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季吴:回国尽遇“好事”

字体 -

到国外照顾外孙近两年,今年五月回国。此前有朋友告诉我,现在国内骗子特多,行骗方法巧妙,得当心点。我不以为然,心想只要不贪便宜,就不会上当。回到家,邻居给了我许多由他代收的信件,其中以《往事如歌专题部》、《东方诸贤文化传播中心》、《亚洲文化研究院》、《××党校》等名义发的函件有十几封之多,均是邀我参加庆典活动或将个人资料收入该组织出版的《名人录》、《英模录》、《主流人物录》、《中华英才录》等等。而这些邀请函中均附有本人的简历和”成就”,内容之详,胜过我所写的自传。当然,凡加入邀请,是要交钱的,参加一次会议,一般四五千元,路费自理;名人录加奖状或奖牌一般千元以上。

我不解,自己怎么一下就成了”名人”、”英模”、”英才”,而我所在单位却没给我这份荣耀。对这些飞来的”好事”,我唯一办法,就是把那些邀请函扔进垃圾箱,因为我不认自己是名人。

没几天,突然得到来自哈尔滨”用糖疗法推广中心”的电话,说有种叫”清唐基”(非”清糖”)的药,治疗糖尿病有特效。那是根据美国某学者发明的一种新疗法制成的药,简单说就是”以糖治糖”,即给细胞吃糖,以免血糖升高。每月一个疗程优惠价”只” 980元,而血糖特高者,得增加一倍剂量,也就是说一个月要花近两千元。该中心的小姐声称,吃此药,糖尿病患者可不再计较饮食,吃多少碳水化合物或糖都没关系。对方还说,可以先寄药然后再付款,价格还可协商。我老伴患糖尿病多年,如此好事,当然是福音。但当进一步问那小姐,”清唐基”究竟是哪里生产的,她吱吱唔唔,一会说北京××药业有限公司,一会说河北××厂。当我从网上查到那些单位,明明看见了”清唐基”的包装盒图样显现在网上,但再打电话咨询时,回曰:”我们公司根本没生产那种药”,或说:”我们单位根本不生产药品”。

但”好事”并未结束,不几天,快递公司来电话,说有哈尔滨的快件,问我住哪儿,准备钱。就是说,那个”用糖疗法推广中心”在未取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就将药寄来了,真是天上掉下的馅饼。但我没有上当,拒收了快件。

人老了,最关心健康,朋友介绍,政府主办的电视和广播电台有个”老人堂”节目很好。早晨打开收音机就听见名为李教授的在宣传”老人堂猛药”如何如何灵。从青光眼到白内障,从高血压到脑血栓,从糖尿病到前列腺增生,从腰椎间盘突出到骨质疏松,从心率不齐到心绞痛等等,所有老人的常见病,”老人堂猛药”几个疗程即可彻底治愈,不会复发。他还同时回答病人的问题,仅在电话中听病人说有啥病(几乎不讲病情),他立即就说吃什么”猛药”,2600或3600元一个疗程,买二送一,只要打电话到场外热线订购就送药上门。李教授对每个人的”电话诊病时间”前后不到两分钟。多数打电话的”病人”表示,要购两个疗程。这样的神医,世界少见,病人一个免费电话就能诊病和买药,岂非老人救星?

再打开电视,一位身着红色唐装的人中年人,口若悬河在宣传”野生全松茶”,说吃它”从头到脚不生病”,尤其老年人吃了可彻底免除”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不会患心脏病,不会骨质疏松,腿不软,腰不疼,各种癌症一扫而光,2880元一个疗程,三个疗程即可见效,一劳永逸。此节目还不断在电视剧中插播,强迫观众收看。

老伴有点动心:”从头到脚不生病该多好啊,花钱值得。”

我想,要真这样,那全世界的医院都可不办,所有医生都将失业,中国将高速进入老龄化。我还是没忘记上网查询,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药,而是将松树叶、皮制作而成的一种保健品。究竟是否经过药理检验,有无得国家批准号,不得而知。不过有人说,用过此”药”,没体验到”从到到脚不生病”的效果。

可叹的是,政府的电视台和电台,一边大声疾呼打假,一边明目张胆吹假,这也算中国一大特色? 到六月,全国各地掀起庆祝党九十周年的各种活动。突然有一男一女先后从北京打来电话,自称是《××日报》的某某,热情问候,并邀我去北京玩,让我觉得他(和她)一定是老熟人,但我怎么也想不起究竟是谁。寒喧之后,对方才说:”季老,你是知名人物,现在不是庆祝党的九十大寿嘛,我们《××日报》在中央支持下搞了一套纪念品,这套礼品很珍贵,值得收藏。同时出版一套群英丛书,你老也被收录其中,在你们那里能被馈赠礼品和入选名人,只有你和某某等几人啊,这是最大的光荣。我们已经将纪念品和书寄出了。”

我忙问:”什么纪念品,收钱吗?”

“嘿!只收工本费,不多,纪念品本来价值5998元,但对季老的优惠仅3998元,至于书嘛,精装本也就580元而已。”

好家伙!3998元可比我一月的工资(养老金)还多,我说:”喂!同志,谢谢你的好意,实在对不起,我不是什么名人,也没什么值得赞誉的成就。没资格享受这份荣誉,请不要寄来。”

对方马上说:”我们已经寄出,发票都在里面,可在单位报销。”

“不行!不行!你要我向老婆报销耶?”话未说完,对方将电话放了。

前几天,快递公司又来电话,说北京寄来了快件。正是那天上掉下的”礼品”,有了上次教训,我当即要快递公司退回。不久,北京那”朋友”便来电话问:为何不收礼品,连包裹拆都不拆就退了?我说,拆了就得重新寄。他责问:难道几十元邮寄费都舍不得?我只得说好话赔礼道歉,就此摆脱”好事”的纠缠。

回家这阵子,正遇社区人大代表选举,到处都在宣传选举的重要,大有节日气氛。单位干部说,6月23日,人人都得参加选举。但代表是谁,由谁提名,我们一无所知。到7月初,我仍未收到选票,问邻居,回曰:选票都由居民组长领走了,她懒得一家家散发,干脆代大家投了票。本不想参加投票的我,很高兴,又遇上件好事,省了一份精力。

回国仅两月,”好事”不断干扰,不是运气好,而是生得逢时,遇上”盛世”才有这”难得”机遇,我虽不占便宜因而没上当受骗,但无孔不入的干扰,破坏了我的安宁,实在有些受不了。更让我担心的是,信息时代,个人情况完全无密可保,连患什么病,远在几千里外的商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看来在中国,即使远离红尘也躲不开”好事”的光临惠顾,要不怎么说是盛世呢。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