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中国护照

字体 -

含泪请求中国政府停止侮辱中国护照

芦笛

11 月3日,中国公民冯正虎回国,在抵达上海机场后不但第八次被拒入境,边检人员和警察还用了一个多小时暴力制服了他的反抗,把他强行绑架(日本语”拉致”?)到飞机上,遣送回东京。他不得已滞留在日本成田机场入境审查大厅内,就在那儿的长凳上过夜。为了表示回国的决心,他声明放弃日本签证,谢绝了联合国让他申请难民的建议,就这么克服了生活上的困难,一直坚持下来,也不知道现在他的正当要求是否得到了批准。

这消息让我这深知我党把戏的同志都跌破了眼镜。太平洋再深也有底,我党的无赖没底,竟然连”事实上的开除国籍”的烂事都有本事干出来。须知我党可以开除谁的党籍、学籍、公职等等,但绝无可能开除某位土著公民与生俱来的国籍。这并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观”,而是连白吃都知道的人类常识:国籍并不是某个执政党、某个政府、某个机构可以赋予的,是与生俱来的。只要本人不放弃,那就谁也无权夺走。在这点上,它比性命还结棍,我党可以剥夺某个公民的性命–刑法上不就有死刑么?但不可能剥夺某个公民的国籍,因为刑法上并无”开除国籍”的惩罚,也不可能加入此类惩罚,那理由简单到连我都不好意思解释:既然是刑法上开列的惩罚,那受罚者当然是罪犯。你开除了人家的国籍,把人家驱逐出境,岂不成了出口罪犯?莫非这就是”负责任的大国”干出来的事?

既然不能开除人家的国籍,那就不能剥夺人家回国的权利,否则就是制造”中国公民无权在本国内居住”的天字第一号智力笑话,敬爱的党中央何以连这点人类常识都没有?

动用纳税人的钱,使用暴力绑架的非法手段,强行将本国公民驱赶出境,不许人家回来,逼得联合国出于人道理由不得不建议受害者申请难民身份,这是不是动用纳税人的钱人为制造政治难民、强迫其他国家接受?这是不是为伟大祖国丢脸?莫非这就是”权为民所用”的表现?

更何况这档子烂事从头到尾都是黑箱操作,官员们连个为何要拒绝冯先生入境的理由都说不出来。即使是苏秦张仪转世,谅他们也没本事解释这不可能解释的怪诞举措 –冯先生若是在国内犯了法,那中国政府的责任就是把他抓回去绳之以法;若是没犯法,那中国政府的责任就是保护他的行动自由,岂能非但不许他回到祖国,而且还要动用暴力把他赶出国去?

冯先生拿的是中国护照,封面上印着烫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徽,那可不是装饰,而是中国政府对护照持有者的庄严承诺。凡是西方公民都知道,通过发给公民护照,政府也就做出了庄严承诺:无论他们走到天涯海角,都能享受政府提供的保护。保护侨民乃是任何一个文明政府的责任,西方政府甚至可以为此发动战争,两次鸦片战争和八国联军入侵,都是这么打起来的。而美国之所以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因为德国潜水艇击沉了英国邮船”卢西塔尼亚”号,使得数百美国旅客遇难。这些当然只是战争的导火索,但它们也同样反映了西方政府保护侨民的责任心。

中国政府据说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政府,那所谓”负责任”,当然首先是对本国公民负责任,这也包括保护海外公民的安全、幸福和自由不受非法侵犯。而今中国政府却反文明之道而行之,带头侮辱中国护照以及其上的庄严国徽,带头侵犯护照持有人的人身安全,非法剥夺人家的行动自由,如此敢于和善于侮辱自己的政府,还恬恬然不知受辱,老芦无知,还真不知道世界史上有第二例。

看看冯先生,其他被我党慷慨遗忘与无视的海外侨民大可告慰。

2009 年2月14日,中国货船”新星号”在俄罗斯纳霍德卡港外遭到俄边防军”海岸”号军舰炮击,一名中国船员当场被打死。在返港途中,货轮因遭受重创而沉没,7 名中国船员失踪(”丧生”的同义语)。外国军舰击沉悬挂着中国国旗的货轮,对五星红旗作了最高级的侮辱,中国政府却甘之如饴,屁都不放一个,只装作天聋地哑,浑若无事人。

2009年6月18日,俄罗斯政府宣布将集中销毁价值高达20亿美元的中国”走私”商品,并要求莫斯科市尽快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俄罗斯中国浙江同乡会会长倪吉祥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表示,此举对中国公民造成的损失根本不止20亿元,而是涉及到6000个集装箱,每箱货物价在50万到100万美元之间(也就是总损失在30亿-60亿元之间),”这次华商的损失是空前的。有人跳楼,有人自杀,这么多人倾家当产,可至今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华商跳楼的跳楼,自杀的自杀,然而中国政府却庄敬自强,处变不惊,不说发个抗议照会,连表示关切的姿态都不曾作出一个来。

那位看官说了,冯先生既没被人打下冰海去去挣命,又不曾因财产被抢夺而跳楼,不过是在候机厅里餐过客之香风,饮机场人员代他购来的甜露而已,这算得了什么?为何还说比起他来,”新星号”船员和居俄华商差堪告慰?

