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听听纳吉的遗言——漫议吁求中共平反“六四”

字体 -
听听纳吉的遗言——漫议吁求中共平反“六四”

                           ·苦 胆·

  近二十年来,每年临近六月四日,皆能听到种种吁求中共当局平反“六四”的声音。特别是这两年,这样的呼声越来越迫切,越来越强烈。毕竟还有这么些人未曾忘记“六四”死难者,未曾忘记那个惨烈的日子,并已将其凝成自己心头永远的痛。这证明中国人还有指望,中国还有指望。

  打心眼里说,作为一个经历过腥风血雨的中国人,本人在纪念“八九”民运,悼念“六四”死难者的同时,也非常希望早日解决“六四”问题。这里说的解决,包括彻查台前幕后整个事件真相、为“六四”正名、追究屠城罪责、审判历史罪人、赔偿死难者家属等事项。可是,我每次听到要让中共给“六四”平反,心里总不是滋味。这里涉及两个问题:中共现在会不会平反“六四”?该不该让中共来平反“六四”?

  先谈第一个问题。事实明摆着,凭靠谎言和暴力起家并夺取政权,又凭靠谎言和暴力维持其统治的中国共产党,什么时候停止过杀人?大屠杀本是共产暴政的一个组成部分,杀人乃其行“政”的题中应有之义。虽说“六四”大屠杀的决策者、拍板者和头号元凶邓小平已经翘辫子了,但是造成这起惨案的元凶之一的李鹏还在世,“六四”镇压最关键的参与者之一和最大的受益者江泽民还在世(因在上海整肃《世界经济导报》和胁迫万里就范有功,江泽民于1989年5月30日进京出任“候补”中共中央总书记并开始批阅文件,在6月23日至24日召开的中央十三届四中全会上,取代被罢黜的赵紫阳,当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他是踩着“六四”死难者的血迹登上中央一把手的宝座的。目前,江泽民、李鹏尽管已不在位 ,但是,在政治局常委及其他党政军要员中仍有他们的代理人和亲信。至于现任总书记胡锦涛,也不是什么好鸟。1989年,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胡锦涛因血腥镇压抗议示威者有功,得以升迁。他在担任党魁之后,还时不时地与江泽民做着各种政治交易。某些时候,仍旧还是由江泽民等人操控政局。你说,眼下的这个专制政权会平反“六四”吗?这就接上了第二个问题,就算是它愿意这么做,我们忖一忖,由它来平反合适吗?杀人如麻尤其是制造这起惊天血案的中国共产党,有什么资格为“六四”平反?它配么?让中共给“六四”平反,等于变相承认这个邪恶政权的合法性。杀人者为遇害者平反,这是对“六四”死难者的亵渎。何况,在所有了解事实真相的国人的心目中: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于北京天安门广 场的这场以学生为主体的群众运动,本来就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六四”血案成了他们永远也无法忘却的惨痛记忆。而且,历史老人早已忠实地记录了事件的全过程,并终将做出公正的结论。中共配做的只能是认罪,而不是居高临下、皇恩浩荡的平反。在中国民众争取民主自由的进程中,在中国走向宪政制度的里程中,平反不平反的问题自会迎刃而解。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也许,有些作过如此这般呼吁的朋友们、志士们认为,让当局平反,可以打开一个“突破口”。实际上,之前中共已被动地很不情愿地搞过多次平反了:给“胡风反革命集团”平反,给“右派”平反,给“四五运动”平反……按理,该有多个“突破口”了,然而,二三十年来咱们又“突破”了多少呢?我们倒是看到极权统治者变本加厉,大开历史的倒车。其实,中共搞平反的时候,往往是它日子难过的时候,它搞平反,倒有可能当作一个“突破口”。

  假如哪一日有人告诉我,明天中共要给“六四”平反了,我的第一反应是:它要找出路突围了。只是不知道“六四”死难者们的亡灵是否愿意,在各个历史时期因反抗共产暴政而被杀害的英烈们是否愿意。

  此时此刻,我脑际浮现伊姆雷·纳吉的遗言。这位被匈牙利人民视为“自由的先驱与英雄”的政治改革家,在五十一年前的六月——一九五八年六月十四日——他走向绞刑架的两天前,作了最后的陈述:“……我坚信,历史将会对谋杀我的凶手做出公正的判决。我仅仅希望,将来不要让那些杀害我的凶手来为我平反,因为那是违背我的意愿的。”反观现实,我陷入沉思。

  “八九”民运精神应当发扬光大,“六四”死难者应当祭奠缅怀。毋忘“六四”,继续“六四”未竟的事业,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抚今追昔,推彼及此,那些吁求中共平反“六四”的同道们,不妨听听纳吉的遗言。

  当务之急,是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提高民众对“六四”的认知度。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