了。时间大约是10号左右吧,地点是北京和火车上。关于谭案内容,我是从国际牛博网上看到了。

这次笔录时间比较短。后来回到会议室。后来耀华也被带到派出所。一直等到下午5点,邱所长进来说,除了我再留一下,其他人都可以离开。我猜想一定是以短信理由留下我。小胖他们都说要留下来陪我们,我说不用了,我当时没想到他们还会留我30个小时,我当时想应该我也很快就能出去找他们。老徐给我留下他和小胖的号码,让我一出去就和他们联系。他们大概是下午18点离开。

l 其他人被释放以后,12日下午18点–22点左右,我在派出所。 我被带到值班室后面的屋子晾着。里面有电视和一张高低床,藤沙发。一个保安负责看守我。我在那里从6点多呆到晚上10点多。我穿无袖衣服,感觉晚上很冷,我5次去关掉空调,但是保安5次又把空调打开,他说他很怕热,当时外面温度26、7度左右,而空调温度是21度,所以我感觉非常冷,要求到外面屋子呆着,不同意。我很困,要求躺着睡觉,他说这里是值班室,不允许躺着睡觉。期间,邱所长进来告诉我”上级要求的,所以啊,我给你定好了房间,到4点多就可以送你出去啦”我的心安定了一下,告诉他,不用订房间,我要自己出去住。

l 12日22时–13日凌晨4点28分,做笔录

这段时间比较难熬。我心神不宁的一直到了晚上10点多的样子,我被叫到楼上继续做笔录,还是王民警。告诉我留下我是因为短信的事情,他从国际牛博网(警察也要翻墙才能看到起诉书呢)下载了谭作人的起诉书。

问,是否见过该起诉书,好好想想关于谭案的短信发给谁了,发了多少人,内容,为什么要发等。

答,见过谭作人的起诉书。短信大概发了十来个,是转发的,其中可能有几个家长,但是谁记不得了,哪个地区的也记不清的。

邱所长拿着我的手机进来,问我是否保留了短信记录,我回答我习惯发完短信就删了,所以现在找不到那条短信了。他查了我的手机短信记录,没有找到什么东西。邱雷让我在通讯录里找找。我当时很担心他们已经掌握了证据,我拿过手机,开始查找,删除了几个家长的电话,说不记得的。

当晚我心情紧张,忘了是几点结束这次笔录。

深夜又作了一次笔录。

问说”我们这有都江堰警方传真的文件,他们查获了一个聚源中学家长的短信,上面显示的手机号码是你的手机。”

他念”成都著名环保作家谭作人由于发起建立5.12遇难学生档案、调查豆腐渣工程等维权事件,于今年3月被捕,将于8月12日上午9点30分在成都中级人们法院开庭审理,此事引起中外记者很大关注,坚持追究豆腐渣入狱,天理何在?家长有必要知情,请转发其他家长。”

他问:这条短信是你发的吧

我答:内容大概类似,可能是我发的,记不清了。

王问:你还给哪位家长转发过?

答:不记得了。

问:你是否给这几个家长发过(他开始念一张纸上的名字):范世忠、董天喜、罗国明、曾思贵、张强….”,

答:没有什么印象。其中范世忠我有过印象,他因为上访被抓过7次。

问:怎么会抓7次呢?不可能。你是否发给他过短信?

答:可能吧,记不清了。

问:其他人呢,有印象吗?

答:其他人都没有印象了。

问:你说你给10来个家长发过,是那个地区的呢?都江堰?绵竹?北川?那个县?

答:只记得聚源中学可能有,别的地方不记得,也许向峨中学也有。其他没有印象了。

问:那你回忆一下,给聚源中学哪位家长发过?向峨是哪个家长

答:可能给范世忠发过,其他人都没印象。向峨家长忘记了。

问:这是你的手机,请你看看上面哪个向峨中学家长的名字

我翻了一下手机,然后随便指了一个家长的名字给了他(我现在忘记哪位家长了,希望这位家长原谅我,不过对家长来说接受到短信,应该不是什么”颠覆国家政权”罪吧)然后说其他我都忘记了。

问:这个册子《5.12遇难学生名册》是你的吗?你认识这本书吗?为什么要仍掉?

