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解滨:解决艾未未

字体 -

解滨:解决艾未未,共产党终于学到了国民党的高招(cm1104b)                             ·解 滨·

今天早上看到了中国政府关于”调查艾未未经济问题”的一则消息,脑瓜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毛泽东选集》中提到的”李闻惨案”,真是太像了。李,就是李公仆,闻,就是闻一多。这两人当年都是中共在敌占区的外围组织的积极分子,知名艺术家、学者。他们在世时在中国知识分子和贫民百姓中的魅力和影响,和今天的艾未未能有一比。当年国民党对李公仆恨之入骨,却拿他没辙,碍着他的名气和影响,没法整他,就跟今天共产党拿艾未未没辙是同样一种尴尬局面。最后国民党耍了个小聪明,用流氓手段解决了李公仆。60多年后,当年国民党的死敌共产党效仿当年的国民党的做法,解决了艾未未,共产党干得很漂亮哈。

1945年民盟全国代表大会上,李公仆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和民主教育委员会副主任。1946年初,他主编《民主教育》月刊。他参加发起成立政治协商会议陪都各界协进会,被选为理事。1946年2月10日重庆各界在较场口举行庆祝旧政协胜利闭幕大会,他担任总指挥。会上国民党特务进行破坏,制造了”较场口血案”,李公朴和郭沫若等人被特务殴伤(艾未未也被殴伤好几次吧),送医院治疗。周恩来曾前往探望。同年5月,李公朴从重庆返回昆明,开始编写《世界教育史》。此时他遭到特务的严密监视,但他争取和平民主的决心愈加坚定。他说:”我两只脚跨出门,就不准备再跨回来!” 果然,1946年7月11日晚,李公朴被国民党特务杀害。

李公仆遇难后,国民党政要人员轻描淡写,以”桃色事件”为由,将此案掩盖过去。李公仆生就男子汉模样,一脸大胡子,胡须浓度跟艾未未有得一比,出镜率很高,说他有几个女性粉丝甚至红颜绝对有人信。说他深陷三角恋,被情敌所杀,在当时确实是个好借口。别管广大的知识分子和贫苦市民会不会信这个谎言,至少上海滩的阔太太、千金小姐们会信,张爱玲也会信。

艾青,一位曾经横眉冷对国民党,赤胆忠心追求共产党的艺术家,左翼文人,也许从未想到,有一天他的儿子艾未未也会步李公仆后尘,被自己追求一辈子的共产党当局随便找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暗算。

如今要跟当年国民党那样诬陷艾未未涉嫌”桃色事件”,恐怕会有太高的技术难度,至少会有300万共产党干部站出来为他鸣不平:俺哪天不玩十个八个妞啊,他那要算是犯法,那俺怎么办?

所以,”艾未未有经济问题”就成了绝好的借口。与时俱进哈。当然,中国的那些被压榨的民工,被强迁的弱势群体,在四川大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家庭,还有千千万万的网民是不会相信这个谎言的。这并不妨碍各大国企的老总还有那些大款们坚信艾未未确实有经济问题。

李公朴牺牲后,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朱德联名发表唁电:”李公仆先生尽瘁救国事业与进步文化事业,威武不屈,富贵不淫。今为和平民主而遭反动派毒手,实为全国人民之损失,抑亦为先生不朽之光荣。”

今天,我们假如能给被关押在共产党监狱里的艾未未发个短信,那该怎么写呢? 我看干脆照抄当年毛泽东、朱德的电文好了:”艾未未先生尽瘁救国事业与进步文化事业,威武不屈,富贵不淫。今为和平民主而遭反动派毒手,实为全国人民之损失”。

共产党,当代大流氓啊!

1946年7月15日在云南各界悼念李公朴先生大会上,另一位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中国民盟云南负责人闻一多”拍案而起”(毛泽东原话),慷慨陈词,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的演讲》,痛斥国民党当局的残忍、流氓和狠毒。当天下午,闻一多先生即被国民党特务暗杀。

李、闻相继被暗杀后,在中国知识分子中掀起了抗议国民党暴政的浪潮。来自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压力迫使国民党不得不开始调查。

根据沈醉所著《军统内幕》记载:蒋介石在”李闻惨案”发生后,暴跳如雷,下令缉拿凶手,调查真相。”蒋介石从庐山打长途电话到南京责问毛人凤的时候,毛人风也回答不出是什么人干的,只能说是他没有叫人干这件事。” 很快案子就有了头绪:乃是云南警备总司令霍揆彰为了向蒋介石邀功,希望让他兼云南省政府主席而擅自派手下特务行凶。唐纵日记中说:”五时半赴主席官邸,报告此行经过,主席愤怒犹未已,大骂霍揆彰是疯子。”蒋介石得知案情后气急败坏,当下撤了霍揆彰的职,下令枪毙直接行凶者–在云南警备司令部特务营当连长的汤时亮和当排长的李文山。

这么看来,当年制造”李闻惨案”至少还不是国民党高层的决定。

嗯,要是”艾未未因经济问题被逮捕”这件事传到胡锦涛那里,他会暴跳如雷吗?恐怕会哈哈大笑吧。

“李闻惨案”后,在中国知识分子当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就如鲁迅在”三一八惨案”发生后认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这时的知识分子们也普遍认为这是国民党统治到了最黑暗的时候。《大公报》用”闻一多之死,各方震动”来总结知识界对于这一暴行的震惊和愤怒,等等等等……

举国上下、舆论界以及社会无不同情闻一多氏之不幸遇害。连美国哈佛、哥伦比亚、纽约等大学的教授也联名致电美国总统杜鲁门,指出”美国学术界莫不为之震撼”,要求”在中国尚未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之前,美国必须停止其一切军事及财政援助。

囚禁艺术家艾未未这件事,共产党会不会在乎知识分子、普通老百姓、西方各国的知识界,还有中国共产党本身内部的开明派的呼声呢?

也许这不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了。

闻一多在《最后一次的演讲》中有这么一段话:

“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百万的人民!你们看着我们人少,没有力量?告诉你们,我们的力量大得很,强得很!看今天来的这些人,都是我们的人,都是我们的力量!此外还有广大的市民!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反人民的势力不被人民毁灭的!希特勒,墨索里尼,不都在人民面前倒下去了吗?翻开历史看看,你们还站得住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我们的光明就要出现了。我们看,光明就在我们眼前,而现在正是黎明之前那个最黑暗的时候。我们有力量打破这个黑暗,争到光明!我们的光明,就是反动派的末日!”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