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杨明:网上的柏林墙

字体 -

杨明:网上的柏林墙 ——————————————————————————–                             ·杨 明·

柏林墙坍塌了。它不是因为年久失修,或因时间久远,像古代的残垣断壁。柏林墙的构筑比用德语罗作城堡的卡夫卡小说还荒诞,它是一小部分人以自由和安全的名义修建起来,阻隔和妨碍了一个民族的自由,它将柏林一分为二,它将德国一分为二,它将世界一分为二。这样堵人类作茧自缚的墙,建立在古代战争年代尚情有可原,但是出现在向以智慧冷静善于思考和发明创造而著称的德国日尔曼民族身上,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当然人们可以说明这是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争斗作崇,是出自俄国人同一阵营的唆使,但这堵墙的的确确成为德国现代历史上最丑恶的现象,一方面,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国要为侵害它国的罪行承担集体责任,任由战胜国占领和分割他们的国家,分割他们的城市,承受屈辱和心理代价;另一方面东德政府必须听命于苏联克里姆林宫决策者指令,用俄国蠢笨的方式,在东西方列强的默许下,垒起维持脸面防止外逃的柏林墙。德国被囚于有限的自由空间之中,他们是战败国家的西方二等公民必须同时听命于美、法、英和俄国的摆布。但是西德和战后日本一样,采纳的是接近于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经济社会的恢复发展很快,德国西部的科学技术依然是世界一流的,人民生活的改善也对同样是日尔曼民族的东德有极大的吸引力,但是受苏联指挥的东欧集团在政治上施行的独裁制度是不会给东德人自由的,因而也就产生了东德和东欧小国民众心里到行动上抵制和反抗,像海潮一样一波接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当匈牙利人冲破设立在奥地利边境的铁丝网之后,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德国人终于揭竿奋起拆毁了围困久矣的柏林墙。

柏林墙从一开始,就是少数人对付多数人的手段,与之相应的是苏联东欧对知识分子思想自由的管制,书信检查制度这一切随着柏林墙倒坍和东欧苏联巨变而逐渐烟消云散。

德国人有理由庆幸国家的统一和享受自由民主的欢乐,只是类似于柏林墙的人为障碍阻挡人们行动和思想自由的东西还存在。在中东冲突当中,壁垒高墙拔地而起,在美洲,为了防止墨西哥非法移民的涌入,二千公里的阻隔设施横贯美国墨西哥边界,在亚洲分裂状态的国家中,一国人民成为少数统治者的人质,民众不但没有思想自由、出国旅行自由,连打手机的通讯权利也被剥夺,更不用说通过网络进行的国内国际联系了。

网络上的柏林墙是一种客观存在,它妨碍了全球信息的畅通无阻。从科技层面上看,网络是在真正意义上将全世界居民的联系变成瞬息相通的地球村。所有的人都有权利充分利用这一科技进步成果,分享人类共同创造的智慧信息财富。但是由于民主法制观念的缺失,特别是网络管理法规的不健全,非法侵犯民众享用全球网络信息自由的现象,这是违背常理,毫无道理的。

在现实生活,人流和物流的自由已成为现实,包括海峡两岸由小三通变成大三通,飞机直航这种直接接触和交流,不管是民间和官方的都是必要和有益的。国人组团去发达的国家如北美、欧美、澳洲和日本甚至非洲国家,都变得更加便利,而上述国家和地区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所有信息交流方面都是自由和开放的,当然主要是以英语为主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汉语大中华网在电子技术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依然缺如以网民数量居世界第一的情况下,在全球获得信息质量方面却远远滞后,人为错误的阻隔自由获取华人世界各地各种网站提供的信息令人啼笑皆非,甚至怒不可遏,网络上的柏林墙违背人性和理性必须拆除。少数人杞人忧天以为拉起大网就可以阻止先进思想文化传播,是和阻碍大三通一样愚不可及,网络是人与人之间,相同和不同民族与社会之间交流最便捷的手段,应当因势利导而不是螳臂挡车,让人家说话网不会塌下来,所以不能仅仅网开一面,让少数特权阶层享用,而应当相信大多数人有正确判断能力,自由享用高科技提供的获取信息四通八达的通道。国际间的协调对网络法规建立建全管理是必要的,但是民主与法制并行是必要的前提。个人自由获取和提供信息是以尊重他人权利为前提使社会在信息分享和管理方面进入良性互动。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拆除网霸,让信息自由流通。信息高速公路上设置的路障和铁丝网与骇客一样有害。

□ 寄自比利时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