我一看,是我从窗户扔出去的名册,又被警察给找到了。

答:这本书不是我的,是512全体志愿者做的,不知道谁把它放在我房间里。我当时很害怕,就把它给仍了。

问:你是否是按照名册上的电话发短信的?

答:不是。我不认识这个册子上的家长,我只是给几个朋友发短信。

这次笔录完,时间差不多已近到夜里1点了,我要求归还手机,和家属联系,未获得同意。我觉得24小时后,他们就没有理由把我扣在这里,所以我耐心等待快点到凌晨4点。

在值班室待到凌晨2点来钟(大概),看守我的保安说有警察需要在这里睡觉,所以我不能呆那里,我被带到另一个值班的屋子,那里有个男人正在床上睡觉,还有一个电视,保安要看电视。我说我不不想呆,因为里面有人睡觉。保安说,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的,害的我们在这里熬夜,你现在这里呆一下吧,没有别的地方了,不要为难我。我提出去别的办公室,他不同意,我提出在门口呆着,也不行,最后只好坐在屋里,趴在桌子上睡觉。(我太好说话了吧)。

凌晨3点多,另一位他们叫gui所长的,进来叫我,我想终于似乎可以出去了!他和我聊了一会天,谈了一些道理,具体是什么,我现在想不起来了。主要是这事情的危害性吧。然后,让我写一个保证书:内容是,我以后保证不在向公众散布虚假信息,我想我就从来没有向公众散布过谣言,写就写吧,只要能出去。所以我就写了这句话,然后摁手印。然后他让我和他一起去安逸158宾馆取我留在那的行李。我说,不用了,我等会出去了,自己去取(我那时还天真的相信他们真的24小时就放我走呢)。他说,那我去取吧。凌晨4点,他gui所长取回了我的行李,上面还有我的房间编号。他让我打开包,检查了一遍东西。没有发现什么。我在笔录上签字,他们扣留了《5.12遇难学生名册》。我索要手机和u盘,gui所长恍然大悟说”啊,那个保管东西的人回家睡觉了,明天早上8点才能回来,现在这么晚了,我们订好房间了,送你去休息,明天你再配合我们做一些调查”(这个理由太无耻了),我很无奈。”已经超过24小时了,我以后可以再来可以配合你们调查,但是我现在必须离开”,gui所长笑嘻嘻说,”这是上级的要求,你现在还不能离开,反正你也要睡觉嘛,明天一早就给你,不会耽误你的很长时间!”

l 8.13日凌晨4点28分到下午2点左右,我被非法拘禁在帝伦大酒店1202房间。

Gui所长叫来了一位叫王燕的女警和女保安,他们几个人一起前后把我从派出所后门带出,拐个弯到了隔壁一家宾馆(帝伦大酒店),带我到的1202房间,房间有两张床,一张是我的,另外一张是两个女警的。我当时非常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公安机关竟然要公然违法,过了24小时样非法囚禁我。我向他们要手续,她们说以后会给你的,现在你要配合调查。这是难熬的一夜。我根本睡不着。我从5点看到7点。7点我提出离开,去派出所拿东西,两位女警不同意,说和领导说好了要等电话通知的,而且现在办公室也没有人,拿不回东西。我说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可以在办公室配合你们调查,但是绝不能在这个地方呆。她们不不做声,一直劝我。我提出要吃早饭,她们商量了一下,7点45分,王燕和保安定带我去楼下吃酒店自助餐。吃完了,我要求去派出所拿东西,她们又劝我回房间,说立刻给领导打电话。回到1202后,她说,领导说现在还不能去办公室。我背起行李,决定硬走,不要手机u盘了,跑到外面电梯那里,她们都追上来,把我拉了回去,在门口我们起了争执,她们可能怕影响不好,把我拉回房间,关上了门,告诉我,领导马上就来,希望我再给她们10分钟时间,她们也是执行任务。过了10分钟领导没来,我又跑出去一次,又连拉带劝的回来了。女警说,她不知道什么24小时的规定,但是我要配合警方要求。我说,我有没有人身自由?她说,你有啊,我说,那我要离开,要给家属打电话,女警严厉的说:不行,没有我的允许,你绝不能离开!9点来钟,gui所长来了,我说,你不是说今天不会耽误我很长时间吗?把手机还给我。我要给家属打电话,我们已经30个小时失去联系了。我拿起宾馆的电话,发现不能打长途,我要前台开通长途,前台让我等一下就开通。Gui所长下楼去了,过了一会,我发现电话已经没有任何信号,他们已经让前台切断了电话。随后房间了陆续来5、6个便装民警,可能是因为怕我跑出去。期间,他们告知我,我的短信后果很严重,造成了当天交通堵塞,300名群众在法庭外聚集,里面有很多遇难学生家属,200多名冲入大厅,把维持秩序的法警的帽子拽下来扔在地下,撕破了法警的衣服,为律师鼓掌,连成都市委这次都大为丢脸。我说,这和我的短信有什么关系?里面有几个是接到我的短信来的?你们调查了吗?不过我的心里却为这些家长勇气而高兴,除了这,这个社会还给过他们任何一种合法的表达渠道吗?