我这么说,是因为在那两次不幸事件中,侮辱中国护照上的国徽与货船上的国旗的人,毕竟是异族老毛子,并非中国人,更不是中国政府,而侮辱冯先生手持的中国护照上的国徽的人,恰是中国政府。中国政府连自己的国徽都不尊重,肆意践踏对公民作出的庄严承诺,指使边防人员带头侵犯中国公民的人身,使用暴力强暴中国公民意愿,剥夺中国公民的回国自由,将冯先生强行搬运上飞机,并当着日本飞机上的乘务员和大批外国人的面,在机舱里长期扭打拉扯,制服冯先生的反抗,直到他精疲力竭无力挣扎为止。这些代表中国的好同志亲力亲为,言传身教,为异族作出了怎样欺负中国公民的光辉示范。这当然比默认外国政府欺压杀害本国公民更混账,更令海外华人心寒齿冷。

上次国庆大阅兵,许多海外华人在网上自称看后激动得几天几夜都没睡着,那意思是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祖国或母国的强大了,以后侨民或华裔再不会受异族欺侮了。在我这cynical之人看来,这些天真同志未免太自我膨胀,自作多情了些,不知道热脸未必能贴上我党的冷屁股。连白吃大概都想得过来:那强大的武力就算有用,也是拿来”平叛”"镇暴”,防”家贼”而不防外贼的,要不为何不敢对北极熊亮出干货来?

任何一个在大陆生活过的人,只要智力正常,都该看出我党所谓对美作出的强硬姿态,其实不是出口而是内销。斯大林发明的国家模式的运转前提之一,是树立国外假想敌。这也倒罢了,我还是能充分理解并体谅党国领导的苦衷的。但既然要树假想敌,何不选上百般欺负华人的俄罗斯,而要”远攻近交”,违反地缘政治的常识去跟无害于中国的老美过不去?莫非我党也懂小留那手,知道”避实击虚”,跟老美叫阵非常安全,但决不能跟流氓政府过不去?

据自由亚洲电台前几天报道,索马里海盗发言人表示同意接受三百五十万美元赎金,释放上月中被劫持的中国货轮”德新海”包括二十五名船员。官办《中国日报》与香港《凤凰网》都报道了这一消息,然而此后中国政府却加强了对媒体的控制,提示中共已经接受了这一要求,可能业已付钱。只是因为大阅兵刚过,而且事发后政府还大张旗鼓地出动海军去援救,如今却乖乖接受绑匪讹诈,花钱赎票,面子上下不来,所以只好使出消声的惯技来,指望国人再次发生选择性遗忘,忘记国防部在事发时拍紫了的胸脯,以及据说是早已全速开去营救的中国军舰。

其实窃以为,比起上述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来,中国政府肯掏钱为子民赎身,乃是翻天覆地的伟大进步,应该大肆宣传才对,怎么反倒引以为耻,秘而不宣涅?看来领导那个”负责任的大国”的我党领导人的荣辱观比较别致。在他们看来,关心本国公民的安危是耻辱,迫害或默许异族迫害本国公民反倒是光荣。这种独特的荣辱观若不改变,则中国哪怕就是作了世界的龙头老大,当中国公民,拿中国护照仍然是一种耻辱,永远与光荣无缘。

真人版航站情缘的冯正虎

向冯正虎捐款一元钱

舒文 冯正虎露宿日本国门外已是第25天,这是全体中国人的国耻。冯正虎对自己祖国的忠诚、不屈不饶争取回国回家权利的精神,赢得国内民众、海外华人的尊敬。

冯正虎在日本国门外挨饿的消息一经传播,马上得到国内民众、香港、台湾及美国等国家华人的食品援助,尤其是美国杨建利博士主持的公民力量发起了东京空运行动,几次派人专程空运食品。东京空运行动,不仅是向冯正虎提供了食品及其他日用品的援助,更重要的是唤醒了中国人爱自己同胞的中国情。冯正虎感谢所有为他提供食品及日用品援助的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美国人、加拿大或其他国家的人。在政府的冷漠与无情之前,公民力量展现出来,不论宗教信仰、政治派别、肤色种族的不同,人类的爱心是共同的,对一个处于困境中的中国人给予关爱与援助。

冯正虎的食品暂时已充足有余,尽管都是一些干粮,但至少已不会饥饿了。而且,他的”储藏柜”—–长椅子凳面下的空间已无法容纳。巧克力等昂贵食品的重复过多会浪费钱财,食品卫生安全等问题都是应该考虑的。现在,可以把食品援助转为捐款资助,由专人负责购买及定期供给食品及其他用品,并支持冯正虎目前及将来的维权活动。

冯正虎认为:”援助人捐赠的食品及其它用品都是用自己的钱购买的,不能重复浪费。我的食品需要钱,中国的维权运动更需要民众的资助。很多国内才华出众的维权人士以及受难者的家属因为没有钱,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冯正虎过去的几年在国内从事公民维权运动,没有得到任何团体的一分钱的资助,主要靠自己钱财的投入,并帮助有困难的维权人士及家属。八次回国行动也是主要靠自己亲属的资助或借款。

冯正虎露宿在日本国门外,以自己每时每刻承受精神上的羞辱与身体上的折磨,去唤醒中国政府对中国人权的尊重,让自己的公民能自由地回国回家。冯正虎的回国行动不仅需要勇气与体力,更需要财力的支援。现在,冯正虎同意接受资助,但他谢绝带有任何政治附加条件或做秀动机的资金援助。他认为,这不仅仅是捐款,是民众对他的行为、对他的理念的认可。一元人民币、一元港币、一元台币、一元美金、一元日币、一元欧币都是等值的,是一颗爱心、一份信任、一个支持。

冯正虎的帐号信息如下(the account nos. of Mr. Feng Zhenghu): 日本账号: 三菱東京UFJ銀行 八幡支店 272-1590194 馮正虎

Bank of Tokyo-Mitsubishi UFJ 272-1590194 Feng Zheng Hu

PayPal网上帐号

PayPal account:[email protected]

中国国内账号 中国银行 4038505-0188-038792-6 冯正虎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