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兴无灭资:想亲党国法院的臭屁股,单仁平应该知耻

字体 -

兴无灭资:想亲党国法院的臭屁股,单仁平应该知耻                             ·兴无灭资·

一个叫单仁平的党国御用记者根据中宣部定下的调调,写了一篇《想砸中国法院,诺委会应知耻》的文章登在中宣部喉舌之一的《环球时报》上,大意是诺委会把全球知名的诺贝尔和平奖赠给一个正在党国牢狱中服刑的罪犯,不啻于鼓励更多的人犯罪,因而就相当于”想砸中国法院”。既然党国正在建立法制社会,本应鼓励国人守法,才能保障党国继续成为为全世界提供廉价商品和廉价劳动力的”世界工厂”并为前来投资设厂的”外国人”提供良好的”社会秩序”。而诺委会的上述举动显然将破坏党国为西方资本极力营造的”稳定”与”和谐”环境,言下之意,就是到头来吃亏的只能是你们这些西方人自己。

此外,单文还讽刺挪威”卡丁车”四百万人之弹丸小国哪里知道我堂堂十三亿大清帝国的难处,只从你们这些接受过”西方教育”,享受着”锦衣玉食”的诺委会大人们的角度就对我泱泱上国指手划脚,不是吃饱了撑的,还能是什么?

看来单氏仍旧脱不开御用文人的犬儒主义,一切仍旧只从个人利益看问题,并且将一切超越了个人利益的举动仍旧解读成别有用心的”亡我之心不死”。

即便抛开单氏的道德观念之猥亵与不齿,其行文所沿用的假定和预设就充满了谬误,几乎不值一驳。

首先,诺委会不是挪威政府,更不代表四百万挪威人。如果连这个问题都没搞清楚,能写出什么不是狗屁的文章。

第二,作为记者就不能站在中宣部和外交部的立场上,不加分析地沿用官老爷的蛮横口吻,也不分青红皂白地将刘晓波称之为”罪犯”而决口不提他到底犯的是什么罪。难道单大御用文人真的不知道刘晓波所犯何罪吗?如果那样,首先单氏就请免开尊口,先把问题搞清楚再说话,也不会有人把你当哑巴卖掉。如果知道,却依旧装疯卖傻,佯装不知,那就有失记者风范,最好改行做奸商或外交部发言人去吧。笔者在此只须为刘晓波说一句话,那就是他是为你们做记者说良心话的权利才被抓去坐牢的。作为记者,你不心存感激,反而倒打一耙,你难道是猪八戒不成?

单氏的第三个假定和预设是,眼下”中国人最关心的是已经持续了几十年的生活质量提升过程能不能持续下去,国家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局面会不会被内生或外来的动荡和干扰打断”。然而不无滑稽的是,单氏终究并非外交部发言人,为什么也一口一个中国人的挂在嘴头上,难道真的是任何阿猫阿狗都能代表中国人吗?笔者倒想问问有多少中国人授权你代表他们。如果只是中宣部的那几个鸟人,那就不能怪笔者告你强奸民意了。

此外,中国人最关心的只是自己的”生存权”,是吗?别恶心人了吧。姑且不说”国家发展经济”,平头百姓到底受益多少,”内生和外来的动荡和干扰”难道不就是”腐败”,”官倒”,”专制集权”本身造成的吗?

单氏的第四个预设,亦即”中国媒体总是激烈揭露并批判绕开法律徇私的富人及官员,声讨权大于法与钱大于法的任何表现”则更是丈八和尚,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有一点好像倒是肯定的,那就是如果”总是激烈揭露”,而总是不见成效,因此需要不断”声讨权大于法与钱大于法”的现象,而这种现象又总是层出不穷,那么不正说明”国家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过程中的”动荡和干扰”正是由”绕开法律徇私的富人及官员”造成的吗?

另外,单氏是否也在暗示,”中国媒体”的”激烈揭露并批判”是一点效果也没有的,因为那只是党国统治集团内部派系之间权利斗争的手段,和”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风牛马不相及的。而想让媒体发挥其真正作用的人如刘晓波,胡佳,和谭作人们却早就被收监坐牢去了。否则哪有在西方不用那么激烈就能让”富人和官员”循规蹈矩的媒体到了党国中宣部手里再怎么激烈也无济于事了呢?单大御用文人是不是在帮倒忙,有意想出党国的洋相?

而所谓”诺贝尔委员会将和平奖直接用来破坏中国的法律权威”也数无稽之谈。首先,剥夺国人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本身就破坏了”中国的法律权威”,因而诺委会将诺奖赠给维护中国法律的中国公民正是对中国宪法所代表的中国法律权威的尊重。单氏或许会愚蠢到说,宪法是说公民有言论,出版和结社的自由,但同时也规定不能违反”四项基本原则”。只是如果此说成立,那么把改写党章,允许资本家入党,反而把大批工人阶级抛入失业大军,从无产阶级专政到专专无产阶级政的某总书记及其整个现行体制才是违宪在先的,是否也应绳之于法?

最后,单大(亦或小)御用文人没招可使了,就拿出”冷战”来说事。只是到底谁在搞冷战?只要稍不和己意,就躺在地下撒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骂街,楞说人家违反了游戏规则,好像事先已经说好,苏东一解体,就不能再提自由民主人权,而只能提发展”国家”经济似的,这是在摆家家吗,Stupid?

当然,如果党国法院是个独立机构,不偏不倚,只对宪法负责,那么对之是丝毫蔑视不得的。然而对着一个只会按着中宣部(有没有搞错?)的调调办案,并且只擅长文字狱的仆从甚至走狗,笔者对之只有轻蔑。然而单小御用文人竟然不惜拿自己的香脸去蹭党国法院的臭屁股,难道恬不知耻吗?

□ 读者投稿

相关链接:

环球时报评论:想砸中国法院,诺委会应知耻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7098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