中午12点左右,宾馆服务员送了盒饭,6、7份,我吃了一点。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我先生是否知道我的情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总之,当时我深切的体验到自由的可贵。我冷静下来,做了最坏的打算:行政拘留,也就是5~10天。或者起诉我?估计他们还没有那么蠢,让谭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心情逐渐平静。

到了下午2点左右,王民警进来叫我去派出所。4、5名警察和我一起离开宾馆。

l 8月13日下午2点左右到8月14日凌晨1点半,在派出所二楼。

下午2点我被带到派出所邱所长办公室,邱所长暴跳如雷,举着我的手机说:”我们已经用高科技恢复了你所有短信!你看你都干了什么?”。我没有崩溃,很冷静的回答他:你今天脾气好像很差。

他开始念我的短信,”请问今天宣判结果如何?我们还在外面不知道(富新杨*妈妈)”、”今天不管什么结果,我们都感谢你们,感谢谭先生为我们所付出的一切”(北川家长黄**)、”今天是什么结果”(洛水家长)。。。

邱所长声音大的吓人”这些家长为什么要问你呀,问你审判结果,还感谢你们感谢谭先生,你们以为你们是救世主吗?你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扰乱社会秩序。。。”

其实这都是家长新发的短信,跟恢复短信根本没有关系,太好笑了,我看着他表演不理。

他气呼呼的吼了一通走了。王民警开始继续作笔录。这次问的重点是,我为何在短信中歪曲事实,向公众散布谣言。

王问:短信内容是你编辑的吗?你核实过吗?

我答:不认识的人发给我的,我就转发了。没有核实。

王问;那你是否基本认可短信内容?你为何不加核实就转发?

我答:我觉的内容不错就转发了,我个人没有能力去核实。

王问:起诉书上没有提到豆腐渣和学生档案,谭作人并不是因为调查豆腐渣而入狱的,你的短信为什么要歪曲事实?

我答:起诉书上提到”512地震后,谭作人多次对境外媒体发表言论诋毁党和国家形象,我看过他对媒体的访谈,其中谈到了豆腐渣工程以及对遇难家属上访的打压,因此,我觉得这样表述并没有歪曲事实。

王问:境外媒体的报道在法律上怎么能作为依据?他们是怀有敌意的。你是说你的短信表达的是你个人的看法吗?你为什么要向公众传达你个人看法?

我答:短信是我我个人看法,公民有权表达自己的看法。且我不是向公众传达,我只是向我的朋友传达。

王问:你没有去过地震灾区,这些家长怎么会是你的朋友?

我答:我和一些家长通过电话,我认为我们已经都是朋友。

王问:谭案的起诉书中是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你的短信为什么没有写这一点?你是否认为如果写上这一点,家长们就会害怕不来了?

