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龙应台:华人有责任助中国走上民主路

字体 -

 

龙应台:华人有责任助中国走上民主路 ——————————————————————————–                        特约记者紫竹于纽约报道

台湾作家龙应台访美畅谈《大江大海》一段被尘封49年国共内战历史,造成千万家庭分离的伤痛,引发极大回响。她又谈及中国的崛起,但文明素养未有伴随,令人忧虑她认为作为华人的一份子,有责任帮中国走上民主的道路。

《大江大海》述说了1949年国共内战造成两岸人民大迁徙,这段被尘封、让许多人不愿意启齿的历史持续发酵,令人们重新审视内战的祸害,而她冀望透过对话和沟通能抚平这段多年来被两岸政权所扭曲、政治化的历史所造成千万家庭的分离和个人不可磨灭的伤疼。

这部著作年多前出版以来,有很大回响。

龙应台应美国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35周年报庆的邀请,本月初在纽约的林肯中心作专题演讲,不少旅居美国的华人和老人从北美各个城市赶来,现场座无虚席。

龙应台表示,她的书只是一片敲门砖,大陆有许许多多的历史故事,都等著大陆的人民和作家去发掘。

龙应台说: “我写了一本小小的《大江大海》,我觉得大陆可以有一万本、十万本的《大江大海》是等著要写的。而且不止是大家所知道的说”大跃进”、譬如说”反右”,譬 如说”文革”,还有很多很多人们还不太知道的,只有少数的专家学者所知道的历史的黑洞,还有非常非常的多。”

她说:”你说(流亡台湾)出来的两百万人,那么每一个人有十个至亲,那么说没有出来的两千万人,他们在1949年之后的在大陆的遭遇,那么这一些也没有真正的很多的作品,去把那些黑 盒子给打开。所以这些都要等著大陆的作家去写。而事实上这几年来已经有很多很多的作品在出版中。”

她说:”唯一遗憾的,是说,你譬如说 《大江大海》这一本书,如果是我在50周年的时候写,那么还有很多的长辈还是活著的。我在60周年以后已经是寥寥可数,他们已经一整代人的凋零了,有点是想最后的5分钟,12点之前最后的5分钟,历史的门要永远关上的最后那一刻去抢救了一点点。那遗憾的是大陆她再不开放的话,有更多的人凋零过去,那么多的 历史变成永远尘封的历史。那是很可惜的。”

对于备受关注的中国崛起,龙应台带著忧心的语气说,文明的素养必须随著国力的提升,要不然经济、军力的强大也是徒然。

龙应台说: “如果这个社会的领导者或者是做决策的人或者社会重要的推动力量,他把这个崛起看著是军事的、政治的、或者是民粹主义的那一种崛起,而她经济的、政治的跟 军事的力量并不同时伴随著比较更深层的文化跟文明的力量,以至我们说的普世价值的话,你就会忧虑这是什么样的崛起? 那,再来说扛个人的责任,我想很多大陆内部的知识份子也都觉得一个重要的变局好像距离好像不是太远。大家反而已经往更远的看,在那个变局到来的时候,一旦那个变局到来的时候,你每一个人在他各自的岗位上将要负担的新的责任,你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那一种的忧虑是现在就必须要做很深刻的思索。而不是说大家很 单纯的等著那一瞬间的变。但是当它真的有一天到来的时候,你在各种不同的岗位上一个新的文明的社会其实都毫无准备,那是一个可怕的局面。”

当被问及中国对民主发展准备好了没有,龙应台打了一个学游泳的比方来表示,民主是一个边做边学的过程永无止境,最重要的是做好充份的准备来不断改进和修正。

龙 应台说: “我还是深刻的觉得台湾民主的实验里头有很多的东西其实大陆可以看得更仔细,而有一些错误是可以避免的。这就包括说你一旦那个压迫你的那个怪兽的结构不在 的时候,那么你这个民主,因为民主不只是投票而已。它真的牵涉到一个社会的它的所谓民主素养这个东西,一旦是素养它就牵涉到非常多的人的思维跟习惯,以至 于你对自由的真正的认知到那里,全都变得是挑战。所以在那个怪兽还没有解体之前,这个社会都已经有很多很多的准备要做的。然后那个准备我真的觉得现在中国 就可以做了。”

对于2005年大陆的《冰点》杂志因为刊登了龙应台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一文而被停刊,龙应台就此曾向胡锦涛写过一封公开信但一直未获回复。

至于大陆一直被人垢病的新闻审查和言论自由的剥夺,龙应台有自己的解读,并寄望全球华人有责任帮中国走上文明开放的道路。

龙应台说: “我自己觉得作为华人的一员,对于中国人民的福祉,其实都有一份责任。在国共对抗,两边作为敌人的状态,所以我们有一种扭曲的关怀,开始的时候我们关怀大 陆人民在水深火热之中,怎么要解救他们。那是一种国共的斗争,是我们要”光复大陆”的那一种”关怀”。那不是真正的关怀,那是一种政权的争夺。以关怀作为一个名义。到了后来台湾转型后,又变成说要你要本土化,为了突显台湾主体性,好像说你要突出台湾主题性你的必要方法就是要切断所有与大陆的关连,还包括对 大陆的关怀,就是这是两种极端。”

她说:”如果说我们现在认为”Global Citizenship”(世界公民)这个概念是对的,如果说成千上万的儿童,或者艾滋病人,作为 “Global Citizen” 要关心的话,更何况是中国大陆这一块土地?所以那一种关心是我觉得人类应该有的责任,只不过说因为中国大陆的,譬如说我的父母是49年来的他的家乡,或者 是台湾人的话是他的祖辈四百年前的,也这一个关联的话。你作为纯粹的人对于人的关心而已,这一个地方的土地跟她的语言跟她的文化有更深的掌握,所以你能够付出的贡献是超过你的其他地方的付出的贡献。那如果以这个逻辑来说的话,对大陆的在自己的岗位上能够促使她变成一个更合理、更文明、更开放、更自由、更幸福的社会。我觉得根本是人对人的责任而已。”

《大江大海》多次再版,现在已经印到第16版,龙应台笑言到现在还陆续收到全球读者来函告 诉她书中的错处,这场”全球大校对”的运动是她始料不及的。尽管《大江大海》在大陆不能出版,她对该书在香港、台湾所引发的回顾历史热潮十分欣慰。她说在 香港有小学的老师发动学生访问身边的祖辈,改变了年轻人对老一辈的历史的漠视,为历史遗憾中的一丝圆满。

□ 自由亚洲电台 ——————————————————————————– 日期 11-01-21 07:55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7996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黑白 - 2011年1月22日 21:30

    大江大海, 出版的第一个星期就看了, 中国人不缺乏勇敢的人, 但是缺乏勇敢正视自己历史的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