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谈茉莉花行动所引起当局的极度恐惧(余英时)

字体 -

谈茉莉花行动所引起当局的极度恐惧(余英时)

2011-05-23 中共一直是怕茉莉花革命是老百姓造反的,恐惧是情有可原;但是这恐惧的程度到今天这个地步,那是非常少见的。我们中国过去有一种说法,就是东晋把北方来的胡人打败,这个打败结果是胡人的兵在南方的八公山上,看到草木都以为是兵,怕到这个地步。现在中国21世纪有这样的一个事情发生,就是茉莉花使得中共非常恐惧,而且不是茉莉花革命、是茉莉花本身, 已经就变成草木皆兵,可以说花草皆兵了,这是很有趣的事情。

我们知道茉莉花过去两年是中国的很喜欢的一个花,而且还有一个茉莉花的民歌,唱得很红。茉莉花的歌上升到胡锦涛那里,胡锦涛也参加过歌唱,而且有唱片的,都在网上。现在茉莉花忽然变成是一个禁忌了,茉莉花革命本身没有大结果,大家都知道的;可是茉莉花本身变成一个很可怕的花草,确实是人想不到的。 今年夏天本来中共要举行一个茉莉花的国际会议,这个茉莉花的国际节、茉莉花文化节,但是现在因为怕茉莉花的关系,就把这个节日取消了。这不是随便说的,这是广西茉莉花发展投资公司的经理,他叫吴光岩。吴光岩说的,这个节庆取消,因为茉莉花现在在中国不能见人。 所以,这就引起许多人很大的兴趣。在各大城市里面现在茉莉花已经禁卖了,我们现在得到报道是以北京为主。比如说北京附近旁边大兴县,这个大兴县的花农,《纽约时报》记者去访问的。他们已经告诉记者从3月初就开始了,花农受到警察和公安人员警告,所以花价一落千丈。其中有一个花农都47岁了,他的名字叫郑为中, 他租了一英亩地种茉莉花,种了2000株。过去每一株都要卖个两、三块美金,他说今年顶多、如果能卖得掉,就只有七毛五美金。他说,就算卖得掉,每卖一棵,他就要赔一大堆钱。记者访问了好多地方,都是在北京的。北京有一个地方是大的花市,花店老板都被召集开会;同时也把有关大小的花贩也找来,就告诉他们要保证,不卖茉莉花。有一个女的花贩就说,警察要她还要报告谁来买这个花,要把他的姓名记下来,如果他有车子,把他的车牌也记下来,这样可以向警察局报告。 另外还有一个地方,在美国大使馆附近的一个花店的女主人就说,这里面有剧毒、可以杀人的。有一个花农叫吴传真的,才50多岁,他有8间花房,都是茉莉花。他说,这个花传进来的消息是法轮功的集团用来造反的。所以这都是些胡乱的推测,因为中共并没有把这个问题说清楚,所以谣言满天飞。但是花场、花市受到极大的干扰,花农受到极大的损失, 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了。所以现在有些花叫记者去看,是枯萎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茉莉花在中国就变成了一个很大的恐惧的象征。《纽约时报》接着就报道,说因为对茉莉花革命的恐惧,许多人被抓,其中最有名的例子当然就是艾未未了。 同时《纽约时报》在5月10号又登出一个消息,也跟茉莉花有关,而禁止人出国的。这个人叫廖亦武,是很有名的一个作家,同时也是很有名的一个音乐家。今年受到美国国际笔会的邀请,邀请他4月来美国来开笔会,同时朗读他的诗,但是共产党不让他出来,这是第二次了。5月10号的报道,说是澳洲作家的节日,这个作家的节日也邀请了很多人,其中也有廖亦武。他要参加,讨论中国问题,同时也要朗读自己的诗、并且吹箫,他吹箫是非常有名的。他在成都,但是成都警察就告诉他”你不能走,上面不批准你走。”他的情况是特别值得注意的,因为他有14次被拒绝出国的邀请,现在又加上两次,16次了,只有一次成功的,就是去年到德国; 此外都是被共产党控制住,不准他离国门一步, 怕他在外面说它的坏话。其实现在这个消息封不住的,有记者已经电话访问他,他的话都说得很清楚,而且他不断说的。他说,成都警察局对他个人讲,还是很客气 的,并没有毒打他之类的,不过,至少是表示上面不准他走。也许这警察局或公安部的人是同情他的,无论如何不让他走那是上面的决定。 所以这个可以看出来,中国共产党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是在一种非常恐惧的气氛下生活。这恐惧不是真的,外面并没有这个威胁,中国也看不出有什么人来真正搞茉莉花革命。可是共产党本身大概觉得自己造的孽很多,老百姓非常不满,随时可以有问题,所以就恐惧、自己吓唬自己。越吓唬,就越怕;越怕,就越要做一些非常荒谬、愚蠢的事情,我认为共产党现在是已经到了神经崩溃的状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