我答:起诉书认为谭作人是通过揭露豆腐渣等方式来”颠覆国家政权罪”,因此,短信意思和起诉书并无矛盾。我没有考虑过家长是否会害怕的问题。

王民警与我就一直在是否歪曲事实上不断纠缠,反复询问,这里就略去。

在做笔录过程中,大约5点左右,有个40、50岁,个字不高肤白,满脸傲慢的,叫”马主任”的突然进来。他是我本次见过最恶劣的sb。无法用语言形容,声色俱厉的对我训话:”你竟然还要声援谭作人呀,你还觉得谭作人是好人呀?假如谭作人是好人,那么我们的人民法院是把好人抓起来了,那你觉得我们的法院成了什么东西?我们的法院是干好事还是干坏事?谭作人是个打着维权的旗号,行着欺骗民众的坏蛋,害群之马,专门挑政府的毛病,企图颠覆伟大的党和政府。你们都被他利用了!那个艾喂喂,这次让他滑掉了,他不敢用他的手机发,他要是敢发一条短信,我就立刻把他抓起来!你信不信啊,他敢来成都操吗?他来了我立刻就抓他,我们成都一千多万的人口,安居乐业,怎么能容得下他到这里撒野?你看你写的短信,今天你必须把你短信的每句话交代清楚,谁给你发的交代清楚!否则你肯定走不了!我看你态度差的很!听说你早上在那么好的宾馆里还很暴躁,你敢跑的话,我立刻就把你关起来呀,你信不信?。。。。。你的短信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一个转发100个,100个转发1000个,那些不明真相的父母,看了你的短信都来了!现场还会有还有再孕的孕妇你知道吗?大着肚子站在那里,要是有点意外,你负的起这个责吗?你知道法庭上发生了什么吗?我们的法警的帽子,竟然扯下来扔在地下,法警的衣服竟然被撕破,这是我们人民法院里发生的事情啊,我们政府为了灾区重建,有多少事也好忙啊,你们在这些人。。。”,他意犹未尽,说:我看你态度不好,马上给我站起来!我就慢慢站了起来,(主要是为了早点出去),我觉得他简直要开始打我了。好在他只是在离我30公分的地方发泄,我一句话都没回答,纳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恶心物种?

最后,他又总结了一下:”我正方两方面道理都和你讲了,一方面,谭作人如果是好人,我们的法院就不可能抓他!另一方面我们法院抓了他,说明他是个坏人,你明白了吗?你也不小了,是不是读书读多了傻了?你好好让我们民警教育下,对你如何处罚要看你的态度!”

好在这时,有民警在外面叫他有事,这个怪胎才终于悻悻而去。(后来听说原来5点钟艾未未先生、我老公、刘晓原、浦志强两位律师大闹了派出所,估计也给了他一点苦头吃,太高兴了)

这个马怪胎走后,由一位女警负责看守着我。做笔录的民警也走了。我看了报纸,然后靠着沙发睡觉。我感觉这位马怪胎气急败坏,估计是我要被放走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民警又回来了,他说,还有最后一些问题要回答,大概是:

王问:短信中”因追究豆腐渣而受入狱,天理何在”很具有煽动性,你为何要将自己愤怒的感情传达给家长,你是否希望家长看了愤怒?你有没有考虑过家长受到短信后,一个转发10个,10个转发100个,导致现场秩序混乱的严重后果?

我:我可以对朋友表达自己的感情。我认为没有煽动性。没有考虑过后果。

问:你在短信中写明了很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明显的是希望家长来吧?

我:我只是陈述事实,并未希望家长前来。

问:根据你的了解,你觉得灾区家长们现在情绪如何?

答:我觉的他们很绝望吧,这么久了豆腐渣还没有一个人受到追究,他们很失望。

问:那你觉得他们收到你的短信后,看到谭为了追究豆腐渣而受到审判,会产生什么样的情绪?是愤怒吧?你发短信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

答:反映不一样吧。没有考虑过。一定要说的话我觉得可能会为谭感到伤心,有的会绝望,有的会害怕,我没有考虑过家长会产生什么情绪。

问:是否考虑考虑过如果短信大量转发,大量情绪激动的家长当天到现场,会产生何种后果?你是否希望家长来?你觉的家长会来吗?会来多少?

答:没有考虑过。我没有希望家长来。我觉得家长不会来。(王问为什么),因为很多灾区家长生计困难,难有精力金钱跑这么远来旁听。我的短信只是传达一个事实

问:假如家长收到你的短信到了现场,你们有没有打算进行管理,组织他们一些活动?你们会和他们联系吗?还是自行活动。

答:我不可能进行管理,家长是否来是完全是家长个人的事情。我不会组织活动,也不会和家长主动在现场联系。我们都是自行活动。

大约12点左右,我的手机一直在响,他们似乎也不在意了,都在忙,放松了警惕,我偷偷拿起来看了眼短信,是我先生发来的,说他已经到过派出所,警察告诉他我有行动自由,我自己找了家宾馆住了,他问我在哪家宾馆。我才知道我的爱人今天从北京到成都来救我了(这个警察也太无耻了,竟然对我先生说我自己选的宾馆,说我完全有人生自由,没有和他联系是我自己的事!)

邱所长来和我谈话,他首先说对下午情绪不好表示歉意,因为他们3天没有睡觉。他认为我的做法没有任何意义,一是给政府舔乱,为了这个短信,11号晚上至少出动了1千个警力,不利于社会稳定。二是对我们的调查没有好处。调查学生档案他是支持的,但是,我们的方式不对。太高调了,太爱出风头了,动不动就放在网络上去炒作,动不动就要看警察证件,真的是有点脱离现实,以至于到处遭遇困难;如果那天晚上能配合他们调查,就不会发生破门而入等不愉快的事情。三是对灾区人们没好处。他们从老远跑来,白花很多钱,也解决不了问题。

至于对我的处理,邱所长表示,他们已经调查了这么久,总得有个处理结果,所以要对我给予行政罚款500元。我得知我获得自由,非常高兴,然后问他我有什么权利,邱说如果我不同意,可以在交完钱后向上级进行申诉。但这个处理结果不是他们能做出来的,是上级部门协商的结果,因此他个人建议我要不要申诉了。希望我能从此事钟吸取教训。

他让我在处理结果的纸上签字,上面写到我虚构信息,散布谣言,因此给我行政处罚。我说我不同意这种说法,于是在下面当事人意见处写上”本人认为本人并未虚构信息散布谣言,因为并未违法”,然后签字。我要签8月14日,因为当时已经14日凌晨1点了,但是他们都劝阻我,让我签8月13日,说这个处理意见是12点之前就写好的。我也不想再起争执,就写了13日,这个处理结果他们说不能给我,要存档。他们给我一张公安行政处理决定书。归还了我手机和U盘,邱所长问我是否是需要他送。我说我自己出去。

女民警送我下楼。我走出了派出所门口,时间是14日早上凌晨1点半。从12日早3点半到现在,我失去了46个小时的自由,终于自由的走了出来,这期间公安机构没有给我出示任何调查的文件。

l 14日凌晨1点半,我终于重获自由 我先生、老徐、耀华、蒋立来派出所门口把我接走了,我赶紧给艾老师发短信报了平安。路上,他们给我讲了昨天老艾昨天专程带着刘晓原律师从北京过来,和我的先生、浦志强律师、赵赵等人一起大闹成都公安局的事情,真是太开心了,如果不是这么去闹,这些派出所的人还不知道把我留在那里调查到啥时候呢。执法者偏要犯法,你到哪里去告?后来我觉得自己对派出所太缺乏经验了。

大家全都没有睡,都在宾馆里等我,小晏还差点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得知大家为我担心,一直没有休息好,我感到温暖极了。当天下午,我去指定的建行银行交了罚款500元,下午我离开了成都这个天府之国。

刘艳萍

2009年8月15日草于家中

附:1、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区分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照片)

2、四川省行政、刑事处罚罚没收据(照片) ————————————————————————————————

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证人艾未未及”512公民调查”团队被成都公安非法拘留纪实。(之一) 2009年8月11日下午6点,北京的公民调查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一行九个人到达成都火车站。分三辆出租车,行至已经预订的抚琴西路安逸158商务酒店。这里离12日明天将要开庭审判的法院有几百米的距离。

在酒店安顿好已经是晚上八点。大家商量出门吃东西,在路边的串串香坐下,高兴。

23:20回到住处,收到艾未未的短信,他和左小祖咒搭乘的从重庆开往成都的出租车,在高速路上爆胎,24点才见到他们。

我和小晏待在房间里再没有出门,几个男孩跟着艾老师出门,约见冉云飞。

凌晨01:48分,徐烨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记着把艾老师不断发给我的照片随时发到微博”做啥”上。我回答:睡不着,一直发着呢。问他们在哪里?他说他们刚回酒店,楼下有一辆白车,里面有人盯稍,他们上前询问后,车就开跑了。我回到床上,听到走廊里大家各自回屋休息。

凌晨03:24时,走廊里突然传来敲门声,声音越来越大,脚步声越来越乱,我听到他们同时在敲很多门,砰砰乱响,他们大声喊着:”快开门。。警察查房。。。快开门。。”好像没有人开门。我推醒小晏,说:”晏姐,快醒醒,警察敲门”。我爬起来,从猫眼里看出去,门口有人来回走动,穿的是淡蓝色的警服,有的戴着帽子,手里拿着警棍。我套上一件衣服,晏姐示意我先不要开门,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晏姐进到卫生间里戴隐形眼镜,我继续盯着门外。有个人在报门牌号,我听到他们报出来的号码都是我们开的房间,报到了我的房间号”512″。马上我看见有人走到我跟前,敲着门,叫开门。他们开始用警棍砸门,我很害怕。我的对面是左小的房间,这时左小被他们敲醒,在屋子里问他们是干嘛的。他们拼命的大喊开门,我们说在穿衣服,没有开。整条走廊乱作一团,屋里屋外大声对话。我们说你们凭什么半夜砸门?怎么证明你们就是警察?就这么耗了两三分钟,他们开始踹门。这时我离开门有一定的距离,看不到他们踹开了哪些门,我们的房门也被打开,因为里面挂了安全锁,隔着门缝我看到他们有三个人站在门外,我说,你们往后退,我给你们开门。他们退回去,我把门关上,把安全锁卸了下来。他们推开门,要进卫生间,我说里面有人,你们不要进去。他们问是男是女?我说是女生。

晏姐从卫生间出来,一个女的先进了我们的房间,跟我们要证件,我说你是干什么的?她说警察来查房,叫我们配合一下。我说你们的警察证在哪里?他们没有一个人出示警证,只是严厉的叫我们予以配合。房间外面大乱,继续的敲门声,叫嚷声。他们堵在门口不让我们出去。我着急看大家都怎么样了,和晏姐一起把身份证都给了他们,他们有一个人进来在一张纸上给我们登了记。后来知道这位是西安路派出所的邱姓所长,我看到他的那张纸上就是我们开的所有房间的门牌号508、510、512、513、515、516、518。我说,你们例行检查为什么只查这几个房间?他不正面回答我,突然声调抬高说:你们一共开了几个房间你自己知道么?所以我们要查的。我和小晏的姓名被登记后,他就拿走了我们的证件。

我回到门口,看到很多人拥在斜对面艾未未的房门口,听到未未在喊:你们打人了。有人往外推他,一个穿制服戴帽子的人,从艾未未的房间出来时把一根拉长了的警棍在地毯上使劲的戳,然后拎在手里。未未被一群人推搡着,左衣袖已经被扯碎。未未问,你们是谁?你们凭什么打人?如果是警察,把你的警察证拿出来。八、九个人围着他,大叫:谁打你了?谁打你了?还有人用手指着他的头大喊。我气的差点哭出来,实在太野蛮了、太可怕了。看不清是谁,只是听见未未在说:谁打的?就是你打的!一个人冲在前面喊:”谁打你了?没人打你”。未未说:”你们十几个人都看见是谁打了我,不是你们打的,难道是我自己打得?你们是流氓吗?你们自己做的事情都不敢承认?007998(好像是这个编号),好,我记住你了”!007998不停地在那里叫嚣:”好,你好好记住,打你又怎么样?”

我的房间位于整个走廊的中间,纠结的过程中,东西两侧,也就是508、518的房门都被踹开。警察不让我出房间,命令我在屋里待着,我先是听到刘艳萍和臧一的508的房门被踹开,未未听到忙走过去,他对那些人说:”这是女生的房间,你们要注意一下”。后来还听到臧一大喊:”我凭什么要给你!你喊什么喊?。。我这不是在拿么!你把手拿下来”!后来听到有人问她:你是姓这个姓吗?你爸叫什么?你妈叫什么?未未第二次走到508门口,对他们说:你们把手机还给我,我这才知道他们拿了他的手机,他们不给,未未说,”你们凭什么拿我的手机,你们拿着也没有用,赶紧还给我。”

未未回来站在我们房间门口,冲着我们笑,问小晏是不是吓坏了。他的右边脸已经开始肿起来,他的衣领也被拉碎。晏姐给他倒了杯茶水,他靠在墙上喝了一口。很快518房间里又传来争吵声,听见有人在里面大叫,像是被打的声音。叫了很久,未未说,是不是小胖被打了。

我的房间进来一个穿淡绿色体恤的男人,一看就是国保。他问我叫什么,要再看我的证件,我说你是谁?他说我就是酒店的。我说,你们酒店的人可以半夜三更来查房么?他变的严肃起来,说,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你们当中有人在网上发布了煽动性的文章,我们已经下载保存,你们现在要呆在这里直到明天中午十二点。我们说,我们要去法院参加庭审,他说这个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你们哪都不能去。谈话间,我看到徐烨从我房门外经过,走廊里慢慢的安静下来,周围几个房间的人都还在,但警察不允许相互走动,他们叫我们回屋睡觉。后来我才知道,刘艳萍、臧一、徐烨、小胖四人当晚被警察带走。

这个暴力混乱的凌晨,我在走廊的中央,能数得到的穿制服和没穿制服的人加起来有20多个,他们在我们的一致要求下,仅有一人出示了一次警证。临走前,他们对我们宣布:至中午12点不得离开这个酒店,会留有警察时刻值守。

未未安慰我们回屋睡觉,说,在这时候能睡好才是好样的。看着未未进了左小的房间,我也关上了房门。

04:30,未未要求去验伤,警察说警车已在路上。

05:00,左小陪未未坐警车去成都医院,做了检查。

05:45,他们坐上警车。06:50,回到酒店。

8月12日12:00,法院对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庭审已结束。警察没有遵守承诺让我们离开,仍然叫我们等待他的上面通知。我们吃了碗面,合了影。

未未说大家收拾东西,我们要走了。我们装好行李,一起站到了508房间门口,房间的门框被踹掉,从昨晚艳萍和臧一被带走后,这个房间即已经变成了警察们的休息室。

我们要求离开,他们说,这个不是我们说了算的,需要请示上面的领导,我们也一直再等电话,请你们配合一下。他们的态度一改凌晨的蛮横无理。

半个小时后,他们拿出一张纸来,说,我们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叫艾未未。未未说,”你们现在还问我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搞笑了,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邱所长这时也出现在508房间,问李心说,你把你的身份证号码报一遍,我们查不到你这个人,反复查了好几次。我质问,为什么我们不能走?他说李心的身份我们还没有查明。我说你这样讲是在转移方向了,你扣了我们8个小时,就是为了查明李心的身份么?他激动的对我大叫起来,我说你对我喊什么?他说是我对他喊的,未未说,她什么时候对你喊过了?

警察们说你们走吧,时间下午两点二十分。

公民调查成员:赵颖 2009年8月12日 ————————————————–

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证人艾未未及”512公民调查”团队被成都公安非法拘留纪实。(之二)

8月10日,我们一行9人乘火车前往成都,12号艾未未将给谭作人案出庭作证。

8月11日下午6点,我们抵达成都,并入住离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500米远的”安逸158″宾馆。

未未和他的朋友祖咒本来是乘坐11日飞机到成都,但由于成都双流机场停电,改飞重庆,再从重庆打车前往成都,出租车在高速路上发生爆胎。抵达成都”安逸158″宾馆和我们汇合已经是12日凌晨12点10分。

8月12日凌晨12点半左右,未未、祖咒、我们及冉云飞和其朋友曾先生一起去人民公园处吃”老妈蹄花”。

8月12日凌晨1点半左右,未未、祖咒、我们回到住处时,门口有一车牌为:川A22083车辆停在酒店门口,车上2名男性看见我们回来,迅速把头埋在车里。未未上前询问”你们干什么呢?是在等我吗?”。车上二人神色慌张,一边摇车窗一边说到”你做啥子,我要报警了”突然一脚油门开车就跑了。询问服务台说,这车23点多就已经一直待在门口了。众人都散去回房休息。

8月12日凌晨3点左右,我在房里刚睡下不到半小时,就听到门外有急促的敲门声,高喊”开门,开门”。。同时听见未未房间那边传来”你们是谁?请出示证件,你们不出示证件,我不能开门” 。。回答:”我们是警察,把身份证拿出来,快开门。”只听见”哐”的一声,未未喊”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闯入我的房间,你们的证件呢?。。”听见未未喊”你怎么打人啊?”。。回答”谁打人了,你说谁打人了?”。。

小胖打开了我们的房门,想出去看看未未怎么样了,被5个警察逼了回来。领头着便装,手持强光手电腰间别枪,呵斥”快点,把身份证拿出来。”,后面几个一手拎着摔棍一手拿着强光电筒,对着我和小胖脸上乱晃,其中有一个拿着摄像机对我们拍摄。

查看完我们身份证后,警察并没有归还的意图并开始在房里搜查起来。发现桌子底下有一包东西,兴奋又紧张的呼喊着”快,快喊摄像机进来。”不大的屋里进来了3台摄像机并站满了警察和便衣。小胖坐在窗前,想去自己包里翻东西,警察大惊呵斥道 “别乱动,把包慢慢抛过来”。警察用摔棍把小胖逼进了墙角,把包放下掏出烟点上,小心翼翼的用摔棍翻着小胖的包,翻出些衣裤。随后警察让我们收拾行李,去派出所接受询问。

在收拾东西时候,一名警察上来抢我手机,我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警察上来就抓住我的左手,使我手背朝下手心面向他,用力掰我的手腕,由于疼痛我发出了声音,警察说”你是不是要说我打你啊”我说”你就是在使用暴力,我要投诉你。”警察不屑的说”可以”。当时记住了他的警号,由于被带往派出所连夜询问就忘记了那位警察的警号。我们被推出房间,走廊上全是警察,其它6间房门口都站着警察,6名警察把我们推进电梯,带到酒店大堂让我们坐着。

坐了约15分钟,警察把刘艳萍和臧一也带下楼,我们被带上了警车。

8月12日凌晨4点抵达成都市金牛区西安路派出所,所里漆黑一片。我们被带到大厅刚坐下。一个便衣就把刘艳萍喊去问话,过了5分钟刘艳萍就和便衣回来了。便衣把办案民警都喊到2楼去了。大厅剩下我和小胖,刘艳萍,臧一和值班民警。我开始迷糊想睡觉,不知道过了多久,便衣和办案民警下楼,从袋中取了4件T恤开车离开了派出所。一名女警把刘艳萍喊到2楼去做笔录,接着小胖被带走。警察把我带到小胖的隔壁开始询问笔录。

警察”你因涉嫌扰乱公共秩序,我们依法带你回警局进行口头询问,与本案无关的问题你可以拒绝回答”。

姓名?

徐烨。

。。。

你现在的住处?

北京朝阳区草场地258号

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艾未未的助手。

艾未未是干什么的?

艺术家。

你的同屋张劲松是干什么的?

他是工作室的司机。

工作室?是机构还是企业?

什么都不是,协助艾未未做一些艺术创作,是他本人的帮手。

。。。

你们一行有多少人?艾未未是不是跟你们一起来的?

他不是跟我们一起来,我们9人坐火车,他坐飞机来的。

那不管,他跟你们最终汇合了,那就是你们一起来的。你们9个人都是谁?

我,赵赵,李肇豪,晏丽芳,赵颖,臧一,刘艳萍,李心,张劲松。

你们来成都干什么?

艾未未说律师邀请他来为谭作人案件出庭做证,我们是来看艾未未出庭作证的。

他说来出庭作证,你们就那么多人来了?

对啊,他一说,大家都想到现场看看庭审。

你们认识谭作人?

不认识

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做了512地震调查,是关于豆腐渣工程的。

你有没有发过什么短信?

什么短信?我不知道也没有发过。

你们的车票和住宿费谁出的?

艾未未。大家是来成都看他出庭作证的,他就替大家出了这些钱。

你们是开了8间房?3楼还有你们的人?

我们就定了7间房。3楼的我不知道,不是一起的。

询问到这里。

出来到值班室,时间已经是早晨6点半。臧一坐在值班室,小胖屋里不时传来大声呵斥声。约7点左右,刘艳萍的审讯结束,下到值班室,女警把臧一带走。审讯刘艳萍的警察给我们买来早饭,并跟我和刘艳萍开始聊天。聊天时看到刘耀华也被一辆警车带来。警察把我和刘艳萍从值班室带到2楼的会议室继续接受教育。8点左右,小胖被带到2楼会议室。9点,刘耀华和臧一也被陆续带到会议室。接着就是大通的讲政治讲学习。

8月12日中午,警察送来午饭。由于晚上连夜询问没有睡觉,大家在会议室内靠着椅子睡觉。5点左右警察把我们喊醒,说可以离开了。

一个意外,刘艳萍还要留下继续接受调查。

5点半,我们签字后被送出派出所。

公民调查成员:徐烨 2009年8月12日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